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零三章 大有收获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同时在每次刀杖相交时,张傲秋体内那爆炸性的真气都会趁机进入黑袍人经脉内。

若是其他性质的真气侵入,黑袍人还能阻挡,毕竟这种交锋是在即大本营内,但像这种爆炸性真气,却是很难抵挡。

这种真气一旦侵入,就像**一样,走到哪炸到哪,而且在其后,又还隐藏着一热一寒两种真气,如锥子般往炸开的口子钻去。

这下就相当麻烦了。

黑袍人试过几招后,知道不能再硬拼下去,想要变换招式,但对方刀式完全就没有招式,刀刀根据当时情况变换,而且还能提前封堵自己招式的变化,逼得自己不得不硬拼。

五十招后,张傲秋刀式一收,黑袍人趁机抽身,但却是脚步踉跄,“哇”得一口鲜血喷出。

张傲秋冷冷地看着他,寒声道:“说出你们的计划,饶你不死。”

黑袍人闻言先是急速喘息几口,然后喋喋一阵怪笑道:“你以为修为比我高就一定赢了这仗么?你太小看我鬼王谷了。”

说完左掌直接拍在自己胸口,激出一口心血,直接喷在右手玉杖上,跟着大吼一声:“万鬼朝宗。”

声音落下,一时间四周阴风狂起,跟着漫天的鬼啸声响起。

张傲秋顿觉周围空气一凝,感觉犹如进入万丈冰寒,还没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旁边却传来一声欢呼,外面一股蓝色旋风卷过,就像热刀切过牛油,轻易将凝若实质的鬼墙凿穿。

黑袍人一见,双手掐指,指印快速翻飞,周围的鬼影四周散开,分不同的方向往张傲秋攻去。

那蓝色旋风跟着也是一变,以张傲秋为中心,如风一般转着圈子,同时旋风内发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周边鬼影在这吸力下,身不由己往其飘去,只要一接触,跟着就消失不见。

仅仅一盏茶的功夫,周围阴深深的鬼影就消失不见,跟着现出一个蓝幽幽的女娃娃,意犹未尽地伸了伸舌头,好半响那蓝色才退去,只是在其额头上的那颗蓝点却显得更是幽蓝。

这女娃娃正是玄阴玉,一脸喜色地转头看着张傲秋,又蹦又跳道:“多谢大哥哥,哈。”

张傲秋这会连个指头都没伸,事情就解决了,先是夸奖了玄阴玉几句,然后一脸鄙视地望着黑袍人道:“万鬼朝宗?口气倒大,也没什么鸟用。”

那黑袍人也不说话,身子后退几步,恨声道:“我要让你们不得好死,这女娃娃毁我鬼奴,但也正好,省下了炼化的功夫。”

说完嘴里念念有词,念一句喷出一口心血,直到十句念完,黑袍人右手玉杖突然发出绿油油的璀璨光芒。

张傲秋一丝心悸立即涌上灵觉,张傲秋一拉玄阴玉,身子往后飞退,同时大吼一声道:“快退。”

雪心玄他们那边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之所以还挂着一两个,就是想着要活捉,现在见张傲秋发出警兆,也就顾不得那么多,群涌而上,将那剩下两个解决掉后,立即散入山林。

片刻后,一个三人多高,壮得想小山一样,容貌极其丑陋的大个子从那漫天的绿芒中走了出来。

直到身形全部现出,那丑陋的大个子扬天一声怒吼,跟着脚步不停,身形往张傲秋撤离的方向直撞过去。

这一步跨出就是三丈,刚起步就带起一阵狂风,张傲秋眼见厉害,身形一个转折,跟着只听“轰”得一声巨响,身后的山岩被撞得碎石乱溅。

张傲秋星月刀随手挥舞,将飞近的碎石拨开,心中暗道一声乖乖,然而脚步却是不停,往那黑袍人直杀过去。

擒贼先擒王!

这丑八怪是那黑袍人召唤出来的,只要解决了他,剩下的就好说了。

只是那丑八怪仿佛知道张傲秋心思一般,巨大的手掌一伸,就将张傲秋身形拦住。

张傲秋可不敢跟它硬拼,见状迫不得已,体内真气逆转,往外滑去。

那丑八怪刚要起身再追,后面却传来一声冷哼,只见一个额头带着一颗红点的男娃娃腾身出现在它身后,右手高高扬起,空中突然出现一条火红的长鞭。

玄阳玉。

长鞭甩下,带着呼啸声,“啪”得一声,结结实实抽在了那丑八怪背上。

所中之处顿时升起一股黑烟,那丑八怪痛得扬天嘶吼一声,再也顾不得张傲秋,转身恶狠狠地扑向玄阳玉。

在它注意力集中在玄阳玉上,身子刚转过来的时候,玄阴玉在其下面闪过,一根蓝幽幽的长鞭趁机卷过,缠在那丑八怪大腿上,然后用力一拉,长鞭立即勒入皮肉一下,跟着蓝芒暴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吸收那丑八怪体内精华。

那丑八怪的一张丑脸上,立即浮现惊恐的表情,大手迅速挥下,想要切断玄阴玉的长鞭。

此时背后又传来一声历啸,一个跟张傲秋一模一样的人从高处跃下,手中幻化出一把星月刀,往其后脑直插而去。

那丑八怪反应也不慢,低头团身一滚,玄阴玉毕竟小小个子,没有那么大力气,见状长鞭一卷,收了回来。

黑袍人没想到对方一下出现三个高手,那丑八怪已经炼化到鬼将级别,已经练虚化实,平常刀剑根本无法伤他,基本上就是无敌的存在。

只是每次出来,花的代价实在太大,所以一般不轻易召唤它。

不过现在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再不拼死一搏,恐怕以后都没有再搏的机会了。

而那出现的三个,虽然从外边上看年纪不大,但黑袍人一生浸淫其中,一眼就看出,这三个每一个实力都不弱于鬼将。

一个就已经不得了了,怎么一下出来三个?

本来黑袍人是想用鬼将将玄阴玉擒拿,然后再将其吸收炼化,这对鬼将来说可是大补,只要那女娃娃不在了,剩下的那些人就不在话下了。

只是现在看来,好像是算盘打错了。

正在黑袍人心中惊疑不定的时候,张傲秋悄无声息地现身出来,双手抱胸嘿嘿一笑道:“老小子,还有什么法宝,一并现出来吧,要是没有了,那就可别怪小爷不客气了。”

说完不待黑袍人答话,右手蓦然一伸,往那玉杖直抓而去。

黑袍人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跟张傲秋硬拼的损耗先不说,就那十一口心血,就已经让他动弹不得。

眼见对方大手伸来,黑袍人只觉右手一震,在抬眼看去,自己手中的玉杖,已经被对方夺取。

黑袍人一见,不由激怒攻心,嘶吼一声道:“还给我。”

张傲秋把玩着玉杖,闻言又是一声冷笑道:“还给你?可以啊,只要你告诉小爷这玉杖是怎么召唤出那丑八怪的,小爷还给你又如何。”

黑袍人听了,气得两眼一翻,但又无能为力,刚想张嘴叫骂,眼前却是一花,跟着感觉自己周身穴道被封,然后嘴下颚一痛,嘴巴也再不能合拢。

同时心中一凉,对方这是想将自己活捉。

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早知如此,也不该如此托大,至少等另几个师兄弟过来,再好好收拾收拾他。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鬼将一见黑袍人被抓,发出一声惊天怒吼,身子一弹,不管不顾地往这边飞奔而来。

刚走两步,前面闪出元神,也是一声长啸,身子高高跃起,长刀往鬼将当头狠狠斩去。

长刀带起罡风,这样的刀势,鬼将也不得不避,身子在高速中往旁一侧,哪知旁边的玄阳玉早就等待多时,长鞭化刀,在鬼将背后一刀划过,跟着一股黑烟冒起。

鬼将痛得哀嚎一声,玄阴玉趁机上前大吸特吸。

玄阴玉一吸,鬼将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一蹦老高,刚想将其甩掉,前面的元神揉身再上。

这三个之中,元神修为最高,平常的刀剑是伤不了鬼将,但元神这把用自身本源幻化的长刀却是妥妥地可以。

鬼将眼看躲不过,横着身子一滚,通过自身重量的优势,想要压倒玄阴玄阳,同时躲过元神的长刀。

但玄阴玄阳这两个小家伙却是机灵的很,一看架势,立即各自分开,一个对着鬼将脚,一个对着鬼将的头,两条长鞭再次甩出。

鬼将一见,身子一曲,滴溜溜一转,跟着蹲在原地,双手抱头,一动不动。

它现在是看明白了,以自己的本事,是怎么也打不过面前这三个的,况且召唤自己出来的那个已经被活捉了,要是自己再反抗下去,只怕要被那女娃娃吸得连皮都不剩了。

玄阴玉一见,“唰”得一下飘到鬼将面前,哼了一声,长鞭化成匕首,正想着要割开哪里方便吸收,耳边却传来张傲秋的声音道:“不要伤它,将它带到你们那去,我以后还有事要问它。”

玄阴玉一听,顿时小嘴撅得老高,但又不敢不听,在原地哼唧了老半天,就是不挪步子。

张傲秋见了,凑过去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玄阴玉听完,眼睛一亮,转头望着蹲在一旁的鬼将阴阴一笑。

这笑容不由让鬼将打了个寒战,还没有所反应,屁股上就挨了玄阳玉一脚,意思让它快起身跟着走。

鬼将没有办法,再打下去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只好老老实实站了起来,跟着前面的元神远远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