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一十五章 一线生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独叟这话,让张傲秋不由大松口气,只要能先保住夜无霜性命,也算是成功一半了。

这样的心境,同时反应到外身,周边众人只觉房内突然压力一轻,再看张傲秋时,已明显没有刚才那种不知所措的焦虑,显得轻松了很多。

很显然是张傲秋找到怎么医治夜无霜的法子,所有人不由跟着心情一松,而雪心玄跟阿漓却是泪水滚滚而下。

独叟叹了口气接着道:“不知道是不是霜丫头命中有此一劫,还好你小子争气,前面寻回了龙涎果树跟乾坤图,以龙涎果汁来续命,天下只怕就你一人能办到了。”

张傲秋对独叟这些感叹不感兴趣,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如何尽快将夜无霜救回来,独叟刚才说了那么大一通,听在他耳里,也就跟废话差不多。

独叟见张傲秋不说话,顿了一下道:“你等会看下霜丫头后背,看是否有淤血,若是有,先将她淤血清干,然后找一个清净的位置,安心给她疗伤。”

张傲秋听了“嗯”了一声,转头对雪心玄道:“霜儿后背淤血可有清除?”

雪心玄摇了摇头道:“她伤势太重,我不敢轻易动手。”

张傲秋松开夜无霜小手,微一点头,起身沉声道:“城主府环境太吵,等会将霜儿送到紫竹轩,让圣教高手将紫竹轩封锁起来,没有什么大事不要打搅我,若确实有事,就让阿漓过来。”

说完顿了顿,转头望向木灵道:“师父,麻烦你回刀宗一趟,将刀宗的万年寒冰床带过来。”

木灵闻言,点了点头道:“此等小事,为师立即去办。”

张傲秋“嗯”了一声,转眼看到眼泪滚滚的阿漓,抬手将她脸上泪珠擦掉,笑了笑道:“不要哭,师兄一定将你霜儿妹子带回来。”

想了想跟着又吩咐道:“若阿陌回来,让他不要乱跑,我还有事让他跟老铁去做。”

阿漓听了,郑重点了点道:“我记下了。”

张傲秋也是一点头,转身往外,经过一身戎装,额带玉带的花倩笑身旁时停了一停,双眼闪过无尽的杀机,沉声道:“通知五妹,落梅镇所有难民,一律采用连坐制,同时彻查落梅镇所有人,圣教及各大门派高手任由你调遣,能找到凶手当然最好,找不到也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花倩笑点头应了一声,张傲秋看她眼圈发黑,显然这段时间一直没有休息,心中暗叹口气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这段时间我不在,你跟五妹也要好好保重自己。”

花倩笑此时确实是心生内疚,先不说跟夜无霜的情意,就说在她排毒的那段时间,若不是夜无霜鼎力支持,只怕张傲秋还真不敢如此放手而为。

张傲秋以后是自己的夫君,他的救命之恩算是以身相还,但对于夜无霜的这份情意,确是无处可还。

而现在夜无霜又在自己管辖地盘内被如此重伤,对花倩笑来说更是难辞其咎。

但张傲秋如此说,显然是在宽她的心,显示没有怪她的意思,只觉心中一暖,跟着沉声道:“我知道,你放心。”

而夜无霜受伤的地方,正是在落梅镇,因为现在的落梅镇,正是龙蛇混杂,张傲秋就算不问,也知道只有那个地方,能够偷袭夜无霜。

毕竟夜无霜也是玄境高手修为,没有特定的环境,想要轻易套住她,也不是那么容易。

而对于落梅镇,花倩笑亲派大军戒严,现在花连城、房五妹还有铁大可就已经在挨家挨户严查,任何有可疑的人,一律抓捕。

本来那天夜无霜也没准备去落梅镇,只是现在圣教弟子大量调动,而且张傲秋也需要一批自己人装扮城难民混入落梅镇,以防鬼王谷的人浑水摸鱼。

夜无霜做为圣女,倒没有必要亲自去做这样的小事,只是这事是张傲秋交代,所以临时决定自己亲自去一趟。

但期间又各种事多,一拖也就拖到了傍晚,夜无霜简单用过晚餐后,就直接孤身前往落梅镇。

找到房五妹后,将来意说了一遍,夜无霜提议先到落梅镇各地踩踩点,找一些合适的理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圣教那些高手安插进去。

房五妹对这当然是无比赞同,有了这些暗手,自己就能更加准确把控落梅镇,到时候只要明暗两条线全部发动起来,那落梅镇哪怕就是掉了片树叶,自己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张家那十八护卫分开的一半人手,已按张傲秋命令早早赶到,贴身保护房五妹。

两女被环在中间,走到一个岔道口的时候,左边突然人影一闪,那人影闪过甚是迅捷,夜无霜在这帮人中修为最高,所以第一个发觉,当即招呼一声,腾身就要去追。

而就在夜无霜身子腾起越过下面众人的那一刹那,后面突然一条人影闪过,一掌拍向其后背。

夜无霜可没有张傲秋经脉逆行的本事,此时身在空中,无法借力,万急中身形借先前真气猛地往前一窜,而此时下面的房五妹跟着叱咤一声,腰间长鞭瞬间往后面那人倒卷过来。

只是她灵境期的修为,毕竟还是差了些,那人在鞭头一点,内力传来,房五妹闷哼一声,身形不由自主往后急退。

那九个护卫反应也是迅速,四个留在下面护着房五妹,另五个原地拔起,只想在那人接触到夜无霜之前,将其拦下。

可是毕竟是晚了一步,那人以有心算无心,在此处下手,早已根据地形布下后招。

夜无霜鬼魅身法瞬间提到极限,只是苦于这一瞬间没有借力地方,不能尽快在空中转折,若是还能延迟两个呼吸时间,那局势就完全可以反过来。

但那人精心准备那么长时间,自然将所有可能都考虑到,加上他自身修为本就高出夜无霜一大截,此时更不会让夜无霜逃脱。

点开房五妹的长鞭,在那五个护卫还没近身前,身形借那一点之力,蓦然加速,右掌狠狠拍在了夜无霜后背上。

夜无霜应掌一口鲜血喷出,身子犹如木桩一般往前翻滚。

房五妹一见,一个翻身,长鞭一带,卷住夜无霜腰肢,轻轻一带,跟着身形跃起,将夜无霜抱在了怀里。

而偷袭的那人,此时早已趁乱离开了。

这其中,幸好有房五妹长鞭挡了一挡,同时也是夜无霜自己反应快,身形加快,同时又有莽皮背心隔了一下,化去了几层力道,不然就那一掌,就可以让她当场毙命。

不过能够如此重伤夜无霜的,哪怕只是在偷袭的情况下,此人修为应该跟先前那黑袍老怪物差不多,也就是说,这又是一个大人物。

张傲秋现行回紫竹轩,好好淋浴更衣后,找到一处草地,盘膝坐下,开始打坐调息。

而夜无霜则由雪心玄亲自安排护送。

独叟不待张傲秋吩咐,精神力透出,跟山林草木灵气进行交换,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灵气就将其丹田跟识海完全补满。

张傲秋又坐了四五个时辰,待太极圆环将新纳入的灵气炼化好后,才起身回去。

回到紫竹轩,阿漓已经准备好金针,而夜无霜上衣已被除去,露出后面光洁的后背。

只是在后背中间,赫然一个乌黑的掌印,张傲秋伸出右手比了比,这掌印比自己的手掌还要大上一圈,看来是一个在用掌上浸淫多年的高手。

张傲秋比划了一下,心中已有底,伸手接过阿漓递过来的金针,分别插入夜无霜后背八处大穴。

经过给花倩笑逼毒以后,像这样的清淤逼毒,对于张傲秋来说,还真是小菜一碟,况且现在还有金针辅助。

不到一刻钟,夜无霜后背那乌黑的掌印就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慢慢变淡。

张傲秋小心拔出金针,对雪心玄微一点头,然后退出房间。

一顿饭功夫后,阿漓抱着被淤血染污的床单出来,见张傲秋独自一人,背着双手站在院内仰头望天。

人还是那个人,背影依旧那么熟悉,只是在这空间里,这背影却显得那么的伤悲跟落寞。

阿漓看了心头一酸,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上前几步,走到张傲秋身边小声道:“秋大哥,已经清理完了。”

张傲秋闻言也不回话,只是微微一点头,依旧仰头望着天上的繁星。

今晚的夜色真的很好,无尽的星星,犹如闪着光亮的珠宝,镶嵌在后面漆黑的天幕上。

曾有人说,世上每个人都对应着天上一颗星星,若是这人不在了,对应的星星也就会隐没不见。

只是自己,霜儿,还有自己周围这一群人,对应的星星又在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