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二十章 远诏城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大夏皇朝统治中原两千多年,虽然后来因祸起萧墙而灭亡,但大夏皇宫却被完整的保存下来。

虽然三十六城每一个城主都想进入这皇宫内,但却没有一个敢将之付诸于现实。

因为这座皇宫,不仅仅只是偌大的皇宫建筑物本身,更重要的是它代表的意义。

若是任何人没有绝对可以信服的理由进入皇宫,那就是天下人的敌人,那位置老子还想坐了,你他妈算老几?

所以大夏皇朝虽然灭亡,但皇宫却很好地保存下来,不仅保存下来,而且平日里都安排人员进行打扫,每年都要进行一次维修。

而这些费用,则由三十六城均摊。

这样做的目的,明面上说的是等待下一个共主,实际上都是各自打着小算盘,而且这个小算盘也算是天下人人皆知。

花倩笑收到请柬的时候,第一时间让阿漓知会张傲秋。

这是一个绝好的契机,而能够抓住这契机的,眼前就只有张傲秋,而且这家伙在幕后也已经谋划好久了。

只是大夏皇宫位于中原腹地,离武月城当真是千里之遥,现在正是夜无霜治疗关键时刻,到底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那就只能张傲秋他自己去决定了。

张傲秋听阿漓所说后,跟慕容轻狂商量了一下,很快就做出了结论,带上夜无霜前往,江山跟美人老子都要。

这下动作就大了,花倩笑做为武月城城主,这次关键性会议当然是要参加,那武月城的防御就全权交给了花连城。

紫陌跟铁大可肯定是跟随在旁,所以城外的布置则交给了紫陌的大师兄岳子涵,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事,主要就是继续加大武月城外沿海工事,以鸡公岭为中心,以山岩做为依托,布防重火力的攻击武器,不可再让死域人能轻松上岸。

而这一连串的交接跟安排,又是十天过去了。

在第十一天,一行人浩浩荡荡往皇城而去,本来张傲秋怕现在多事之秋,不想搞得太过招摇,但后来一想,有那么多高手随行,估计也没哪个不开眼的敢过来挑衅,所以也就任由花倩笑跟雪心玄去安排。

大夏皇宫位于远诏城、伽莫城跟镜璃城三城中间,在大夏皇朝时,这三城也相当于皇城外围第一道防护线,因此这三城一直都是做为皇朝近卫军,在三十六城中地位显赫,算是天子脚下的重臣。

只是在那场萧墙之乱中,这三城也牵连甚深,离天子近,地位是高了,但关系却是错综复杂,从一开始就被绑上了战车,就算是想回避,对方也不会放过。

持续了三年的祸乱,不仅让一个屹立了两千多年的皇朝顷刻间灰飞烟灭,同时也拖垮了这三城所有的底蕴。

那段时候,剩下的三十三城多少也有些牵连,但最终还是没有爆发祸及天下的大动乱,而是在当年临花城城主极力斡旋下,天下分为三十六城自治,保留大夏皇宫,等待下一个真命天子。

这次会议事关重大,而且声势也造上去了,搞得全天下人都知道,为了防止死域人或是一些图谋不轨的人混进来,所以以远诏城三城为主,其他各城出人出力配合,对每个进入皇城的人都进行严格检查,不论是谁,都必须有统一下发的通行证,而且所有人等一律不准携带兵器。

对于这一点,明面上是没有人反对,但暗地里谁也不知道其他人心里真正想法,所以各城城主都带有一定数量的正规军队,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除了余桂城城主在破城那日力战而亡,剩下的龙华城跟天水城就比较光棍了,孤家寡人一个,再加上几个随从,遇见谁都是苦着个脸。

武月城一行抵达远诏城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天以后,离正式会议还有三天,时间不早也不晚,算是刚刚好。

早已接到消息的云历,带着云一等人前来迎接,毕竟临花城在三十六城中,一直都是老大的地位存在,而且跟武月城关系一直在那里。

而远诏城城主听闻武月城的人到达,也跟着率人前来,消息传出去后,远诏城的百姓自发走上街头,向城门汇集,大家都想看一看那个传说中以一城之力抵抗死域人多年,而且又貌美如花的武月城城主。

这次随行过来的,武月城军队一个未带,而是以五百狼骑军为主力,剩下的则是张家那一百多人,至于欧阳雪怡及下属五十四人,则留在了落梅镇协助房五妹。

辰时。

花倩笑一身戎装带着二十名狼骑士出现在远诏城城门外。

她现在所穿的这身铠甲,则是张傲秋后来补上,包括花连城几人在内,由张家打造的赤金铠甲。

这套赤金铠甲款式与夜无霜那套相同,分为上下两截,中间用腰夹束拢,在铠甲肩头及胸部位置,又有精美的赤金雕花,不同于张傲秋那身锁子甲,而是胸部以上为赤金板块镂空,其下配锁子甲,即完美衬托出花倩笑完美身材,又显出铁血英姿。

而后面那二十名狼骑士,同样身着赤金铠甲,以五人一排,落后花倩笑三个身位,虽没有刻意以正步行走,但这个小小阵型,横纵成线,起、止、行,动作整齐划一,就这么走过来,就给人一种千军万马,铁血沙场的逼人气势。

远诏城城主姓陈,名思远,也算是云历的兄弟之交,不然云历也不会让花倩笑一行先进入远诏城。

此人擅使长刀,灵境高阶修为,为人仗义,援助武月城的很多物资,还是他帮忙在其中斡旋的。

不过却是一个典型的守成派,不像云历那样有野心,所以也不会对云历造成威胁,一直关系比较交好。

云历虽然一直鼎力援助武月城,但跟花倩笑还一直只是神交,未曾见面,上次三十六城聚拢,武月城是由花连城代替前往,也算是失之交臂。

云历跟陈思远并肩站立在城门后大道尽头,均是目光灼灼地望着城门口。

而花倩笑一现身,两人不由同时叫声好,怪不得天水城那几个老家伙想要打她的注意了,现在看了,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花倩笑有着女子梦寐以求的如花容颜,一身戎装,眉目间带着一股摄人的英气,刚柔完美融合在一起,展现出一股让人不自觉想要臣服的气质。

花倩笑一进城门,两边站立成排的军士同时大吼一声:“敬礼!”

一时铠甲声响,两边军士同时举起右手,脑袋同时“唰”得一声转向花倩笑。

花倩笑一见 ,跟着娇喝一声:“立定——-,回礼!”

碎步前行的队伍,闻令右脚正步踏前一步,左脚跟着重重顿下,右手举起,眼光目视前方,脸容平静无波。

后面老百姓,见到这个头戴玉带,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将军,举止刚劲有力,不由同时叫了声“好”。

而那些男人们此时同时冒出一个想法,怪不得武月城能他妈打胜仗,老子要是能跟随这样漂亮的城主,老子也能打胜仗啊。

等花倩笑走到近前,陈思远先上前一步,笑道:“武月城现在天下闻名,鄙人陈思远对花城主更是仰慕已久啊。”

云历在旁听了却是偷笑一声,暗道:你小子现在想打主意,可小心别啃到了钢板。

花倩笑眼睛余光将云历表情收到眼底,跟着也是一笑,礼节性拱手道:“陈城主谬赞了。”

跟着转身向云历行礼道:“云城主。”

张傲秋叫云历为云叔,所以对于云历,花倩笑可以说是两种身份,一种就像现在这样,是同僚,而另一种则是晚辈。

云历闻言哈哈一笑,虚扶一把道:“倩笑,不比多礼。”

云历当着陈思远的面叫花倩笑为“倩笑”,也是暗示这是我晚辈侄女,你就不要打别的心思了。

花倩笑闻言,浅笑一声,恭声道:“是,云叔。”

陈思远也是聪明人,一听就明,在旁也是哈哈一笑道:“花城主与云城主既然是世交,那就更好了,不过花城主远来是客,而且鄙人确实很钦佩武月城将士,所以今晚鄙人略备薄酒一杯,万请花城主赏脸,同时我们也有很多事情要一起商量商量。”

云历听了,转头看了花倩笑一眼,暗中打了个眼色,花倩笑看了微一点头,对陈思远笑道:“那倩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三十六城相聚,这里面的道道实在太多了,也许就在现在,同样有很多人分头聚在一起,无非就是想抱成团,在接下来的会议中,得到更大的好处。

陈思远虽然跟云历交情好,但也没有好到可以将兵权交出来的地步,所以现在更多的是要知道像这样的盟友,最大的底线是什么,双方能达到多大的结合。

不过在花倩笑心中,现在这样局势,若是能破,那这个破势的这个人只有是张傲秋,其他的那些个城主,顶多也就是一个搭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