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七十六章 红颜心动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跟紫陌换下夜行衣,用过早餐后,紫陌一摇二晃地前往武月城去找花连城,火-药这东西不管能不能用,还是先预备着好些。

张傲秋则陪着夜无霜,将紫竹轩周围巡查了一遍。

这片紫竹林里现在就剩下杨月华那一帮人,再就是紫竹轩里住着的人,以前跟着欧阳雪怡的那五十四人,调拨给了云凤阁充当斥候。

这些人以前搭建的房子,也就归张傲秋那十八护卫所有了,只是这段时间人手不够,这十八人被调去建立消息机构去了。

这也是张傲秋故意的,免得时时有人像影子一样跟着,实在不方便,同时建立消息机构的位置也不远,张子元也能接受。

这片紫竹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两人也不着急,手牵着手在竹林边慢慢走着。

夜无霜走着走着,突然幽幽叹了口气,轻声道:“有些事情你是不是不管我反对还是不反对,你都会去做?”

张傲秋“呃”了一声道:“霜儿,你看这话说得,你的话我当然要听了。”

夜无霜闻言,停下脚步,抬头定定地望着张傲秋,半响后才道:“阿陌这一会就不见了人影,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去武月城找花连城去了,我说的有错么?”

张傲秋听了,不由头皮一麻,脑袋里正想着对策,夜无霜接着道:“在你们没有回来之前,大师伯跟我谈起过你,说你以后必非池中之物,让我对你不要多加束缚。”

说到这里,夜无霜眼圈突然一红,美目中升起一丝雾气道:“可是你总是做最危险的事,人家……,人家……,呜呜呜。”

张傲秋没想到夜无霜会突然哭起来,一时慌了手脚,连忙柔声安慰一番,跟着狠了狠心,像这样危险的事以后一定还会发生,以其一直遮遮掩掩,还不如一下说穿,得到眼前玉人的认可,那反而还没有顾忌。

想到这里,张傲秋深吸了口气后道:“霜儿,你说的没错,但是这些事我不做,总得有人去做,我有亲人,有爱人,别人也一样有,而且其他人的修为还真抵不上我。”

说完转身望着前面摇曳的紫竹林道:“你看这片紫竹林,是多么漂亮,要是我们能在这里无忧无虑地一直生活下去,你说那该是多么开心的事情?

可是一天外辱不除,一天就别想安宁,就算我们躲得远远的,但又能躲多远?到时候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就算修得踏破虚空,又有什么用?”

夜无霜听完上前两步,眼泪婆娑地看着张傲秋道:“你说的这些人家也都知道,可是……。”

张傲秋见了,不由心中一痛,将其轻轻搂在怀里道:“霜儿,我答应你,不管做什么事,危险也好,不危险也好,我都百倍小心,但是有战争就必然有牺牲,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失去而一直躲避不前,就像你跟你师尊,宁愿自己冲上前线,也不愿圣教弟子牺牲是一样的。”

说完,张傲秋将夜无霜轻轻推开,将她脸上的泪痕小心擦去,然后道:“霜儿,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又何尝舍得你?”

紫陌跟花连城说起要火-药一事的时候,花连城是满口答应,只是一听说不能跟花倩笑提起,这下就犯嘀咕了。

这么大的事要是不让阿姐知道,只怕暴露的那天,连心爱的姐夫都救不了自己了。

一想到这里,花连城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火-药兄弟帮你弄,但是不可能瞒着不报。

紫陌见花连城说的决绝,幽幽道:“你要告诉你阿姐也没事,不过点火-药这事,兄弟我可是没那本事。”

花连城也是人精,一听紫陌话里有话,知道这是紫陌挖着坑等自己跳了,这个当不能上,也就揣着明白装糊涂,一声不吭。

紫陌一见这小子油盐不进,也没了招,只是让花连城快快准备,准备好了就通知一声。

等紫陌前脚刚走,花连城就一溜烟地跑到花倩笑那里,将紫陌的要求说了一遍。

花倩笑一听,皱眉将前前后后所有能预估的地方都想了一遍,但实在也想不出要这么多火-药到底是用在什么地方?

恰巧这会雪心玄也在旁边,因为木灵重伤,虽然得张傲秋天天真气相助,人是醒了,但就像张傲秋说的,只能作为一个普通人,一身修为一点都不剩了。

木灵对这倒是无所谓,经历了这么多事,他也看淡了,不过雪心玄却是一直不甘心,一有空就到花倩笑这边来,主要是想看看临花城那边有没有找到慕容轻狂的消息过来。

不过雪心玄毕竟是一教之主,不可能表现的那么直接,再加上她本就是天资聪慧,排兵打仗可能是差了些,但对事情的分析却是精准到位。

所以花倩笑也很乐意雪心玄过来,一来两人算是有了过命的交情,二来雪心玄毕竟是前面那位的师尊,这层关系打好了,以后再来润物细无声,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花倩笑现在是两不沾,房五妹那边有鲁寒凝,夜无霜这边有雪心玄,哦,雪心玄还是次要的,关键是有木灵,所以她现在也必须要打点小心思,要积极拉拢一个。

不过花倩笑美貌,坚韧,冷静,有魄力,自带一股英气,最重要的还有一股狠劲,这些跟雪心玄都非常相像。

一个女人持掌这么大一个门派,若只会哭哭啼啼,恐怕早就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所以雪心玄也是打心眼里喜欢花倩笑,在她内心里,已经有双女共伺一夫的念头了,这就相当于将花倩笑等同于夜无霜的地位,在雪心玄这里,已经是很难得了。

雪心玄见花倩笑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自己,也是一皱眉道:“阿陌过来要火-药,而且还说他没那本事点火-药,同时又不想让你知道,我看这事只怕是出在阿秋这小子身上了。”

等紫陌晃晃悠悠还没有到家,张傲秋这边已经接到了消息,一听是雪心玄紧急召见,还以为木灵出了什么事情,一带夜无霜,两人火急火燎地赶往城主府。

赶到一看,房里坐着雪心玄,花倩笑,还有花连城,而木灵则好好地端坐一旁。

张傲秋进门就觉得气氛好像不对,环眼一扫,见花连城跟他目光一接触,眼光就有所闪避,当即心里有了数。

张傲秋带着夜无霜上前几步,跟众人一一招呼后,刚想找个位置坐下,就听雪心玄问道:“阿秋,今早阿陌过来找连城要大批火-药,这事你知道么?”

张傲秋听了心里一咯噔,眼神不自觉地往花连城那边瞄了瞄,花连城一见,身子又是一缩,脸上一脸无奈,耸了耸肩膀,意思是:兄弟,我也没有办法啊。

雪心玄见了,跟着道:“阿秋,你看连城做什么?我现在问你,火-药是不是你要的?你要那么多火-药做什么?”

张傲秋“呃”了一声,知道这事想瞒也瞒不住,也就老老实实地将想法说了出来。

众人一听完,雪心玄跟花倩笑同时一拍桌子道:“不行。”

夜无霜早就知道了,所以没什么反应,花连城则是一双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张傲秋,脸上写满了崇拜的表情。

只是旁边的木灵听了,眼睛却是一亮,带着满意跟责备的复杂眼神瞟了张傲秋一眼,接着又神色平静地端起了茶杯。

花倩笑对张傲秋,还真是提不起脾气,所以拍桌子拒绝后,也就没声了,雪心玄却是跟着数落道:“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么?你还真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呢?”

张傲秋捎捎头,陪笑道:“心姨,你先别生气,其实我这样做也是不得已的。”

说完又把鬼影的事说了一遍后接着道:“鬼影这东西实在太邪乎了,若不是那日亲身体会,任谁说了我都不会信,而且鬼影除了我,其他人都别想瞒过它,所以这个在后面操纵鬼影的人,这次再怎么也要将他给抓回来。”

在座的众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均是一脸发蒙,夜无霜见了在旁道:“这个我跟阿陌可以证明,当时若不是阿秋将他真气输给我们,那天我们恐怕就回不来了。”

雪心玄一听,更是担忧,忍不住狠狠瞪了张傲秋一眼道:“即便如此,你也不能如此胆大妄为,你要是……。”

停了一下,跟着又瞪了夜无霜一眼道:“你也是的,这么危险的事,你也由着他胡来,就不知道阻拦一下么?”

夜无霜听了,不由委屈地瞟了张傲秋一眼,小嘴一扁,一声不吭地低下了头。

雪心玄一见夜无霜不接话,眉头微皱,转头望向木灵,却见木灵老神在在地喝着茶,没有任何反应,不由愕然道:“阿秋这么大胆,你这做师父的,也不说说他?”

花倩笑跟着转头望向木灵,却见木灵脸上那一丝不忍又带着决然的表情,心中突然一动,叹了口气,转头对花连城道:“按小先生的要求,如数备好火-药。”

雪心玄一听,转头诧异地看着花倩笑,花倩笑却定定地望着张傲秋道:“他们师徒都是同一类人,宁愿牺牲自己,也要顾全别人,他们对得起天下,唯一对不起就是他们的……亲人。”

后面“亲人”两个字,本来是要说“女人”的,只是话到口边又收了回去。

雪心玄听了一愣,脑中蓦然现出那天在战场上,木灵决然跳出战圈,想要自爆炸开生路的身影,同时那句“心儿,活着回去”的声音又好像在耳边响起。

花倩笑说的对,他们这种人,顾得了大家,却顾不了小家。

但也正因为有这样的人,才有一个民族的希望,他们哪怕人不在了,但他们的精神依旧可以指引一代又一代的人奋勇向前!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让红颜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