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二十二章 人心难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次载入史册的会议,正是在东华门一座议事殿内举行。

这座议事殿,在大夏皇朝的时候,是天子召开小型会议的地方,在大夏开国的时候,天子勤政,很多重大事宜,都是先在这里内部商议好后,然后才在大殿朝会上宣布,因此带着这座宫殿也非常的有名。

能在这里出席会议的,一般都是天子心中的重臣,而这座宫殿则被当时文武百官私下称为“小金銮”。

天子内部议事的这个习惯被一直保留下来,这座“小金銮”宫殿也在历史上留下浓浓的一笔,以至于它以前的名字都已被遗忘。

会议在午后准时召开,由于以会人员都是城主,谁也不服谁,于是就没有一个公认的话事人,也就直接进入议题。

议题很简单,就是如何抵制死域人,并夺回被攻占的几座城池。

只是这个议题一抛出来,立即引起了七嘴八舌地争论,最主流的说法就是,让我派兵帮忙夺回城池也可以,但我损失了兵力,损失了财力,以后怎么对我进行赔偿?

这个话题一出,然后就分得大了,有的说一家出多少兵,多少银子,以后所得利益均摊,而有的又提出,我的军队训练优良,花了多少多少代价,就算每家出同样的兵力,那我无形中也是吃亏了,所以我要分大头。

其他人一听这话就不干了,凭什么说你家军队就训练优良,合着我们的就是渣渣了?这不是屁话么?

先前那家一听,跟着就怼了回去,怎么,我说我家训练优良就是优良,你不服气,那咱们拉出去练练?

云历几人听他们吵得热闹,也懒得做声,都这时候了,还在想着分多分少的事情,也不知道人家死域人答不答应?

而龙华城跟天水城两个孤家寡人则是一脸苦逼,你们这些王八蛋,还没出力了就想着要吸老子的血,都你妈是人么?

不过这话又不敢说出口,现在完全指望着这些王八蛋能出兵好帮自己收回祖业,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去头疼好了。

这也是悔不当初啊,早知道是这么一回事,当初在武月城跟自己求援的时候就应该鼎力支援,不然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样一个要脸没脸,要朋友没朋友的地步。

第一天的会议就在这样吵吵闹闹中不欢而散了,有几个吵得凶的,都准备拍屁股走人,老子不伺候了。

但在龙华城跟天水城两家苦苦哀求下,这几家才勉强留下来,但放出话来,不给多少银子,别想老子出兵。

花倩笑在旁冷眼看着,心中想起了当初自己想要援助天水城时,张傲秋跟自己说的话,当真人心难料,若是当初真做了,只怕现在武月城早被拖垮了。

先前这些来来去去的人,大小也是当城主的人,怎么都是这么鼠目寸光,天水城他们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要是真让死域人做大,到时候恐怕连小命都保不住了,还想着要分多少好处?

而云历在旁,也是一脸阴沉,望着那几个闹得最凶的,眼中精芒闪烁,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回到别院,花倩笑将会议上发生的事情跟张傲秋一一说了一遍,张傲秋听完,冷笑一声道:“你跟云叔先不要管他们,让他们先去蹦跶,我们不着急,自然会有人着急的。”

花倩笑对这事也是看穿了,闻言点了点头,跟着却是忧心道:“若是死域人攻破凉宫城,越是往后拖,对我们就越是不利了。”

张傲秋听了,微一摇头道:“这个你别操心,天水,凉宫跟余桂三城一旦被死域人拿到手上,那在其笼罩范围内的其他城镇自然就是下一个目标,他们自己心里有数,现在跳得欢的,都是些处于内陆,远离战火的城镇,他们这种携敌要挟的做法,迟早会引起公愤,那时候由离得近的几家去出头,等他们闹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再出手。”

花倩笑听了叹了口气道:“你这个想法,云叔也是这个意思,只是现在凉宫城还能撑多久了?”

张傲秋拍了拍花倩笑肩膀,意味深长道:“凉宫城破,有破的好处。”

说完转身拿起桌上一杯茶水喝了一口,转移话题道:“今晚有没有空?有空我们一起出去逛逛?”

花倩笑听了不由一愣,半响后才一脸疑惑道:“你是说逛街?”

张傲秋一听,理所当然道:“不逛街,难道去逛窑子么?”

花倩笑听了不由俏脸一红,啐了一口道:“没个正行,晚上出去逛街,那霜儿妹妹那里……?”

张傲秋摆了摆手道:“今天治疗已经完成了,现在由师父在帮她温养。”

花倩笑闻言叹了口气,跟着又问道:“你是怀疑远诏城内已经有了敌人的探子?”

张傲秋放下茶杯,转头看了花倩笑一眼,心中升起一种知己的感觉,嘴角上牵起一丝浅笑道:“我只是有这个担心,但要是真有的话,也可以下一盘棋。”

花倩笑也是冰雪聪明,一听就明,跟着道:“要我怎么配合?”

张傲秋听了却是微一摇头道:“我只是有这个感觉,具体怎么部署还没有想好,等会一边逛一边再看吧。”

现在已经是立秋季节,天色暗的要早一些,等张傲秋跟花倩笑简单用过晚饭后,天色已经大黑了。

由于张傲秋这头白发太过耀眼,于是将头发盘起来,又带了顶大帽子,正好将脸容也遮了一大半。

而花倩笑则换了身当地的裙装,裙装为连体裙,长裙直垂到脚踝,裙边在腰间形成褶皱,稍稍一转身,带动裙边舞动,当真是“淡淡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张傲秋还是第一次见花倩笑穿裙装,跟戎装相比,整个人在眼里感觉要柔和,娇艳太多,不由自主赞了句:“你真美。”

这话一出,花倩笑低头娇笑一声,再抬头时,眼中已是媚眼如丝,含情脉脉。

远诏城毕竟以前是天子脚下重镇,整个城池的占地面积比起临花城这样大城来说还要大,很明显的是街道就要宽阔不少。

因为身处内陆,老百姓生活基本上没有受到半点战争的影响,给人的感觉,整个城镇就像一个慢悠悠行走的老者,不急不忙。

在这个季节里,气温最是舒适,不冷也不热,虽然天色已经大黑,但街上依旧人流涌动,热闹非凡。

花倩笑靓丽的容颜一出现街头,立即引来无数的目光,张傲秋一见,不由暗自叫苦,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身边这位俏娇娃的魅力。

只是以前跟夜无霜一起,好像也没有那么多人注意,怎么搞得这大的一出门就这么备受关注了?

其实张傲秋以前跟夜无霜一起的时候,夜无霜也是被人关注的对象,只是他那时候心思都放在了夜无霜身上,根本就没注意这些。

现在因为花倩笑戎装跟裙装两者之间差异太大,大到连张傲秋自己都有些惊异,自然在内心里也就注意到其他人的反应。

只是这样一来,两人就不好走的太近,张傲秋暗中打了个手势,那十八护卫错位几步,将花倩笑隐隐护在中间。

夜无霜因自己疏忽已经铸成大错,这剩下的花倩笑跟房五妹两个,可再不能发生这样的事。

花倩笑本想让张傲秋好好陪陪自己,可是这样一来,却又是一场空,不由暗叹了口气,也就跟着前面的张傲秋慢慢转悠。

远诏城处于内陆,有“千湖之城”之称,水多就有灵气,所谓“人杰地灵”就是这个意思。

在大夏皇朝的时候,远诏城可是出了不少的权威赫赫的名人,这些可不仅因为是天子脚下重镇就有优待,人家那可都是实打实靠自己本事走出来的。

其中最有名的一位是被称为“千古一相”的张居安,官至相位,亲手将已经出现颓势的大夏皇朝拉回正轨,励精图治,固国强邦,使整个皇朝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而他留下的治国论,影响其后的整个皇朝,在历史上将这段时间划成大夏皇朝的分水岭,将其所取得的成就跟开国时期相提并论,可见其厉害。

而这些灵性,不仅表现在那些杰出人物身上,就连街上的大姑娘,都是个顶个的水灵,笑起来声如银铃,比起其他城镇来说,确实要显得秀丽的多。

花倩笑一看反正也是不能如意了,干脆就放松心情,融入这异地风情中。

而在这期间,张傲秋却有意无意在十处地方停留,有三处是买了些女孩子的首饰,而这三处花费的时间最长,毕竟选首饰还要用点心,这个也可以理解。

另外七处只是在路边摊上简单看看,稍作停留,最后一次则是吃了碗宵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