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零二章 入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并不急着将这些人带入伏击圈,若不是顾及黑袍人后手,也就是那个还没有见过的三人多高的怪物,在这密林里,张傲秋一个人就能将那十五个玄境高手干掉。

兜转了一圈,每次对方就在前面不远处,但就是抓不到手,这也让后面那些人心生烦躁。

但人心理就是这样,越是抓不住,就越是想抓住,追到后面,就连那黑袍人也开始失去了警觉,只是一心想干掉前面那个狡猾如狐的家伙。

再过一顿饭功夫后,张傲秋抬头看了看天色,时间不能再耽搁了,遂调头往伏击圈而去。

到了伏击圈口,张傲秋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似在辨别地形,后面的黑袍人趁机赶上,玉杖当头横扫过来,同时恨声道:“看你还往哪里跑?”

张傲秋身子一矮,避过玉杖,但身形却是一顿,已经毫无灵活性。

那黑袍人看得清楚,一声不吭,手中玉杖斜挑,直攻张傲秋胸口大穴。

张傲秋长刀一卷,横着挡在胸前,又是“叮”得一声,跟着嘴里发出一声闷哼,身子在大力之下,被挑得直往山谷内倒飞而去。

黑袍人见状,脚尖一点,玉杖斜指,人紧追其后,身形还在空中,玉杖在手中一滑,加长了攻击距离,杖头贴着树枝直点张傲秋后背。

张傲秋听得风声,连忙使了个千斤坠,身形迅速落下,跟着团身一滚,加速往山谷逃去,同时将血包内剩下的那一点鲜血洒出,形成一路的血迹。

黑袍人百忙中,看了看周围地势,一见前面是处死地,倒是犹豫了片刻。

但在他犹豫的时候,后面的死域人高手却是直追而上,这么辛苦,好不容易将人追到死地,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黑袍人身边的鬼影,被前面的血腥味吸引住,没有去查探四周,在黑袍人犹豫的那一刻,跟着蜂拥而上。

就这么犹豫的一会功夫,蜂拥上前的鬼影又少了四只,还没有开始愤怒,鬼影在感应中开始接二连三的消失。

原来张傲秋在进入山谷内,在暗处将玄阴、玄阳还有自己元神都放了出来,消失的鬼影,自然是玄阴所为,真是大快朵颐。

黑袍人怒哼一声,身形如一道疾风闯入山谷,张傲秋在神识里看得清楚,按约定扬天发出一阵长啸,意思是鳖已进瓮。

进入山谷的死域人高手,一听张傲秋长啸声中中气十足,心头顿时一懔,这哪像受了重伤的人?

黑袍人第一反应是中了埋伏,这念头刚起,山谷外已经是万箭齐发,只从箭矢划破空气发出的刺耳声响,就知道外面射箭的都是高手。

只是这高手也忒多了吧?

黑袍人见了怒吼一声,用死域人话喊了几声,手中玉杖狂舞,跟着就是一阵阵阴风四起。

很显然,黑袍人这是要利用鬼影发动攻击。

只是阴风刚起,还没有跑出山谷,就消失不见了。

而先前被自己追得如丧家之犬的黑衣人,则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蒙面巾上的眼神里,射出了讥笑的目光。

越是到了将以命相博的情况,黑袍人反而越是冷静,拄着玉杖安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张傲秋,嘶哑着声音问道:“你是谁?”

张傲秋却是双手负后,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其实他现在在想,当时跟眼前这黑袍人第一次隔空相对的时候,心中那一丝心悸的感觉,为什么当时会有那样一种感觉?

他的灵觉绝对不会出错,难道眼前这人还有能克制自己的底牌?

论修为,对方不是自己对手,那些个鬼影,还不够玄阴玉一人玩的,那剩下的……?

刚想到这里,张傲秋突然觉得脑袋一痛,早已准备多时的独叟嘿嘿一笑,对这精神力攻击也不阻拦,而是放任其长驱而入,同时右手一翻,将缩小了的太极圆环对着那攻击过来的精神力,滴溜溜地转动后,用力一吸。

精神力的修炼比起修为来说,要更加难得,以前是功力不够,只能将这样的攻击阻挡在外,但现在却不同往日了,全部照单接受,然后让太极圆环自行进行炼化。

但饶是这样,张傲秋依旧感到脑袋一阵刺痛,暗呼一声厉害,自然而然地抱着头往后连退几步。

这是头痛的一个很自然反应,就不知道对面静静站立的黑袍人知不知道,他那些攻击过来的精神力都已经给别人做了贡献?

张傲秋扬天就倒,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那黑袍人也是不动,一顿饭功夫后,这精神力攻击才停了下来。

张傲秋心底嘿嘿一笑道:“老爷子,看不出来这家伙还蛮厉害的。”

独叟却是心满意足地收起太极圆环,这种纯修炼出来的精神力最是精纯,以前想都想不到,现在却一下收了这么多,也是心情大好,哈哈一笑道:“这次看来是玄阴玉那女娃娃跟老子收获最大了,哈。”

而外面那边,依旧是箭矢翻飞,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下了几个,这些箭矢都被喂了剧毒,只要一见血,过不了多久就会一命呜呼。

现在讲得是歼灭战,都是无所不用其极,死域人那么多人追杀张傲秋一个,现在反过来被外面那么多人围着射杀,只要能取得效果,还管他什么手段?

况且敌人少一个,自己这边人就可能会多保存一个,这些人可都是宝,一个也损失不得。

黑袍人对那边箭飞如雨的情景看也不看,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全力戒备着躺在地上的张傲秋。

这家伙在被追杀的时候那种狼狈样,现在看来显然是装出来的,现在躺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又在使诈?

又等了一顿饭功夫,黑袍人突然发动,手中玉杖往躺在地上的张傲秋直攻而去。

实在是不能再等了,若再等下去,等那边自己人都被干掉后,就只剩下自己了。

仗影带着风雷之声,一出手就是全力一击,同时脚步一错,身形左右飘忽,让人摸不着方向。

张傲秋此时不敢用神识,就是怕对方会有所警觉,不过黑袍人所有动作却一丝不落地反应在他的灵觉里。

在他还是天境修为的时候,无意之境就能挡住慕容轻狂的幻指,现在修炼到灵觉,其层次早已非当日了。

黑袍人一动,张傲秋同时发动,躺在地上的身子蓦地横移三尺,就好像有根无形的绳子突然发力拉动一般。

跟着身形直挺挺站起,星月刀往黑袍人直劈过去。

刀式变换,完全跟随黑袍人身形移动,看似漫不经心,但却一直掌握主动,如此刀法,当真玄之又玄。

黑袍人闷哼一声,同时心头一懔,闷哼是表示心中的不满,你他妈除了使诈还能不能玩点别的?心头一懔则是因为对方能毫无声息地接下自己的精神力攻击,只怕在这方面的修为,比自己还要高。

这黑袍人就是鬼王谷的大长老,这次将他这样的大人物派过来协同死域人大军,也是因为死域人战事久久没有结果,再也消耗不起了。

黑袍人敢放心来追,张傲秋前面扮猪吃老虎是扮的好,但最根本的原因,以他现在的修为跟底牌,确实还很难再遇见敌手。

玄境高阶的修为,强横的精神力攻击,同时还有鬼影旁衬,若不是遇见张傲秋,只怕到场的雪心玄他们,没有一个能够逃脱。

何况他身边还有那十五个玄境高手。

这样的阵仗,追杀张傲秋一人,确实也是很给面子了。

黑袍人见张傲秋刀式总是能追上自己,当即脚步一顿,玉杖后尾摆出,同时身形前倾,想要用小巧对大开大合。

张傲秋一见,刀式跟着改变,在三尺范围内,绿白刀芒炸起,就像一道电雷一般,即能防御,又能进攻。

一时周边石屑纷飞,黑袍人见势不妙,身形远遁,气机感应下,张傲秋星月刀一长,跟着赶杀了过来。

而另一边,箭矢不再射出,但从四周山林里,却出现了百多号人,就这架势,完全是赤-裸-裸的群殴,太不讲道义了。

雪心玄他们这样的玄境高手,一个找上一个,剩下的还剩下一两个,就四五十个灵境伺候一个。

特别是欧阳雪怡手下的那五十四人,本就善于刺杀,刺杀若是单人完成任务,那另当别论,只要是多人一起,最讲究的就是配合。

因为刺杀本就不是正大光明的事,要求就是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任务,然后充容撤离。

所以这五十四人修为虽然都不怎么高,但威胁却是最大。

黑袍人一看这阵仗,知道今天这事,对方是早有预谋,那十几个自己人,只怕是保不住了。

但手上玉杖却是攻击不停,张傲秋也不想久耗,刀刀硬拼,就是欺对方没有自己那雄厚的真气支持。

只是不知道对方那根玉杖是什么所打造,居然在这样的硬拼下,一点损伤都没有,这更让张傲秋升起了抢夺之意。

单从修为来说,张傲秋跟那黑袍人之间隔着一条鸿沟,打斗中完全掌握主动,而且现在又学会了隐匿身法,更是如虎添翼,让那黑袍人想躲都躲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