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八十章 黑袍人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过第二天晚上,张傲秋却是老实地呆在家里,跟夜无霜一边下着围棋,一边聊天。

现在死域人正是最警惕的时候,只怕暗中埋了不少高手,这个时候还是能躲就躲的好。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张傲秋几人隔三差五地去骚扰一阵,白天闲来无事,就陪着阿漓练剑,也算是难得逍遥。

而在去第五次的晚上,张傲秋神识照例先扫过死域人中军大帐,大帐内却多了一个全身罩着黑袍,右手拿着一根木拐的神秘人。

张傲秋神识刚刚一扫到那人身上,那人立即生出感应,豁然抬头,巨大的帽兜下,黑洞洞一片,但张傲秋明显感觉到,那一片黑的后面,一双冰冷的眼睛正隔空看着自己。

张傲秋“嘿”得一笑,知道这会是找到了正主,神识也不撤回,就这样始终将那黑衣人笼罩,看他下一步怎么做。

片刻后,第一次感觉到的阴寒再次出现,张傲秋心底道:“老爷子,玄阳玉准备好了?”

独叟闻言轻笑一声道:“鬼影出现的时候,你若做好攻击准备,就将你右臂经脉真气撤出,玄阳气会及时替代。”

张傲秋微一点头,同时将绿色真气收回丹田,将气息放出,就这一瞬间,四周立即阴风阵阵,阴寒之气更重。

张傲秋站立不动,待那些鬼影一个个现出身形,准备向自己发动攻击那一刻,身子突然一旋,腰间星月刀借旋转之力顺势抽出,一道灼热的阳气透出刀锋。

这道玄阳气居然喷出三丈多长,如长鞭一般,划了一个完美圆圈。

这道玄阳气来得太过突然,那些站在旁边的鬼影躲避不及,被玄阳气扫中,立即发出一声声尖细的鬼叫声,化成一道道黑烟,消失不见。

张傲秋玄阳气一收,灵觉中感到那黑袍神秘人在鬼影被扫中的那一刻,突然抱头,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跟着身子站起,不顾后面大帐内的人呼叫,夺门就跑。

张傲秋知道打撒那些鬼影,伤了那人的根本,见他想逃,冷哼一声,身形一跃而起,同时放出两条黑蛇,让它们尽情地进食。

两条黑蛇顿时兴奋起来,它们现在已经到了快蜕皮的阶段,正是需要大补的时候,前面那么多人的精血,就像是放在恶鬼面前冒着香味金黄的烤羊腿。

一时死域人军营大乱,到处都有人不时倒下,而且又没有规律,一会这里,一会那里,中军大帐立即接到情报,再也顾不得那黑袍人,全力开始搜寻凶手。

张傲秋身形鬼魅般在树林里飞掠而过,神识一直将那黑袍人牢牢锁住,同时精神力附在神识上,冰冷的杀意如潮水般向那人涌去。

将精神力依附在神识上,这还是张傲秋第一次用到,其实也不是他用,而是独叟在操作。

那黑袍人重来就没想到过自己的鬼影会被干掉,这些鬼影几乎花了他一生的心血,在这来,还他妈没怎么发挥作用,就一下子被干掉一半。

心肝肚疼的同时,心底也是无限的恐惧,首先,对方有避过鬼影的本事,也就说对方完全可以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近自己,第二,对方有干掉鬼影的手段,失去鬼影,自己也就形同鱼肉了。

而更要命的是,对方居然可以用精神力将自己锁定,这种被人隔空看破的感觉,只有在觐见大法师的时候经历过一次。

可见对方已经达到或是超过了大法师修为,既然都这种修为了,你不坐在家里享清福,你跑这来找我干嘛?

张傲秋在神识里看到那黑袍人一直往僻静山林里跑,不由奇道:“那家伙是不是脑袋有问题,现在逃命应该往人多的地方跑,跑这偏僻的位置,这不正好给对方下手么?”

独叟闻言,却是警告道:“小心驶得万年船,他既然能修炼鬼影,肯定不是个傻瓜,说不定这里有他什么埋伏也说不定。”

张傲秋得独叟这一提醒,就留了个心,也不将那家伙逼紧了,就像放风筝一样,在后面悠着,看他到底会玩出什么鬼把戏?

黑袍人跑了一顿饭功夫,终于在一个山口停了下来,双手紧紧握着那根木拐杖,身子微弓,保持一个随时出击的架势。

张傲秋也不着急,神识将周围环境细细扫了一遍,除了黑袍人身后有个山洞外,也没有其他人,其他事物。

张傲秋看了半天,不由莫名其妙,嘿嘿一笑道:“老爷子,看架势这家伙是准备玩命了,好像真没有什么后手,你怎么看?”

独叟闻言,在识海内白眼一翻道:“老子坐着看,叽叽歪歪的,还不先打了再说。”

张傲秋听了,神识一收,身形围着那黑袍人四周迅速转动,同时故意发出声响,逐步加大对方心里压力。

果不其然,在试探了第六圈的时候,那黑袍人身形开始随着声响传来的方向转动,这已经是心里开始奔溃的表现。

转到第十五圈的时候,那黑袍人脚步开始错乱,不过却依旧是一声不吭,张傲秋见火候已到,也懒得再玩,在其身后好以整暇地现出身来。

这黑袍人也就是灵境初期修为,不过反应到张傲秋灵觉上,总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既然是修炼鬼魂的,阴森森的,有这感觉就对了。

那人再听不到响声,反而一下爆发了,嘴里发出“赫赫”的嘶哑声,同时手中木拐杖在空中胡乱挥舞。

待那人转过身来的一瞬间,张傲秋突然发动,脚步刚动,右掌已经隔空拍在那人外面的黑袍上。

这掌用的是阴劲,黑袍应掌化为飞灰,一阵山风吹过,现出一个头发稀疏,脸容溃烂的极其丑陋的家伙。

张傲秋开始还想将其活捉的,但现在一看这德行,不由一皱眉,真他妈恶心,声音却不带丝毫感情问道:“说,你是谁?”

张傲秋刚才那一掌,已经让这人知道无法抵抗,灰白的眼中先是一黯,跟着突然冒出凶光,手中木拐杖围着身子狂舞,同时嘴里开始念念不休。

接着周围温度突然一降,就像一下进入寒冬一样。

下一刻,周围现出重重鬼影,同时阴风狂舞,鬼叫连连。

张傲秋见了冷笑一声,先前玄阳气直接干掉鬼影的事,让他心里有了底,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赶。

鬼影在那人的驱使下,带着呼啸往张傲秋张牙舞爪攻过来,张傲秋这会连刀都懒得拔,右手随意挥动,玄阳气透过手掌而出,将靠近的鬼影毫不费力地斩为黑烟。

同时感觉到自己又好像要被拉扯出去一样,这种拉扯又不同外力那种拉扯,而是感觉属于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要被夺走一样。

识海里的独叟冷哼一声,太极圆环滴溜溜飞快旋转,精神力透出,将张傲秋整个身子笼罩住,那种被拉扯的感觉顿时消失。

不过就那么一下,饶是张傲秋半步化境的修为,也感到略微一阵恍惚,不由暗叫厉害。

那人一见掠魂术根本无法伤害对方,心中更是大骇,脚步开始往后移动。

张傲秋被那掠魂术搞得起了真火,右手霍得伸出,将那人木拐杖一把握住,同时玄阳气发,直接将其炸为木屑。

木拐杖一破,那些鬼影立即消失地无影无踪,只剩下那丑八怪,瞪着灰白的眼珠,一脸的惊骇跟不可思议地望着张傲秋。

张傲秋看着他,冷然道:“说,你是谁?”

那人闻言,却是咧嘴一笑,牵扯脸上的腐烂肌肉,当真犹如鬼脸一般。

张傲秋看了摇了摇头,好好的一个人,非要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这不是犯贱么?

那人见张傲秋皱眉的样子,似乎很高兴,喋喋怪笑道:“你敢动鬼王谷的人,你死定了。”

张傲秋一听,果然又是鬼王谷,当即冷笑一声道:“你们鬼王谷的人,小爷杀的也不少了,不过你要是能跟小爷好好说说鬼王谷的情形,小爷也许会让你死的痛快些。”

那人听了诡异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嘲讽道:“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嘿嘿。”

跟着嘴角污血流出,张傲秋一见暗叫糟糕,这家伙只是灵境修为,还以为只是个小角色,没想到居然藏有毒药。

看来鬼王谷高层,并不是根据修为来分的,这个以后可要小心了。

不过就这人一脸恶心样,张傲秋也不会去查看他口中是不是有毒药,反正死域人大军在,鬼王谷的人就在,跑不了。

张傲秋怕时间久了夜无霜担心,拔出星月刀,一道绿芒划出,将那人一刀劈为两半,这样的祸害,即使死了,也不能让其得全尸。

等张傲秋返回时,死域人军营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到处是人影晃动,但就是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情形不由让他好笑,说不定这仗真不用打,就两条黑蛇就能将这几万大军搞定。

张傲秋跟夜无霜汇合的时候,夜无霜早已等得急不可耐,一见张傲秋立即问道:“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

张傲秋闻言呵呵一笑,稍加安慰后,将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

紫陌一听鬼影被张傲秋干掉,立即来了精神,在旁道:“秋哥,既然这样,明晚我就跟你一起进去看看如何?”

张傲秋却是摇了摇头,一指前面灯火通明的死域人军营笑道:“就这模样,咱们要是去了,那岂不是正撞在枪头上了?老规矩,先缓他几天,等他们消停了,我们再来,那时候保证你爽个够,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