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99章 隔阂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飞哥!”武修叫了冯飞一声,但冯飞并没有回头。

武修叹了口气,心里五味杂陈。他抬头看了眼,雒铃此刻低着头,眼泪居然流了下来。而赵茜则陪在她身边,表情充满了担忧。

武修犹豫了下,上前说道:“早上的事,我不知情。我代洛诗雨,向你道歉。”

赵茜强颜欢笑道:“没事,你们走吧!”

武修他们互相看了看,也都离开了。

赵茜拎着雒铃放在旁边的水壶,对她说道:“走吧!咱们回去了。”

雒铃没说话,表情木讷地跟着赵茜走了。

回到宿舍,赵茜给雒铃倒了一杯热水,说道:“铃铃,过去的,就都让它过去吧!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雒铃将赵茜的言行都看在眼里,这一刻,她心里突然充满了愧疚。她不知道事情怎么会一步步发展成现在这样,只是事已至此,她也无可奈何。

“我这种人,你会跟我重新开始?”雒铃自嘲道。

赵茜安慰道:“可以的,真的。”

“别天真了,不可能的。”

“可能的,只要你别多想。”

雒铃叹了口气,说道:“摔碎的杯子,即使粘好,也有缝隙。茜茜,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对不起”……

郑鹏家。

武修他们担心冯飞会想不开,都跟着他回来了。当然,他们又旷课了。

哥几个买了三箱啤酒,和一些下酒菜,将冯飞拽到身边。江天先给他和冯飞各开了一瓶酒,很认真地说道:“飞哥,刚才的事,我道歉。是我不对,但我对事不对人。这一瓶,我赔罪。”

江天举起酒瓶,一饮而尽。

看到冯飞低着头没说话,他又开了两瓶,说道:“都是大老爷们,也都是兄弟,有什么话都说开。你要觉得不爽,打我一顿都行,但必须原谅我。”

江天喝完第二瓶,举起第三瓶,说道:“这一瓶,我们干了,让一切都过去。行吗?”

看到冯飞依旧默不作声,武修也开了一瓶,说道:“飞哥,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对不起。”

郝运来也开了一瓶,说道:“都是兄弟,过了吧!”

郑鹏没说话,但酒瓶已经举了起来。

冯飞看着哥几个,自嘲似的笑了笑,然后举起面前的酒瓶很随意地碰了下,率先喝了起来。

武修他们紧随其后,哥几个都是一饮而尽。

“我想一个人静静,你们喝吧!”

冯飞独自端起一箱酒,朝自己房间走去。

哐——

冯飞将房门反锁,坐在床上。

啪——

啪——

冯飞突然扇了自己几个耳光,他那肉嘟嘟的脸瞬间红肿了起来。

“呵呵!”

冯飞苦笑着,开始自饮自酌。他一瓶接着一瓶,没多久,便把自己喝倒了。

迷迷糊糊中,冯飞喃喃自语道:“你们喜欢的,可以保护。我喜欢的,为什么不行……”

据说雒铃本来打算要辍学,后来在老师和家人的劝解下,她请了一周病假,回家了。她来学校后,便让老师换了同桌,并申请换了宿舍,开始好好学习了。

冯飞落寞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慢慢通过自己的爱情动作片恢复了。只是他和其他哥几个嘻嘻哈哈,却和江天的话很少。

虽然他表面上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可武修却觉得,这次事件,似乎让他和江天有了隔阂。

不过冯飞不承认,武修也只能安慰自己:想多了。

而江天在事后,便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也没联系过赵茜——至少表面是这样。只是武修总感觉江天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到底哪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

至于武修,他现在脱离了大团队,跟洛诗雨搭伙了。

尽管俩人到现在也没正式确认关系,但他们俨然和校园情侣一样,整日同出同没,俩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另一方面,学校开始严打了,保卫科加强了巡逻检查的频率,校内总算安静了。

李乔请假了。

想想也正常,毕竟他的旗倒了,肯定需要时间去调整一下心态。

让人诧异的是吕书泉,他居然也没来上学。当然他不用请假,毕竟高三现阶段已经不怎么管了,旷课也没事。

只是让很多人感到奇怪的是,吕书泉打败了李乔。如再无人摇旗反对,他将是一中史上第一个扛大旗的,怎么会不来上学?

当然武修他们并不关心那些,他们只关注自己当下的生活。

“哎!修哥,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俩人整天腻歪在一起,就算不给我们一个说法,也该给人家姑娘一个名分吧?为了逃避请客吃饭,你至于吗?”

郝运来边向网吧走,边充分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由于今天下午没有班主任的课,所以哥几个一致决定出去玩。可当他们把身上所有钱凑到一起数了数后,最后决定——上网。

五个人总共剩一百多块,根本就不够花。幸亏网吧还有会员,不然就得回学校上课,这是几个人不愿意看到的。

已经跑出来了,哪有再回去的道理。

看到武修不说话,郝运来脸上一副懊悔的表情,说道:“你说这么好的姑娘,我当初怎么就介绍给你了?”

“你把手放在腰上好好摸摸,看看你的心是不是落在那了?”武修一脸郁闷地看着郝运来,说道:“你还是人吗?我和她是很纯洁的友谊,知道不?你小子毁我名声不说,还毁人家的,你是何居心?

至于逃避请客,我是那种人吗?虽然我没钱,但我和她要真在一起,那就是卖肾,也得让哥几个吃好喝好。”

“那你们老这样拖着也不好,名不正言不顺的。”郝运来看着武修,话锋一转说道:“对了修哥,既然你都肯为哥几个卖肾,那咱们现在的生活你也看到了,要不你先跟你老头子预支点下个月的生活费?”

“我靠!你还是人吗?这才月初,我老头子这个月的生活费才给了几天,我又要?”

“那怎么办?”

郝运来两手一摊,将目光看向了冯飞。

冯飞摇摇头,说道:“别看我,我老头子已经不相信我会买资料了。他说我再买什么,直接说资料名字,他帮我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