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零六章 立威(下)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但现在求饶已经晚了,房五妹手中长鞭,一鞭又一鞭,不到六鞭,那人就被活活抽死了。

周围百姓看了,不由倒吸口凉气,这还是那个平日里笑脸如花的女娃子么?

而剩下被吊着的九个,此时更是浑身发抖,前面那个虽然只挨了六七鞭,但此时全身血肉绽开,已经没个人样了,没想到这小娘们下手这么狠啊。

房五妹此时却是缓缓转身,看着下面黑压压的老百姓,朗声道:“这些人仗势欺人,并企图杀人,侮辱民女,这事很多乡亲都是亲眼所见,若是让这些人再长期呆下去,受苦的就是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你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做?”

郑老头先前早跟过来,站在最内侧,看着房五妹将带头那人鞭死,心中只觉无比痛快,此时听房五妹说起,立即高举右手,大声回道:“杀了他们。”

旁边的百姓早就受够了这些人的气,只是他们一直被威胁,所以知道但又不敢说,现在见有郑老头带头,也跟着喊道:“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房五妹等民怨完全调动起来,双手缓缓扬起,下面立即沉寂下来。

房五妹跟着道:“不错,死域人侵占我们家园,我们好不容易活着走到这里,却又要受自己人的欺凌,他们这些人若是真有血性,就应该跟死域人去拼命,而不是躲在后方欺负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顿了顿接着道:“今日,我房五妹就在这说清楚,如果在这落梅镇,还有谁敢如此狂妄大胆,目无王法,他们这十人就是榜样。

而且我再说一遍,王法有,而且一直都在,只是看我们愿不愿意去维护它,若我们遇事只知道忍让,躲避,那就会给一些心生歹意的人,就像这十人一样,让他们觉得我们都很好欺负,这样的放纵,最终害得还是我们自己。”

这番话说完,下面好些人都不由自主低下了头,房五妹见了也就到此为止,转身指着上面吊着的其中一人,森然道:“将他放下来。”

话音一落,旁边就有人上前,将房五妹指的那人放了下来,柳儿上前就是一脚,将那人踢翻在地,然后右手将其下颚一扭将其卸掉,那人嘴巴立即张得老大,一动不能动。

跟着冷笑一声,摸出一把随身带着的钳子,夹住那人其中一颗牙齿,慢慢往外拔。

所谓牙疼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说的就是牙神经最是敏感,柳儿现在这么慢慢硬拔,那简直就是要了人命,只痛得那人惨叫不已,但身子又动弹不得。

好不容易一颗牙齿拔了下来,那人已经是满口鲜血,痛得眼泪狂流。

房五妹笑盈盈地在旁看着,半响后才一挥手道:“今日到此为止,大家都散了吧。”

以后的日子,这些吊着的人,每天都会被拔一颗牙齿,抡鞭子的事,则由房五妹亲自动手,有些扛不住而死翘翘的,也不放下来,就一直在那里吊着。

于是每天早上的惨叫声,会准时在落梅镇街头响起,就像起床号一样。

现在已经是盛夏了,吊着的尸体没多久就开始腐烂变臭,闻之欲呕,但房五妹却像闻不到似的,那些在旁边吊着的剩下几人,每天依旧一人一鞭。

在后来,房五妹将落梅镇分成了十个区,每个区一个负责人,这个负责人,专门找那些一脸横肉,犯过事,只知道欺负老实人的那些恶人。

找到那些人以后,就在那些十个吊着的尸体前面摆了一张桌子,先将她自己的想法一一说了一遍,然后让每个负责人再重复一遍,直到他们都记下为止。

这以后,房五妹每天早上都会在那张桌子后面坐一会,那十个区的负责人则将一天的事情挨个一一汇报,对做的好的,房五妹则给予奖励,对于那些不上心的,则直接赏鞭子。

这样再一段时间后,落梅镇已经做到了路不拾遗,更无打架斗殴,同时房五妹时不时展现她的亲和力,到那些确实困难的家庭慰问一下。

时间长了,落梅镇的人都知道了,对于坏人,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娃子会毫不手软收拾他,但对于循规蹈矩的普通人,则是和颜善目。

再以后,房五妹就完全成为了落梅镇所有人心中的领头人,这个女娃子,让他们在异乡重新有了家的温暖,因此房五妹被他们尊称为“五姑奶奶”。

将这些人收拢并掌握在自己手里,这对于以后反攻龙华城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其实房五妹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张傲秋一直都在暗处看着,一来是看房五妹是不是会按自己的想法往前走,二来也担心会有死域人高手潜过来,伤了她。

后面房五妹的做法,让他也放下心来,对于像这样混乱环境下的老百姓,若是一味的迁就,就会让他们变得贪得无厌,领头的也会威信全无。

人心本就如此,顺者贱,逆者贵,所以必须要恩威并施。

其实这个道理房五妹也知道,但她就是缺一个突破口,张傲秋跟那帮孩子疯玩,就是要从他们口中套出这个突破口,然后送给房五妹来立威。

有些事情,大人说出来也许会有所顾忌,但小孩子却不一样,即使大人有所交代,但孩子城府毕竟不深,有意引导下,就会不自觉地说出一些宝贵的东西。

而那十人就是一直要找的突破口,用这十条人命来立威,后面的事情也就顺其自然了。

等房五妹完全掌控了落梅镇,张傲秋则安排了一些玄境高手暗中保护她,自己的人能潜入死域人掌控的龙华城,又怎么知道死域人就不会潜过来?

特别是那些鬼王谷的人,中原话说的溜溜转,要想诚心潜过来,只要装成是难民就可以了。

张傲秋有这个想法,但却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这一个疏忽,后来差点要了夜无霜的小命,不过也因为这,导致张傲秋勘破天道,修为一举进入化境,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同时张傲秋还交代给房五妹另外一个任务,那就是将龙华城前任城主的谣言传播出去,大意就是:龙华城之所以破,是因为死域人有鬼神相助,而鬼神之所以会帮助死域人这些外族人,就是因为前任龙华城城主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坏事,而且龙华城破了以后,他只顾着自己逃命,根本不在乎老百姓的死活,所以以后不管能不能收复龙华城,这人都不能再做城主了。

同时每隔一段时间,就将落梅镇的人聚集起来,跟他们说说龙华城现在的情况,在说这些情况的时候,就不时提一下有一个叫花连城的将军,说一下他是如何的大智大勇,如何体恤民情,爱护下属,如何率领勇敢的士兵,为了帮我们收复家园,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

其实龙华城破,就有很多关于鬼奴的谣言,这些谣言首先从那些侥幸未死的龙华城士兵口中传出,黑袍人动用鬼奴也是事实,只是普通老百姓就不知道那些阴风阵阵的鬼魂是从哪里来的。

而且鬼神本就是人心中最敬畏的,就算是你告诉他们,这些鬼奴是有人操控的,他们只怕会抡巴掌抽你。

同时在老百姓心中,提前植入花连城高大英勇的形象,也为以后能顺利拿下龙华城城主之位打下伏笔。

欧阳雪怡是安排好了,剩下的夜无霜则干脆就搬到武月城跟雪心玄一起住。

这师徒两个,现在修为相隔也差不了多少了,两人在一起,正好互相切磋,因为她们的武功心法同根同源,自然能更好找出优缺点。

而在这其中,又有另一个小插曲,就是杨月华自见过张傲秋元神后,心中一直不服气,这才多大的小屁孩子,居然就比我还厉害了?

不行,这个要比一场。

后来张傲秋被逼得没办法,也就跟杨月华比了一场,不过这一场却是只守不攻。

杨月华也是不客气,既然你不攻,那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只是没想到,杨月华如穿花蝴蝶般放开了手攻,但却始终不能进对方三尺之地,而且张傲秋的防守根本就没有什么招式,往往根据形势而变,天马行空,旁边的几人看他的守势,竟然有种在武学上豁然开朗的感觉。

最后杨月华攻了一百多招,寸功未建,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打下去,干脆停下来,直接认输。

在旁边观战的卫婉月,更是看得目瞪口呆,脑袋一时转不过弯来,杨月华的轻功跟“追月剑法”自己始终未能掌握其精髓,但就算这样,在一众师姐妹中,也是出类拔萃。

可现在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子,居然能轻松挡下师父全力进攻,以不攻破攻,逼其认输,这还是人么?

等杨月华收试,卫婉月则诚心请张傲秋指点一二,因为卫婉月毕竟是同辈,而且还是圣教后起之秀,所以张傲秋也是真心指点,在比试中,守三招,攻一招。

但每次守都能掐断对方攻势,每次攻又能直抵其破绽,刀招快捷,但又交代的清清楚楚。

这样一连十次后,卫婉月才收手,诚心致谢,同时心中也知道,自己跟对方在修为上的差距,已经不是努力所能弥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