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六十七章 大捷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但死域人军队毕竟有六万大军,俗话说:人过一万,无边无沿,人过十万,扯天连地。

六万大军虽然没有过十万之数,但从城墙上望下去,下面依旧是黑压压的一片,一直连到天地相连的远处。

死域人也是杀红了眼睛,漫天的人潮踏着熊熊烈火,不要命地往城门前冲过来。

从开始发起冲锋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城门口就已经堆满了层层敌人的尸体,可见战事之惨烈。

后面的死域人顺着尸体往上爬,若这样下去,死域人只怕不用攻城梯,就是用人堆,也能堆到城墙上去。

张傲秋见了,脚步往前,开始远离城门,但又不进入已方箭矢射击范围内。

城墙上的花连城见了,立即命令往城下倾倒火油,一把火点起,火油借着尸体,顿时燃起大火,将城墙下烧成一道火墙,如此高温,就算张傲秋让开城门,死域人也一时半会近不了城墙边。

大火燃起,同时一股肉香味冒出,再接着就是滚滚浓烟升起。

花连城见了,暗骂一声,不敢再浇火油,又将全部精力转移到箭阵射击指挥上。

箭阵这个想法,是由天羽门马戈舒提出来的,因为虽然城墙上长宽也不小,但容纳的人员终有个限度,所以依靠城墙上的士兵射击,量少不说,而且风险还大,冷不丁就会被敌方箭矢射中。

所以马戈舒建议,将城门内将近一里的范围全部清空,以城墙长度等长,布置五个箭阵,每个箭阵五百人,箭阵的射击角度,以城墙上指挥者手中的旗帜为准。

比如当左方敌人攻击猛烈的时候,指挥者旗帜就会指向左,相应的其他方向也是一样。

只是城外的敌人太多,虽然有箭阵密集的箭矢压制,但依旧有不少的死域人举着盾牌源源不断地冲到近前。

不过现在浓烟一起,城墙近处全部笼罩在黑烟之下,死域人一时睁眼如盲,失去了进攻的目标,这样的情况,却给张傲秋提供机会,外呼吸转为内呼吸,人如鬼魅,在敌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尽情地收割人命。

又是一个时辰后,张傲秋压力一轻,源源攻进的敌人停在他刀芒范围外,均是一脸惊恐地望着他。

以一人一狼之力,愣是抗住整个大军攻城,连个攻城梯都没有成功架起来,死域人已经被杀破了心胆。

赤金面具后,一双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睛,冷冷地看着前面全力戒备又一脸惊恐的死域人。

张傲秋矗立不动,全身血红,犹如从血水里捞出来一般,而啸月傲然站立在旁,在身后熊熊大火及浓浓黑烟衬托下,犹如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杀神一般。

张傲秋深吸口气,趁机查探了一下体内真气,在这样高强度的厮杀下,真气也如流水般消耗,丹田内原先满满如湖泊的真气,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半了。

这样的情况,至少还能再支撑一个时辰,张傲秋心中稍安,举步往前一步,无限的威压如一堵墙一般跟着往前推进一步,死域人前军同时跟着后退一步。

张傲秋扬天一声长啸,连着跨前三步,威严转换成杀气,杀气犹如实质,虽然铺开迎向整个前军,但前面的死域人依旧感到裸-露在外的皮肤犹如刀割一般,跟着骇然连退三步。

城墙上的守军,看到眼前这一幕,同时精神大振,人人脸色通红,眼中闪烁着狂热的光芒,自跟死域人开战以来,哪曾有这般扬眉吐气过?

后军喊杀震天,而前军居然陷入一片沉寂,战场出现如此诡异的一幕,还真是让任何人都想象不到。

城楼上的战鼓声再起,花连城趁敌军被杀破胆气之时,漫天的箭雨不停往敌军阵地落去,不给对方一丝松懈的机会。

在战鼓声中,张傲秋又是一声长啸,身形蓦然发动,丈余长的刀芒再次亮起,随着每一次旋身,又带起如喷泉般的血雨。

而现在,再不是死域人冲锋,张傲秋被动杀敌,而是主配角色转移,变成了张傲秋在后追杀,前面的死域人不断后退。

最后也不知是谁第一个调头开始逃跑,最后整个前军开始溃败。

花连城一见,立即打出旗号,让后军盾阵让开缺口,不然盾阵内高手修为再高,也抵不住上万的败军不要命的冲击力。

人在奔溃的时候,就会丧失理智,不像清醒的时候,还知道避让危险,现在只要有一丝逃命的机会,就会不要命地往前冲,有时候哪怕你不冲,后面的人流也会疯狂拥挤着你往前走。

这样的情况,就像河水,平时的时候,河水虽然不断冲刷河岸,但还有约束,不过一旦河水成为洪水,那么除了让开一条通道,让其尽快卸掉,否则越堵代价越大。

而死域人此时积累的恐惧,就已经蓄积成了洪水。

死域人丧失了指挥系统,前军不要命的往后逃,中军还没有准备好,两军碰撞在一起,又造成了更大的慌乱。

如此天赐良机,花连城有如何能够放弃?

漫天的箭雨一收,跟着一声冲锋号起,紧闭的城门打开,早已憋足劲的军士,犹如放闸的猛虎一般,嗷叫着往前冲去。

而打头阵的就是张家那一百多灵境高手,开玩笑,少主都在外面拼命了,现在不露下脸,又如何能让少主记住自己?不记住自己,那自己身上的罪过又如何免除?

这些高手算是张家核心层,只是跟错了主子,但不代表他们自身能力不够。

张家核心层,都是从张家精锐部队里选拔出来的,这也符合张家一贯的策略,连少主都要靠争夺才能得到,何况下面的人。

这些人冲锋虽猛,但全力配合后面的大部队,待到箭阵布置好,一通的箭雨压下,再稳打稳扎地往前冲锋。

死域人大军本就已经溃败,现在对方大部队杀出,更是慌乱,开始亡命地往后逃离,只恨爹娘少生了一条腿。

前军的败军开始大规模冲击中军,中军不得已,又开始冲击后军,最后成为燎原之势,整体往后不要命地跑路。

幸好花连城命令及时,盾阵让开通道,死域人犹如潮水一般退却,后面武月城守军开始自由追杀。

张傲秋见了,翻身跨上啸月,绕道中军位置,集合狼骑军,先行一步,将败军切开,后面的败军留给杀过来的友军,等剿杀一空后,又拦杀前面的败军。

这场一边倒的大战,一直杀到午夜后才停下来,若不是张傲秋担心前面会遇见死域人囤积的大部队,真的可以一直追杀到海边。

等花倩笑再次登上城楼的时候,武月城的军队已经开始有序地返回城内。

这场大战,歼敌将近四万,已方只损失了不到千人,狼骑军跟盾阵只是几人轻伤,城外联军则损失了十多个好手。

战争总是有牺牲,但不管怎么说,以这样的代价赢得这场战争,不管从哪方面说,都是一场毫无疑问的大胜了。

战事一完,狼骑军就掩入山林不见。

到了紫竹轩,张傲秋跟阿漓及欧阳雪怡浅谈了几句,就匆匆洗漱了一遍,换了身衣服,带着夜无霜往武月城而去。

至于狼骑军,则交由紫陌跟铁大可去打理。

而这时那十八护卫现出身来,张傲秋一看他们个个身上带伤,连忙一问缘由,原来张傲秋跟紫陌他们汇合后,就直接上了战场,他们几个就是想跟也跟不上。

后来他们见张傲秋一人独守城门,就在侧面杀敌想要接应,只是死域人太多,他们的出现直接招惹到一大队死域人追杀,这十八人迫不得已,只好边战边退,进入树林深处,虽然最后全歼了追杀的死域人军队,但由于地形不熟,所以才耽搁下来。

张傲秋听了点了点头,给夜无霜介绍了一遍,然后就安排他们先回紫竹轩疗伤等候,但这次张子元说什么也不同意,张傲秋也没有办法,只好将他们带在身边。

等张傲秋赶到木灵病房时,天色已经过了子时。

房间里,木灵静静躺在床上,一脸担忧的雪心玄坐在床沿上,痴痴地望着沉睡中的木灵,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张傲秋进屋,轻轻咳嗽了一声,雪心玄闻声一看,一见是张傲秋跟夜无霜,立即站了起来,急步走过来,忧心道:“阿秋,你快过去看看你师父。”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同时心中暗叹一声,雪心玄是玄境高手,居然连他们进来都不知道,可见她此时心已经乱到什么程度。

夜无霜则乖巧地陪在一旁,轻轻握着她的手,以示安慰。

木灵脸色极度苍白,呼吸甚浅,若不是胸口还有一丝起伏,真让人以为现在躺在床上只是一具尸体了。

张傲秋上前,轻轻拿出木灵右手,两指搭上去,然后眼睛一闭,一缕真气随着木灵腕脉进入其体内经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