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三十三章 审问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声音虽小,但站在一旁的杨旭等人却是听得清楚,个个一脸懵逼地望着辛七,这又是哪来主,居然让这位当众叫他七哥?

自此以后,辛七算是名满军营,人人尊称一声“辛七爷”,特别是在张傲秋登基称帝后,七爷这个名号更是响亮,即使比他高阶的将军,见了他也是毕恭毕敬,也算是变相达到了人生巅峰。

只是辛七对“七爷”这个称呼,却重来没有应过,辛七跟辛七爷,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而在张傲秋一统中原,赶走死域人后,辛七主动请缨,自愿镇守与草原交界,以苦寒著称的幽谷关,既然你叫我一声七哥,哥哥也愿替你守一方平安。

不过草原势力在一教二宗及死域人残余的唆使下,悍然发动东侵,辛七在一次出城迎战中,误入对方埋伏,力战而亡,幸得后面援军及时赶到,抢回尸身。

而辛七的阵亡,带动了华夏帝国帝君第一次御驾亲征,而这次御驾亲征,直接将苏起送上了草原之王的宝座,同时也差点将南宫娘娘花倩笑永远留在了幽谷关。

张傲秋进入云霄城,匆匆洗漱一遍后,就在杨旭的带领下,直奔大牢,他现在迫切想知道,影在宗无颜后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只是刚进大牢门口,就看见一群军士站在门口,对着大牢内一直张望。

张傲秋见了不由一愣,在临花城大牢,没有令牌跟口令,连门槛都挨不着,张傲秋还怕这里是跟临花城一样,免得吃闭门羹,所以让杨旭亲自带他过来。

这样的情景,让张傲秋不由拿眼看了一下旁边的杨旭,杨旭看出张傲秋眼神中的意思,老脸一红,跟着面色一沉,努声道:“好好的不在自己岗上,都围在这里做什么?”

这一声吼,让那些张望的军士立即醒了过来,其中一人上前一步行礼道:“城主,不是属下等不守岗位,只是……。”

说到这里,那人转身指了指后面的门柱,张傲秋顺着那人手指方向看过去,只见门柱上插着一把短刃,而这把短刃张傲秋却是认得,正是房五妹的兵器。

原来房五妹带着宗无颜进入云霄城,就直奔大牢,上面的人知道拿下的是闻名都色变的宗无颜,所以严令要全力配合。

只是房五妹借了大牢,却将里面的守卫全赶了出去,并在门柱上插上短刃,明言任何人不得进入,否则就是短刃见血。

军营自有军营的规矩,特别是那些要害部位,更是防范森严,这些军士倒不是怕房五妹短刃见血,而是碍于上面严令,而房五妹审问的又是宗无颜,怕有什么机密不能让外人知道,不好贸然进入,所以还真怪不得他们不守军纪。

张傲秋看得明白,他跟房五妹接触这么长时间,自然知道这里面的道道,当即一摆手,上前几步,拔下插在门柱上的短刃。

杨旭紧跟其后,只是还没走多远,就隐隐听到里面鞭子的噼啪声。

张傲秋神识罩过去,只见房五妹轮着鞭子对宗无颜抽得正欢,不由摇头苦笑一声,这小妮子还真是记仇啊。

房五妹又抡了几鞭,跟着却是娇笑一声,对着宗无颜问道:“怎么样,小妹今晚伺候你还快乐?”

宗无颜听了都懒得理她,这话都问了不下百遍了,也没个新鲜样。

房五妹这鞭子抡得很有讲究,没用真气,而且看上去噼噼啪啪,但也没下死手,宗无颜心里明白,这丫头是想跟自己耗着,既让你痛,又不让你死。

宗无颜修为虽然被张傲秋封住,但修为还在,对房五妹这样的鞭子根本就不在乎,所以看上去皮开肉绽的,其实没伤到根本。

正因为修为还在,所以张傲秋两人一进入大牢,宗无颜立即就有所警觉,而房五妹却是一无所知。

宗无颜看了站在自己面前双手叉腰的房五妹一眼,突然道:“今日在战场上的那个身着青衣,一头白发的英俊小哥可是你心中的情郎啊?”

房五妹没想到宗无颜突然问这个问题,还真是被问得一愣,俏脸不由一红,跟着杏眼一瞪道:“跟你有关系么?”

宗无颜闻言啧啧两声,转移话题道:“妹子你如此这般折磨姐姐,可是因为我说过要将那小哥收入房中的原因?”

房五妹跟张傲秋在一起,这其中多半是鲁寒凝在其中穿针引线的功劳,但张傲秋还一直没有亲口认过,所以在房五妹心中一直忐忑,在这样的心态下,更是容不得其他女人接近张傲秋,更何况是宗无颜这样的女人,而且还是当着那么多人说那样的话,闻言不由脸色一沉,恨声道:“亏你还是个女人,那样脏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宗无颜听完忍不住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竟然带着一丝凄凉,身子前仰后附,带着手脚上的铁链叮叮直响。

半响后宗无颜才停住笑声,转头看着房五妹道:“这世上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你那个情郎也是一样,哼,说句实话,能一拳就把我宗无颜轰趴下的,这天下还真没多少,英俊潇洒,气宇轩昂,而且本领高强,这样的才俊,不知道会是多少女子的梦中情郎啊?”

房五妹现在最听不得这个,先不谈容貌美丑,就夜无霜的雍容华贵,花倩笑的铁血英姿,这些都是她比不上的,也就成为她心中最大的结。

所以这次死缠着花倩笑让她帮忙,跟云凤阁一起到白羊观,也就是想在他身边,多立战功,从而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

宗无颜看着房五妹变换不定的脸色,嘿嘿一笑跟着道:“你那情郎多的是女子喜欢他,他会在乎你么?都说男人越是喜欢一个女人,就越会去保护她,现在你跟他同上战场,这就说明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只是将你当成一个修为稍微高一点的普通军士罢了。”

房五妹听完历喝一声道:“闭嘴,你给我闭嘴,公子他不是这样的。”

宗无颜斜眼瞟了脸色涨红的房五妹,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道:“怎么,被我说中了?这般气急败坏?我告诉你,你那公子也许现在真不是,但谁知道以后了?你想啊,以后有那么多漂亮女子喜欢他,就是挑也挑花了眼,又怎么还记得你这个傻瓜?你将他当成情郎,他会将你当成情妹妹么?哈哈哈,你迟早会被他抛弃,你会被抛弃,你就是会被抛弃的。”

房五妹听了脸色一寒,右手一翻,一把短刃露出,恨声道:“你找死么?”

宗无颜看着房五妹手中的短刃,眼中精芒一闪,喋喋怪笑一声道:“被抛弃的可怜虫,你敢杀么?”

房五妹看宗无颜一脸鄙视的表情,只觉怒火攻心,努声道:“你既然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说完身形一展,右手刃尖直指宗无颜左胸,而恰在这时,牢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人还在空中的房五妹闻声身子立即一翻,右手短刃“唰”得回收,跟着身子站定,双手交叉,低头站在角落不语。

只是房五妹虽然收式快,但在宗无颜的左胸还是露出一丝嫣红。

张傲秋跨步进入牢门,房五妹听得声响,不由抬头偷偷瞄了一眼,哪知张傲秋正眼神冰寒地看着她。

张傲秋这个眼神,不由让房五妹心头大慌,习惯性的想要捏着衣角,到忘记了现在穿的是赤金铠甲,没有衣角可捏,这一下让房五妹更是慌乱,一时只觉手脚不知该往哪里放。

张傲秋看房五妹像受惊小白兔的样子,心头又是一软,哼了一声道:“她是一心求死,所以才会用言语激将你,你这都看不出来么?”

房五妹一听张傲秋语气柔和,不由心头大定,抬头望去,刚要说话,却见张傲秋转过身对着宗无颜道:“谁说她不是我的情妹妹的?谁说将来我会挑花眼的?”

张傲秋这话落入房五妹耳中,犹如炸雷轰过,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将张傲秋那话在心里再过一遍后,看过来的眼神立即现出一丝激动跟潮红,颤声道:“公子……。”

张傲秋闻声转过身来,又是冷哼一声道:“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大,要是再有下次,哼,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做。”

房五妹此时心中就像被蜜泡着一样,张傲秋的斥责比起现在的心情来说,根本不算个什么,闻言一连点头,低声道:“我知道了,再也不敢了。”

说完又是抿嘴嫣然一笑,笑脸如花,倒是把旁边的杨旭看了一呆,不由暗自感叹,秋帅就是秋帅啊,真是他妈的好艳福。

不过这个也只能在他脑子里想想,可不敢真说出口。

张傲秋“嗯”了一声,又转身对着宗无颜,眼神杀机闪动,半响后道:“你早已听到我的脚步声,却在这档口故意激怒五妹,可是想借她的手来个了断?”

宗无颜闻言,抬头望向张傲秋,只是在对方充满杀机的眼神中,隐隐看到藏在后面的东西,只是这后面隐藏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却让她一直琢磨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