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七十四章 擒获密探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闻言,嘴巴张了张,刚要说话,恰巧一阵山风过来,带着隐隐的兵器交击声。

这声音虽然很小,但三人却同听见了,张傲秋神识立即铺了过去,一看之下不由大吃一惊道:“不好,是杨前辈她们。”

说完身形一展,跟着神识直掠而去。

夜无霜听了冷哼一声,正好一肚子火没地方发,现在来了个练手的。

张傲秋在神识里看到,杨月华,卫婉月还有另外两个圣教弟子正跟四个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这两拨人虽然人数相等,但实力相差太多,圣教这边就杨月华一个玄境,卫婉月还是灵境初期,剩下两个只不过是天境修为。

而对方却是一个玄境带着三个灵境高手,若不是杨月华轻功冠绝天下,只怕那两个弟子早就香消玉损了。

不过就算这样,场面也撑不了多久,因为那两个弟子早已带伤,一身白衣鲜血淋淋,身形也越来越慢。

张傲秋看得心急,身形全速展开,在空中两个转折就消失不见,紫陌跟夜无霜实在追不上,只好停下来听风辨音。

紫陌不由嘟囔道:“跑他妈这么快,秋哥修为到底到什么地步了?”

夜无霜闻言一个白眼翻过去,刚要说话,左前方传来一声清啸。

场上缠斗的两方,一见又一个黑衣人急速奔来,杨月华不由心头一紧,而那四个黑衣人却是一愣,好像后面也没有帮手了啊?

张傲秋那声清啸,立即让杨月华精神大振,长剑如风,将围攻的四个黑衣人稍稍逼退一步。

也就在这一瞬间,张傲秋身形从空中落下,挡在圣教两个弟子面前,刷得两刀,分别攻向前面两个黑衣人。

这两个灵境修为的黑衣人,哪里会是对手,连刀影都没有看清楚,就直接被震晕了过去。

张傲秋一见得手,左脚一错,身形一滑,星月刀带着呼啸声往与卫婉月对阵的黑衣人胸口斜斜划去。

那黑衣人却是不闪不避,望着卫婉月的眼神突然变得凶狠跟狰狞,右手长剑灌满真气,刷得直点其咽喉。

卫婉月不亏是杨月华亲传弟子,底子里有一股狠劲,一见对方想以命换命,身形不退反进,长剑往对方胸口插去。

就在这电石火花之间,张傲秋顾不得杀敌,左手将卫婉月腰肢一抹,一个旋身,将其带出,同时低喝一声道:“不要命了?”

卫婉月只觉眼前一花,再睁眼时,只听前面一声闷哼,先前跟自己对阵的黑衣已经口吐鲜血萎靡在地。

这时候夜无霜跟紫陌两人也赶了过来,张傲秋知道杨月华的性子,对对剩下的那个黑衣人看也不看,星月刀一收,吩咐道:“阿陌,将他们收一收,等下好好伺候伺候他们,看你的手艺还在不在。”

紫陌一听,明白张傲秋的意思,当即嘿得一笑,森然道:“老子好长时间都没出过手了,哈。”

饶是卫婉月三人早已见过生死,但一听紫陌话语,竟然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

那边杨月华没有了牵顾,放手而为,嘴里一声历啸,步伐变换,在寸许空间辗转腾挪,长剑翻飞,急如骤雨,但又像写意画一样,每笔都交代的清清楚楚,身形优美,“追月仙子”之名当真名不虚传。

杨月华生性护短,自己师徒四人要不是张傲秋及时赶到,只怕今日要折在这里,心头一股恨意难消,剑尖婉转如花,将黑衣人周身锁住。

张傲秋见夜无霜手持双刃在旁掠战,也就放下心来,神识如水般往四周铺去,看周边还有没有其他敌人。

那黑衣人一看这阵仗,知道今日难于善了,长剑一收,剑式一变,不再防御,而是以攻对攻,招招搏命。

紫陌转头看了那黑衣人一眼,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走到一个黑衣人面前,将其面巾摘下,右手一扭,将其下颚卸下,然后在其牙缝里细细搜索一遍,却没见里面藏有毒丸。

紫陌“咦”了一声,掏出火折点燃,照亮了又搜一遍,还是未见毒丸,不由“呃”了一声道:“不是一教二宗的人。”

紫陌这话,到提醒了张傲秋,因为现在实在武月城外,他一直担心死域人会派高手过来摸查,现在看来,只怕担心变成了现实。

紫陌跟着搜了另外两人,从头到脚,都是干干净净,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紫陌好以整暇地将三人绑好,然后老大几个耳刮子将其打醒,然后嘿嘿一笑道:“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你们要是上道的话,就自己将事说出来,等会老子还会给你们个痛快,要是想装硬汉,嘿嘿。”

说完停了片刻,见那三人望向自己的眼神阴冷,冷漠地不待丝毫感情,当即一竖大拇指道:“好,有种。”

说完抽出陌漓刀,抓起中间一人的右脚拉直,直接刀背砍下,那人小腿骨立即寸断。

那人饶是冷狠,也不由一声闷哼,紫陌却哼着小曲道:“别叫,爽的还在后面哦。”

跟着长刀倒卷,将骨断处皮肉一刀刀剔除,刀法细腻,就犹如高深的厨师剃肉一般,厚薄均匀。

此种刑法,又名“凌迟”,古语有云:三尺之岸,而虚车不能登也。百仞之山,任负车登焉。何则?陵迟故也。

这样的剧痛,让那人额头冷汗滚滚而下,还不到片刻,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紫陌这刀法还真不是吹,皮肉剃完,露出白深深的骨头,竟然不伤筋骨半分。

紫陌见露出骨头,才放下刀,右手垫在腿肚下,左手用力一掰,一声渗人的骨断声传来,跟着就是那人一声惨叫。

这声惨叫尖细而又高亢,紫陌听得心烦,随手揉了团碎布将那人嘴堵上,然后折了根树枝,用刀削尖,顺着那断裂的骨头直插进去,跟着又是一搅。

那人嘴里发出一声含糊的惨叫声,跟着双眼一翻,通晕了过去。

紫陌一看不由嘀咕道:“这就晕了?老子都还没开始了。”

说完站起身来,走到右手黑衣人身旁蹲下,嘿嘿一笑道:“他晕了,就该你了。”

那人刚才还是冷漠的眼神,此时变得凶狠,直愣愣地看着紫陌,脖子上青筋突起。

紫陌一见,知道这家伙心里防线快要奔溃,现在的凶狠,只是他自己给自己打气而已。

果不其然,在紫陌抬起那人右腿的时候,那人嘴里说出一连串鸟语,但却是半句都听不懂。

紫陌虽然听不懂,但却知道这是死域人语,哪管那多,抄刀就是一刀剁下,跟着道:“你说的老子听不懂,老子就不信你们来摸底,就不会中原话。”

这家伙比起刚才那人,要软蛋的多,骨头一断,就是一声惨叫,跟着道:“你们要问什么?”

紫陌听了却是狞笑一声道:“你要老子问,老子就问么?嘿,不把你伺候好了,岂不是显得老子手艺不到家?”

说完跟着开始剃肉,这人只是一声声惨叫,这惨叫声,却让在场跟杨月华对阵的黑衣人心乱如麻,手中剑招连续变形,被杨月华抓住机会,一剑将其制服。

杨月华虽然杀人如麻,但毕竟还是女子,转眼一看卫婉月三人已经脸色发白,上前两步,却又闭口不言。

张傲秋在旁见了对紫陌道:“先停一停。”

然后转头望向夜无霜道:“你先护送几位回去,然后通知所有人,让其加强戒备。”

黑衣人的惨叫声,早就让夜无霜听得发木,闻言一点头,收回双刃,跟卫婉月各背一人,头也不回的飞快离去。

紫陌见了却是嘴角一撇道:“秋哥,这般怜香惜玉,就让杨老太太在这里看一会,免得她以后看我们总是一幅冷冷淡淡的样子。”

张傲秋闻言无语地笑了笑道:“快天亮了,搞快点。”

后来的审问就顺利多了,原来这四人是鬼王谷的人,这次过来就是如张傲秋猜测的那样,对武月城外的实力进行摸查,其目的就是将这些城外势力逐一清除,为死域人大军进攻武月城做好准备。

等紫陌盘问完,张傲秋又问了死域人军营外那些鬼影的事,那人一听张傲秋连这都知道,干脆就一并说了出来。

鬼王谷就好比中原的一个豪门大派,其下同样划分了若干个堂口,各个堂口根据各自的任务所在,又有不同的修行方向。

比如突击跟刺杀堂口,则跟中原修行差不多,以修为为主,其他堂口则比较神秘,比如张傲秋在同福客栈干掉的那个矮子,就是修炼精神力为主,而死域人军营内那个操纵鬼影的人,则是以邪术为主。

但不管那种修炼方式,所有人都必须进行武学修行,因为在拥有其他实力的同时,还要有一个强健的身体,同时也有自保的必要。

至于那些天才人物,完全就可以一身多修,就像同福客栈那个矮子,精神力能发出攻击,同时自身修为也达到玄境,只是这样的人物相对来说要少很多。

鬼王谷高层的人,均备有自尽的手段,因为越是高层,知道的越多,一旦失手被擒,绕不过酷刑,将知道的透露出去,则将损失惨重。

很显然,眼下四人还只是探路的小卒子,知道的有限。

只是这样修为的人,都只是小卒子,那鬼王谷的实力,又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