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二十三章 大局铺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回到别院,张子元将手中地图在桌上摊开。

张傲秋看着地图上花了十个圆圈的地方,指着其中一个对花倩笑道:“还真让我猜中了,这个地方应该就是死域人聚集的地方,今晚里面有七人,若是我感觉不错的话,他们应该是鬼王谷的人。”

花倩笑闻言不由诧异道:“鬼王谷?!他们居然跟到这里来了?”

张傲秋听了却是轻轻一笑道:“天下三十六城汇聚一堂,用脚都能想到这是要做什么,死域人现在之所以能轻松拿下几座城池,就是因为我们形同一盘散沙,现在我们聚在一起了,他们自然要第一时间知道其中过程跟结果,而且若我猜测不错的话,死域人现在对凉宫城的进攻应该更加猛烈了。”

花倩笑没想到张傲秋只是出去走了一转,就能发现对方的聚集点,一时还没有转过弯来,沉吟半响后才道:“你打算怎么做?”

张傲秋想了想道:“先不要动他们,等会议实在推动不下去的时候,再来加点料。”

这话的意思很明确,无非就是用死域人做压力,迫使其他人达成协议。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因为和平太久了,人心思考问题的方向从一开始就是南辕北辙,根本就无法达成共识。

后面连续三天的会议,始终无法往前推进一步,现在三十六家明显分为四个阵营。

第一个阵营就是天水城、龙华城还有正在遭受死域人攻击的凉宫城、墨渊城以及石化城,这五家的意见很明确,就是快点出兵将死域人赶走。

不过在费用上,又有分歧,因为前面天水城跟龙华城两家已经是孤家寡人了,只要能收回城池就好,承认那些费用以后慢慢还,但剩下三家还在撑着,认为现在出兵将死域人赶走,不仅是解决自己的问题,也是解决整个中原的问题,费用要出,那就大家伙一起出。

第二个阵营就是以凌渊城为首的十家,态度很也很明确,给银子就出兵,没银子就免谈,要我分摊费用,你们就别想了,而以天水城相邻的四个城镇,又处于摇摆之间,因为一旦凉宫城破,那下一个面对死域人大军的就将是自己,所以也极想联合发兵,而另一方面又不想打头阵,更不想自己掏腰包。

第三个阵营则是以临花城为代表的,想要有一个统一的军队指挥,不仅要赶走死域人,还要最后一统江山,不过这个意见却连说都没机会说,而且看上面两个阵营的架势,这个意见也不用提出来。

而第四个阵营则是古阳城那些边陲小城,实力相对来说弱小很多的城镇,什么意见都没有,一直观望。

而这些没完没了地争吵,也磨光了所有人的耐心,同样搅得花倩笑心烦意乱。

对于这样的会议,花倩笑实在不想再呆下去,但一看云历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也就耐着性子做旁观。

到了晚上,花倩笑实在是忍不住了,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张傲秋听,同时建议道:“现在这样的状况,实在是不能再拖下去,要不我们将死域人隐藏的地方告知出去,也给那些人敲一击警钟?”

现在夜无霜的病情已完全得到控制,肺部经脉已经重塑完毕,张傲秋也是心情大好,闻言浅笑一声道:“着什么急,我跟你说过了,凉宫城破也有破的好处,这段时间,你跟着云叔就好,只当是到皇宫游玩了。”

花倩笑一听,立即嘟起了小嘴,气鼓鼓道:“可是那种会议,我实在是一点都不想再参加。”

张傲秋见她嘟嘴的小女孩样子,忍不住伸出右手揽住花倩笑小蛮-腰,用力一紧,将其搂在怀里,顺势在那嘟起的小嘴上亲了一口道:“那就给你一点耐心。”

花倩笑被亲得脸蛋一红,跟着却缠了过来,主动献上香吻。

半响后,两人唇分,花倩笑将头靠在张傲秋肩上,幽幽道:“不知道这场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张傲秋右脸贴着花倩笑头顶秀发,信心十足道:“想要结束也很简单,我只要临花城、曲兰城跟武月城三家兵力,就能将死域人赶出去,但若是这样,只怕就会便宜了那些一心想占便宜的人,我现在要得是捉更大的鱼,所以水越混越好。”

花倩笑闻言直起身子,抬头看着张傲秋道:“你能告诉我,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张傲秋伸手抚摸着她秀丽的脸庞,“嗯”了一声道:“什么时候民怨四起,什么时候就是我们出兵的日子。”

顿了顿接着道:“你明日跟云叔将我们的想法提出来,并据理力争,至于其他人会怎么想,不要去管他,这个提议肯定会得到大部分人的反对,不过不要紧,就先让我们来当弱者。

等到会议实在要谈崩的前期,时机你们自己把控,将我们的提议以檄文的方式正式拿出来,有谁同意的就在檄文上签字,不过一旦签字了,就要无条件交出兵权。”

花倩笑听完,沉吟半天后道:“你这样做,只怕也就临花城、曲兰城跟我们三家会同意了。”

张傲秋听了毫不在意道:“三家就三家,怕什么?到时候将檄文公布天下,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而且他们现在表现的越消极越好,最好是能将他们激怒,让他们在公开场合下,说出不会出兵对付死域人的话,而若是能将他们逼反,那就更理想了。”

花倩笑听完,不由摇了摇头道:“阿秋,这样做岂不是让我们腹背受敌?那到时候岂不是乱成一锅粥?”

张傲秋闻言,松开了花倩笑,缓步走到窗前,望着窗外小桥流水的庭院道:“若我说不动三家的一兵一卒就能将死域人赶出去,你信不信?”

张傲秋这话说得虽然平静,但语气中却带着傲气,花倩笑又如何听不出来,其实在她心里,只是不想祸及太大,能马上解决的就不要再拖延,可是张傲秋却想着要布更大的局,在这个局收拢前,必然要有所牺牲。

只是到底牺牲有多大才叫恰当?这个度花倩笑实在无法想象,跟不谈把控了。

但以张傲秋的战力,跟手上能动用的实力,不动一兵一卒将死域人赶走,还真是没有说大话,无非就是时间长一点,但若是这样,岂不是真便宜了那些小人,而这样的结局也不是花倩笑想要的。

这还真是两难。

想到这里,花倩笑缓步上前,从背后搂住张傲秋,将脸贴在他背心上,幽幽道:“你说的我当然相信,但若真是那样的话,明面上是将死域人赶出中原,但带来的后果,也许就会是天下大乱了。”

张傲秋听了,转过身来,眼光灼灼地看着花倩笑道:“你说的不错,要知人心难测,只有强有力的集权,才能得到最长久的安宁。”

花倩笑闻言,微一点头,跟着却问道:“阿秋,你到底想要走到哪一步?”

张傲秋听了傲然一笑,轻声道:“一统江山,你看如何?”

花倩笑一听,眼中立即暴起两点精芒,跟着却双手环过张傲秋后颈,垫脚再热烈地吻了过去。

又一日清晨,花倩笑跟云历跟秦懿童两人先行碰头,将昨晚张傲秋的想法说了一遍。

云历听完,心中却是一喜,当年有个算命先生曾经跟他说过,说他身边有一条潜龙,让他认真辅佐,等到潜龙飞天的时候,他自己也将成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

只是当时云历自己也不知道身边谁会是这一条潜龙,对这事,也曾问过那算命先生,可是对方却是笑而不答,最后连算卦的酬金都没有要,飘然而去。

但这个算命先生却不是一般的算命先生,而是江湖人称“布衣王侯”的张泥儿。

布衣是说他一介平民的身份,而王侯则是说他在相术上的地位,据说只要是他算的卦,还没有不验证的。

云历是当然相信这个说法,其实应该是说他相信张泥儿的相术。

云历自身野心极大,根本不想只当一个小小的城主,可是想要再进一步,就必然要发动战争,而他这么多年苦心经营,虽然有很大的结余,但想要以一人之力挑动天下,还是万万不能的,况且他自身还就被一教二宗所牵制。

而张傲秋的成长经历,云历还是一清二楚的,这小子就如彗星般崛起,而且心胸极大,有种天生的号召力跟领袖魅力。

而自他借对付一教二宗的势,拉动五大门派,成立狼骑军,进军武月城,然后在其主导下,对死域人三战三捷,云历就已经有种隐隐的感知。

但这事又不能说出口,因为问鼎天下宝座,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这里面牵扯到太多太多,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让自己万劫不复。

所以云历也是在等,第一是等这个契机出现,第二也是在等,张傲秋是不是他心中的潜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