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零五章 立威(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当天晚上,张傲秋就留在了落梅镇。

也没见他做什么,而是跟几个半大的小子们一起做游戏,而且只要对方赢了就会有奖励,这奖励虽然不算丰富,但却是很新颖,比如一些使用的工具,更多的则是对小孩子的一些小玩具。

玩了一会,张傲秋就让他们回去了,告诉他们要想玩,第二天还可以来找他。

谁知第二天一大早,就呼啦啦来了一大堆这样年龄相仿的孩子,张傲秋也不失言,跟他们疯玩了一天,基本上每个孩子都得到了一件奖励品。

到第三日,来的孩子更多,张傲秋将其分为十个组,每组选一个负责人,让他负责各组孩子管理,组与组之间孩子自行游戏,凡是赢了的,都可以在他这里领取奖励。

又玩了一天,到第四天的时候,张傲秋则带着这一大帮孩子上山去抓野味,抓野味这帮孩子都会,但却不是很精通,等张傲秋一遍教导下来,再看到的就是一道道崇拜的眼神。

在山上滚了一天,这帮孩子按张傲秋所教的,收获甚丰,个个喜得眉开眼笑,对张傲秋更是言听计从。

等到晚上吃过一顿烤肉后,这帮孩子眼里就只有张傲秋一个人,让他们往东,绝对不会往西。

第五天一大早,张傲秋递给房五妹一张薄纤,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在落梅镇大小事情,其中最重要的是,有几户迁过来的地痞流氓,正联手欺压周边的百姓,而且态势还有扩展。

这些地痞流氓姓甚名谁,在那个地方落脚,周边有什么人,都写得清清楚楚。

张傲秋用的这招,跟在曲兰城的时候手段一样,而且效果也是一样的好。

房五妹接过来看完,先是诧异地看了张傲秋一眼,接着低头陷入沉思。

接下来的三天,房五妹没有任何动作,张傲秋在旁也不问,反正在哪里考虑问题都是一样,这以后就先在落梅镇住下了。

第四日中午,十个混混刚喝完酒,一个个醉醺醺的,十人走在一起,将街道堵得严严实实,领头一个衣襟解开,露出胸口一个老虎的纹身,嘴里叼着一根草茎,嘴里打着饱嗝,一摇三晃地往街头一家走去。

周边的行人见了,立即躲得远远得,连声都不敢出。

领头那个看了,神情越发得意,嘴角露出一丝邪笑,转头跟后面的几个说了几句,顿时惹来一阵哈哈大笑。

到了街头那户人家,领头那人走到门口,抬腿就是一脚,“砰”得一声,屋内立即传来两声惊呼跟一阵阵慌乱。

领头那人看着被自己踹飞的门板,先是扬天打了个哈哈,然后大摇大摆走了进去,一屁股坐在堂屋的方桌上,指着躲在屋角的一个老头道:“郑老头,你上次伤了你大爷,又没有银子付,大爷我仁慈,给了你十天时间,当时也说清楚了,要是十天内给不出银子,就拿你闺女给大爷兄弟们轮流做老婆,现在已经到期了,你个老不死的,准备怎么做啊,嗯?”

郑老头哆哆嗦嗦地抬头看了那人一眼,颤声道:“小老儿当日只是不小心碰了你一下,你居然要小老儿陪你一百两银子,你……,你这还有王法么?”

领头那人闻言,指着那郑老头哈哈大笑,不知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居然笑得前仰后翻。

笑完后,那人却是脸色一沉,跟着猛得一拍桌子道:“王法?在这里老子就是王法,老实告诉你,老子就是看上你闺女了,让兄弟们爽完了,再给你送回来不就得了。”

郑老头听完,气得浑身发抖,指着那人怒骂道:“畜生,居然说这种……。”

话还没说完,那人从桌上跳了下来,几步走到郑老头面前,抡圆了巴掌来回几巴掌,然后左手用力,将郑老头提起来往外一丢,露出后面一个瑟瑟发抖的美貌女子。

那人看着她狞笑一声道:“妹子,今晚跟着哥哥,只要将哥哥伺候舒坦了,哥哥包你吃香的喝辣的,哈哈。”

刚笑了一下,地上坐着的那女子突然跃起,抡起地上的石头就砸过来,那人喝了酒,更没有想到这丫头还敢反抗,但那人毕竟还是练过几年功夫的,眼角余光瞟过,身子闪避不赢,但百忙中侧了一下,石头没砸着脑袋,砸在了肩膀上。

那女子一见,暗叫可惜,脚步连退,但被后面的墙壁挡住了去路。

那人被砸得心里一惊,一身冷汗冒出,人也清醒过来,一揉被砸痛的肩膀,双目冒着凶光地往那女子看去。

那女子也是一时的勇气,那股劲一过,也就知道害怕了,转身想要跑,却只觉后背被一张大手一把抓住,跟着身子犹如腾云驾雾般往后直飞。

“砰”得一声,那女子重重摔在地上,眼中金星还没有散去,只觉得自己身子上一人猛扑了过来,她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身子一侧,嘴里大喊着:“救命啊!”

刚喊一声,嘴就被死死堵住,那人双手伸到她胸前衣服上,刚要将其一把撕开,却听见旁边传来了几声拍掌声。

那人听了一愣,跟着转头往来声方向看去,却见房五妹带着她的两个侍从,正站在大门口冷冷地看着自己。

而且此时她身后不知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站着一排排乡亲。

那人慢慢站了起来,迅速看了周边情况,刚才自己太过愤怒,到没有注意到周围动静,自己带来的那几个人,也是喝多了,估计跟自己一样,连别人是怎么来的都不知道。

房五妹毕竟是武月城官方派来的人,这次被她看见,要是传出去,只怕自己再难于在这里呆下去了。

想到这里,那人眼中凶光一闪,咧嘴一笑道:“原来是房姑娘,不知房姑娘到此所为何事啊?”

旁边的柳儿一听,啐了一口,冷声道:“你刚才所说的,所做的,我们都听见了,也看见了,那你说又所为何事了?”

那人一听,知道今天难于善了,不由恶从胆边生,右手在腰间一抹,操出一把短刀,左手指着房五妹阴笑道:“你们听见了又怎么样?看见了又怎么样?老子不是一样来去自如,识相的,赶紧让开,不然可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那人说完,后面站着的人立即轰然一闪,就剩下房五妹三个女娃子站在大门口。

房五妹一见,侧身往后退开,一直退到街道上才停下脚步。

那人看了,以为对方怕了自己,表情更是嚣张,右手拿刀指着郑老头狞笑道:“你闺女老子要定了,哈哈。”

说完大摇大摆迈步出去,一众九人跟在后面,那人在街头站定,四周看了看,恨声道:“老子记住你们了,以后不要让老子撞上你们,不然你们他妈的就跟郑老头一样。”

说完又转头望向房五妹,嘿嘿一笑道:“房姑娘,你可真是长得美啊,要不也跟了哥哥,你看怎么样啊?”

后面九人一听,跟着哈哈带笑,那人一听胆子更大,伸手就要去摸房五妹的脸蛋,只是手刚伸了一半,却见眼前寒光一闪,接着一阵锥心的疼痛从手臂上传过来,再定睛一看,自己左手已经被一刀砍断。

后面那九人一见,也是愣了一下,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姑娘,居然砍人比自己还狠。

领头那人惨嚎一声,右手捂着伤口,嘶吼一声:“还他妈站着做什么?给老子砍死她们。”

后面的九人这才醒过来,猛地一声吼,举刀就往房五妹这边杀来。

房五妹见了,冷哼一声,对后面柳儿她们吩咐道:“留活口。”

接着右手一伸,迎上砍到面前的一把砍到,一转腕,就听见一阵渗人的骨裂声,那人惨叫声还没有出口,跟着脑袋上就被重重踢了一下,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几个呼吸后,那场上十人就没有一个站着的。

四周围着的百姓,一时看得目瞪口呆,房五妹三人不仅下手狠,而且眼中带着一股捩气,跟平时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房五妹怎么说也是瑶族的少族长,平日里跟其他各族争斗不知有多少,杀人也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那些百姓一见有了靠山,立即蜂拥而上,将倒在地上的十人给绑了起来。

房五妹让他们将那十人带到村头,一个挨一个地吊了起来,跟着一人一盆冷水浇上去。

等这十人醒了过来,房五妹也不说话,散开束在腰间的长鞭,照着断手那个领头人,“啪”得就是一鞭子抽去。

灵境高手的长鞭,又岂是一个练了几天武功的人能扛得住的,一鞭子下去,顿时将那人抽得皮开肉绽,跟着发出一声凄厉地惨叫声。

这惨叫声也太过凄厉,一嗓子嚎得就将整个落梅镇的人都嚎了过来。

房五妹要得就是这个结果,中间停了一会,等人到了差不多的时候,跟着又是一鞭,那人又是一声惨叫,跟着连忙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