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一十八章 转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从冥想中醒来,已经是十天以后。

这次打坐冥想,却是雪心玄硬逼着,因为像张傲秋先前那种不要命的做法,时间长了,只怕夜无霜没救回来,还要再搭一个进去。

张傲秋明白雪心玄的意思,也知道欲速则不达,但心中终有牵挂,怎么也不能像往日那样,全心全意进入冥想状态。

后来还是独叟提出利用太极圆环在旁辅助的法子,太极圆环能将其他灵气自动炼化,说不定也能将夜无霜体内真气炼化,那时候两人真气相同,说不定就不会出现这种不长久的状态。

不过这法子首先需要的就是旺盛的精神力,因为独叟现在修为毕竟还没有大成,没有达到炼虚还实的境界,不能在在外操纵太极圆环,所以这一切还是要靠张傲秋自己分心两用。

张傲秋一听,也有道理,不管成不成,首先是有那么一丝希望。

有希望就有成功的可能,只要有这个可能就要付出全部努力。

所以这次张傲秋是踏实打坐调息,加上前段时间确实消耗狠了,因此坐的时间长了点。

等张傲秋醒过来的时候,外面正是朝阳升起,举步出门,深吸了一口早晨的新鲜空气,望着远处成峦叠嶂的山脉,只觉心中豁然一开。

守在外面的雪心玄跟木灵听到动静,跟着走出房门。

张傲秋看着越走越近的雪心玄跟木灵,突然展颜一笑,跟着拍了拍走到近前的木灵,也不说话,转身往夜无霜房间而去。

雪心玄看见张傲秋冲着自己一笑,笑容中带着明显的宽慰,又夹杂着一丝无奈跟伤悲,心中不由一阵阵发堵,自己身为一教之主,却在这件事上一点也帮不上忙,诸般辛劳,全压在他一人身上。

这种情绪犹如万千驽马在心头来回奔驰,但又发泄不出去。

房门再次缓缓关上,代表又一次希望升起。

剩下的就是静心等待跟虔诚地祈祷。

太阳东升又西落,如水的月色再次降临,太阳跟月亮一天天地轮换,时间也是悄悄溜走。

再七日后的深夜,雪心玄跟木灵两人照常巡视的时候,却隐隐看见在张傲秋经常站立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满头白发,背影萧瑟的人影。

雪心玄先是心中一惊,跟着却是一阵悲凉,脚步一个踉跄,那满头白发的背影,不正是张傲秋么?

这得是多大的失望跟折磨,才能将一个半步化境的高手逼得一夜白头?

而他一夜白头,那岂不是……?

木灵在旁将雪心玄扶住,刚要说话,却听张傲秋清冷的声音道:“师父,心姨,我尽力了。”

雪心玄一听,胸口顿时犹如被利箭穿透,一阵心悸,半天喘不过气来。

这样的结果,实在是难于接受,我那苦命的孩儿,她真的就醒不过来了?

半响后,雪心玄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踏前一步,张嘴刚要问话,却见张傲秋突然转身,眼神冰冷而又带着无比捩气地望向木灵。

跟着身形一转,星月刀瞬间出鞘,照着木灵方向一刀狠狠斩下。

前后还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雪心玄脑中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一脸的惊讶,木灵由于失去了修为,反应更慢,只觉身旁犹如刮起了一阵狂风,带着他身不由己往雪心玄靠去。

等雪心玄反过来扶住木灵,空中传来张傲秋一声怒哼:“戒备。”

声音刚落,外面跟着传来一声怒吼跟叱咤声,却是铁大可跟杨月华。

雪心玄这才反应过来,翻手抽出长剑,一带木灵,对飞身过来的杨月华道:“大师姐,窗口。”

杨月华闻言,空中右脚一点屋檐,翻身往后,守住夜无霜房间窗户,而雪心玄跟铁大可则紧守门口。

张傲秋心中正憋着一股捩气无处发泄,这个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正好成了送上来的靶子。

只是神识铺开,却看不见对方影子,虽然这样,但张傲秋依旧不慌,在他灵觉上,完全可以把握对方招式及身形变换。

绿白刀芒收到一尺范围,带着爆炸性的刀芒招招硬拼,只是每刀都好像砍在一个无形的气墙上,始终无法再进半寸。

张傲秋被逼出了真火,扬天一声怒啸,体内真气高速运转,星月刀刀芒化为一个刀茧,方向变幻莫测向那虚空怒撒而去。

只是在雪心玄等人眼中,张傲秋就好像一个人舞刀一般,完全看不到对方身形,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要是没有张傲秋在,只怕自己这些人在对方手上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张傲秋的刀式,也让雪心玄几人暗自咂舌,他们虽然没有亲自下场,但就那刀式带起的刀气,竟然逼得两个玄境高手连退五步,尽管这样,裸-露在外的皮肤依旧能感到犹如刀割一般。

张傲秋在场上翻翻滚滚一百多招后,心中的捩气发泄完毕,开始慢慢琢磨,不再一味地进攻。

这个对手,是他出道以来感觉最深不可测的一个,能在自己如此狂暴的攻势下屹立不倒的,这天下已经没有几个了,这样的修为比起自己来,又要高出一个或几个层次了。

比自己修为还高几个层次,那岂不是化境修为?

一念到这里,张傲秋体内真气瞬间逆转,两个晃影后,身形好像被一根无形的绳索拉住,突然往后飘移。

而他后移的同时,对方也停了下来。

张傲秋身形笔直站立,右手星月刀斜指,一脸凝重地望着前面的虚无。

半响后,前方那片虚空,突然犹如水纹韵动,跟着一个人显出身来。

此人身形高瘦,一身青衣,望着张傲秋脸上带笑,正是消失已久的慕容轻狂。

后面的雪心玄一见慕容轻狂,不由“啊”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狂喜,嘴角不断翕动,但却激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慕容轻狂转身对他们几个招了招手,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转过身来笑着对张傲秋道:“小子,修为长进了不少啊,这会心中可是舒畅了?”

张傲秋闻言微微一愣,然后露出恍然的表情,不答反问道:“师父,霜儿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慕容轻狂背着手上前两步,细细看了看张傲秋,欣慰道:“用情至深,不错不错,不过你这一头白发,却要比为师亮眼多了。”

顿了顿接着道:“修行到了一定的层次后,剩下的就是感悟,人有七情六欲,生死别离,这些东西只有经历了才会懂,也才能有所悟,你年纪太轻,人生阅历太少,这方面还是太过欠缺,霜儿这件事,也算是对你一个历练。

霜儿出事那天,为师就已有感应,你给她医治的这些日子,其实为师一直都在旁边,之所以没有现身,其一是为师当时也没有想到好的方法来帮她重塑经脉,其二也是想让你经历这场磨难。”

张傲秋听了不由眼睛一亮,上前一步道:“那师父你现在现身,可是想到了治疗霜儿的办法?”

慕容轻狂闻言点了点头道:“这个方法,却是见你最后想用那圆环炼化霜儿真气所触动的。

我们修行人,都是将这天地灵气进行炼化,从而形成真气,再进行修炼,依次往复,只是每人炼化的方法不一样,所以最后得出的结果也不一样,但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其本质上还是属于这天地间。

根据这个,为师就想,若是用天地之力,再加上你的真气,应该完全可以胜任。”

张傲秋听完,不由喃喃自语道:“天地之力?”

慕容轻狂转头瞟了他一眼,跟着道:“不错,天地之力听起来好像很玄乎,其实它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就跟大道一样,只要你明白了那个道理,你就发现其实大道存在于我们身边的每一件小事中,而进入化境的高手,就能够运用天地之力,说穿了,天地之力就是一个工具,只要懂得了如何提取跟使用的道理,然后将天地之力再转了个手,修行越深,感悟越多,运用的天地之力也就越大,仅此而已。”

张傲秋经历了太多的失败,对慕容轻狂所说的,倒不是不相信,而是害怕又会变成下一个失望,因为天地之力到底有多厉害,他还只是听过,连见都没有见过,不由紧张道:“师父,你说的这个方法靠谱么?”

慕容轻狂闻言,不由哑然失笑道:“小子,以前你也是杀伐果断之人,怎么在这件事上如此患得患失?”

张傲秋听了,不由神色一黯道:“师父,现在是霜儿,这能比么?”

慕容轻狂摇了摇头道:“你的这个问题,为师先不答你,等这件事过了后,你自己再来跟为师说吧。”

说完转身往雪心玄几人走去,众人见面,本是大喜之事,只是因为夜无霜,所以也就是简单寒暄了几句。

慕容轻狂看了看木灵道:“在治疗霜儿之前,还是先把你治好先。”

木灵听了,一拱手道:“老爷子,我已经习惯了,你还是先治疗霜儿要紧。”

慕容轻狂闻言笑了笑,拍了拍木灵肩膀道:“在这多事之秋,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再说了,你难道愿意总是让女人保护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