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九十四章 意想不到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这一刀的动静实在太大,死域人军事素养也确实不错,没多久,城门口大队军士迅速集结,火把照得四周一片通亮。

夜无霜在高处看着那些来回不断进出的死域人,一颗心高高悬起,还没担心多久,张傲秋已从后面转了过来。

紫陌一见张傲秋回来,哈得一声问道:“秋哥什么情况?”

他们选的这个位置,虽然站在高处,但张傲秋怕引出死域人高手,所以离城门口的距离比较远,又加上天黑,紫陌三人只听到“轰”得一声响,但具体情况却是看不清楚。

张傲秋闻言嘿嘿一笑道:“老子一刀就劈烂了他城门。”

说完找了块大石,大刀金马地坐下,饶有兴致地看着下面乱成一团糟的死域人。

夜无霜见张傲秋没有要走的意思,上前两步,刚要说话,却见张傲秋脸色突然一变,连忙身形一转,全力戒备。

张傲秋一见夜无霜动作,随口道:“霜儿,不必紧张。”

说话间,眼神却是灼灼地盯着那城门。

城门内,一个全身罩在黑袍内的人,手中握着一根玉杖,缓步往已经破烂不堪,碎了一地的城门走去。

这黑袍人跟上次他干掉的那个黑袍人装饰一模一样,只是从走过来的气度上看,比起先前那个要强不少。

张傲秋的神识刚一扫过,那人立即立足不动,黑袍宽大的帽兜微动,转头过来,眼神冰冷地往张傲秋这边看了过来。

那道目光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仿佛能穿透虚空,就像两人面对面互相凝望一般,张傲秋突然感到一阵心悸,不敢再看,神识迅速收回,低喝一声道:“快撤。”

夜无霜三人一听,毫不犹豫跟着转身就走,不过他们却不是回到驻地,而是漫无目的地四处转悠。

转了一会,前面的张傲秋停了下来,紫陌早被憋坏了,上前问道:“秋哥,怎么回事?”

张傲秋闻言,却是皱着眉头,不答反问道:“上次连城说死域人突然攻打龙华城,时间是在子时后对么?”

紫陌被问得一愣,跟着点了一下头道:“秋哥,子时后正是人熟睡的时候,这个时候攻城,有攻其不备的好处,没毛病啊。”

张傲秋听了却是微一摇头,沉吟片刻后道:“你只说对了一半。”

张傲秋这话,让旁边的夜无霜也感到有点懵了,奇怪道:“阿陌只说对了一半,这话是什么意思?”

后面的铁大可却坠后几步,背转身子全神戒备。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我们在鸡公岭的死域人大军前刺探情报的时候,遇见了鬼影,这事你们都知道,那些鬼影是被一个黑袍人所操控,后来我干掉了那家伙,毁掉了鬼影,不过就在刚才,另一个黑袍人又出现了。”

紫陌这时已听明白,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你的意思是,死域人能攻下龙华城,是因为现在这个黑袍人释放了鬼影的原因?”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跟着道:“而且这个黑袍人比起先前那个要厉害很多。”

紫陌听了,一锤手,恨声道:“他妈的,这可是棘手了。”

本来在他们的想法中,敌人虽然强大,但自己这边也不差,而且死域人终是守着一座孤城,自己这边实力却是越来越强,所以心里都没把龙华城当回事。

不过现在又出现一个黑袍人,而且还更加厉害,那就等于只有张傲秋一人可以进入龙华城,其他人连手都插不上。

张傲秋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一点,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什么好办法,突然却想起来之前跟花倩笑一起的时候,花倩笑曾说龙华城城主还在的事,当时他听过就算,因为这么一个独自逃命的城主,也没有什么关心的必要。

现在想起来,先前还真是要找那家伙问问,至少知道龙华城是怎么被攻破的,这里面是不是真的有鬼影参与其中。

想到这里,张傲秋沉声道:“我们先回驻地,驻地要立即转移,离得越远越好。”

紫陌还重来没见过张傲秋如此慎重过,知道事情严重性,也就不再多说,一言不发地反转回去。

驻地连夜后撤十里,这已经处于兴龙山脉的深处,这样的地形,就算对方有鬼影相助,想要找到也是如同大海捞针。

这一通忙活后天色大亮,张傲秋将张子元派回,让他仔细问问花倩笑关于龙华城破城的经过,还有那个只顾着自己逃命的城主现在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夜无霜知道鬼影的事后,一直沉默不语,张傲秋知道她担心,但也确实找不出该如何安慰的话,因为就他自己来说,也是左右为难。

当时虚空中的那一接触,让张傲秋感觉到此人修为应该不在他之下,有这样的高手将自己牵制住,那其他的事情就不是那么好办了。

而且对方还有无孔不入的鬼影相助。

驻地虽然不大,但也算是肝胆俱全,所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只是现在气氛显得有点压抑。

张傲秋想了半天才道:“现在这个情况,唯有将那黑袍人引出,由我对付鬼影,再多加几个高手对付那家伙。”

紫陌闻言没好气道:“你一个人就可以对付我们四个,如果那黑袍人跟你一样的修为,恐怕高手再多也是白搭,起码打不赢他还可以跑的。”

张傲秋一听,又是一阵心烦,紫陌说得没错,若由他自己来对付紫陌几人,那紫陌他们应该是没有生还的可能。

看来没有办法,只能自己单枪匹马去试试水深了。

想到这里,张傲秋不由转头看向夜无霜,两人眼神相接,立即明白了对方心中的想法。

夜无霜也不说话,只是起身默默走到一边坐下,这个举动让本就有点压抑的气氛显得更加凝重。

张傲秋见夜无霜生气,呵呵一笑道:“霜儿,现在也不着急,反正云叔那边的物资这几天就要到了,我们先回去,将龙华城所有通道全部封死,他死域人就算修为再高,也不过坐着一个孤城而已。”

夜无霜一听,不由霍然回头,紫陌却在旁道:“秋哥,真回去啊?”

张傲秋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若是以巨大的牺牲来换回龙华城,那我宁愿多等一段时间。”

夜无霜听了在旁道:“要不我们再试探几次,若是真不可为,那就直接原路返回。”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听了不由一愣,均是转头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夜无霜见了没好气道:“让你们就这么回去,你们两个还不得憋死,以其这样,还不如让你们自己死心另寻他路。”

紫陌被夜无霜说中了心思,难得老脸一红,呵呵笑道:“霜儿说的对,我们就只试探他几下,也不真去干架,再说了,我们也不会傻到明知道打不赢还硬撑着去打。”

张傲秋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试探三次,今晚肯定是不行了,昨晚城门被破后,现在肯定戒备更严,说不定对方还会布下陷阱等着。”

紫陌一拍陌漓刀,毫不在意道:“秋哥,我们听你的,你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

因为对方有鬼影存在,所以驻地布防张傲秋就要亲自动手了,鬼影不仅能探路,而且还能够无声无息地杀人的。

反正也没什么事,几人也就盘膝打坐,修为增加虽然可以走捷径,但最重要的还是离不开平日的努力。

张傲秋则一人到另外一处打坐,因为他打坐时,对周边的灵气掠夺太过霸道,在他身边打坐的人,只怕只能捞点渣渣了。

张傲秋很快就进入冥想状态,一缕精神力却一直缠绕着平放在膝盖上的星月刀。

这个做法,张傲秋自从知道兵刃也可以被炼化这件事开始,一直坚持到现在,但刀还是刀,根本没有独叟所说的那样通灵。

不过即使这样,张傲秋也没有放弃,照独叟的说法,就是功夫未到。

不过一想到炼化兵器,张傲秋立即想起了上次干掉的那个黑袍人手中的木杖,既然那木杖能收纳鬼魂,那自己的星月刀不知道又能不能了?

一念到这里,张傲秋立即心头一阵火热,昨晚看到的那个黑袍人,手中拿着的可是一根玉杖,要是能将那根玉杖弄到手,说不定真的可以破解这个秘密。

只是对方太过强横,自己跟他单打独斗,以自己这些底牌,也许能够将他拿下,但那也够呛,而且对方会给这个单打独斗的机会么?

想得头疼,干脆将意识抽出,到识海去找独叟。

谁知进识海一看,独叟没看见,却看见元神独自一人盘坐在太极圆环上。

张傲秋一进入识海,元神立即感应到,还没等张傲秋开口,自行道:“师父受了重伤,现在在乾坤图内修养,在师父修养的这段时间,由我在这里看守。”

张傲秋“呃”了一声,捎了捎头道:“你师父现在情况怎样了?”

元神答道:“不怎么好,想要恢复到先前状况,估计也要个大几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