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一十三章 命悬一线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而还没等他稳住下坠的身子,对方又是三根箭矢跟过来。

那人此时当真是亡魂大冒,在这样黑暗环境中,对方这三箭是如何这么精准地找到自己的?要知道周围可是树林密集,藤蔓丛生。

这三箭蛮横地穿过重重阻碍,一根直抵其胸口,而另外两根则将其下降的空间完全封死,把握的毫厘不差。

只是那人现在身在空中,先前一口真气逃命用尽,此时正处于旧力用尽,新力未生的一刹那,实在是在无力抵挡。

在此性命相关的时刻,那人奋力挑开胸口那根犹如奔雷般的长箭,只听“叮”得一声,手中长刀应声脱手,跟着“噗噗”两声,剩下两箭直接穿透其胸腹,带着一大蓬血雨消失在身后的树林不见。

那人一口鲜血喷出,人在空中,身子一软,“啪”地一声重重摔下,其中又不知压断了多少树枝。

张傲秋的箭矢,却不仅仅只招呼这一个,右手如划过一道残影,前面一弓射完,跟着又是满弦,将奔下来的几个高手完全压制住。

而当先第一人被射杀地那一短暂时间,为后面几人腾出了些许时间,各自迅速找到躲避点,将身子隐伏下来。

而让他们绝望的是,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对方的箭矢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哪怕只是探出头,立即就会招来呼啸而至的箭矢狙击。

城头上的死域人这时才反应过来,跟着漫天的箭矢往张傲秋这边射过来,其中城头那些强弩威胁最大,射程完全可以跨过如此宽阔的空间。

只是没有精确的指示,看似射击的欢快,但却没有一个能近身三尺的。

虽然如此,张傲秋还是带着紫陌立即撤离到下一个射击点,从另一个角度,专门射击城头那些强弩,一时城墙上哀嚎遍野。

一连换了五个射击点,大闹一晚上后,久违的黎明又开始普照这一片杀戮的天地。

回到驻地后,张傲秋找来欧阳雪怡,让她将人手安排一半回武月城,虽然现在有张家、圣教,还有那五大门派共同构建的情报网,但张傲秋依旧觉得消息传递不够快,不够及时。

所以张傲秋想在以他为中心,所到地方都能形成一个辐射的情报网。

而且现在的情况,就他跟紫陌两人也就够了,放这么多人在这里,反而是一种浪费。

昨晚虽然没有面对面动手,但要精准控制箭矢射击方向,同样也是需要大量消耗精气神,因此张傲秋一吩咐完,立即就开始打坐调息。

此处深山,灵气最是充足,也是调息的好地方。

只是没想到的是,再张傲秋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又是七天后了。

刚一睁眼,就看见一脸怨气的紫陌,正来回在自己前面走来走去。

一看张傲秋醒过来,紫陌顿时凑过来一连地埋怨道:“我说秋哥,你打坐调息能不能悠着点,养养神也就可以了,不要动不动一坐就是七八天的。”

张傲秋见了,脑袋一偏,越过紫陌肩膀往后看过去,却见后面的欧阳雪怡正撇着嘴,一脸的偷笑,心里顿时有了数,摇了摇头道:“紫大师,你着什么急啊,你以为我这几天就是这么白坐的么?我可是在盘算整个大局。”

紫陌被说得一愣,跟着却是一脸狐疑,认真地看了看张傲秋,半天后才道:“真的假的?”

张傲秋闻言白了他一眼,起身拍了拍身上草屑,正色道:“哥哥会忽悠你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能够分心两用的。”

顿了顿接着道:“你先别说话,让我来猜一猜,天水城现在是不是快撑不住了?”

紫陌闻言又是一愣,“呃”了一声道:“也就那么一口气了。”

张傲秋刚才那么问,其实也就是忽悠紫陌的,只是没想到死域人还真给力了,才几天就打得天水城快要破城了。

欧阳雪怡走了过来,对张傲秋道:“死域人连续五天发动强攻,天水城周边的其他城镇,得天水城求助,派出了水军进行支援,但那支援也就是应应景,跟死域人一接触就退了回去,连个骚扰都算不上。”

紫陌跟着接口道:“其实按天水城的实力,撑个几个月那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城内民怨四起,根本压制不住,现在可以说是外又内患。”

张傲秋闻言嘿得一声道:“当真是有什么样的官,就有什么样的民,现在抽军队的后腿,等城破了,他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紫陌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道:“秋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张傲秋闻言抬头看了看天色道:“现在已经天黑了,等会饱餐一顿后,再去骚扰一下,等今晚过后,明日一早就打道回府,留在这里也没有多大作用了。”

紫陌这些天早就憋得不耐烦了,一听张傲秋这么说,当即道:“那行,不过回去后我可不留在武月城。”

张傲秋闻言诧异道:“不留在武月城,那你去哪里?”

紫陌哈哈一笑道:“当然是哪里热闹去哪里了,难道天天蹲在家里发霉么?”

张傲秋听完,却是转头看向旁边的欧阳雪怡道:“雪怡啊,这方面你可要向你霜儿姐姐学学,你都跟这家伙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让他像个猴子屁股一样,总是坐不住了?”

欧阳雪怡闻言,幽怨地白了紫陌一眼,哼了一声道:“我说他,他总是不听,我是准备跟阿漓姐姐说道说道的。”

紫陌在旁却是摇了摇头道:“我就像天上飞翔的老鹰,怎么能总是关在笼子里了?”

张傲秋闻言,不由噗嗤一笑道:“阿漓总说你脸皮厚,还真是不错,跑得比猪还慢,还敢自比天上老鹰?”

说完顿了顿,转移话题道:“不知道苏起这小子现在跑哪去了?”

紫陌“呃”了一声道:“上次他只说要出去一趟,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到什么地方去,现在还真是不知道他的行踪。”

张傲秋想起苏起那玉牒还在乾坤图内,他这次出去,多半是在寻找回草原的路,只是希望现在一教二宗被天下联合打击,死域人又忙着攻城,真的可以放他一马,不然这送还玉牒的事,最终还是要落在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心中又是一阵怅然,干脆甩了甩头,不再去想,跟着欧阳雪怡两人去吃晚饭。

晚饭还是稀粥加野味跟野菜,味道虽然不怎么样,但营养还是足够。

吃完晚饭后,三人坐在一起,东扯西聊的,很快就到了子时。

张傲秋看了看天色,跟着一拍紫陌,两人带好长弓,往龙华城方向飞掠而去。

走了一会,前面飞掠的张傲秋突然感到心头一悸,跟着就是一阵没来由的心绞痛。

这痛来得突然,而且还真是痛彻心扉,就算以张傲秋的修为,居然痛得额头冷汗直冒,身子犹如一根木头一般,直挺挺往下就倒。

旁边的紫陌见了不由吓了一跳,快步走了过来,一把将张傲秋扶起,却见他右手捂着胸口,一脸的痛苦表情,一下懵圈了,急道:“秋哥,你怎么了?”

紫陌此时的声音,传到张傲秋耳朵里,就像来自天际一般,模模糊糊听不清楚,睁眼所见,周围树木也开始变得扭曲,而在这模模糊糊的迹象里,眼前却又清晰地出现夜无霜的倩影,就像往常一样,站在自己面前,笑语吟吟地向自己招手。

张傲秋当即心头一沉,难道是霜儿出事了?

此念头一起,张傲秋只觉通体冰凉,额头冷汗滚滚而下,当即真气迅速运转全身,强行将这种疼痛压了下去。

但不管怎样,只要一闭眼,依旧是挥不去夜无霜的影子。

张傲秋此时当真心急如焚,一咬牙翻身站起身来,沉声道:“阿陌,今晚行动取消,我担心霜儿出事了,我要立即赶回去,等我走了后,你将人手收拢,立即退回武月城。”

紫陌听了却是一头雾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张傲秋已腾身而起,在空中一个转折,跟着消失不见。

张傲秋将神识放尽,朝着武月城方向飞奔,不到一个时辰,前方熟悉的城墙隐隐出现在识海里,但越是接近,张傲秋心中那种忐忑越是强烈。

想要立即知道结果,但又怕知道,心中强烈的矛盾让张傲秋第一次感到进退维谷。

但身形却没有半分停顿,完全是在无意识中带动,神识自然而然转向城主府,越过层层屋檐,张傲秋清楚看见,自己心爱的霜儿正静静地躺在床上,脸色煞白,一动不动。

神识仅仅在夜无霜身上一扫而过,张傲秋清楚感应到此时躺在床上的玉人已经接近生机断绝的地步。

一股深深的悲凉跟强烈震惊从心底豁然涌起,张傲秋只觉手脚冰凉,疾驰的身形不由自主生生顿住,犹自不相信,神识再一次细细扫过夜无霜全身,可是结果还是一样。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CuMk6Z'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