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九十六章 玄阴玉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龙华城的城墙,比武月城显得略窄,不过就算如此,也能供七八匹马并肩行驶了。

城墙后面就是密密麻麻的房屋,跟其他城镇一样,各种各样的买卖跟民房犬牙交错,只是现在看到的则是冷冷清清,大街上很少见到老百姓行走,倒是巡逻的军队不时交叉出现。

紫陌看了一会道:“若是要攻城,那些个大东西可要先一步破坏掉。”

夜无霜听了摇了摇头道:“这个时机太不好把控了,早了会让死域人发觉,反而会自行暴露军机,晚了那就根本不起作用,要想正好一破坏,后面大军就跟上,这个太难了。”

张傲秋闻言接口道:“霜儿说的不错。而且你们看,死域人现在最大的优势无非就是这道城墙,因为不管是内还是外,都是一个隐患,无非城墙内的隐患现在在他们的控制中而已。”

紫陌也是聪明人,闻弦歌立即知道了雅意,阴阴一笑道:“若我们在城内埋伏好人手,等到外面大军一攻,里面再同时动手,嘿嘿,应该很有看头哦。”

张傲秋转头望着紫陌一笑道:“紫大师不亏是紫大师,所以我们现在的任务重点进行重新明确下,第一:按霜儿说的,试探他几次,最主要的是将那黑袍人了解清楚,他那鬼影,能灭掉一个是一个。

第二:回到武月城后,立即分批潜入人手,将这些人手跟当地的老百姓进行替换,对龙华城五百里位置进行划区,各区确定龙头,各自负责各自的任务,等到大军开拔过来的时候,随时准备窝里反。”

紫陌听完想了想,一竖大拇指道:“这样一来,还可以麻痹死域人,只要这片区域的人数不发生急剧变化,死域人就不会有大的动作,我就不信每个老百姓后面他都派一个士兵看着。”

正说着,城墙上上来一批人,张傲秋一见立即打了个手势,几人同时收敛气息,半眯着眼睛往外看去。

这一行人,在城墙各处走动,领头一人不是指着城墙外说着什么,周围一群人则在旁不断点头。

忙活了好一阵,这行人才重又下楼而去。

紫陌看了,懒洋洋地往后面树枝上一靠笑道:“秋哥,你那一刀,只怕死域人也不怎么好受,我估计他们已经猜到了是你,但就是看他们是否知道你到底是谁了。”

张傲秋不以为意地一摆手,同样往后靠了靠道:“怕个球,现在又不是单打独斗,我们也有的是人手,所有行动分头进行,他们这么小心老子,正好可以牵着他们鼻子走。”

夜无霜听了立即警告道:“不可大意。”

张傲秋一听跟着接口正色道:“这个当然,而且到时候我还会叫上老爷子跟我一起,有他老人家坐镇,可就万无一失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独叟骂道:“他妈的,少拿老子当挡箭牌。”

当然这话夜无霜是听不见,张傲秋则只当没听见。

不过这种蹲守最是无趣,但又不得不蹲,因为任何一个机会都可能稍纵即逝,若是没有把握住,那可能就是事倍功半了。

一直蹲到了晚上,下面的龙华城还是那个死气沉沉的样子,几人正想着是不是先回去,突然一股阴寒逼了过来。

这股阴寒,张傲秋、夜无霜还有紫陌三人实在是太熟悉了,只是没想到这次会来得这么无声无息,现在再想办法应对,已经晚了。

张傲秋心不由一沉,这些鬼影倒是不怕它,怕就怕后面还会不会跟着一大票人手。

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还是先跑路要紧,一声招呼后,四人撒腿就跑,张傲秋一边跑一边在心底道:“老爷子,玄阴玉准备好了没有?”

独叟早看得清楚,嘿得一声道:“你以为老子跟你一样不靠谱么?快将手臂真气撤回。”

张傲秋这时也懒得跟他口舌之争,连忙清空右臂真气,同时抽出星月刀。

跟着又是一股冰寒透出,旁边的紫陌立即感应到,“哇”得一声大惊道:“秋哥,那些东西到你身上去了。”

张傲秋“呸”了一口,没好气道:“别他妈瞎咋呼。”

话音刚落,玄阴气忽然暴涨,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星月刀滑出一道蓝色光芒,犹如钓鱼丝一样,往后面的阴寒处抛出。

张傲秋甚至能感受到体内玄阴气在自己经脉里流动的欢呼声,脚步不由一顿,身子转了过去,同时大喝一声道:“你们继续跑。”

夜无霜哪里肯听,跟着停了下来,紫陌却是被张傲秋刀身上的蓝色光芒勾起了兴趣,也跟着停了下来,铁大可倒是好说,你们都不走,那俺也不走。

张傲秋气得一跺脚,就这一会功夫,再想走,还真是来不及了,周围阴寒之气已经形成了包围。

周围阴风阵阵,寒气逼人,四人一动不动,眼珠却是左右来回转动,人怕鬼这是以身俱来,谈不上修为高低。

等了一会,这些鬼影却没有立即发动进攻,而是本能地往那蓝色光芒围过去。

而那蓝色光芒也好像有灵性一样,由一股变成了十股,往四周散去,同时一伸一缩,极尽撩拨。

众人看得有趣,反倒忘记了后面会不会有追兵,只是眼睁睁地看着那如同活物的蓝芒。

其中一只鬼影再也忍不住,一阵阴风刮过,众人看到其中一根蓝芒蓦然一垂,一个被染成蓝色的人影跟着现出身来。

显然鬼影正在吞噬着那蓝芒。

这人影跟张傲秋以前看到的一样,有人的身形,但脸部却是一片模糊,蓝色的光芒被它咬在口部的位置,脑袋同时疯狂地摆动。

跟着周围阴风阵起,其它蓝芒相继垂下,剩下九个鬼影跟着现出身来。

张傲秋握着星月刀,正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那十条蓝芒突然暴涨,只在一瞬间,那十只鬼影就在四人面前突然变淡,跟着消失不见。

鬼影一消失,周围的阴寒之气同时感觉不到,而那蓝芒却像还没吃饱的样子,十条重新汇成一股,犹自左右摆动了一会,才慢慢缩了回去。

张傲秋感到右臂经脉内的玄阴气撤回,跟着回刀入鞘,招呼一声,身形往前直掠而去。

四人跑了一阵,张傲秋神识里再感觉不到危险,才停了下来。

刚一站稳,紫陌就忍不住凑了过来,一脸惊奇地问道:“秋哥,刚才是怎么回事?”

张傲秋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居然让独叟这老小子说对了,只是被玄阴玉吞噬的这十条鬼影,后面那黑袍人会不会有所感应?

夜无霜见张傲秋愣愣出神,还以为那十条鬼影对他有什么伤害,上前一步急道:“阿秋,阿陌问你话了,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傲秋见夜无霜着急,呵呵一笑道:“霜儿,你别急,这是好事。”

说完又将自己跟独叟两人讨论的事情说了一遍。

紫陌听完,犹自不信,一脸怀疑道:“居然还有这事?”

张傲秋闻言一脸鄙视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这井底小青蛙又知道个什么。”

话音刚落,识海内传来独叟无可奈何地声音道:“小子,你先别吹牛皮了,老子现在被玄阴玉这女娃娃缠得脱不开身了,你快想点办法。”

张傲秋听了一愣,半天没回过来神来,喃喃道:“几个意思?”

玄阴、玄阳在阴阳矿脉的时候,就已经略显人形,现在在乾坤图内又修炼快千年了,早已幻化成人,玄阴为女,玄阳为男。

就像独叟所说,鬼影跟玄阴玉都是天地阴物,彼此物性相同,吞噬另外一方,就会让自己强大,这在修炼上来说,也叫夺舍。

鬼影之所以留着张傲秋几人不动,却要先去吞噬那蓝芒,也是本能驱动,只是这几只小小鬼影,又怎么会是千年玄阴玉的对手?最后反而成了别人的晚餐。

玄阴玉幻化成人后,自然有了人的思维,在乾坤图内呆着,虽然可以修炼,但却找不到这难得的美味,尝过一次后,自然不会放过,所以一直缠着独叟,让他给找多一些过来。

独叟跟张傲秋一样,最怕女娃子撒娇,被缠得没有办法,只好把这烫手的山芋丢给了张傲秋。

张傲秋听完后,不由暗自好笑,指了指自己脑袋,跟紫陌几人交代一声道:“你们给我护法,我去办一件事情就回来。”

说完盘膝坐下,意识进入识海,刚一进去,就看见一个约七八岁的女娃娃,正眼巴巴地在那张望着。

这女娃娃长得眉清目秀,双眉之间还有着一颗蓝点。

一见张傲秋过来,玄阴玉立即跑了过来,一把抱着张傲秋胳膊,眼睛直眨道:“大哥哥,刚才那东西能给我再弄点来么?”

张傲秋听了,呵呵一笑,一屁股坐了下来道:“这又有什么问题了?来,你先坐下,我们两个先合计合计,看怎么才能钓到更多的那东西,怎样?”

玄阴玉一听,立即眉开眼笑,松手放开张傲秋胳膊,在他旁边坐下道:“大哥哥,你真好,比那老爷爷好多了。”

张傲秋一听,趁机损了独叟两把道:“你可不能拿我跟那老爷子比,我可是充满爱心的,至于那老爷子么,咳咳,我们就先不说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