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零四章 收尾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场大战结束,雪心玄他们赶了过来,其他人则散到四周警戒。

雪心玄跟杨月华是第一次见到张傲秋元神,看到两个一模一样的张傲秋的时候,两人还是一脸茫然,后来夜无霜在旁解释后,这两人立即就不淡定了。

雪心玄知道张傲秋修炼出元神,但绝没有想到元神会修炼到这个地步,旁边的杨月华更是一脸惊异,这个在她眼中还是个孩子的男人,已经超越自己不止一步两步了。

张傲秋倒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将手中的黑袍人递给紫陌道:“看你本事了。”

紫陌闻言嘿嘿一笑,也不答话,接过黑袍人,往肩上一抗。

张傲秋转头看向雪心玄道:“心姨,这里事已了,你看……。”

雪心玄却是右手一摆道:“这里你说的算,不要问我。”

张傲秋“呃”了一声,摸了摸鼻子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打道回府吧。”

紫陌闻言不由诧异道:“那龙华城不管了?”

张傲秋拍了拍他肩膀道:“管当然是要管的,不过却不是现在。”

说完回头发出一声长啸,跟着对紫陌道:“阿陌,你们先走,我在后面跟上。”

等张傲秋进入乾坤图的时候,元神三个正追着鬼将打,这地方宽阔,只要不把张傲秋种下的那些宝贝搞坏了,其他地方随便折腾。

张傲秋在旁也乐得看热闹,他之所以留着鬼将,就是怕那黑袍人嘴硬,问不出什么,那起码还有这个丑八怪做后备。

不过现在却是要先将它打老实了,不能有丝毫异心,只是后来事情发展,鬼将跟玄阴玉关系倒是最好,也算变相地替张傲秋又收了一个打手。

等元神他们打够了,张傲秋才施施然走过去,问了鬼将一番,果不其然,这家话是一问三不知,反正是听不懂。

张傲秋知道它心思,也不着急,转身又对元神他们吩咐了一番才出了乾坤图。

玄阴玉吃了个饱,急需打坐调息,将那些东西炼化,所以这段时间没有功夫去理睬鬼将,元神跟玄阳见她没什么反应,也就消停下来。

可是鬼将却不服气,休息了好一阵,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心里就寻思着找玄阴玉将吸收自己的本源还回来。

一次两次也就只是在那里叫阵,见对方没反应,这下胆子大了,就想着凑过来悄悄将玄阴玉给抓走。

不过这下惹得元神发毛了,首先就干了起来,鬼将跟元神修为差不多,也是不怂,乒乒乓乓地打得热闹,接着又惹出了玄阳玉,两个揍一个,鬼将虽然吃亏,但还能够挣扎。

不过等到玄阴玉再凑进来,鬼将就倒大霉了,原先失去的本源没要到,现在又失去了好一些,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样来回三次,鬼将也就老实了,它也算是看明白,自己个头虽然大,但却不是他们三个的对手,后来就想着改变战略,试着跟那三个祖宗和好,说了不少好话,装了不少孙子,最后才让他们勉强答应下来。

鬼将现在也是绝了再起争斗的心思,首先这地方宽阔,不像它以前呆的地方,连个挪身的位置都没有,住着舒坦,再一个,这里有成片的聚魂草,即使不吃那些鬼奴也可以修炼,又舒服又可以修炼,何乐而不为了?

鬼将虽然丑,但却是一副憨憨的样子,做起可怜的表情,那是一忽悠一个准,后来首先就惹起了玄阴玉的同情心,也就慢慢跟它和好了,而且后来关系还越来越好,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

回到武月城的紫陌,心里却是憋着一肚子火,在龙华城外那段日子虽苦,但却还有事做,过得逍遥自在,现在倒好,回来后一点刺激的事情都没有了。

没事那就找点事啊,所以紫陌现在的心思全部用在伺候那黑袍人了,先不管他说不说,反正各种刑法先上一遍,但又极有分寸,让那老家伙痛得死去活来就是不伤他性命。

开始这黑袍人追杀张傲秋的时候,还想着将其活捉了,上刑出口恶气,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这下转到自己身上来了。

而且论刑法的手段跟花样,眼前这小子还真是一个月不重样,要这么说起来,在这方面的造诣,还真是自愧不如啊。

张傲秋自得了玉杖,却是潜心研究起来,一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做的?按说玉质地碎,稍稍用力就能碎掉,但这玉杖却是比铁还坚硬,就这,连独叟看了也是直摇头。

二来那些鬼影跟鬼将可是从这玉杖中放出来的,这一个实心玉疙瘩,是怎么把那些东西给装进去的?难不成这玉杖也跟乾坤图一样,里面另有空间?

这东西不知原理就不得其法,但不管怎么说,就从玉杖本身来说,就是一个宝贝了。

而铁大可他们,自见到了张傲秋元神跟那三人多高的鬼将后,也是没什么话说,一个赛一个玩命地修炼,现在他们算是看清楚了,这世间上还真有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自己没见过,不等于它就不存在。

现在多流点汗,以后再遇上这些东西,不说有一拼之力,至少跑路还是可以跑快点吧?

没想到这一场小战,居然能有这样的效果,也算是意外收获了。

不过这一来,偌大一个紫竹轩可就冷清了,紫陌现在成天呆在武月城刑房里,阿漓就更指望不上了,张傲秋跟铁大可现在心思根本不在这,就独独剩下夜无霜跟欧阳雪怡两个娇娇女。

冷清一点也就算了,但总不能一直饿着肚子,况且这两个还真是娇娇女,能把火生燃已经是很给力了,其他的也就不说了。

后来欧阳雪怡实在憋不住了,找到了一直苦思冥想的张傲秋,让他去想办法。

张傲秋也正为这跟玉杖想得头大,见两个娇娇女过来,正好带她们出去走走散散心,阿漓跟房五妹找到事做了,欧阳雪怡也不能让她闲着。

找到花倩笑的时候,花倩笑也有些为难,欧阳雪怡以前是一教二宗刺杀组的掌舵人,但现在总不能安排她去龙华城搞刺杀吧?

张傲秋见花倩笑没有什么好安排,干脆将欧阳雪怡带到了房五妹那里。

房五妹负责整个后方维稳工作,虽然安排了很多帮手,但都不是自己人,用起来不顺手,再加上一人孤身在外,虽然有两个姐妹陪着,但在做事的时候就帮不上多大忙了。

到了落梅镇,找了一满圈都找不到房五妹的人,张傲秋拉过一人问过后,对方也不是很清楚。

随着后面从龙华城撤离过来的百姓越来越多,人越多,事情也就越来越复杂,住的,吃的,还有各自情绪,相互之间的矛盾,这些都要解决。

所以不要看在后方工作的人没有上战场流血,但其工作的繁复程度却一点不比战场上少。

找不到人,张傲秋就带着欧阳雪怡四周转转,暗中看了一下,整个落梅镇整体上算是平稳,而且各人还有自己的事做,在慢慢地往好的方面引,使得这些百姓从心里渐渐接受这个地方,能将这里当成第二个家。

但同样还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特别是那些新区,时不时就能看见发生口角跟斗殴的现象。

一直到晚上,才看见房五妹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一看到张傲秋,倒是另外一份惊喜,几步上前,喜笑颜开问道:“公子,你什么时候到的?”

张傲秋看着房五妹一脸疲惫,心中也是一痛,嘴上却是笑了笑道:“我是早到了,只是满地方都没有找到你。”

说完将身旁的欧阳雪怡跟房五妹两人互相介绍了一下。

房五妹礼貌地跟欧阳雪怡寒暄两句,其实她第一眼看到张傲秋,其实也看到了欧阳雪怡,当时心里还以为是那一位,所以没怎么好问,现在了解清楚,又有点微微失望,都说那位不容易接近,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张傲秋倒没想到房五妹心中转得这些个弯弯,跟着皱眉道:“五妹,像你这样做下去,恐怕还没几天,你就要将自己累到了。”

房五妹闻言,小嘴一嘟,委屈道:“公子,我也不想啊,可是……。”

张傲秋见了,揉了揉她脑袋笑了笑道:“你啊,是做事不得法,所以事倍功半,这样吧,你给我三天,三天后我就是坐着不动,也知道这落梅镇所有情况。”

房五妹从内心来说,很想跟张傲秋在一起,但是没想到张傲秋会当着欧阳雪怡的面做这样亲昵的动作,不由小脸一红,心里只觉甜的像蜜一样。

其实张傲秋这个动作,就是经常对付阿漓的,欧阳雪怡早就见怪不怪了。

不过房五妹听张傲秋说完,却是一脸惊异,诧异道:“公子,你是在逗我么?”

房五妹生性淳朴,现在这惊异地表情,就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惹得张傲秋忍不住捏了捏她脸蛋,跟着却转移话题道:“雪怡以后就和你一起,你们两个可要相互照顾。”

欧阳雪怡知道眼前这个漂亮女子,将来就是张傲秋的妻子,对于张傲秋,欧阳雪怡是真生不起半点造次之心,所以对于房五妹自然也是以礼相待。

欧阳雪怡虽然不像夜无霜那样贵气逼人,但自小在一教二宗也是祖宗级的,往那一站,就让人不敢小觑,所以房五妹对其也不敢有所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