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一十一章 偷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两人说做就做,欧阳雪怡同样给招了回来,还有张傲秋的十八护卫。

夜无霜因这些天圣教人手调动频繁,雪心玄一人有点忙不过来,也就留在了武月城帮忙,只是这次留下,却差点成为天人两隔。

张傲秋吸取上次教训,这次可是准备了周全,包括自己的铁胎弓,还有大量的箭矢,同时还少不了大量的调味品。

山野寂寞,打打猎也是一个不错的消遣。

以后对龙华城的死域人,也许会是一个长期斗争,所以这次过去,也没着急去龙华城,而是认真地在周边山林里寻找一个隐秘的基地。

一通忙活后,也是又两天后了。

好好休息一天后,张傲秋跟紫陌两人潜往龙华城。

到了城前一看,紫陌不由哑然失笑,原来死域人在城门外,用大石砌筑了一个小型城墙,将城门围在里面。

而且这小型城墙的厚度,一点不比后面大城墙薄,看来死域人的工匠精神还是值得赞扬。

张傲秋正在想那么厚的墙,自己能不能一刀劈开,就听旁边的紫陌道:“秋哥,死域人只怕是被你给打怕了,居然砌了这么厚的墙,老子看他以后怎么拆?”

张傲秋心里比划了一下,这么厚的墙,想要一刀劈开,估计有点够呛,也就转移心思,顺着紫陌话题说了下去:“死域人这是铁了心要渡过离水,你说上次我们干掉了黑袍人跟那么多高手,这龙华城的死域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哈。”

紫陌跟着一笑道:“还能有什么表情?当然是疑神疑鬼了,那些人出去了,却一直没有回去,到底是被宰了呢,还是被活捉了?不过说实话,若我是死域人,这事发生后,我会倾尽手上所有力量,先将你给翻出来,这个我们还是要防一防。”

张傲秋听完,突然心头没来由地涌起一阵烦躁,心头一懔,正色道:“阿陌,你刚才倒是说对了,以后霜儿、雪怡还有五妹她们不可单独落在外面,我们能潜过来,鬼王谷的人也能潜过去。”

紫陌一听,也是正色道:“秋哥,其实我一直在想这事,恐怕不止霜儿她们,丰逸那边只怕也要做好戒备。”

紫陌这么一说,那牵扯的面就广了,别的先不说,就那鬼影,除了张傲秋,就没有其他人能破解。

况且黑袍人已经出现两个了,谁能说得清楚就不会出现第三个,第四个?

张傲秋一想到这里,心里更加烦躁,恨不得现在就打转回返。

紫陌在旁看到张傲秋脸色变化,跟着道:“秋哥,要不这样,我们现在基地也选好了,人员安排不成问题,还是跟上次一样,试他三次,不管这三次有多大的效果,立即调头返回。”

张傲秋一听,紫陌这个说法也不错,当即点了点头,但心中那股烦躁却是一直不退,惹得性起,恨声道:“选日不如撞日,阿陌,你退后一里地接应我,老子现在就去试试。”

紫陌一听,却没有往常的兴奋,现在张傲秋的表现已经有些反常了,若是平日,绝对不会如此冲动,刚想出声询问,张傲秋已经起身,一个闪身就消失在夜色中。

紫陌见阻止不及,只好依言退后一里,还没等他安顿好,就听前方龙华城城门那边“轰”得几声响,可是现在隔得远了,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紫陌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却还不见张傲秋反转,这下心里开始着急了,以前有夜无霜跟铁大可在旁边,还能轻松一些,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这担子可就重了。

他现在算是终于明白每次像这种情形,夜无霜那焦急如焚的心情了。

又等了一会,在他实在安耐不住准备潜回去再看看的时候,前面树枝一动,一身黑衣的张傲秋转了回来,人刚到就是低喝一声:“快走。”

紫陌一听,二话不说,撒开腿就跑,能让张傲秋感到危险说“快走”的,基本上就是真的很危险了。

紫陌跟在张傲秋后面,这下体现出跟后者在修为上的差距,还好他体内逍遥真气绵长,韧性足,不然就这一通猛跑,还真有点喘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停了下来,还没等紫陌喘口气,张傲秋在旁埋怨道:“叫你平日多练功,你就是不听,现在看到了,跑得比猪还慢。”

紫陌这时才喘了口气,一听张傲秋所说,嘴巴一张刚要反驳,张傲秋却跟着急道:“你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去把他们引开。”

紫陌这下听出问题来了,快速回了一句:“高高手?”

张傲秋闻言微一点头,小声道:“他妈的,捅了马蜂窝了。”

说完身子一转,跟着身形消失不见。

紫陌也不矫情,迅速看了一下四周地形,在原地转了转,然后身形突然拔起,跟着又是几个转折,最后在一棵大树丫上匍匐下来。

张傲秋当时却是被心中那股烦躁扰乱了心思,他修行这么多年,即便是当年知道木灵被囚禁的时候,心中也没有过这样的烦躁。

这股烦躁来得无缘无由,但他知道自己灵觉再进一步后,这样的反常情绪绝对代表有事情要发生。

这样的情绪完全将他的理性扰乱,到城门口去劈那几刀的时候,竟然连神识都忘记放开,那几刀是劈得爽了,但没想到城门后埋伏着一大帮高手。

自黑袍人跟那十五个玄境高手离开龙华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也提高了死域人的警觉,要知道那黑袍老怪物可是鬼王谷的大长老,基本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

身份先不说,就凭那天他带出去的那些人,这股力量在死域人老家那就是横着走也没多少人敢惹的,况且大长老还有鬼奴跟鬼将相助。

就这样的实力,居然一出去就如石沉大海,那对方的实力,岂不是大到不可想象?

而现在追在张傲秋身后的,正是黑袍老怪物的师兄弟,鬼王谷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心想着要叶落归根,放着在死域人那边土皇帝不当,怎么也要回来再打江山,只想等大业功成,登高扬天长呼:我鬼老三又回来了!

追在后面五人,虽然修为比不上那黑袍老怪物,但也相差不了多少,这可以说是鬼王谷的精锐了,再加上新到的一批玄境高手,所以就连张傲秋这样的修为,也只能选择脚底抹油。

张傲秋放出气息,将那些探路鬼奴引过来,跟着调头一通狂跑,这跑路方面的能力还真不吹,只要是一心跑路,还真没有多少人能追上他。

张傲秋也是被追得火气,又跟上次到岭南去被人追杀一样,跑了一段距离后,收敛气息,调出绿色真气,完全隐匿后,在神识指引下,绕了个圈又杀回来。

只是这帮家伙实在太谨慎了,不管在什么位置,都至少三人一起,没有一个落单的。

张傲秋耐心跟了好一段,眼看着天都快亮了也没有找到机会,只好恨恨地转身离开。

有了这第一次试探,张傲秋也就干脆放开了,反正不管怎么闹,对方也抓不到自己,所以也懒得再等,第二天晚上,带着紫陌又换了个城门,再来一刀。

以前像这样闹上一次后,总也得隔几天再来,而且位置也基本上不怎么换,这次张傲秋却突然来这么一下,搞得死域人就相当郁闷了,你怎么能不按常理出牌了?

况且死域人高手也就那么多,也不可能四个城门都布下那么强的力量,所以这次张傲秋劈开外面的石墙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是一刀将那城门劈开。

同时神识放尽,在那些高手没有过来之前,带着紫陌一通好杀,死域人这下真是懵圈了,见过狠的,还没见过这样狠的,就两个人也敢来攻城?

可惜张傲秋那刀芒实在太过霸道,根本不给守城的那些死域人机会,将那几个灵境以上高手留给紫陌后,而他自己则是迅速往里突击,全力出手,管他是人还是建筑,统统一刀两断。

等西城门的高手接到消息赶过来的时候,现场已是一片狼藉,就这一会,损失了五百多人,同时城门后的几栋建筑,基本上被拆成了废墟。

一帮人站在城门口,个个只觉心中寒气直冒,不由面面相觑,连发脾气的心情都没有了,对方那人他妈的到底是谁啊?

紫陌这次虽然是精疲力尽,但却是彻底爽了,这经历,绝对可以在独孤丰逸他们面前吹好一阵子牛皮了,两个人就敢去攻城门,而且还攻进去了,而且还杀了不少人,你们他妈的有老子这么牛逼么?

第二天子时,张傲秋准备再去,却被紫陌给拉住了道:“秋哥,咱们胆子大是胆子大,但也不能大到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再怎么也得给他们一点面子不是?”

张傲秋一听,却是一脸狐疑地看着紫陌,摇了摇头道:“紫大师,这不像你风格啊?”

紫陌闻言,不由苦笑一声道:“小命面前,风格算个屁啊。”

张傲秋听了想了想,跟着冲紫陌一竖大拇指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直面自己的性格,既然你说不去,那我们就休息两天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