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一十七章 僵持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按照先前预计的地方,张傲秋绿色真气从夜无霜肺经开始,从第一条主经脉往上。

先是真气将坍塌的经脉通道撑开,然后绿色真气像砌房子一样,围绕断裂经脉尽头一圈一圈开始往上累加。

只是可惜的是,在张傲秋真气萦绕的时候,累加上去的经脉能很快成型,可是只要真气一撤离,那些先前被重塑的经脉重又归于虚无。

张傲秋一连试过好多次,都是如此,后来在独叟建议下,让元神加入他的本命精神力跟绿色真气汇合在一起。

因为元神跟张傲秋本体是同根同源,所有地方都是完全契合,本以为这个方法会起作用,可试过几次后,还是没有用。

然后是独叟、玄阴玄阳,甚至后来将鬼将也抓了过来,单独的,合在一起的,所有的方法都尝试遍了,结果还是相同。

而在这一次次的希望,又一次次的失望中,张傲秋一颗心从开始的平静变得越来越焦躁,因为若所有能动用的资源都不起作用的话,那就意味着这个美人儿真的就要一辈子成为睡美人了。

每每一想到这,张傲秋就觉得有种要将一切都撕碎的冲动。

而这以后,每次治疗的时间越来越长,而张傲秋打坐调息的时间却越来越短,人也越来越沉默,有时候雪心玄跟木灵在旁,问他十句也回不了一句。

每次雪心玄亲自送过来的饭菜,总是换了又换,有时候一连几天水米不沾,而每次房门再次打开的时候,看到的都是疲惫不堪的身形跟深深的落寞。

每到一次治疗完毕,张傲秋都会在老地方静静仰望星空,不知道他在看些什么,在想些什么,只觉得他仿佛要将自己像那星星一样,镶进那漆黑的天幕中。

在那广袤无垠的虚空中,衬托出下面仰望的背影是如此单薄,而又犹如寂静的星空一般孤寂。

而每在这个时候,张傲秋身体都会散发出一种要刺破苍穹,但又被压制住的气势,这种气势里,隐藏着深深的杀机,犹如一个隐形的张着血盆大口的怪兽躲在暗处,这样的气势,连雪心玄跟杨月华见了,都不敢贸然靠近。

沉默、压抑的越狠,散发的威压越浓,远远看去,就能感觉到前面那个笔直站立,孤单落寞的背影就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就只差一根***,就可以将这座沉默的火山点爆,而他一旦点爆,则将一发不可收拾了。

成魔还是成佛,当真就在一念之间。

这种压抑的日子,在无比煎熬中度过,这一晃又是两个月过去了。

而在这段日子里,死域人连续三次押运物资跟补充兵员进入龙华城。

张子元带着张傲秋亲笔书信早已送达到岭南,而张皓轩也按张傲秋所说,悄悄派出海船驶往武月城外海域,在那边开始搜索死域人藏军的那座岛屿。

只要找到那座岛屿,其他的就都好办了,而只要将其夺下,就如紫陌所说的,相当于剁去了死域人的根,到时候死域人本土的援军进不来,那进入中原的死域人就会成为一支孤军,再怎么能蹦跶,也终有力竭的一天。

只是大海茫茫,不比陆地,陆地虽广,但至少可以辨认方向,而在深海上,四面八方除了水就是水,没有丰富航海经验的老手,可能就真是有去无回。

同时海上随时都会出现的狂风巨浪,更是一个隐藏的巨大杀手,这种巨浪可不比大江大河,顷刻间就可以将你灭于无形。

其实这个计划,在张傲秋离开岭南的时候就已经开展了,只是那时候张皓轩刚刚清除余孽,家主位置第一次真正在屁股下坐稳,所以没能及时腾出手来。

现在再来,虽然晚了些,但也是亡羊补牢,况且战争才刚刚起头,重头戏还没有正式登场,还来得及。

死域人借助这三次兵员跟资源的补充,接着对余桂城发起猛攻,因为有了天水城做为基础,这次对余桂城发起的进攻则是水路齐头并进,双管齐下。

这次进攻,虽然是水陆同时,但陆路却更加夺目耀眼,其领军之人是鬼王谷号称“矛妖”的宗无颜。

此人善使一根丈二重矛,玄境中期修为,虽是女子,却天生神力,手中长矛又重又强,即使修为比她高的对手,也很难在她重矛下撑过百招。

但此人自身容貌娇美,身材绝佳,只是生性好杀,即好男色,也好女色,尤其对于姿色貌美的女子,更是有一种变态的喜好,只要被她看中的女子,一个晚上后,第二天尸体连个人形都没有。

这样的喜好,在死域人那边也祸害不少,但宗无颜背后站着鬼王谷,那些被祸害的人家,连报仇的门道都没有。

虽然如此,但也是天怒人怨,搞得死域人天皇都亲自出面跟鬼王谷打招呼,所以这次进攻中原,正好将她派过来,也算是用对了地方。

只是这样一来,可就苦了天水城跟龙华城的那些女儿家,只到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已经有五十多人被她蹂-躏致死。

跟余桂城唇齿相连的凉宫城,这次是彻底收起了那点小心思,全心全意地援助余桂城,只是陆路援军被宗无颜堵住,接连损失三员大将,三场大败,眼睁睁看着宗无颜肆无忌惮地猛攻余桂城头,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凉宫城陆军已经被杀破了胆。

而在水路上,死域人已经成了气候,借助龙华城跟天水城战船,将余桂城此段离河水域完全封闭,凉宫城现在连边都挨不上,唯一能做的就是诱敌出击,可是死域人贼得狠,只是死命地攻击余桂城,对凉宫城水军的百般挑衅就只当没看见的,骂死不出军。

剩下的墨渊以及石化两城也算看清了形式,若是再向以前那样,只怕这哥俩被收拾了,接着就是自己了。

所以在余桂两家已发出求援,墨渊以及石化两城立即发兵,水军从上游而下,领军的还算是将才,没有直接跟死域人硬拼,而是制作了一大批小木船,船上用生牛皮包裹,里面藏有**,小船顺流而下,快接近死域人水军的时候,后面人用火箭将小船点燃,跟着“轰轰轰”得炸得不亦乐乎。

这一波下来,算是将死域人给打蒙了,围攻余桂城的死域人水军损失惨重,被迫后撤,算是暂时解了余桂城来自离河的威胁。

剩下就是陆路,只是宗无颜这个女人实在太猛,在鬼王谷那些黑袍怪物的帮助下,愣是一人抗住四城围攻而不落下风。

这是一个头疼的事情,凉宫城在她手上损失惨重,被杀了三员大将,剩下的那些自知不是对手,只能在物资跟兵力上对墨渊以及石化两城进行支援。

而墨渊跟石化两城,也没有拿得出手的高手,前后在宗无颜手上折了四五人后,也没有了后续之力。

正好双方都需要再补充,也就很有默契地都停了下来,开始下一轮地招兵买马了。

战局实时变动,也牵动了后面无数人的心,被对方斩落七八员大将,余桂城的危机始终不解,于是各种谣言四起,有说死域人那个使长矛的将领,身高三丈,宽也是三丈,完全就是一个人形怪物。

也有说四城联军,就是空有一个架子,其实一点本事都没有,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死域人一个个攻下。

谣言传来传去,传到最后,都说起了武月城的厉害,若是武月城不厉害,那个人形怪物怎么不去攻打武月城,而是跑到这里来耀武扬威?

其他人一听,也对啊,开始死域人是攻打武月城,但是打了几年都打不下来,只好转到这边来,那话怎么说的,柿子专挑软的捏就是这个意思了。

在武月城三场大捷的时候,这些人在后面牛皮吹上了天,说什么死域人就像一只爬虫,只要伸出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将他们碾城稀巴烂,武月城只不过占了地利,对付这样的爬虫还到处叫苦叫冤的,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现在拿这话再来看,这大嘴巴抽得。

张傲秋留下的庞大情报网,将这些动静第一时间传了回来,花倩笑看过后,第一次觉得张傲秋说的是对的,人顺则贱,逆则贵,若是当时按了自己的意愿第一时间支援天水城,只怕所有的重任都会派到自己身上,那时候接与不接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干脆也就不理了,让他们跟爬虫去斗。

人有时候不能太过善良,善良也是要分人的,遇见那些恶人,越是善良越是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所以遇强要更强,遇恶要更恶,遇见善人则比他更善。

不过这一切都是要看实力的,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