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零八章 扬眉吐气(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花连城一听,眼睛顿时一亮,凑过来道:“姐夫,你的意思是……?”

张傲秋拍了拍他肩膀道:“以前怎么受得气,这次就怎么讨回来,这次让你去,就不是准备去谈判的,而就是去当大爷的。”

花连城听了,眼睛立即发起光来,先是一脸崇拜地看了张傲秋一下,嘴巴张了张,又忍了回去,“呃”了一声道:“姐夫,这个……,你说的当大爷,应该怎么个当法?”

张傲秋一听,就知道这家伙肚里打着什么算盘,这小子是想让自己当着花倩笑的面说出个道道来,要是以后他把事情办严重了,那自己就是挡箭牌了。

不过从花倩笑白向花连城的眼神,就知道这美人儿也是听明白了,当即呵呵一笑道:“连城,既然是我吩咐你干的,就不要有什么顾及,这会大爷该怎么当,你明白了?”

花连城听了,立即喜笑颜开地一连点头,张傲秋见了却是警告道:“不过若是你当大爷当得被别人揍了,那你回来后我就再揍你一遍,不过要是你把别人揍了,嘿嘿。”

花倩笑一听,不由眉头深皱,担忧地看了张傲秋一眼,不过花连城却不管这些,胸脯拍得啪啪响,大声道:“姐夫,绝不给你丢脸。”

说完起身就要出门,张傲秋在后面却一把拉住道:“等会,你出发的时候,将阿陌跟老铁也带上。”

花连城一听,右拳狠狠砸在左掌上,大声应了一声道:“好咧。”

紫陌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自己亲爱的姐夫明明知道,还让自己叫上他,那岂不是就是让自己放开手脚干么?

而且紫陌跟铁大可,那在姐夫心里,地位跟自己阿姐她们差不多重,要是这两个有什么事,嘿嘿,估计还不真用麻烦死域人出手了。

一想到这里,花连城心头就一阵阵舒畅,忍不住扬天哈哈大笑,你们那些龟儿子,以前欺负老子,现在你们都给老子等着。

等花连城离开后,花倩笑脸上忧色更重,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道:“连城早前因为这事憋了一肚子火,现在你这样纵容他去,只怕……。”

张傲秋听了,心头暗叹一声,花倩笑虽然是一个出色的城主,但心太善良,还是不够狠,最多也就是当个城主,连个枭雄都算不上。

但一个女人,在这样的环境下,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就很了不起了。

想到这里,张傲秋缓步走过去,挨着花倩笑坐下,右手搂着她***,柔声道:“你在担心什么?”

花倩笑将头靠在张傲秋肩膀上,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我的性格,若是为了我自己,说什么我也不会去迁就他们,但现在涉及的众多无辜老百姓,死域人大军压境,不日就会渡过离水,现在要的不是意气之争,而是要精诚团结,一致对外了。”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道:“倩笑,你说的很对。不过我却问你一句,你想要精诚团结,其他人会这样想么?”

花倩笑闻言抬起头来,皱眉看了张傲秋一眼,却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张傲秋见了,左手抬起,轻轻拂过花倩笑脸颊,跟着道:“武月城以前独抗外族,连城几次前往求援,都被拒绝,在他们心里,已经给武月城一个定位,就是犹如乞丐,在他们这样的心理下,若我们再委曲求全,他们只会更加得寸进尺,提出更多无理的要求,那时候你是拒绝还是答应了?”

花倩笑听完,张嘴道:“我……。”

张傲秋静静地望着她,等她把话说完,可是花倩笑“我”了半天,最后还是一声叹息,低头不语。

张傲秋跟着道:“既然你无语反对,那我刚才所说的至少有一定的可能性,那既然这样,若我们反过来,让连城在那里牛气冲天地大闹一场,他们当时可能很生气,但事后一定都会想,武月城到底有什么底气,居然敢如此嚣张的得罪天下大部分城主?

我们三场大捷,他们离河惨败,这都是铁一样的事实,其他身处内陆的城主,自然会有比较,这个比较就是,一旦战争开始,到底要站在哪一边,你也是带兵的人,应该知道,一支军队,若是出现上令不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以其等着以后被别人擒住手腕,不如现在就将他们剃掉,这就是长痛不如短痛。”

花倩笑听完,细想了一会,最后才缓缓点了点头,跟着却又叹息一声道:“可那些守城的军士……。”

张傲秋听了,一把打断道:“你若可怜他们,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死域人渡过离河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攻打龙华城。”

花倩笑一听,断然否决道:“不行,现在的军力根本应付不了如此大规模的攻城战。”

说完转头看向张傲秋,却见后者正一脸玩味地望着她,当即心头一阵明悟,将头埋进张傲秋怀里,不再言语。

张傲秋抚摸着她满头的秀发,跟着道:“一旦战争开始,前期必然是很残酷的,不过你不要担心,要不了多久局势就会翻转,因为这其中有一个最大的制约因数,那就是死域人兵力不足。

他们走海路到龙华城,十万大军能留下六七万已经是很不错了,同样还有物资,像这样的战争消耗,任谁都受不了,所以你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牢牢守住武月城,因为一旦武月城破,死域人没有离河阻拦,就可以直入中原,那时候半壁江山就指日可待了。”

花倩笑直起身子“嗯”了一声,张傲秋见她依旧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将其一把抱过来,先是亲了亲花倩笑吹弹可破的脸颊,然后道:“其他的你不要操心,你就当不知道好了。”

花倩笑身子在张傲秋怀里扭动了两下,此时她只感觉内心深处一阵疲惫,眼睛一闭,偎依在怀里居然睡着了。

三日后,天下三十六城时隔多年后再一次重聚在一起。

不过这次重聚,场上的气氛却是异常凝重。

会议地点选在一个山庄内,三十六家围着一个大桌坐下,其他的随从则分坐在后面。

由于这次是召开关于对付死域人的大会,所以包括云历都是亲自赶了过来。

见到紫陌跟铁大可,自然是一番叙旧,好一阵后,会场上才安静下来。

因为是圆桌,倒还真分不出个主次来,花连城本想在这上面一来就挑刺的,不过最后还是忍了口气,在伺女的带领下,坐在了自己位置上。

而恰好坐在花连城对面的,就是天水、余桂、墨渊、凉宫以及石化这沿着离河的五大重城城主。

同时这五个城主,也都是花连城当年曾经去搬过救兵,结果被嬉笑一通,铩羽而归的五人。

这次再见,对花连城来说,当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坐下就挑衅地看着对面五人,脸色阴沉,一脸冷笑。

这五人就是上次离河大败的五家联军主事人,只是那场大败,让他们几个不仅损失惨重,而且在天下人面前颜面尽失。

而且那场大败,败得实在太过惨烈,在他们五人心中已经落下了巨大的阴影,现在死域人又加大兵力集结,不日就会渡过离水,为了保住自己祖业,迫不得已下,才低声下气地组织召开这个大会。

本来就心情不爽,现在又被花连城这样像看贼似的看着,心头更是怒火中烧,但碍于大局,又只好忍着,不过双方也是跟斗鸡似的,目光在空中就能撞出火花来。

其他城城主也看出了其中端倪,都坐得离桌子远远的,只有云历跟秦懿童坐在了花连城旁边。

花连城对云历跟秦懿童拱了拱手,笑着攀谈了几句。

闲聊完毕后,场上安静下来,对面天水城城主开口道:“今日召集天下三十六城城主过来,是想跟大家……。”

话还没说完,就被花连城懒洋洋地打断,不屑道:“一群败军之将,有什么资格召集天下三十六城城主?”

凉宫城城主在旁却是阴阴一笑道:“我们没有资格,难道就你武月城就有资格么?”

花连城一听这话,用力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先是对其他人行了四方礼,然后道:“我武月城有没有这个资格先两说,但武月城凭借一城之力,在其他各位城主的鼎力支援下,独抗死域人这么多年,而且今年接连三场大捷,打得死域人再不敢在武月城登陆,而选择龙华城。

你们几个,躲在后面看了这么多年戏,这次五家联军攻打龙华城,还他妈是偷袭,还是半夜偷袭,居然被人家干得尸漂百里,据说连离河的水都被鲜血染红了,五万大军就被你们几个白痴给葬送了,你他妈还好意思问老子有没有资格?怎么,打不赢死域人,就厚着脸皮来求人了?”

对面五人听完气得脸色煞白,花连城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当着这么多人面再一次用这事打脸,当真是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