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87章 当年我也纯良过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笑了笑,说道:“哎!为了感谢您老对我的关心和照顾,你请我吃顿饭吧!我从昨晚到现在啥都没吃,都快饿死了。”

“你个大无赖,我什么时候关心照顾你了?”洛诗雨没好气道:“还有,亏你想得出来,让一个女孩子请客,你好意思么?要我说,饿死你活该。”

“额!不至于吧!吃顿饭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难道女孩子请客,人家饭店就不做那单生意了?”说着武修顿了下,很认真地说道:“喂!洛大小姐,现在社会男女平等,你可不能歧视女性啊!”

“我什么时候歧视女性了……”

“那你不请客?”武修说道:“况且让我一直这么饿着,你忍心?”

“呵!我还真忍心。”洛诗雨冷笑道。

“唉!我这颗脆弱的心啊!这下可被伤透了。”武修一脸委屈的样子,顿了顿,他又一副无赖的口吻说道:“我不管,你伤害了我。作为补偿,你必须要请我吃饭”……

随着气温不断地回升,昼短夜长正在走向昼长夜短。而黑夜似乎并不甘心如此消逝,它努力吞噬着万物。

夜幕降临,五彩缤纷的霓虹灯逐渐被打开,似乎在抗拒黑夜。只是天色越来越暗,它的力量显得微不足道。

这时一轮圆月犹如雪中送炭,皎洁的月光悄然给夜空铺上一层银毯。满天繁星,如同一颗颗发着光的宝石,镶嵌在银毯上,让这夜晚美不胜收。

夜色下,透过窗户,餐桌前,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对坐。

男子五官俊俏,脸上挂着邪邪的笑意。女子楚楚动人,气质优雅,没有花哨的打扮。即使只穿着普通的衣物,但在她身上仿佛瞬间提升了档次。

这是一家很普通的自助店,规模不大。由于价格公道,店里的菜和肉类食品比较丰富,生意一直很兴隆。尽管现在还没到夜生活的时间点,可这里却基本座无虚席。

武修是站在店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靠窗位置的一对小情侣准备离开。他眼疾手快,为自己和洛诗雨找到了位置。

洛诗雨到底还是来了,其实直到现在,她都不确定自己为什么会答应武修。

她从小出生书香世家,祖辈都是读书人,父亲更是省大学教授。从小接受的教育让她知道,自己不该单独和异性共进晚餐。

要是在以前,她也确实是这么做的。甚至只是异性简单的邀约,她都会拒绝。

“他帮过我很多次,我见他一面,只是看看他有没有受伤。至于吃饭,只是顺便而已。”洛诗雨这样安慰着自己,这才感觉心安理得些。

“哎!你不是饿的都快不行了吗?我刚才看那边也有一个位置,为什么还非要等这边?万一这边人家不走,那边也被占了,你怎么办?你说你是不是傻?”

洛诗雨指了指他们斜前方的一个位置,刚才那边没人坐,可武修只是看了一眼,却并没有要过去的意思。直到这边的客人离开,武修赶紧带她过来了。

“我只是不想让我的人生有遗憾。”武修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说道。

“遗憾?”洛诗雨疑惑道:“什么意思?”

“吃饭,也要讲究意境。”武修指着窗外的夜空,感慨道:“只有这里,能欣赏到那星辰和月色。你看,多美啊!这才配佳人。”

“油嘴滑舌。”洛诗雨瞥了武修一眼。

武修笑了笑,话锋一转说道:“最主要的,万一将来我要是跟我孩子讲,他老子第一次约他妈吃饭的场景,我却连点环境描写都没有,那多没面子。”

“那第一次就吃自助,有面子吗?”洛诗雨顺口接了一句,说完才想到刚才的话有歧义。

和孩子他妈约会?

这人怎么这样,谁是你孩子他妈了?

想到这,洛诗雨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她白了武修一眼,佯装生气道:“不正经。”

没听到武修反驳,她抬头看了眼,发现武修正盯着自己发呆。她觉得更不好意思了,娇羞道:“无赖,你盯着我干嘛?”

看到洛诗雨脸上突然出现一摸红晕,武修理所应当道:“因为你好看啊!”

洛诗雨不知道该怎么接武修这个话题,正好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她看着武修,关切道:“你都受伤了,真的不要紧?”

“一点擦伤,不碍事,你就放心吧!”武修摇摇头,笑道:“不过你突然这么关心我,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啊!”

“切!自恋!谁关心你了,我就是随便问问。”

武修笑道:“也许很多人在听到别人说自己自恋时,会告诉对方,自恋是因为本身没人恋,再不自恋那多悲惨。

我倒认为,自恋是源于平时对细节的观察和对生活的一种追求。所以如果一个人自恋,那就表明这个人只是更热爱生活。”

“这你也能——”洛诗雨愣了下,显然没想到武修还有这套理论。她摇摇头,有些无语道:“我算是服气你了,不过这也充分表明,你的脸皮真的很厚。”

“其实——”武修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当年我也纯良过。”

“——”

武修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只是遇到贱人来。

很多人喜欢吃自助,可能把自己消费的真正吃回来的却不是很多,尤其在身边有异性的时候。

比如冯飞,平时很能吃,可和雒铃吃自助,却从没吃饱过。美其名曰:城没攻透,要保持形象和身材。

想想他的形象和身材——武修觉得吃饭时间还是不要想了,太影响食欲。

与冯飞不同的是,武修比较实际,他只在乎当下。比如眼前这顿饭,吃回来,那就值了。

“唉!真是服气你了。能吃也就罢了,能不能有点形象?”洛诗雨看着狼吞虎咽的武修,一脸郁闷的表情。

“形象,又不能填肚子。再说了,吃自助,就是要饿到扶墙进来,饱到扶墙出去。”武修摸了摸肚子,很满意地招手喊道:“服务员,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