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九十九章 计将安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在龙华城悠哉的时候,临花城的物资终于到了,房五妹拿着张傲秋的贴身短刀这个信物,找到了花倩笑。

两人见面后,都暗自感叹,两人都是大美女,只是美得各有千秋,但各自自身气质,又让其显得独一无二。

花倩笑虽然久在城主高位,铁血英姿,但因自小穷苦,骨子里有一种让人很快就能亲近的感觉,这点比夜无霜要强。

夜无霜是自带一身贵气,无论她怎么放下身段,但这种气质在举手投足中就能表现无疑,这种贵气是自小培养,想装都装不出来的,所以陶翠翠虽然跟夜无霜认识很久,但对这位,还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惧怕。

而夜无霜在以后成为东宫皇后后,权威更重,导致东宫一家独大,剩下三宫却是私交最好,对于这一点,夜无霜自己也狠无奈,只能尽量平衡,使得后宫融洽。

房五妹跟花倩笑交谈一会,很快由开始拘谨,变得放松起来,再到后来,各自说着自己长大的一些趣事,两人可以说都没有出过什么远门,去的地方并不多,这方面,房五妹尤其欠缺,所以当听到花倩笑领兵打仗的事,顿时眼睛星星直冒,这种佩服发自内心,所以很快就成了花倩笑的小跟班。

花连城这下却忙成狗了,新进入的三万精兵还要进行各自部署,这三万精兵是有五个城镇联合出兵,临花城跟曲兰城因要防着一教二宗狗急跳墙,所以出兵人数反而要少一些。

临花城跟一教二宗不对付,这件事全天下都知道,所以其他方也不见怪。

只是这些兵力来自不同的地方,虽然都是军人,但各自指挥系统却不统一,花连城按照张傲秋的吩咐,首先即表明观点,不论来自哪方的军队,都必须要接受武月城统一指挥,否则哪里来的请回哪里去。

其实这样做,张傲秋是想让他们臣服,但另一方面,打仗必须也只能有一个指挥中心,否则还没开打,自己就先乱了阵脚,只是徒增笑谈。

就像张傲秋所猜测的,武月城常年抵抗死域人,而且最近又是连连大捷,早已是名声在外,所以那些军队也愿意服从指挥,这个态度让花连城大松口气。

说真的,要是这些人不服从,花连城还真舍不得就这样放他们走,因为武月城接连大战,人手已经捉襟见肘了。

将军队打撒,重新进行编排,每队新兵里面都放有一定数量的武月城老兵。

这个做法,倒不是不信任那些新加入的人,而是天下三十六城,虽然大夏皇朝灭亡,但天下并没有大乱,所以各城兵员都很久没有打仗了,训练的再刻苦,最终检验成果的还是战场。

而那些武月城老兵,则是经历太多生死,这些人即使坐在那里不动,身上都自带一身血气,而且平时训练,根本不用催,一个赛一个的玩命。

正因为经历了太多生死,所以他们才知道,平时多流汗,战时就少流血。

有这些个老兵带着,那些新兵就知道往哪个方向走。

不过这事张傲秋就操心不上了,他只是指出大的方向,至于能够走到什么地步,就要看周围人的能力了。

张傲秋跟夜无霜三人汇合后,暗自看了看夜无霜脸色,见后者一脸轻松,不像以前那样总是担忧的样子,也就放下心来。

紫陌他们这次所呆的位置,比上次更远,能看到龙华城内火把点点,但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傲秋不待他们开口问起,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夜无霜听完又是一阵高兴,因为鬼影不像人,差多少就去补多少,这东西是灭一个就少一个。

紫陌这次过来,本想大展一下身手的,可是直到现在,只看张傲秋搞得热闹,自己连个打下手的机会都没有,不由嘟囔道:“秋哥,什么时候才能大干一场?”

张傲秋一听,就知道紫陌心思,双手一摊,无可奈何道:“紫大师,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现在形势你也看到了,可不是我不带着你们。”

紫陌闻言,叹了口气,夜无霜在旁看他殃殃的样子,笑着道:“阿陌,你要是闲不住了,不如先回武月城,那里至少还热闹。”

紫陌一听,立即脑袋直摇,一口回绝道:“那可不行,热闹有个什么用,又不刺激,我还是在这里蹲着,我就不信一直不能打开僵局。”

张傲秋拍了拍紫陌肩膀道:“紫大师,你放心,我有办法将那黑袍人给引出来。”

紫陌一听,顿时眼睛一亮,凑了过来喜滋滋道:“计将安出啊?”

张傲秋笑了笑道:“呐,我问你,像刚才那样的骚扰,若你是敌人首脑,你下一步会怎么走?”

紫陌闻言想都没想道:“当然是要挖地三尺的将你搜出来。”

张傲秋笑着点了点头道:“不错,但是这种高手之间的对决,普通军士再多也就是凑个热闹,要是我猜测不错的话,我们下一次过来,那黑袍人就不会只派鬼影出来了,说不定他会亲自跟在鬼影后面。

只要他现身,不管躲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他,但在我找到他的同时,他也会将我锁定,那时候我再调头就跑,你说他是追了还是不追了?”

铁大可听完在旁瓮声接口道:“当然是追了。”

只要铁大可参与的行动,一般都很少给意见,他总是说这是因为自己憨,其实这不是憨,而是他性格太过木讷,不善表达而已。

紫陌听了,转头对铁大可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知道他们会追?”

铁大可闻言,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道:“他一日不除,日后必成大患,其实这样的骚扰,双方都知道,解决不了根本,但却可以扰乱军心,时间长了,这仗也就不用再打了。

再说了,阿秋两次劈碎城门,死域人就算再傻,也会想到这个人就是上次在鸡公岭大发神威的那个,若我是死域人,一城一池的得失倒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抓住这个人并干掉他。

所以俺还有点担心,第一次也许是死域人没有防备,第二次很有可能就是死域人故意而为,让我们轻松得手,从而掉以轻心,俺跟同意秋刚才所说的,再下一次只怕就不会这么容易了。”

张傲秋一听,不由认真地看了看铁大可,调侃道:“老铁,你这不对啊,我看你分析地很有见地啊,怎么以前都是闷不吭声的?”

铁大可闻言又是憨憨一笑道:“俺就这么一想,也不一定就是。”

紫陌右手点了点铁大可,呵呵一笑道:“扮猪吃老虎,你算独一个。”

夜无霜却是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我看铁大哥说的有道理,阿秋,那你下次……。”

张傲秋闻言嘿嘿一笑道:“霜儿,他们想除去我,我又何尝不想除掉那黑袍怪物,若真是这样,那我们就将计就计,布下一个陷阱,你想,以我的速度,要想一心逃命,能追的上的,应该没有几个,而这几个也不可能都跟我修为一样,到时候就由我对付那黑袍怪物,你们就对付剩下的。”

紫陌闻言“呃”了一声道:“那要是对方人很多了?”

张傲秋听了瞟了紫陌一眼笑道:“他们要是人多,我们就取消行动,那黑袍怪物也不可能总是追在我后面,嘿,要是他们人少,我们这边这么多灵境跟玄境高手,老子就不信没有一搏的可能。”

夜无霜见张傲秋说的自信满满,知道这家伙肯定对铁大可刚才所说的早就想到了,说不定他就是在准备着这么做。

张傲秋说完,跟着又看了夜无霜一眼道:“霜儿,你想,那个黑袍最大的凭仗就是鬼影,还有那个什么三人多高的怪物,但我们这边也有千年的玄阴玄阳,有了他们两个小娃娃,那些东西就不用考虑了。

排出这些,剩下的就是纯修为,若是那黑袍怪物进入了化境,那我就自认倒霉,只要没进入化境,最多跟我是平手,再说了,死域人攻打龙华城也不可能带那么多玄境高手,一加一减,我还是认为这个险值得冒。”

夜无霜皱眉想了一会,好像张傲秋说的也有道理,顿了顿反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张傲秋一听夜无霜这话,不由自主地转头跟紫陌对了一下眼神,这个动作又惹得夜无霜一个老大白眼。

张傲秋见了,先是尴尬一笑,然后道:“这个陷阱就要好好考虑了,成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天时没得选了,只能是在晚上,不然大白天的,就算我隐匿身法再高明,也不可能同时瞒过那么多人,至于地利,就是我们这几天的主要功课了,要找一个龙华城内死域人无法支援,同时又能有利于布下陷阱的地方。”

顿了顿接着道:“可惜我们来的时候,没想着要带弓箭,不过这是小事,无非派人再跑一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