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百零一章 上钩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随后的事情,让花倩笑跟花连城更忙了,同时也让阿漓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如此多的人员来往,物资交接,还有各种势力之间的沟通及交流,到了她手上,都给做的有条不紊,一丝不乱,后来花倩笑实在是忙得脱不开身,就将这种协调组织的工作全权交给了阿漓。

而房五妹跟花倩笑打了几天下手后,因其来自山野,自身带着一股淳朴,而且人又漂亮的不像话,所以很多从龙华城撤过来的乡亲都非常喜欢跟相信她。

而这些人因为失去了家园还有亲人,客居他处,内心深处极为不安稳,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最容易滋生谣言跟暴乱,但对这些人又不能打骂,还要耐心劝解,这样的工作最是繁琐。

花倩笑可没有这样的功夫,不过也没想到房五妹还有这样天赋,试了几次后,同样干脆利落地将后方的维稳工作全权交给了房五妹。

房五妹过来,张傲秋也就跟她见过三次,每次时间都不长,张傲秋看出了这小妮子对自己的眷恋,但现在这个非常时期,也确实没有多少时间来卿卿我我。

房五妹的事情,张傲秋也没瞒着夜无霜,将缘由老老实实交代清楚,夜无霜对这事已经看开了,自己的男人必将成为天下敬仰的英雄,也不可能只属于她一个人。

况且这还是自己未来婆婆的安排,若是反对,只怕以后就很难相处了。

有了夜无霜的同意,就没有了三个女人一台戏的场面,张傲秋内心是轻松一大截,这也更加加重了夜无霜在他心中的地位,同时也暗自告诫自己,以后可不能再惹上这样的情债。

就这样忙忙碌碌一个月后,张傲秋带着夜无霜几人再次回到了龙华城。

前段时间的准备也没有白费,再重新接手也是顺顺利利。

不过这段日子却是越来越炎热,虽然山里要相对凉爽一些,但蚊虫纷飞,还是相当麻烦。

还好张傲秋几人都是喝过蛇血的,不惧蚊虫,但是欧阳雪怡他们就比较难过了。

龙华城的死域人经过一场大胜后,士气高昂,若不是后方物资保障有些艰难,现在应该早就渡过离水,乘胜追击了。

但从武月城发来的情报,在武月城的外海上,看到了海船帆影,很有可能就是死域人后援物资。

张傲秋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对龙华城再次查探了几天,死域人依旧防备森严,看来对张傲秋这个潜在的敌人是相当的忌惮。

第十天子时,又是一个月隐星稀的夜晚,张傲秋决定不再等了。

这次他选择下手的位置是龙华城西城门,这个城门比起其他城门防范更是严密,因为此门外就是龙华城对外的官道,也就是攻城的主战场。

张傲秋神识小心翼翼地往前推进,城门内包括城楼上,有五个玄境高手跟十个灵境高手坐镇,如此浪费人力,死域人算也是下了血本。

不过那黑袍人却没有在神识内出现,张傲秋心生怀疑,将神识再往外扩展一些,刚刚推进到五十丈的时候,灵觉上就出现一股阴寒。

张傲秋嘿嘿一笑,神识收回,他知道自己能发现那黑袍人,对方也一定感应到他,故意停顿了一会,给对方调动人手的时间。

一盏茶功夫后,张傲秋从暗处走出,体内真气运转,星月刀高高举起,一道绿白光芒闪过,直接一刀劈开城门。

城门刚一破,城门内三道人影跟着直飞而出。

张傲秋见了,身形急退,在后退的速度缓了一缓,被当先一人追上,“避无可避”地跟对方对了一掌。

张傲秋应掌一声闷哼,借力翻身往山林深处逃去,跟他对掌的那人也不好过,身子被震得练练后退,体内一阵气血翻涌,心中暗呼厉害的同时,嘴里发出一连串的命令。

这人玄境中阶修为,现在自己已受内伤,对方只怕也好不到哪里去,正是趁他病要他命的大好时机。

哪知对方一入山林,就像水滴滴入池塘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凭自己这几个人,想要在这样的山林里将人找出来,那跟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不过此时时间却不等人,耽搁的越久,对方恢复的时间就越多,这次设下圈套好不容易等到了这家伙,可不能让他给跑了,若是让他跑了,上过一次当还再上当,只怕是不可能了。

对方有如此厉害的人物,绝对不能让其活着,不然终究会成为大患。

张傲秋其实一直都在他们身边,只是按兵不动,静静等待,他现在气息收敛,仅此就可以在那些玄境高手面前隐身。

果然没过多久,那股熟悉的阴寒再次出现,张傲秋神识扫过,在他五十丈外,一个手持玉杖的黑袍人静静站立在黑暗中。

张傲秋神识一扫过,那黑袍人身形立动,只从身法上来看,其修为至少达到了玄境高阶。

两人身形同时弹起,周围的人闻声而动,衣决声不断,张傲秋神识看过去,跟过来的居然有十五个玄境高手,一下引诱过来这么多高手,刚刚等候的那一盏茶功夫还是值得,就是不知道死域人这次是不是将高手倾巢而出了。

张傲秋心里冷笑一声,只要那黑袍人修为没有越过玄境,那这一仗就已经赢了大半了。

不过此时却是要装着身受内伤,气息不稳,时隐时现,引得后面鬼影直追,但又不让它们追得轻易而举。

张傲秋有神识,后面的黑袍人有鬼影带路,双方追追停停,但始终互不脱离。

就这样追了一顿饭功夫后,前面的张傲秋气息终于紊乱,速度也慢下了不少。

身形刚一停顿,跟在后面的十条鬼影瞬间扑了过来,早已待命的玄阴玉立即蓝芒迸射,化线成网,将领头的五条鬼影罩入其中,蓝芒豁然一亮,跟着迅速缩回。

现在可是以快打快,再也没有那功夫去钓鱼了。

一声闷哼在张傲秋左前方响起,同时一条身形犹如旋风一般穿过树林,人未至,那根蓝莹莹的杖头直点过来。

张傲秋身形一转躲过杀气森严的这一招,但脚步却是一个踉跄,那黑袍人见了,发出喋喋一声怪笑,跟着恨声道:“果然是你杀我鬼奴。”

玉杖一圈,凌厉的劲风如影随形往张傲秋胸口点去,此时张傲秋已经避无可避,手中长刀勉强抬起,坎坎一挡,“叮”得一声清音响起。

张傲秋应声往后直倒,翻身就逃,同时挤破事先准备好的血包,沿途喷洒一些。

血腥味一起,后面的鬼影不受控制地疯狂跟来,后面的黑袍人冷笑一声,紧跟其后,旁边的死域人高手则是往两旁散开,只顾往前飞掠,想要抢在对方之前形成合围。

刚才张傲秋跟那黑袍人实打实相交一击,试出对方当真是玄境高阶修为,自此心中才算是大定。

在这树林里,双方都是一样,漫天的树枝藤蔓,形成重重阻拦,特别又是黑夜,山林内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张傲秋身形转弯右拐,就像游鱼一样,几个闪身就摆脱了后面的黑袍人。

后面的黑袍人却是心中暗恨,若现在是空旷位置,或者有那么一丝光亮,不是这般漆黑,前面那人早就要被自己拿下。

一想到对方灭掉自己辛苦得来的鬼奴,心中就是怒火中烧,千万不要让老子抓住你,否则老子要让你后悔托生成人。

还没等他想更多,感应中又有三支鬼奴消失,心中更怒,手中玉杖连连劈出,将前方树枝跟藤蔓斩断,身形强行穿越而过。

同时发出命令,让那些鬼影不要跟得太紧,只要能在后面远远吊着就可以了。

得到一个魂魄本就相当艰难,而将这魂魄炼化成鬼奴,其中又要花费大量的心血,可以说一只鬼奴炼成,比一个婴孩出生更要辛苦百倍。

而鬼奴能力又有高低,想要一只低阶鬼奴能成为一只能追踪,能攻击的高阶鬼奴,其中花费的心血又不知有多少。

只是这前前后后,前面那人居然灭了他二十多只鬼奴,当真是心肝肚疼,让他又如何能不恨呢?

张傲秋见后面鬼影退后,真如吊销鬼一样,只是远远跟着,当即明白后面那黑袍人的心思,当即散发出气息,同时又在血包里挤了点鲜血出来进行诱惑。

但这也很符合他现在的情况,身受重伤,气息不稳,全力逃命的情况下,自然会有吐血。

那血腥味再起,后面的鬼影就有几只安耐不住,若不是那黑袍人死死控制,只怕早就飞扑了过来。

旁边的那些死域人高手,此时已完全失去了方向,只是凭借气机感应,始终追在张傲秋左右,但却无法主动出击,一则是对方太过狡猾,方向飘忽不定,第二则是光线太暗了,完全看不清周围情况。

现在已经进入夏季,正是蛇物虫类众多的时候,而且这样的森林里,人迹罕至,地下早就集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腐烂枝叶,因此这帮人不仅要随时关注前面那人的情况,同时还要小心提防周边的一切,追得也确实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