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七十三章 灵异门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也懒得回紫竹轩,直接在山林里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迫不及待地开始打坐冥想。

而夜无霜跟紫陌两人则在一旁护法。

等张傲秋意识进入识海的时候,独叟早已盘膝坐下,等候多时了。

这段时间不见,这老小子又凝实了不少,显然修为又有精进。

张傲秋左右望了望道:“我那元神了?”

独叟闻言不耐烦道:“在乾坤图里,还能去哪?”

张傲秋“呃”了一声,这老小子以前脾气是不好,但也没有不好到一见面就干架的地步,看来刚才那事,让这老人家也感到危机了。

当即也跟着盘膝坐下,也不再多言,片刻后,独叟皱眉道:“刚才那件事,老夫也想了想,在几百年前,具体时间不记得了,有一个叫‘灵异门’的门派,这个门派弟子人丁单薄,而且普遍修为都不高,一个门派能出两个灵境高手,都已经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

但是这样一个门派,在当时却是无人敢惹,因为他们有一种邪门秘术,可以控制鬼魂。”

顿了顿,独叟接着道:“人有三魂七魄,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

魂为阴,魄为阳,其中三魂和七魄当中,又各另分阴阳,三魂之中,天魂为阳,地魂为阴,命魂又为阳,七魄中天冲灵慧二魄为阴为天魄,气魄力魄中枢魄为阳为人魄,精英二魄为阳为地魄。

三魂当中,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独住身,天地命三魂并不常相聚首。

七魄中两个天魄两个地魄和三个人魄,阴阳相应,从不分开,并常附于人体之上,命魂乃七魄之根本,七魄乃命魂的枝叶,魄无命不生,命无魄不旺,命魂是人身的主魂,天地二魂的聚合产生命魂而生人,命魂终结时又分出阴阳,并回归天地。

天魂主光,地魂则是天魂的光照射在人命魂之上所形成的影子,所以地魂又称为影魂。无光不成影,无影不成相,修行人若能修得命运融合,天光与地相才能与人的色魂相合。” 

说了这么多后,独叟停了一停,抬眼看了张傲秋一眼接着道:“这些东西,应该没有人跟你说起过,因为现在修行主导的是道。

道,自然也,自然即是道,非道,亦非非道,即想要修行人通过对自然的感悟来提高自身能力。

但刚才老夫所说的,虽然没人跟你说起,并不表示不存在,很简单的例子,就是一个人受到过度惊吓后,会变得痴痴呆呆,按老话说的,这就是丢了魂了。

人死后,就会灵魂出体,也就是常说的鬼,灵异门开始只是通过秘法,控制死魂,为了得到更厉害的法器,挖坟盗墓的事没有少做,若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算了,但后来他们开始掠夺生魂,也就是将活人的魂魄掠走,这就是在伤天害理了,所以后来灵异门被官府通缉,同时也被其他门派围攻,渐渐得也就没有消息了。”

张傲秋听完,皱眉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当时的灵异门有可能并没有被杀绝,而是有人逃到了死域人那里,通过几百年的修生养息,现在又重新杀回来了?”

独叟闻言,眉头深皱,微一点头道:“这个怀疑很有可能就是真的,关键是这等邪术,其修炼方法我们一慨不知,那就更不谈怎么破解了。”

张傲秋一听,暗叫糟糕,若是连这老爷子都不知道,那只怕真的就很少有人知道了怎么破解了。

独叟见张傲秋脸色凝沉,哈哈一笑道:“邪术我们是不知道怎么破解,但那些鬼魂毕竟是有人在操控,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想怎么去跟那些鬼魂斗了?直接绕过去,将操控鬼魂的人干掉,不就万事大吉了?”

张傲秋一听,不由眼睛一亮,对啊,自己丹田内的绿色真气完全可以避开鬼魂,只要避开那些东西,以死域人军营现在松懈的防备,找到这个人还不是瓮中捉鳖?

独叟见张傲秋面露喜色,跟着又浇了一盆冷水道:“你也别高兴太早了,老子刚才也说了,灵异门能够掠夺生魂,所以你要是真找到那人,可要加倍小心,能够一击必杀的,就不要跟他啰嗦。”

张傲秋听了,沉吟片刻后道:“若是这样,只怕打了小的,又会引来大的,如此往复,只怕麻烦无穷,这样吧,我也先不跟他接触,只是暗中观察,若是他没有掠夺生魂的本事,或者本事还不到位,那就将他活捉过来,凭老爷子的精神力,将那家伙控制起来,应该不是件困难事。”

张傲秋暗中这一记马屁,让独叟本想立即反对的话,又收了回去,“嗯”了一声道:“以你的修为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跟在那人旁边,倒也不是件难事,既然你能避开那些鬼影……,也罢,那就去闯他一闯。”

这件事,随着独叟一锤定音,也就开始着手准备了,等张傲秋意识回归本体后,对夜无霜也没有隐瞒,将刚才所讨论的事老老实实说了一遍。

张傲秋开始不知道里面水有多深,还以为对方是神仙级人物,现在听独叟这么一说,又有了信心,当即道:“霜儿,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了,下次再进入死域人军营,看来只能我一个人,而且这次还要摸清对方的底,所以可能要的时间要长些,至于具体要多长时间,我现在也说不定。”

夜无霜听了却是低头不语,紫陌见了在旁道:“秋哥,按说以你现在的修为,如果不是遇见高手围攻,就算在死域人军营杀个来回也能脱身出来,可是这个毕竟是笨法子,若是在抓人的同时,能制造点混乱,那时候人慌马乱的,下手应该更容易些。”

紫陌这么一说,张傲秋倒是想起来了,以前他在阴阳矿脉的时候,就用**将一教二宗炸得个底朝天,若是再来批**,那样密集的人群,嘿嘿,那就有搞头了。

不过这事还是要跟夜无霜说清楚,不然让这丫头担心,张傲秋自己心里也过不去,当即转头对夜无霜道:“霜儿,你不用担心,死域人的防御松懈你也看到了,现在既然我能避开鬼影,那我在他么面前就相当是透明的,你放心,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我宁愿退出来再想办法,也绝对不乱来。”

夜无霜听完,抬头看了张傲秋一眼,嘴角张了张,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半响后才道:“那你可要记住你刚才说的话,千万不可胡来。”

张傲秋见夜无霜同意,不迭地点头道:“霜儿,小命是我自己的,我当然会小心了。”

说完转头对紫陌道:“阿陌,你现在前去武月城,找花城主要一批**,就算抓不到那人,老子也要将他军营炸个人仰马翻。”

夜无霜一听,一把打断真怒道:“你刚才还说不会乱来,现在又要用**,你以为**只是一块小石头,揣在兜里就能带走啊?”

张傲秋闻言嘿嘿一笑,连忙解释道:“我到落梅镇的时候,阿陌问过我那些人狼跟铠甲我一个人是怎么带过来的,当时我没有说,这个我现在也不说,到时候我让你们看看,再多的东西,对我来说,还真就是一颗小石头。”

紫陌一听,立即来了兴趣,看了看一脸怀疑的夜无霜道:“秋哥,**送到什么地方?”

张傲秋想了想,乾坤图可是天大的秘密,这事自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随口应了一声道:“这个得找一个隐蔽的位置,到时候只能你们两个,还有老铁过来。”

紫陌闻言皱眉道:“若是敌方选的太远,那**运过来也麻烦,要是太近,又保不了会有其他人过来,这个……。”

张傲秋听了一想也对,这边将**运到乾坤图内虽然麻烦,还可以想办法克服,但到了死域人军营里,只要乾坤图一开,就会出现黄芒,那时候不要说往外搬运**了,就连自己都要被抓个现行了。

夜无霜见张傲秋沉吟不语,跟着道:“死域人军营,就算再怎么防御松懈,也不可能让你轻轻松松将**布置到位,而且那时候还只有你一个人,连个放风的人都没有,这样做实在是风险太大,我不同意。”

张傲秋见夜无霜语气决绝,也不跟她抬杠,顺嘴道:“霜儿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我先进去看看,**还是先准备着,若是真的能行,就炸他娘的,若实在是条件不允许,那就算了。”

夜无霜闻言,狠狠瞪了他一眼,张傲秋一见立即改口道:“**能不用就不用,这么危险的事,怎么能做了?”

说完又顿了顿,然后自言自语道:“若是不用**,那还有什么办法能引起骚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