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九十章 群情激昂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顿烤肉,张傲秋用尽了心思,吃得夜无霜满嘴流油,直呼过瘾。

两个月茹毛饮血的日子,这还是第一次吃到一顿饱饭,只觉得美味绝伦,无以复加。

夜无霜吃饱了小肚子,看着张傲秋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张傲秋知道她问得是什么,哈哈一笑,吹嘘道:“独叟前辈说我是不死之身,那就不会错,现在我是功力尽复,感觉非常的好啊。”

说完站起身来,抽出星月刀道:“你看着啊。”

跟着身子一跃,一刀砍向远处的一块大石,绿色的刀芒里仿佛夹着银光一闪,跟着“轰”得一声巨响,那块大石居然被炸成了碎石。

夜无霜看了不由瞠目结舌,张傲秋自己也是看着一地碎石愣愣发呆。

以前像这样,刀芒只是将大石一刀两断,切口平滑一些而已,但没有想到现在却是这样劲爆的结果。

两人看了好一会,夜无霜才愕然道:“难道……,是那闪电之力?”

张傲秋闻言捎了捎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

话音刚落,心底传来独叟的声音道:“霜丫头说对了,你小子真他妈好运气,不过却把老子整的死去活来。”

张傲秋听了更是疑惑,那时候他已经深度昏迷,根本就不知道体内发生的事情,当即疑惑道:“老爷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独叟在识海里一摆手道:“这事说来话长,等你空下来的时候自己去看,现在你还是先带霜丫头回去,两个人都搞得像叫花子似的。”

张傲秋本想再问,但听独叟说话有气无力,知道这老爷子估计在闪电临体的时候,为救自己受了重伤。

当即收回星月刀,神识铺开,认准方向,一拉夜无霜往紫竹轩而去。

两人回到紫竹轩的时候,家里就只有阿漓跟铁大可两人,一见张傲秋跟夜无霜回来,阿漓不由“啊”了一声,上前拉着两人的手,眼中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嘴角哆嗦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一句话。

张傲秋知道这丫头担心的不轻,伸手揉了揉她脑袋道:“阿漓,别担心,你师兄是什么人,岂能有事?哈。”

阿漓“嗯”了一声,连连点头,一看两人就像野人一般,连忙道:“我去烧水,你们先洗一洗。”

跟着转头对铁大可道:“铁大哥,你快去武月城,将秋大哥跟霜儿妹子回来的消息告诉他们。”

铁大可不知道说什么,只知道在旁憨憨地笑着,闻言一点头,经过张傲秋身边时,重重地拍了拍他肩膀。

洗漱完毕,张傲秋带着阿漓跟夜无霜赶往武月城,还没到城下,早有眼尖的军士看见,立即通报在城楼的花连城。

片刻后,城门大开,张傲秋远远地透过城门看过去,只见城门内两旁整齐地站着两排铠甲鲜明的军士。

张傲秋捎捎头,转头看着阿漓道:“这是怎么回事?”

阿漓闻言一笑,抱着他胳膊喜笑道:“秋大哥,你可不知道,你现在可是武月城的大英雄,我听阿陌说你借闪电之力,一刀劈退死域人几万大军,犹如天神下凡,现在整个武月城都在传着,师妹我听了都倍感荣光啊。”

张傲秋“呃”了一声,无奈道:“威风是威风了,可也差点要了你师兄的小命。”

阿漓一听,抱着他胳膊的双手一紧,不悦道:“不许你瞎说。”

张傲秋闻言,转头瞟了她一眼,只见小丫头一脸认真的样子,哈哈一笑道:“不说不说,你师兄我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哈。”

到了城门口,阿漓放开张傲秋,跟夜无霜并肩一起,落后几步,她知道,下一刻的荣耀就只属于前面这个身形略显单薄的男人。

张傲秋跨步进入城门,城门内排列整齐的军士同时双脚并立,举起右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大声道:“恭迎小先生。”

张傲秋闻声一愣,站住脚步,他真没想到自己这次过来会有这样的情况。

两旁的军士同时“唰”地转头,一个个带着崇拜、敬仰的眼神热烈地看着他。

站在军士后面闻讯赶过来的老百姓,高举右手,跟着大声吼道:“恭迎小先生。”

“恭迎小先生。”

“恭迎小先生。”

张傲秋负手缓步上前,抬眼望去,正看见队伍前方站立笔直的木灵,含笑看着他,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慈爱跟无比的骄傲。

旁边的雪心玄却是抿嘴一笑,看着在抛洒下来的漫天花雨中气定神闲走过来的张傲秋,凑到木灵旁边小声道:“阿灵,孩子长大了。”

木灵闻言,微一点头,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一个淘气的孩子,贪玩归来,站在那里怯怯地望着自己。

这一晃,多少年过去了,那个淘气的孩子不仅长大了,而且还成为了众人敬仰的英雄。

刀宗列祖列宗在天之灵,此时也应该是含着笑的吧?

张傲秋走到木灵身前,恭声道:“师父,心姨。”

木灵跟雪心玄笑着一点头,张傲秋跟着转身对周边百姓作了个四方揖,顿时又引起一阵狂热的欢呼声。

紫陌在旁嘿嘿贼笑道:“秋哥,你看那些姑娘们的眼神,个个都像钩子一样,啧啧啧啧,自求多福哦。”

雪心玄听了,伸手捏着紫陌的耳朵道:“你是想讨打么?”

阿漓见了,跟着啐了一口道:“我师兄英明神武,也只有像霜儿妹子这样的女子才登对,满嘴乱说,真是该打。”

紫陌立即双手高举,表示投降,嘴里却嘟囔道:“我是一片好心,我这是在提醒他。”

夜无霜听阿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起,不由小脸一红,羞涩地往雪心玄旁边靠了靠。

木灵见了,跟雪心玄对望一眼,满意地呵呵一笑道:“好了,现在不说这个,这么多人看着,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张傲秋闻言一点头,这场面虽然热闹盛情,但也让人有点受不了,正要离开,周边的百姓情绪却陷入狂热,更加大声地喊道:“小先生,小先生。”

武月城对抗死域人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在城外取得胜利,而且还是如此大捷,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丰神俊朗的男子。

他已经是武月城的希望,是这片受苦受难土地上老百姓的希望!

不大声地吼几声,心中的激情又如何发泄地出来?

张傲秋见了,上前两步,双手举在空中,虚按一下,周围喧天的呼喊声顿时安静下来。

周围更多的老百姓闻讯赶过来,都很自觉地在排成队,一个挨一个的慢慢蠕动。

幸好花连城将城门口一里范围内的房子全部拆除,不然真很难容下这么多人。

木灵一见,悄悄一拉雪心玄,带着众人闪到一边,此时这个位置属于张傲秋,也只能是属于他。

张傲秋看着身边越聚越多的老百姓,还有城墙上站列整齐的军士,四面八方的人,此时都是鸦雀无声,只是从不同角度,不同地方,将目光汇聚在自己身上。

这些目光里,有含着大战胜利后的亢奋,也有对现实生活的麻木,而更多的则是含着对战胜外族的希望,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而这些目光,让张傲秋一下又仿佛回到了喊杀震天的战场,一时热血沸腾,大声道:“各位乡亲父老,各位袍泽,死域人侵我中原,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但武月城凭借一城之力,生生抗住外敌多年,同时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是我们的军人不计生死,浴血奋战,是我们的乡亲在后方默默支持,宁愿自己饿着肚子,也要捐出仅存的粮食。

但有战争就难免有牺牲,每一次大战,又会让多少双亲失去自己的儿子,多少妻子失去自己的丈夫,多少孩子失去自己的父亲?若不是那些狼子野心的外族,他们就不会死。

所以,每场战争胜利的荣耀,是属于我们武月城活着的每个人,更属于那些已经长眠在青山中的将士。”

说完右手抽出腰间的星月刀,挽了一个刀花,将其平放在胸前。

举刀礼!

在场的所有军人见了,同时拔刀,默默地将刀身同样平放在胸前,而周围的老百姓,那些失去了亲人的人们,脸上带着悲伤,却是决然地将右手举起捂住左胸。

张傲秋缓缓扫视了眼前的人们,大吼一声道:“我张傲秋今日在此立誓,我必将用我手中的刀,为那些战死的将士们,为那些被杀害的乡亲们——报仇!”

高高举起的星月刀,如同一面旗帜,将所有人的心紧紧连在一起,整个广场,立即响着震耳欲聋的吼叫声:“报仇!”

“报仇!”

“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