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一十九章 重塑经脉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有了慕容轻狂如此信心满满的保证,心里虽然有所担忧,但比起先前可是轻松一大截。

再次打坐调息,这次时间又长了些,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过去了。

刚一醒过来,周围的景物就自然而然地浮现在心湖里,连风吹草动,虫蛇爬行都是一清二楚,甚至比用眼看还来得细致。

张傲秋没有急着睁眼,而是用心细细品味着,他知道这是灵觉有了再次突破,只是这次突破当真是来的毫无缘由,完全都没有顾及到这上面来,居然也突破了。

人的一生,有很多柳暗花明、无心插柳的事情,只是它们在什么时候来,在什么地方来,我们无从知晓,只要顺其自然,顺应本心,坚持不懈,终有收获的一天。

以前神识突破的时候,自己意识可以融合在神识中,在其所能到达的地方尽情遨游,那时候心中是充满了好奇跟惊喜,而现在,心中却是波澜不惊。

这也许就是独叟跟慕容轻狂所说的人生阅历吧!

只是失去了童真,得到了成熟,这种阅历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张傲秋醒来的时候是半夜时分,等他将意识从灵觉里抽出来的时候,两个轻微的脚步声传入耳边。

心意一动,雪心玄跟木灵两人的样子就出现在识海里,他们刚刚从外面回来,人还在院门外,脚步声就已经传入耳边。

以前像这样的境界也能达到,但却是在用心之下,不像现在无意之中就能将周边情况完全掌控。

木灵脚步轻快,面色要比以前红润,气血流动匀速而旺盛,显然是修为尽复。

看到这,张傲秋心中胜算再增一分,对于木灵的情况,即使他有金针在手,也是无能为力,而慕容轻狂一来,就能将其解决,看来天地之力当真不容小觑。

脚步声由远而近,最后在房门外停了下来。

“吱呀”一声清响,房门被轻轻推开,木灵在前,雪心玄错位在后。

房门一开,映入其眼帘的就是白衣白发的张傲秋,背付着双手,站立笔直,正目光灼灼地望过来。

眼神一接触,木灵心中突然涌起一丝失落跟怅然,因为在张傲秋眼里,他再也看不出自己的徒儿在想什么了。

脸容平静无波,再没有那种看到自己的欣喜,眼神虽然有一丝炸裂,但下一刻就消失不见,就像一颗小石子投入大海,连个涟漪都激不起来。

在木灵微一愣神中,张傲秋缓步走近,伸手握住木灵的腕脉,一缕真气探出,片刻在木灵体内游走一圈后收回。

张傲秋松手微一点头道:“进入化境的老头,还真不吹牛皮。”

雪心玄一听,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嘴巴张了张,却跟着叹了口气。

张傲秋见了,嘴角一牵,露出一丝笑意道:“心姨,不用叹气,师父他老人家说的对,是我太着想了。”

说完踏出房门,心神一动,转头往左,视线刚到,慕容轻狂恰巧此时从虚空中显出身形。

慕容轻狂看着向自己走近的张傲秋,不由微一点头,只从他走路的全身韵动,就可以看出,他已经走出了心魔。

即便是这样,慕容轻狂还是忍不住交代道:“这次疗伤,不要贪功,先打下一点底子,然后再观察其变化,摸清了规律就会事半功倍。”

张傲秋闻言认真点了点头道:“我记住了。”

房间内,夜无霜平躺在中间,张傲秋握住其右手腕脉,而慕容轻狂则在其左。

张傲秋前面几个月时间的摸索,此时早已是架轻路熟,真气先一步抵达夜无霜肺经等候,慕容轻狂传过来的天地之力随后跟上,两者先缓缓相融,然后由张傲秋做主导,开始耐心的一圈圈重塑经脉。

按照先前所说,张傲秋真气融合天地之力前进一段后,就停了下来,真气抽出,而由慕容轻狂接手,用天地之力进行温养。

第一次温养的时间要长一些,这也是为了确保这新增的一小截经脉有足够的韧性,能完全抵抗体内气血韵动,不至于被冲散。

等慕容轻狂收手后,剩下的就是让人焦虑的等候。

成败在此一举。

张傲秋先退出房门,习惯性地站在望星台上,背付着双手,沉默不语。

慕容轻狂后脚出门,看了看前面笔直站立的张傲秋,也没去打搅,身形一晃,跟着消失不见。

剩下的雪心玄跟木灵就比较抓狂了,这大夫病治疗完了,却一个一个连句话都没有,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你也得给个说法啊。

但这两个,此时又都不好问,雪心玄两人不由对望一眼,均是摇头一叹,既然等,那就等着吧。

一日一夜地等待,张傲秋就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站了一日一夜。

第二日时辰一到,张傲秋转身缓步进入房间,坐在夜无霜旁边,却没有开始把脉,而是握着她的小手,细细抚摸着。

雪心玄跟木灵站在一旁,心情同样紧张,也不催促,等着张傲秋自己平静下来。

一盏茶功夫,张傲秋坐着的腰脊微微一挺,右手中指跟食指滑到夜无霜腕脉上,一缕真气进入,在昨日重塑经脉的地方一探。

这一探,张傲秋就清楚看见,那微小的一段新生经脉并没有消失,不仅没有消失,而且还跟原先的经脉完全融合在一起。

成功了!

就在那一刹那,张傲秋眼眶蓦然一红,突然有种想要痛哭一场的冲动。

我要与你生死与共,白头到老,永不分离,即使是任何事情,都不能将我们分开,因为我们都是彼此之间心中最重的爱人。

张傲秋的表情落在雪心玄眼中,她心中压着犹如大山一般的巨石轰得落下,只觉得浑身一轻,一拉木灵,悄悄退了出去。

一出门,就看见笑容满面的慕容轻狂,雪心玄不由快步上前,欣喜道:“老爷子,成功了。”

慕容轻狂闻言微一点头道:“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了,这次霜儿的劫难,也不一定就是坏事,说不定还会另有惊喜了。”

雪心玄被慕容轻狂说得一愣,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张嘴刚要去问,慕容轻狂已经举步往房门走去。

下面的治疗就是依葫芦画瓢了,同时也按照慕容轻狂提出的,师徒两个开始摸索其中规律,比如张傲秋的真气跟慕容轻狂的天地之力,两者之间参合比例,到底达到多少才又快又有效,还有慕容轻狂最后温养时间地把控,过了就浪费了,不够的话又达不到效果。

这来来回回,等两人终于摸清规律的时候,又是三个月过去了,而夜无霜肺经的经脉还连一小半都没有搭起来。

不过不要紧,万事开头难,只要捋顺了,后面就好多了。

而在这段时间里,死域人跟余桂城四家联军大战了三次,陆路方面是完败,被宗无颜一个女人压着连头都抬不起来,甚至宗无颜带着几百骑兵,就敢肆无忌惮地冲击联军营地,当真是奇耻大辱。

而在第三次对战中,更是被宗无颜直接一次性凿穿阵型,追杀五十多里,若不是因为不熟悉地形,害怕孤军深入,只怕那联军要被杀得一个不剩。

宗无颜算是一战成名,这个女人,不仅是四家联军的噩梦,同时凶名传遍中原各个城镇,一时谈及色变。

玄境中期的修为,一根重矛,各城自己心里都排了排,能与之一战的还真没有几个。

而可怜的余桂城,在宗无颜猛烈攻击下,再撑了两个月后,终于是弹尽粮绝,最后被宗无颜攻破城门。

余桂城城主还算有血性,誓与城池共存亡,只是这最后的抵抗,彻底激怒了宗无颜,余桂城破后,被直接屠城。

而这个血腥做法,更让中原其他各城人人自危,积极加紧备战,第一次自发联合起来,互通有无,这个局面也为紧接而来在大夏皇宫内召开的“连山会议”打下基础。

水路方面,死域人在攻下余桂城后,放弃凉宫城,直接调头,专打上游的墨渊以及石化,而陆军方面,因为兵力有限,实在抽不出人手,也就任由水军发挥。

大胜后最重要的稳,死域人显然知晓这个道理,现在他们有三城在手,只要再拿下凉宫,剑指中原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

所以现在攻打墨渊以及石化的水军,死域人根本就不问其战果,只要能牵制住这两城绝大部分兵力,等大军休整完毕后,就可以腾出手一举拿下凉宫城。

所以现在的凉宫城最是紧张,趁死域人休整期间,向其他各城四处求援,同时要求再次召开天下三十六城大会。

而这个提议也得到了其他各城的响应,因为看死域人现在的势头,若是再不团结起来,只怕真的要被对方蚕食掉,那时候就不是一城的得失,而是亡族灭种了。

只是会议的时间、地址现在就要推敲一下了,虽然上次也算是将人招齐了,但却人心却不齐,现在形势所迫,逼着人心靠拢,所以这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正式会议。

后来几经商议,最后将会议地址定在原大夏皇宫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