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七十九章 人心惶惶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面对紫陌层层刀浪,却是脚步一错,体内真气逆转,身形在尺许范围蓦然横移,让出前面的紫陌,同时转身左手中指屈指一弹,正好点在如影随形攻过来的白绫。

右手星月刀高速中顺势一带,刀背划过紫陌后背。

夜无霜的白绫应指犹如波浪一般,上下翻涌,一声闷哼中,右侧的苏起见势不妙,长链一圈,收回黄金弯刀,同时人在空中,右手一抄刀柄,顺势合身往张傲秋刺去。

张傲秋在夜无霜白绫还没有回过劲来的短暂时间里,身子蓦然矮身一转,贴着收不住势子往前冲的紫陌,往铁大可攻去。

铁大可在张傲秋避开紫陌攻击的时候,已经为紫陌让开道路,只是没有想到张傲秋身法如此之快,居然能在逼退夜无霜的同时,跟紫陌身形一起杀来。

铁大可怕伤到紫陌,逼不得已,开山斧内收,脚步踏前,刚要以斧柄对抗张傲秋,却觉得右手手背突然一痛,接着腰间被撞了一下。

而这时苏起身形刚刚划过张傲秋先前站立的位置,只是此时早已失去了对方的踪影,又收势不及,只想快步滑过前面的空间,只要抵达前面的紫竹,就有了可以借力回转的机会。

但意想不到的是,他身形还没有抵达前面的紫竹,后背就传来一道深寒的杀意。

苏起不由大吃一惊,顾不得再救夜无霜,空中一个千斤坠,刚一落地,身形顺势弹起,左右忽闪不定地往前串出。

说起来,苏起也是逃命的高手,当年在一教二宗跟死域人的围剿下,几次都能逃出生天,也见其本事。

他自己知道,若是直线逃走的话,对方速度比自己快,被杀只是迟早的事,只有不断地变化方向,才可能有那么一丝生机。

但哪知他不管方向怎么变动,后背的那一丝杀意始终如跗骨之蛆,怎么也摆脱不了。

苏起心下骇然,将身形提到极限,但即便如此,那股深寒的杀意还是挥之不去。

一连转了十几个圈,各种方法都用尽也没有用,苏起干脆身形一坠,在地上团身一滚,躺在地上,双手高举道:“你赢啦,不跑了。”

剩下的夜无霜、紫陌跟铁大可,则是一脸骇然,双眼直直地看着站立不动的张傲秋。

除去后面张傲秋故意追逐苏起的时间,真正算起来,他“杀”掉四人,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

要知道这四个可都是玄境修为的高手。

而张傲秋之所以能有这样的战果,最主要的就是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这个快,则必须要有强大的修为支持。

夜无霜他们都知道张傲秋是半步化境的修为,但半步化境到底是什么修为,却心里没有个数,这要是雪心玄他们这些长辈达到这个修为,这四个也许还没有一试高下的心思。

但张傲秋是跟他们一起成长起来的,而且以前还不如他们,现在一下子甩他们这么远,就有了要比一比的想法。

特别是夜无霜,先后被杨月华及雪心玄说道不如张傲秋,虽然她是爱着这个冤家,但其自尊心也强烈想要比那么一次,就算是输了,也是对自己有个交代。

正好有了这个机会,只是现在看来,自己这几个只怕再难以望其项背了。

张傲秋一看这几个都直直地看着自己,挽了个刀花,收回星月刀,然后伸了个懒腰道:“都这么看着哥做什么?现在都知道哥哥的厉害了吧?哼。”

说完刚要转身离开,却被冲上来的阿漓抱着胳膊,一个劲地猛摇,撒娇道:“秋大哥,你就再教教我吧,怎么说我也是你小师妹,你要是不教我,我就跟师父说去。”

张傲秋最怕阿漓来这招,眉头一皱道:“阿漓,这个东西真的是要靠悟性的,你让我……。”

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上次将真气输给紫陌跟夜无霜的事情,眼睛一亮道:“哈,我倒是有个办法。”

但转念一想,就算自己强行将真气输给几人,他们丹田不扩张,也容纳不了多少,遂又摇了摇头,揉了揉阿漓脑袋道:“好啦,你就别摇了,从今以后,师兄我每天陪你练功,这该可以了吧?”

阿漓一听,顿时眼睛笑得都眯成一条缝,喜滋滋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准偷懒。”

张傲秋闻言“呃”了一声,一句“不准偷懒”,顿时勾起了在临花城当大夫的那段日子,那时候也是阿漓每天督促,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不准偷懒”。

一想到这,张傲秋认真点了点头道:“师兄答应你的,绝不偷懒,不过现在师兄肚子饿了,能不能整点吃的先?”

吃过早餐后,张傲秋也没什么事,干脆就陪阿漓练剑。

练了一会,张傲秋就发现一个问题,阿漓整体来说,悟性还是有的,而且也能吃苦,但唯一不足的是,她的剑招里没有胆气。

阿漓虽然也杀过人,但就那么一次,而且间隔时间也这么久了,再加上阿漓总是刻意回避那天的事,所以现在那点杀人的感觉早就没有了。

招式中的胆气也就是自己心神中的胆气,心中胆气有多壮,招式就有多狠。

有些高手,虽然修为高,但没杀过人,被几个带着血气的低手就能逼得手忙脚乱,那就是因为他心中胆气寒了。

血气说低点就是捩气,说高点就是杀气,但不管是捩气还是杀气,那都得长期见血。

见过太多的生死,也就麻木了。

所以锻炼胆气,那没有别的办法,只有通过不断的生死考验,才能成长起来。

只是这事张傲秋也不能做主,虽然阿漓是刀宗弟子,但以后可是凌霄门少夫人,也不一定就非要过刀口舔血的日子。

还是先缓一缓,等阿漓修为再高些的时候再说吧。

再过子时,养得神清气足的三人再次往死域人军营而去。

感到昨晚所呆的位置,透过树枝远远看去,对面山谷内灯火点点,巡逻的小队比昨晚明显多了一倍不止。

张傲秋跟紫陌两人交代一声,转身往前。

这次他走得是另外一条路线,反正死域人军营够大,不可能所有地方都是防备的严实无缝。

张傲秋避开暗哨,在一棵大树上藏好身子,将两条黑蛇放出,这回让它们先袭击周边帐篷里的军士。

这些军士,在这个时候,早就睡得鼾声如雷,根本想不到死神已经游走在自己身边。

一连偷袭了十来个帐篷,张傲秋一看天色,遂命令两条黑蛇开始调头攻击巡逻的军士。

由于黑蛇速度实在太快,而且牙口毒性又强,只要被咬上的连哼都来不及哼。

不过由于昨晚的事情发生,现在巡逻的军士警惕性要高很多,一看自己巡逻小队里有人无缘无故倒下,立即吹动口哨鸣笛。

顷刻间,大军调动,将这片区域围得个水泄不通,但除了那些满脸乌青的尸体外,连敌人一根毛都没看到。

张傲秋见了嘿嘿一笑,将两条黑蛇收回,悄悄又换了个地方,故伎重演了一次。

这一下,死域人军营算是炸了窝了,整个军营再也顾不得暴露不暴露,所有能点着的都点着,所有士兵全部集结,将军营内部,还有周边五里位置彻底搜查一遍。

张傲秋在死域人忙得屁颠屁颠的时候,带着两条黑蛇,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不过这次回去,虽然还是没能让夜无霜发觉,但在神识里,看到紫陌在后方不远的树上警戒,只是张傲秋现在的修为甩他们太多了,所以就算再警惕,也是难于发现。

张傲秋现出身形后,却是不走,把紫陌招呼下来,三人坐在树林里隔岸观火。

张傲秋看了一会道:“你们看,死域人如此大动作,但后面那个操纵鬼影的人依旧没有出现,看来这家伙,只怕还真是一条大鱼。”

紫陌闻言嘿嘿一笑道:“秋哥,你这样再多来几次,只怕他就再也坐不住了。”

说完顿了顿,接着一脸神秘的表情道:“你们想,军营里连续死人,而且还死的那么蹊跷,时间长了,必然会生出很多的谣言,这些谣言会越传越真,到时候整个军营都是人心惶惶,那死域人头子就算跳脚也没有办法,只要一天抓不到凶手,就一天不能平息,哈。”

夜无霜听完点了点头道:“到那时候,可能不用打仗,就可以将他们赶走了。”

张傲秋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就算现在死域人暂时撤兵,但以后还会再来,只有一次将他们打服了,才能永保太平。”

紫陌在旁点点头道:“秋哥说的对,而且我们不仅要把他们打服气了赶走,还要到他们那里去看看,不把死域人老巢搅得个天翻地覆,决不罢休。”

张傲秋听了,一拍紫陌肩膀道:“对头,还有那个鬼王谷,老子非要把他连根都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