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一十六章 错综复杂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不信佛,虽然自打小就开始背诵佛经,而且被罚抄的佛经也是一摞一摞的。

佛讲究“因果”,讲究“轮回”,同时还有“报应”跟“慈悲为怀”。

但这些,对只有二十二岁的年轻人来说,很难引起共鸣,换句话说,就是没有那么丰富的人生感悟,体会不到佛法中的深意。

无极刀宗,其实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教派,不重招式,首重心法,认为大道要悟,而不是去练。

所以在刀宗,更多看到的是道家的影子,但其中又不排除佛教。

道家的根本思想是无为无不为,佛教的核心思想是三法印,也就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两者殊途同归,都包含了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任运随缘的意义。

只是佛经意简言骇,只是“意简”是“简”了,但很多都是晦涩难懂,在张傲秋小的时候,木灵跟他讲解佛经,每每都让他听得头昏脑涨,有一次张傲秋问过木灵:既然那些佛经让人向善,那为什么不写简单点?写得这么难懂,一般人就是想学佛也学不了啊。

结果因为这番话,挨了木灵一顿暴揍,理由就是其心不诚,不想着通过努力以证大道,而是想着怎么取巧走捷径。

不过直到现在,张傲秋每次想起这事,还是觉得自己想得好像没毛病啊。

而在此时,在他仰望星空的时候,脑中却涌起了无数关于因果报应的佛经,心中第一次感应到要一心向佛。

我一生未做过坏事,我所杀的都是该杀之人,所做的都是为了家国百姓,若果真有报应,就将她身上的报,应在我身上。

张傲秋在这星空下,一心想要找到代表夜无霜的那颗星星,因此灵觉在不知觉中不断延伸,渴望达到那可见却不可及的夜空。

就这样静静站了两个时辰,直到黎明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山峦照射到他眼中,人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而他不知道,就这两个时辰,却是另一个崭新的开始,为他跨过化境打下一个先期的准备。

自这以后,张傲秋养成了一个每晚观星的习惯,而他常去的那个位置,被后人命名为“观星台”。

张傲秋重重吐出一口浊气,跟着深吸一口,引导真气由慢到快运转三个周天后,转身进屋,开始第一次治疗。

先前跟独叟仔细聊过,关于如何重塑经脉,只有用他体内那绿色真气先将夜无霜体内残存的经脉捋顺,同时进行修补,然后在此基础上再来重塑。

人体经络内属于脏腑,外络与肢节,沟通于脏腑于体表之间,将人体脏腑主要器官联系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并借以行气血,营阴阳,使人体各部的功能活动得以保持协调和相对平衡。

而慕容轻狂的金针八法中辩证归经,寻经取穴,针刺补泻等,无不以经络为依据,故有“夫十二经脉者,人之所以生,病之所以成,人之所以治,病之所以起,学之所始,工之所止也。”

第一次武月城外与死域人大战,夜无霜为救杨月华,背后同样被偷袭过一次,那次经脉破而不碎,张傲秋替她修补的时候,已经将她体内经脉走势的细微区别都摸得一清二楚。

这也是因为那刻骨铭心的爱,只有这种爱,才会为对方做到无微不至!

第一缕真气透入夜无霜经脉内,张傲秋先是将其他完好经脉稳固住,就像砌房子一样,这些完好的经脉就是其基础,后面重塑的经脉则就是高层,只有基础稳固了,高层才有依附。

稳固经脉倒是简单,对破损的经脉进行修补虽然繁琐一点,但还有下爪的地方,最棘手的就是后面的经脉重塑。

一个月后,张傲秋将前面的事情做完,恰巧此时独叟知会过来,说是龙涎果已经快成熟了。

乾坤图虽然是绝密,但雪心玄等人也是知道的,而且现在也是非常时期,于是在紫竹轩外围被彻底封死的情况下,张傲秋让雪心玄、木灵、阿漓还有紫陌跟铁大可五人进入了乾坤图内。

雪心玄、木灵还有阿漓还是第一次进入乾坤图,满心惊异的同时,又是浓浓的敬畏。

夺天地之造化,鬼斧神工!

特别是雪心玄,在乾坤图内再次见到独叟,更是激动万分,虽然以前听夜无霜说起过,但现在亲眼所见,那种震撼又是完全不同。

而雪心玄心中有很多事,又找不到人倾吐,独叟做为圣教前辈高人,正好可以做为一个指路人,而且对于夜无霜的情况,雪心玄当真是束手无策,现在有了独叟,心中顿时感觉踏实一大半。

进来的五人负责采摘龙涎果,而阿漓则负责将这些采摘的龙涎果搅烂成汁,然后再过滤提纯,最后装坛放入刚搬运回来的万年寒冰床上。

龙涎果树虽然成片成片,但真正最后得到的汁水却也就三大坛,这样的数量,完全可以撑到下一批龙涎果成熟的时候。

而那些过滤出来的粗渣,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又被酝酿发酵,真应了张傲秋那句要酿造龙涎果酒的话。

雪心玄他们几个在乾坤图内忙碌的时候,张傲秋则将夜无霜体内经脉走向,详细地绘画成了图,对着图与独叟两人仔细推敲,最后决定从肺经开始,最后在心经结束。

第一批龙涎果汁制好后,紫陌跟阿漓则返回武月城,协助花倩笑等人,而雪心玄、木灵跟铁大可则留了下来,给张傲秋打下手,同时负责戒备紫竹轩。

龙涎果真不愧是天材地宝,其果汁虽然不能帮忙重塑经脉,但却能养神,温补,不仅对身体有好处,同时还能有助于修行跟修炼神识。

而夜无霜在连续服用龙涎果汁后,虽然人还是没有醒,但脸色已经开始变得红润,这相当于是将她踏入鬼门关的那一脚给拉了回来。

有了这样的迹象,让众人大松了口气,同时也有了更大的信心。

而在这段时间,死域人对天水城发动了更为猛烈的进攻,在其他各城漠视下,终于在又撑了十天后,被攻破城门。

天水城虽不是中原腹地,但过了天水,也算是进入了中原的门户,天水城破,给后面一连串的城镇带来莫大的压力。

而在天水城下游的余桂城,则即将成为死域人第二个攻夺的大城。

只要拿下天水,余桂跟凉宫这三城,那死域人才算真正立下了脚跟。

因为这三城,虽然同在离河边,但离河弯弯绕绕,因此三城所在位置并不是成一条直线,而是互为犄角,能攻能守。

只是可惜,中原三十六城如一盘散沙多年,不仅没有团结,反而互相戒备,在死域人攻打天水城的时候,只要余桂跟凉宫两城能真心协助,死域人可能连靠岸都难上难。

这样的局面,也恰恰被张傲秋算死了,人心就是如此,太久的和平,让人养成了惰性,而且贪得无厌,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哪怕战火快烧到自己门口了,心中还在想着让别人先顶一顶,大量消耗敌人实力后,自己再来就轻松多了。

而死域人在第一次试探性进攻的时候,就已经摸到了一些,第二次小部队地猛攻则是进一步试探,这两次进攻,将局面完全摸清楚后,才有后面第三次正式大规模进攻。

不过这些事,张傲秋并不知晓,而是被花倩笑拦了下来,拦下来后,也没有做其他事,而是老老实实按照张傲秋的吩咐,趁这个空隙,尽量强大自己,广占地盘,同时积极联系临花城云历,广交朋友。

这些事情,静观其变是最好,况且在没有大一统的权利中枢出现前,就算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力。

张傲秋一连静坐了五天,养得神清气足,开始第一次给夜无霜重塑经脉。

经脉在人体内实实在在存在,但却没有实体,对于普通人来说,经脉畅通则可以长命百岁,经脉堵塞或是断裂,则多病,除了这,其他方面就不存在了。

但对于修行人来说,经脉却是重中之重,它是真气运行的主要通道,并沟通于脏腑于体表之间,若是经脉不在,那就相当于废了修为。

在现行这种修为即为实力的天下,被废了修为,就相当于自己成了鱼肉,而别人则成了刀俎。

特别是像夜无霜现在的情况,因后背被大力震伤,带着周边内脏跟着受伤严重,若单纯用药物调理,可能连命都保不住,这时就需要自身的本命真元来修复。

而要想调动本命真元,则必须要有经脉,没有经脉,就像空有满山的宝物却没有路运出一样。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o58sfV'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