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一十章 两女相见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他们这边打得热闹,张傲秋此时却带着夜无霜前往落梅镇。

房五妹的事已经老实交代了,现在人已经过来好多天,这也得介绍两人认识认识,先混个脸儿熟,以后再慢慢培养感情,可不能造成后院不和谐不是?

不过这次去找房五妹,却比上次要简单得多,见到她的时候,这小妮子正在那吊着的十具尸体下那张方桌前跟那十个区的负责人问话。

张傲秋见她在办正事,也就停了下来,跟夜无霜站在远处远远地看着。

此时房五妹正跟第五个人说着话,那人毕恭毕敬地在桌子前站着,房五妹问一句,他答一句,但脸上却是黄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显然是有什么事情出了岔子。

等事情问完,那人也算老实,乖乖走到一边,将上身衣服除下,房五妹见了,冷哼一声,右手拂过放在桌上的长鞭,真气透出,鞭身犹如一条灵蛇一般在空中一个转折,跟着“啪”得一声,重重抽在了那人后背上。

接着一声惨叫声响起。

这些人,虽然都是些恶人,但也只是普通人,所以这一鞭也是有分寸的,一鞭抽下去,看似很重,其实也就是伤了皮肉。

剩下几人,听到这惨叫人,不由自主地身子一抖,望向房五妹的眼神里充满了怨毒跟畏惧。

还剩下的五人,倒是顺利,房五妹很快问完,对于做的最好的,照旧给予奖励。

等那十人退下去后,房五妹还不走,认真地将桌上的资料又重新看了一遍,旁边的柳儿却是看见张傲秋从远处走过来,连忙知会房五妹。

房五妹一听,豁然起身,一脸惊喜地转身看过来,看到一脸笑意的张傲秋,同时也看到了与之并肩而行,贵气逼人,犹如花种王者的夜无霜。

就那一眼,房五妹知道眼前这个越走越近的美丽女子,就是传说中的那位了。

夜无霜倒没想到房五妹转着这些念头,她自身也没觉得自己有多贵气逼人,以前是怎样,现在还是怎样。

等双方走近,张傲秋给互相介绍后,夜无霜笑盈盈地拉着房五妹的手道:“妹妹刚才可真是威风,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居然将那十个大男人驯地服服帖帖的。”

房五妹被夜无霜这话说的不由脸儿一红,不好意思道:“五妹山里长大,行为粗野,倒是让姐姐见笑了。”

夜无霜一听,又是一笑道:“你可不要这么说,我们三个可都是山里长大,你凭借一己之力,能全盘掌控落梅镇,有奖有罚,这可是要智勇双全的,不亏是瑶族少族长。”

房五妹听夜无霜所说语气真诚,不像恭维,心里也就落下了一块大石头,都说这位不好接近,现在看来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两个女人没多久就有说有笑起来,很快打成一片,张傲秋在旁看得笑容满面,如此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还有那个铁血英姿的花倩笑,以后都将是自己的老婆,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夫复何求啊。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在远处一群观望的人中,却有一双恶毒的眼睛正狠狠地盯着他们。

张傲秋跟夜无霜在落梅镇盘亘了两天,这两天也没走多远,只是在落梅镇四周转了转,因为死域人大军集结,可能以后还有更多的难民过来,所以这方面可要提前做好准备。

好在落梅镇处于山谷中,周围空位置还很多,正好这些个老百姓也没什么事做,干脆就让房五妹将人组织起来,开始在周围大肆建造房屋。

房五妹现在落梅镇威信已建立起来,只是对外贴了个告示,不到一上午的时间,人员就召集满了,然后再各自一分工,三个专业的瓦匠师傅带一队人,需要什么样的人自己选,然后再划定区域,也不赶进度,质量做好是前提。

张傲秋见事情落定,遂带着夜无霜离开了。

回到城主府的时候,花连城已经办完了差,花倩笑将其中经过给张傲秋说了一遍,张傲秋满意地点了点头,顺嘴问道:“连城他人了?”

花倩笑闻言道:“练兵去了,这会开完了,架也打完了,心里也舒坦了,也该干点正事了。”

其实花连城倒不是真积极练兵去了,而是躲着张傲秋了,自己那会虽然打赢架了,但身上也是一身伤,特别是脸上,肿得跟个猪头似的,根本见不得人,这要是让自己亲爱的姐夫误会自己打输了,自己这小身板,可经不起他那两下。

差事有没有办好,花连城倒不在乎,关键是肚子里憋得那口气出顺畅了,也就满意了,所以也没想着要赏,再说了,这么一闹后,后续的事情怎么处理,还是个头疼的事,花连城可不认为,那五个老家伙打输了就一定会听自己安排。

既然这样,还不如躲得远远的。

聪明如张傲秋跟花倩笑,也没看出花连城肚里那点花花肠子,还真当这小子多么的努力。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花连城不躲着,张傲秋也不会真去再揍他一顿,就是嘴上也不会多问一句,因为这毕竟涉及到花连城自尊,搞得不好,还会打击他信心。

只是没想到,这小子现在连脸都不要了,那还顾及这些。

这是跟紫陌学坏了。

花倩笑推开满桌的公文,揉了揉眉心道:“连城已经闹过了,下一步该怎么走?”

张傲秋闻言却是轻松一笑道:“静观其变。”

花倩笑闻言一愣,愕然道:“静观其变?什么意思?”

张傲秋放下手中的茶杯,揉了揉手腕道:“死域人新到一批大军,这么多人可是要吃的,若是长时间不动,任谁也受不了,所以不出多少日子,死域人就会开始发动进攻。”

说完站起身来,走到挂着巨大地图的墙边,沿着离河划了一下道:“以龙华城为中心,武月城因以其高山阻隔,行军不便,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那剩下的就是离河沿岸。

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天水城,天水城在龙华城下游,水路也不过十几里路,死域人要想动手,顺流而下就可以了。”

花倩笑“嗯”了一声道:“这个是明显摆着的,我们看得见,其他人也同样看得见。”

张傲秋听了幽然一笑道:“所以我才说静观其变,就像你所说的,天水城现在一定是紧锣密鼓地加强防御,而死域人对中原形势还是睁眼瞎,所以第一轮绝对是试探性进攻,但是这个试探性就有学问了,试探到什么地步,其他沿河城镇会不会在离河上对其进行夹攻?这些都是一个悬题。”

花倩笑闻言叹了口气道:“但我们也不能这样干坐着,什么都不做吧?”

张傲秋嘿嘿一笑道:“谁说我们不做了?至少在死域人攻打天水城的时候,我们可以在龙华城外进行佯攻,牵扯他一部分兵力,但其他的,你自己也知道,就那么点家底,想再做点别的,也是无能为力了。”

花倩笑听了,却是老大一个白眼,娇嗔道:“你就是想打点歪心思,想要挟敌自重,小心玩出火来了。”

张傲秋一听,上前几步,坐到花倩笑身边,一把将其抱了过来,对着那樱桃小嘴就是一口亲了下去,下面则上下其手,把个花倩笑撩拨的脸红身热。

两人唇分后,张傲秋看着羞红脸的花倩笑道:“你刚才说对了,我就是想挟敌自重,不让天下人看清形势,又怎能显示我武月城的能力?只要局势一乱,我们再登高一呼,那时候得到的结果,可比我们现在苦口婆心地给别人讲道理强多了,再说了,你就算是给他们讲道理,他们还会以为你想谋他权力了。”

花倩笑此时只觉身子发软,右手握拳捶着张傲秋胸膛娇羞道:“你要说事就好好说事,非要搞得又亲又摸的才好么?”

张傲秋捉住了花倩笑右拳,细细抚摸着,脸上却是坏坏一笑道:“这是让你先适应适应,以后做了夫妻,可就不止是又亲又摸了哦。”

花倩笑一听,忍不住又是一个白眼道:“色狼。”

紫陌这段时间都是心情极度不爽,那个黑袍人,他妈的老头子,居然这么能抗,紫陌算是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可依旧不能让他开口。

等张傲秋找到他的时候,这小子正蹲在武月城大狱门口生着闷气。

张傲秋见了,远远招呼了一声,紫陌闻声抬头看了一眼,却有懒洋洋低下头,连个声都懒得回。

张傲秋上前几步,一屁股坐在紫陌身旁奇道:“紫大师这是怎么了?还真是难得看到紫大师这般无精打采的时候,是不是那老家伙还没有招啊?”

紫陌现在最听不得别人提这事,闻言哼了一声,屁股也往旁挪了挪。

张傲秋却右手搭上紫陌肩头,嘿嘿一笑道:“紫大师,这么小气做什么?那老家伙骨头硬,难道就不会想点别的招么?”

紫陌一听,霍得转头,一脸疑惑道:“什么招?”

张傲秋一见紫陌上钩,故作神秘道:“死域人又来一批新军,这个……。”

话还没说完,紫陌却是两眼发光,用力一拍张傲秋大腿道:“对啊,再他妈抓几个回来不就得了,老子就不相信所有人都他妈嘴这么硬,哈。”

张傲秋却是痛得一咧嘴,揉着大腿埋怨道:“你他妈的,用这么大力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