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八十三章 情缘终定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听了“嗯”了一声,接着道:“不过这檄文后面还要加一个条件,就是不管你是哪个城派来的援军,都必须无条件听从我们的指挥,若是这条做不到,就叫他们别来了,特别是离河南岸的那好几个重镇。”

花连城一听,不由面露迟疑,而紫陌跟夜无霜却是同时眼睛一亮。

紫陌见花连城还在犹豫,伸手拍了拍他肩膀道:“小子,秋哥刚才说的才是真正的戏肉。”

花连城一听,还是一脸疑惑道:“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一时还没想明白,那些人怎么可能无条件听从我们的指挥?若是他们不来,那岂不是……。”

张傲秋听了,咧嘴一笑道:“在别人家里打仗,无非就是费些钱物跟兵力,但若是战火烧到自己家了,那就不是费些钱物跟兵力那么简单了,若你想通了这个,你也会知道怎么选择,况且他们也会想,听命一时,又不是听命一世,其他城镇对战情跟地形都不是很了解,以其盲人摸象,不如找个带头的省事,而且现在是战时,听命于别人也不算丢脸。”

花连城听完,眉头微皱地陷入沉思,张傲秋见了却不理他跟着道:“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只要听命了一时,就会成为趋势,也就是心里上自然而然接受服从,因为战争不可能是一天两天就结束的,时间长了,人心就自然会发生变化,在这上面我们就有很多文章可做。”

说完伸手拍了拍花连城肩膀道:“龙华城城主的位置,难道你就不感兴趣么?”

花连城一听,眼睛顿时一亮,再看向张傲秋时,眼中带着一丝强烈的战意。

哪个男儿不想功名,若是能成为龙华城城主,那所有事情就是自己说的算,这样的功名,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去抢过来。

紫陌在旁见了,嘿嘿一笑道:“花城主,以后可要多关照关照兄弟们了。”

花连城听了,一拍胸脯道:“好说,只要各位的事情,本城主必定鞍前马后给伺候妥当。”

夜无霜一见,摇了摇头道:“一丘之貉。”

等花连城离开后,紫陌沉吟道:“照这样看,鸡公岭那里的死域人大军只怕只是个摆饰,死域人是在玩声东击西啊。”

张傲秋闻言,摸着下巴道:“我估摸这死域人是做了两手准备,鸡公岭的大军只怕也不完全是摆饰,嘿,死域人这次可是下了大赌注,这里面只怕真是有高人在啊。”

夜无霜一听,立即道:“鬼王谷?”

张傲秋闻言却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紫陌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道:“秋哥,你打算怎么做?”

张傲秋听了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个局场面太大,涉及到的人跟事也太多,现在要说有什么打算还不好说,只能先等其他各城的反应,然后再定下一步。”

夜无霜却是一脸担忧道:“阿秋,你就这么有把握,剩下三十四城都会听我们的?”

张傲秋闻言呵呵一笑道:“应该是三十二城,临花城跟曲兰城可要排除在外。”

夜无霜听了,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三十四跟三十二之间也就隔了两个城,有必要这么乐呵么?”

张傲秋闻言晃了晃指头道:“霜儿,你可是小看了云叔的能力了,他若不是让一教二宗给牵制住了,只怕中原早起战乱了,而死域人既是威胁,同时也是契机,我想云叔他自己心里早就有数了。”

夜无霜听完却是疑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傲秋笑着敲了敲桌子,看着夜无霜跟紫陌,意味深长地说道:“要是我说一统天下的契机到了,你们会相信么?”

说完不等紫陌两人回话,张傲秋两手一拍,门口蓦然闪过一人,正是张子元,拱手行礼道:“少主。”

张傲秋“嗯”了一声,站起身来道:“传我命令,立即潜人赶往龙华城,给那边张家暗线于支援,同时加大人手,将龙华城地下势力联合起来,先期以护送老百姓为主,后期则是持机对抗死域人,为大军到来做好接应。”

张子元应了一声,跟着问道:“若是那边的地下势力不愿听从我们的,这个……。”

张傲秋闻言“嘿”得一声冷哼道:“这个还要我教你么?”

张子元闻声立即单膝跪下道:“属下愚钝,属下知道怎么做了。”

等张傲秋刚换洗完,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外面就有人来报,说是花城主有请小先生。

张傲秋跟夜无霜交代几句,就直奔城主府。

此时天色已经微亮,城主府内却依旧灯火通明,张傲秋赶到的时候,花倩笑书房内站满了人。

花倩笑一见张傲秋过来,右手一挥道:“你们等会在议事厅候命。”

等众人下去后,自有丫鬟送来早点,花倩笑柔声道:“还没吃吧?”

张傲秋“嗯”了一声,也不客气,坐在花倩笑旁边开始狼吞虎咽。

花倩笑见张傲秋紧挨着自己坐下,脸上现出一丝羞红,但也没有拒绝,只是贴心地为张傲秋夹菜。

张傲秋转头看了她一眼道:“昨晚一夜没睡吧?你也吃啊,这么辛苦,也要好好注意身子。”

花倩笑“嗯”了一声,不过因心中有事,所以吃了几口也就停下了。

等张傲秋吃完,花倩笑拿过旁边的檄文递给张傲秋道:“这是按你的意思来写的,你看看,可有什么要修改的?”

张傲秋接了过来,一目十行看完,点了点头道:“措辞激昂有力,很符合你的性格,没什么要改的。”

花倩笑听情郎夸奖,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低头道:“既然你同意,那我就发出去了。”

说完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将檄文交给门口的侍卫,低声交代几句,那侍卫接过檄文,转身匆匆而去。

花倩笑关好房门,转过身来,心里却是莫名其妙地一松,当她听到龙华城破的时候,心中甚是焦虑,有种大势去也的感觉,可这个冤家一过来,竟反觉得这好像也不是多大的事。

有他在旁边,我心里就安稳。

正想着,却是眼前一花,抬头一看,却见张傲秋正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花倩笑见了,不由“啊”了一声,心中一慌道:“你做什么?”

张傲秋一见花倩笑慌乱的表情,心中暗自好笑,随口道:“想要亲你啊。”

花倩笑一听,脸色立即通红,本能地退后两步,双手直摇道:“不要……,不能在这里。”

张傲秋跟着上前两步,嘿嘿一笑道:“你的意思是,不在这里,在其他地方就肯让我亲了?”

花倩笑听了,顿时语无伦次道:“是,啊,不是,我……。”

张傲秋一听,接口道:“到底是还是不是?”

花倩笑抬头看了他一眼,见张傲秋一脸坏笑,顿时明白过来,红着脸拿起拳头就锤,娇羞道:“你坏死了,你就知道欺负我。”

张傲秋右手顺势一带,将花倩笑搂在怀里,直直地看着她道:“我怎么欺负你了?”

花倩笑还重来没有跟一个男子如此亲近过,虽然在逼毒的时候,自己身子已经被这冤家看完了,但那时是逼不得已,没有确实的情分,现在这样就完全不同了,只觉身子一软,“嘤咛”一声,将头埋在张傲秋胸前,脸蛋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两人拥抱了好一会,花倩笑才起身轻轻推开张傲秋,媚眼如丝地偷偷看了他一眼,小声道:“我早已将自己当成你的人了,只是怕你会不要我,你……。”

张傲秋见怀中玉人如此委曲求全,想到她在战场上不顾生死,神色淡然的表情,心中莫名一痛,伸手拂过她脸颊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不要你?”

花倩笑终于听到张傲秋肯定的答复,心中一阵欢喜,主动将身子贴近张傲秋,嘴里含笑道:“我真的很高兴。”

直到现在,这段情分才正式定了下来,最后等花连城过来的时候,见张傲秋跟花倩笑当着自己的面手牵着手,差点惊掉了下巴:今天太阳是从哪边起来的,怎么阿姐改性子了?

在议事厅,花倩笑又回到了当城主的一面,按张傲秋的意思,将空出的落梅镇进行先期修整,准备接纳从龙华城撤过来的百姓。

同时在军队,物资还有人文上多管齐下,保证大量的人员涌入后能够有条不紊。

一道道命令下达,清晰明了,花连城看着稳坐在城主椅上的花倩笑,先前花倩笑听闻龙华城破,虽然面上镇定,但花连城却看出了她内心的慌乱,但现在花倩笑的表现,却是真正稳如泰山,从骨子里透露出一股自信,不由暗自感叹:姐夫,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股自信,从主帅身上发出,就是下面人的一个定心丸,下面的人只知道按命令行事,至于命令是对还是错,就考验主帅的睿智,更重要的是心性,特别是在危难的时候,能在重重迷雾中找到那一丝生机。

所以说千军易求,一将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