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八十九章 重获新生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打顺风仗,谁都爽,但现在最爽的就是狼骑军。

在狼骑的高速奔行下,狼骑士只要将长刀平举,跟着前面叉着两条腿跑的死域人,一溜地过去,就像割麦子一样,脑袋漫天飞。

五百狼骑在前面一冲,将死域人隔成几段,后面的步军跟盾牌军跟上,一段段地吃掉,当真合作愉快。

后来这场收尾战,从天黑一直杀到第二天天黑,从鸡公岭山谷一直延伸到海边,血流成河,只是可惜了这大好的海边风景。

不知若干年后,有人再回到这片土地,是否还会念起曾在这里浴血奋战的先辈们?

第三日的黎明,花倩笑独自一人站在海边,她来武月城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真正在武月城的海滩上,驻足吹着海风。

国弱就要挨打,家弱就会被欺。

能有这样巨大的转折,都是因为你,可是你现在又在哪里?

紫陌跟花连城带人一直忙到午后,才将战场清理完毕,转头一看,花倩笑依旧笔直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紫陌一碰旁边的花连城道:“我们要回去了,你去叫叫你阿姐。”

花连城一听,顿时头都大了,苦着脸道:“我才不去了,他们两个闹性子,搞得我在中间当受气包。”

紫陌听了呵呵一笑,拍了拍他肩膀道:“反正不是我阿姐,也不是我老婆,你要是不心疼她,那我可就走了。”

说完真的抬腿就走,花连城在后面“哎哎”几声,跟着一拍额头,恨声嘀咕两句,最后没有办法,还是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果然花倩笑根本就不理他,只是望着前方大海愣愣出神。

花连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沙滩上,他也不敢真走,要是等他一走,又蹦出一帮死域人出来,那可就真的等着挨劈了。

跟着一转头,张家那一百多人远远坐在前面,隐隐将这边护在中间,不由暗自苦笑一声,真他妈折腾人。

这也是累了,干脆伸了个懒腰,往沙滩上一躺,眯着眼睛,不一会竟然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花连城觉得屁股一痛,心里一惊,一咕噜地爬了起来,却见花倩笑正冷着脸站在自己旁边。

花连城迅速左右瞄了瞄,见没有什么情况,不由嘀咕道:“阿姐,用这么大力做什么?”

花倩笑冷哼一声道:“打这么大呼噜,吵死个人了。”

花连城被吼得眼睛直眨,本想抗辩两句,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反正受气包也当习惯了,吼就吼呗。

花倩笑一动,前面张家人跟着站起身来,海风咧咧吹过,吹得身上甲衣哗哗做响。

前晚一场豪雨,所有人都淋了个透湿,浴血奋战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整,花倩笑看着眼前这些脸庞坚毅的汉子们,心头又是一痛,这又该有多少热血男儿,再也不能回去见自己的家人?

想到这里,花倩笑举步上前,走到近前,诚恳致谢道:“大家辛苦了。”

张子元闻言上前一步,躬身行礼道:“少夫人夸奖。”

这声“少夫人”,又将花倩笑思绪拉到张傲秋身上,愣了一下神,心头暗自叹息一声,跟着眼神恢复清明,边走边道:“回去吧。”

夜无霜背着张傲秋,漫无目的地往前,在她的潜意识里,就是要离开那个让张傲秋受重伤的地方越远越好,于是越走越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开阔的草地,夜无霜将张傲秋放下来,扶他盘坐好。

张傲秋现在已经陷入了深沉的昏迷中,当时那一道闪电击下,当真把独叟吓得老命都快掉了。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太极圆环会在危险来临前的那一瞬间,自动护主,识海内的精神力,包括独叟的精神本源被瞬间抽出,然后迅速游走在经脉内,将丹田跟心脉护住。

那道闪电实在是太强大了,虽然张傲秋最后一刀,将大部分能量倾泻出去,但留在体内的闪电,依旧如洪水过境般,将张傲秋经脉内所有东西,包括真气、杂质等全部炸个精光。

还有那些没有打穿的经脉,同样被巨大能量强行通过,这个过程若是在平时,那是相当危险而且痛不可言,但张傲秋当时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下面的死域人身上,只想着要一刀将所有死域人干掉,在那种精神高度集中的情况,六识跟身体脱离,所以根本就没有感觉到。

无人无我,无识无相。

这相当于借助天地之力,做了一个洗精伐髓,只是这个洗精伐髓的过程却是非常狂暴。

幸亏游走在经脉中的精神力提前做好准备,不然就那样狂暴的能力爆炸性通过,只怕会给张傲秋经脉造成无法修复地重创,那时候即使丹田真气还在,也只是一个空有宝藏而不能用的废壳。

但即便是这样,也让张傲秋立即重伤不起。

独叟收起了想跳起来骂人的心,小心将识海内还残存的那么一点精神力收集起来,一丝丝地往外面草地透去。

只是这精神力实在太弱了,根本连发出呼唤的能力都没有,更不谈跟外面草木灵气交换了。

独叟现在已是自身都难保,实在是无能为力,正在这时,乾坤图内的元神带着玄阴、玄阳赶了过来。

独叟一见,大松了口气,虚弱地笑了笑道:“小子,你总算是来了。”

元神一点头,也不说话,度入一股精神力先将独叟稳住,跟着携带玄阴、玄阳,按独叟所教的,将自身本源透出。

这股精神力一出,立即得到反应,绿色的灵气如潮水般涌入,滋润着已经干涸的经脉。

当第一丝灵气通过丹田游走到识海,虚浮在识海上空的太极圆环自动开始缓慢转动,将那灵气炼化,归入识海。

不断地输出,又被输入,然后被炼化,接着再输出,这个过程也不知持续了多久,张傲秋头顶的百会穴突然自动打开,海量般的天地灵气直贯而入。

这天地灵气,绝大部分则是海上漂浮的水性灵气,跟丹田过来的草木灵气,一个从上往下走,一个从下往上走,相互交汇,最终融为一体。

而那两条同样被闪电电得死去活来的黑蛇,此时也缓了过来,游到张傲秋身旁,尽情地吸收着这庞大的灵气。

张傲秋全身被烧的漆黑的皮肤,慢慢地就像蛇蜕一样,开始掉落,露出了里面光洁如玉般的新生皮肤。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等张傲秋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以后了。

刚一睁眼,就看见歪在旁边大树上低头睡着的夜无霜,这丫头一身白衣已经破破烂烂,头发蓬松,小脸带着烟灰,右手还拿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烤肉,这一眼看上去,张傲秋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人了。

张傲秋一跃而起,刚一动,夜无霜身子蓦然一惊,一看张傲秋醒来,霍得站起,眼中顿时露出劫后重生的那种狂喜,跟着却是小嘴一扁,一把扑倒张傲秋怀里,“哇”得一声大哭起来。

夜无霜自将张傲秋安置在这里,又不敢离开,可怜这娇娇女,连生火都不会,更不谈打猎了。

而且现在正是春季,树上连个野果都没有,后来实在是饿得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动手,第一次生火,连怎么点燃都不知道,后来好不容易将火升起,小脸早就被烟熏成了锅底。

生好火,还要去打猎,夜无霜虽然没有张傲秋那样的本事,但毕竟是玄境高手,但逮着了猎物,又不知道该如何剥皮洗刮。

这两个月,对她来说,当真是一种煎熬,能不能吃上东西都还是小事,关键是张傲秋一直昏迷,若不是鼻端还有呼吸,夜无霜真的会被逼疯。

张傲秋将夜无霜拦腰抱起,就地盘膝坐下,将她搂在怀里,一边拍着她粉背,一边柔声安慰着。

夜无霜却只是一直哭,这段时间的紧绷的神经,此刻终于放了下来,只觉心底有说不尽的酸楚,不哭出来,怎么都不舒服。

哭了一会,声音渐渐变小,张傲秋低头一看,怀中玉人已经含着眼泪睡着了,她实在是太累了。

张傲秋小心地抱着她,转眼一瞟,看见夜无霜手中还紧紧握着的烤肉,一边烤得焦黑,一边还见着血丝。

这一眼,顿时让张傲秋感觉心头好像被什么堵住一样,眼眶蓦然一红,一滴眼泪夺眶而下,落在夜无霜脸上,合着先前的泪花,融在了一起,再也难分彼此。

夜无霜这一睡,整整睡了一天一夜,才睁眼醒了过来。

一睁眼,就看着张傲秋正爱怜地看着自己,两人目光一触,均是浅浅一笑,感觉彼此心都融化了。

两人也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互相看着,一会后,张傲秋低头向夜无霜小嘴吻了过来,夜无霜这次没有丝毫矜持,丁香暗吐,热烈地回应着。

好久后,两人唇分,张傲秋柔声道:“肚子饿了么?”

夜无霜“嗯”了一声点点头,张傲秋扬天一笑道:“霜儿,我张傲秋今生绝不再让你受半点委屈。”

夜无霜听了,也不说话,只是笑着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