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九十一章 欲言不语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样的激情,让周围百姓欲罢不能,张傲秋知道现在在民意这把火上,已经成为燎原之势,干脆顺水推舟,在众人的簇拥下,游走全城。

所到之处,处处都是狂热地呼喊,若不是花连城沿路安排军士,只怕张傲秋真要被挤成肉饼。

而这场老百姓自发组织的盛况空前的聚会,很大程度上冲淡了伤亡带来的悲痛,同时也更大地调动了所有人的积极性,第一次让所有人,不分男女老幼,为这场圣战注入自己的力量。

同时这种昂然的战意,正面面对困难的信心跟勇气,也感染了那些新加入的人们和那些各个城镇支援的的军队。

渐渐地,武月城成为一个口口相传的传奇,慢慢在历史潮流中改变自身的地位,使得她在整个对抗外族的战争史上,拥有无法撼动跟无法忘记的存在。

而在大战刚一结束,花倩笑就将这场大捷第一时间广传天下,同时也将龙华城所受的遭遇一一向世人述说。

死域人屠城的血腥做法,反而成为了一个最大的助力,使得天下各城众志成城,一致对外。

在这样的基础上,圣教联合独孤山庄等五大门派,向天下所有人揭露一教二宗勾结死域人,图谋不轨的狼子野心,号召天下所有江湖门派团结起来,共同抵御一教二宗。

这个消息一传出,江湖各大门派立即行动起来,自发组成了锄奸队,对一教二宗进行或明或暗地打击,一时让其哀鸿遍野,如过街老鼠一般,被逼转入地下,这种情况下,一教二宗对死域人的支援就更加可怜了。

张傲秋本想进武月城去看看木灵跟花倩笑的,没想到这人没见着,却在城门口被耽搁了整整一天。

第二天,张傲秋好不容易脱了身,心中暗自念叨着:以后再来,可千万再不能走城门了。

脱了身,张傲秋立即赶往木灵处,一进门就看见所有人都在房间里,张傲秋上前一屁股坐在桌子旁,倒了杯水就一口灌下。

放下水杯一看,所有人都直愣愣地看着他,不由一愣道:“都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紫陌嘿嘿一笑接口道:“哦,也没什么,就是想听听你那次被闪电劈中后,后来有什么感受?”

张傲秋闻言,白眼一翻道:“被闪电劈中,还能有什么感受?要不你去试试?”

雪心玄听了跟着道:“阿陌刚才没有说清楚,我们的意思是:你现在有没有事?”

张傲秋摇了摇头道:“我是没什么事,只是苦了霜儿。”

所有人一听,不由同时都看向夜无霜,夜无霜没想到一下又扯到自己身上来,小脸微红,跟着却是双目含情地白了张傲秋一眼。

张傲秋同样抬眼看着眼前的玉人,只觉心中没来由得充满着一种满足感。

紫陌在旁见了,一拍额头道:“好啦,你们小两口就别眉目传情了,刚才心姨问你话你还没答了。”

夜无霜一听,小脸不由通红,见众人都笑着望着她,心头更囧,连忙将脑袋藏到雪心玄身后。

张傲秋却是呵呵一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咳嗽一声道:“霜儿,别躲了,把你的短刃借我一用。”

众人一听,更是轰然一笑,夜无霜本就脸嫩,这一笑让她更是不知该怎么办好。

囧了半天,才正起身子,右手一翻,一把短刃变戏法般出现在小小的手掌上。

张傲秋接过短刃,对准桌上的一个茶杯,看了看众人道:“你们都闪开一些。”

待到众人后移一截,张傲秋真气透过短刃,众人只觉眼前绿中夹白的光一闪,跟着桌上的茶杯“啪”得一声炸成碎片。

这一下让在座的其他人均是一愣,呆呆地看着桌上的碎片出神,真气有穿透性这个都知道,但是有爆炸性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半响后,雪心玄才眼神复杂地看着张傲秋问道:“这是……,那闪电之力?”

张傲秋将手中短刃还给夜无霜,捎了捎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还是要问过独叟前辈后才能确定。”

夜无霜一听说起独叟,在旁接口道:“师尊,你可不知道,我见过独叟前辈了。”

雪心玄闻言白了她一眼,这孩子,刚才是欢喜得糊涂了吧?

夜无霜看到雪心玄眼神,小嘴一嘟道:“师尊,你这么看我是什么意思?我说的可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阿陌的。”

跟着将那天独叟元神出窍的事说了一遍,木灵跟雪心玄两人在旁听了,又是一阵发愣。

上次木灵问过张傲秋,只知道这小子已经修炼出了元神,没想到现在元神都能出窍了,这,这,这才多大年纪,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啊。

两人发了会楞,跟着对望一眼,又是同时微微一摇头,雪心玄叹了口气道:“妖孽。”

跟着又问道:“独叟前辈他可好?”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道:“估计现在不怎么好了,那天的闪电之力太过强大,若不是他老人家提前护住我周身经脉,只怕现在就真的翘辫子了。”

张傲秋知道雪心玄这样问得意思,顿了顿跟着道:“心姨,独叟前辈现在估计在乾坤图内调息,等他复原了,我让他出来见见你。”

雪心玄一听立即笑着点了点头,独叟于她跟夜无霜都有大恩,能够再重见这老爷子,想想都让人期待。

木灵却在旁边问道:“在乾坤图内调息?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傲秋“哦”了一声,既然说出来了,干脆就一五一十地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乾坤图紫陌跟夜无霜不仅见过,而且还在里面呆过,所以听了没有什么表情,但剩下的人就不一样了,听完均是愣愣地看着张傲秋,就像看神仙一样。

张傲秋见了呵呵一笑道:“你们别这样看着我,等独叟前辈康复了,让他老人家元神出窍后,也带大家一起去乾坤图转转。”

阿漓一听,立即两眼冒着星星地抱住张傲秋的胳膊,张傲秋一见,知道这丫头又要来撒娇神功,连忙道:“你第一个。”

阿漓听了,不由喜笑颜开,连连点头。

这一天,一众人算是难得安静地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地不觉就到了傍晚。

张傲秋心里念着花倩笑,也就直说了,然后出门而去。

到了花倩笑起居室门口,门前的丫鬟轻轻地将房门打开,张傲秋跨步进去,抬眼一看,却见伊人正笔直地站在窗前发呆。

花倩笑现在穿在淡青色的起居装,一头乌黑的长发垂下,只在发梢用一块洁白的手帕简单打了个结。

而越是这样简单的起居妆,让看惯了花倩笑戎装英姿的张傲秋,越觉得此时的背影才更是让人迷醉。

跟着心头又是一叹,好好的一个美人儿,却被压上如此重任,也真是苦了她了。

想到这里,张傲秋轻轻咳嗽了一声,前面的花倩笑闻声身子一震,霍然转身,身子往前倾了倾,但又生生顿住,只是眼神灼灼地看着张傲秋。

花倩笑这个动作,让张傲秋心湖中不由浮现她在战场上面色清冷的样子,不由心头又是一叹。

花倩笑跟夜无霜不同,她可以说是自懂事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是在挣扎,抗争中度过,小时候要撑起一个家,现在又要撑起一座城。

若不是那一颗差点要了她性命的丹药,可能她现在早已成为一具枯骨,因为以她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做出委曲求全的事,无力抗争,只有一死了之。

所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那一颗心,早已锁上了层层枷锁,已经习惯了时时处于绝对冷静的状态,哪怕是直面生死也是一样。

但夜无霜却不一样,她虽然是个孤儿,但自小在雪心玄的呵护下长大直到成为圣女,可以说一直都是顺风顺水,这就导致她在别人面前是一副清冷**的表情,在张傲秋面前却是一个小女儿的样子。

而这样小女儿的心性,又最是让人欢喜,因为敢爱敢恨,让张傲秋甘愿身陷其中不可自拔。

对于夜无霜,这个跟自己经历过太多事情的可人儿,张傲秋是唯恐照顾不周,所以很多事情,只要她反对,张傲秋就会退出,或者是采用围魏救赵的策略,让她同意后再做。

这个情况,直到最后张傲秋登基称帝后,在他周边,也只有夜无霜敢对其意见反对,而且错的不改就不罢休。

所以后世人,对于这位开国皇后娘娘,是发自内心的尊重跟爱戴,她心胸关怀着整个天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辅佐帝君,开创一个盛世皇朝。

张傲秋举步走到花倩笑近前,细细端详着她脸庞,柔声道:“你瘦了。”

这话一出,花倩笑眼眸蓦然一红,这两个月对她来说,不仅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处理,同时又日夜担心着这个冤家,一日未得到消息,一日就如头悬利剑一般,这种日子过得当真是度日如年。

片刻后,通红的眼眶里,两颗滚烫的泪滴顺着脸颊滑落,花倩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她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哭过了,甚至连她自己都会怀疑,自己这一生还有没有哭的权利?

张傲秋还是第一次见到花倩笑露出如此软弱的样子,心中不由一痛,抬手将她眼角的泪花拭去,跟着道:“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