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一十四章 死中求活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茫然站在屋顶上,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所有跟她在一起的过往却不由分踏而至:第一次见面山林,纤手递过的玉牌;自己几次冒险,等待着的那张焦急哭泣的小脸;站在如雪的梅花下,花落间回头侧目一笑……。

而现在,这个娇笑知人的爱人,就要永远离开自己了?

这股情绪千折万转,越积越浓,很快就转化为一股无法谒制的愤怒,忍不住扬天一声悲啸,是谁?是谁敢伤她?老子要让你碎尸万段,鸡犬不留啊!

悲啸一阵比一阵高亢,啸声中掩饰不住疯狂的愤怒,无尽的悲凉跟强烈的悔恨、自责,若是当时灵觉一感觉不妥就立即赶回来陪在她身边,那岂不是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天下、黎民、千秋大业,若没有了她,一切都是空,都是空啊!

房间内脸色沉凝的一众人,一听到啸声,立即转向门外,但啸声中那种撕心裂肺,又让人不知该如何面对。

片刻后啸声一落,一身黑衣的张傲秋出现在院内,双眼望向站在门口的雪心玄等人,眼神中带着询问跟那最后一丝骥希。

但看到却是一双双沉默、悲伤的眼神,张傲秋最后一丝希望泯灭,先前用真气刻意压制的情绪彻底奔溃,带着真气开始涣散,一股杂乱无章的杀气透体而出,三尺之内犹如狂风卷起,长发飘舞,衣衫咧咧作响。

张傲秋带着这样人形狂风,向门口迈步而去,这样充盈的杀气,让站在门口的众人,即便是雪心玄这样的修为,都不由自主闪往一边。

渐渐接近大门,旁边人影一闪,却是木灵一脸平静堵在了门口。

疯狂的杀气席卷,顿时将木灵外衣拉扯成碎布,后面雪心玄一见,悲呼一声道:“阿秋,快停手,他是你师父啊。”

张傲秋听到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已经开始血红的双眼本能往前望去,看到一身破碎青衣的木灵,顿时心灵深处一股柔和冒起,将心底无尽的狂怒压制住。

木灵望着面前的张傲秋,心底不由一痛,但却声音无比平静道:“阿秋,若你不能平息你现在的情绪,就不要进这扇门。”

张傲秋先前基本上已经屏蔽了六识,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在这略微清醒的片刻,缓缓提起的右脚不由一顿,稍稍内视一下,不由大吃一惊,此时体内真气四散翻滚,在经脉内横冲直撞。

还好张傲秋周身经脉时刻被绿色真气温养,坚韧无比,不然经脉一破,那时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没有办法了。

张傲秋心神立即沉浸下来,以自己的意识作为主导,收拢四散翻涌的真气,将其重新纳入经脉中。

还好之前识海里的独叟一见不对,立即让太极圆环狂吸识海内的神识,尽量减少作乱的真气。

但没有了识海,张傲秋丹田真气依旧雄厚,因此即便是独叟立即反应,但还是差点真气岔道,走火入魔。

独叟看着慢慢纳入正轨的真气,一连念了好几声“阿弥陀佛”,然后才将吸入太极圆环的神识缓慢吐出,随着真气重新开始运转。

在得知夜无霜情况后,张傲秋情绪变化太快,独叟想要在旁劝解一下都来不及,还好在张傲秋内心深处,木灵代表着威严跟希望,一下将其本质拉回,不然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这样的半步化境高手,一旦入了魔障,那以后的天下,就真不知道会成为什么样子了?

张傲秋站立片刻,眼神渐渐变得清明,绕体的杀气也缓缓收了回去。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像刚才那样进屋后会做什么,会发生什么,在他当时的意识里,就是想接近夜无霜,想要知道是谁害了她。

张傲秋真气运行三周天后,人彻底平静下来,望着木灵微一点头,木灵见了,这才身子一侧,让他进屋。

雪心玄心有余悸地跟在后面,先是询问的眼神看了木灵一眼,见后者虽然衣衫破烂,但却未见鲜血流出,不由暗自松了口气。

自己的宝贝徒儿已经这样了,可不能再添其他事端了。

进了屋,张傲秋一眼就看见平躺着在床上,脸色煞白,眼睛紧闭的夜无霜。

先前在神识里看得清楚,但即便有了心理准备,在夜无霜的俏脸映入眼帘的那一刻,张傲秋依旧差点把持不住,连忙深吸口气,将那种隐隐又要冒起的狂躁压制下去。

就这么顿了顿,却让后面一众人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在场的可都是修行高手,知道像这样巨大的情绪波动是可一不可二,若是反复刺激,十有八九要糟糕。

还好张傲秋只是停了停,跟着走到床边,缓缓坐在床头的矮凳上。

雪心玄见了,上前一步,将夜无霜小手从薄被里牵出。

张傲秋眼神落在那苍白如死人的小手上,身子忍不住开始微微颤抖,本已伸出准备开始把脉的右手,更是抖个不停。

雪心玄看在眼里,眼眶蓦然一红,心中顿时痛如刀绞。

后面的木灵见了,上前两步,右手搭在张傲秋肩膀上,低声念道:“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虚空甯宓、浑然无物。无有相生、难以相成。份与物忘、同乎混涅。天地无涯、万物齐一。飞花落叶、虚怀若谷。千般烦忧、才下心头。即展眉头、灵台清幽。心无挂碍、意无所执。解心释神、莫然无魂。水流心不惊、云在意具迟。一心不赘物、古今自逍遥。”

道家“静心咒”,又名“静心决”,讲究静全由心生,亦即“静,以不动制万动。静,心则清,体则凉。喜、怒、哀、惊、乱、静全由心生。”。

众生皆烦恼,烦恼皆苦。烦恼皆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有形者,生于无形,无能生有,有归于无,即境由心生。

张傲秋自小顽劣,就没有认真坐下来的一刻,不是上山抓兔子,就是下河去捞鱼,木灵为了让他能够静心下来好好修行,特意跟他一起每天念诵此“静心咒”。

可以说这段文字,已深深融入张傲秋血液里,不管木灵念到什么地方,都能很自然跟着念下去。

木灵念了三遍后,张傲秋自己跟了上来,师徒二人低沉念诵声在屋内回荡,仿佛有一层魔力一般,带着周边的人心也慢慢静下来。

一顿饭功夫后,张傲秋抬手轻轻拍了拍搭在自己肩膀上木灵的手背,意思自己已经恢复过来。

木灵见了,这才轻轻抽回手,悄悄退后几步,跟其他人站在一起。

张傲秋再深吸口气,只当此时躺在旁边的玉人就是旁人一般,缓缓伸出右手,搭在夜无霜冰冷的手腕上。

一缕真气透入,即便是张傲秋做好了万一的心里准备,但此时依旧不由升起一阵悲凉。

夜无霜体内经脉,特别是后背一块,已经寸寸碎裂,根本连修补的可能都没有。

若不是雪心玄及时喂入圣教的“还魂丹”,护住其心脉,不然按这样的伤势,恐怕早就香消玉损了。

虽然传说中,“还魂丹”能肉白骨,起死人,但那毕竟只是传说,不过这“还魂丹”能够在夜无霜这样严重的伤势下,将她一口气吊住,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张傲秋真气在夜无霜体内细细游走,一个时辰后,算是彻底摸清了情况。

只是这样的情况,即便他医术如神,但也是束手无策。

张傲秋此时想尽所有学过的医书跟慕容轻狂的教导,但都没有一个能解决的法子,心中即焦急又无助,不由急火攻心,忍不住张嘴一口鲜血喷出。

血星点点,印在床帐、薄被上,此时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后面众人一见,心不由高高悬起,但又不敢打搅,只能强自忍住。

阿漓眼泪婆娑,眼巴巴地望着张傲秋坐得笔直的背影,只恨自己无能,竟一点忙都帮不上。

只是这口血吐出后,张傲秋反倒觉得心头畅快了一些,心思再次沉凝下来,继续苦苦思索。

好半天后,张傲秋无能为力地在心底问道:“老爷子,霜儿这种情况,你可有什么办法?”

独叟闻言,却是半天不语,正当张傲秋感到绝望的时候,独叟突然道:“霜丫头这样的情况,按常理来说是没救了,不过若是你能跟她重塑经脉,将其丹田连接起来,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张傲秋听了,心头又是一沉,重塑经脉,说得可是简单,但要做起来,又是何等艰难?

独叟见张傲秋不答,也知道这里面的难度,跟着道:“等下一批龙涎果成熟,你将其汁水挤出,用寒冰镇住,以后每天都给霜丫头喂龙涎果汁,这至少可以保住她性命,只要能腾出时间,我们再一起来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