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六十四章 逃出生天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杀了一会,前面就出现了狼骑军的影子,当即清啸一声,为狼骑指引方向,跟着对面传来一声狼嚎,一个强壮的狼影脱众而出,往张傲秋这边直冲过来。

张傲秋神识里看见,脚尖一点,身形拔地而起,在空中两个转折,稳稳落在狼鞍上,同时历喝一声道:“二队救人,其余在外防护。”

说完一骑当先,替换夜无霜充当雁头。

夜无霜有张傲秋在前清理障碍,压力蓦然一轻,长刀回卷,左手抽出狼鞍边的连弩,射击远处的敌人。

很快狼骑卷过树林,夜无霜轻轻一带狼头,坐下人狼直立而起,跟着一个旋身,稳稳落下。

夜无霜率领的圣教这支,正是二队。

后面的狼骑立即又由“人”字变阵成“一”字,将夜无霜二队护在里面。

变阵说的简单,但要在实际操作中,特别是敌我犬牙交错的情况中,想要及时变阵,那就需要队伍中人与人之间娴熟的默契。

而这,也正是狼骑军重点训练的地方。

外面的狼骑错位排成两排,先是左右弩弓同时射击,但第一轮弩弓射空后,第一排更换后备弩弓继续射击,而后排则开始更换箭夹,待第一排第二轮弩弓射空后,第二排开始射击,而第一排则开始更换箭夹。

如此往复,始终保持对前方敌人火力上的压制。

后面树林里的人转了出来,虽然对这么大的人狼有点畏惧,但狼鞍上另有一个身着铠甲的骑士,也让他们多少心安一些。

张傲秋也是心细,抓着紫陌转了过来,雪心玄最后抱着木灵出来,紫陌一把接过,小心将昏迷的木灵绑在自己身前。

夜无霜右手一伸,雪心玄借力一勾,一个飞身上了狼鞍,旁边的啸月长嚎一声,人立而起,前面队形闻声跟着裂开一条缝隙。

啸月后退一蹬,身子如风般扑出,张傲秋侧身一弯,将站在前面的花倩笑拦腰抱起。

狼骑军中只有夜无霜一个女子,自然让她接应雪心玄。

虽然狼骑完全可以腾出一头坐骑,让雪心玄跟木灵同骑,虽然雪心玄心中也很想亲自照顾木灵,但她是圣教教主,周边还有这么多圣教弟子看着,那样毕竟不好看。

而花倩笑却是张傲秋的女人,虽然这层关系没有捅破,但所有人都已经默认,所以自己的女人还是跟自己一起好一些。

那木灵就只能是让给紫陌了,因为铁大可总是负责断后,这样的重任也少不了他。

花倩笑只觉身子蓦然一轻,眼前景物一晃,身子已经坐在了狼鞍上,跟着耳边响起了一声轻语:“别怕。”

张傲秋左手紧搂着花倩笑***,同时断喝一声:“三队护左,四队护右,五队断后,一对随我开路。”

花倩笑则身子尽量往前伏,以免挡住张傲秋的视线,两人身子紧贴在一起,在这样的沙场里,不由升起血肉相连的感觉。

但奔杀了一段,张傲秋觉得在啸月背上反而不顺手,虽然前面的花倩笑尽量伏低了身子,但啸月硕大的狼头却还在前面挡着,所以张傲秋刀芒只能左一下,右一下,速度虽快,但却比不上他旋身画圆,一下就是两丈宽度来得利索。

若是没有雪心玄他们需要救援,张傲秋一人就能把这些死域人杀个精光,无非就是花费的时间要长些而已。

但现在的情况,却容不得他慢慢来杀,死域人大军已经集结,虽然一直没动,但不表示他就不会动,万一后面大军突然发动进攻,他们这里所有人都会被耗死。

到那时候,张傲秋一人虽然可以逃出生天,但这里都是他至亲至爱的人,所以他另愿战死,也不会舍下他们不管。

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杀回武月城,然后再图其他。

想到这里,张傲秋身子突然腾空而起,人在空中,嘴里大喝一声:“抓稳啸月。”

花倩笑闻言身子一缩,她左肩受了重伤,不可能控制啸月,只能将身子尽量贴在狼背上,至于其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而啸月在张傲秋腾身那一刹那,速度突然一缓,后面两只狼骑速度加快,代替啸月成为雁头,而啸月则缩回人字形阵中,跟夜无霜第二队混在一起。

后面的雪心玄看了,心里暗自佩服,这种换位说来简单,但却要求所有人默契配合,特别是在这种高速奔杀,四周敌军环绕的情况,显得更是难得。

张傲秋人一落地,身子立即如陀螺一般急速旋转起来,丈余长的刀芒在这样高速带动下,就如同一个绿色的刀轮,飞快地往前推进。

有这样的杀神在前面开路,担任雁头两名狼骑反而无用武之地,干脆收起长刀,拔出连弩,对着人多的地方,连串射击。

但在人字形队尾外侧狼骑,压力就大不少,因为人字形,越到后面开口越大,张傲秋即使本事再大,也只能在前面清除两丈的空隙,后面张开约十丈左右的开间,就只能靠各个狼骑自己的本事了。

这就是张傲秋当时选择狼骑士时,为什么要求其修为必须达到灵境以上的原因,现在这种情况,就如同在泥淖里前行,若是体内真气不足,很难支撑如此高强度的厮杀。

而被护在中间的二队,虽然不用直接对敌,但也没闲着,手中连弩不断射击,尽量给外围同伴减轻压力。

张傲秋在神识的指引下,一个劲地往对方薄弱的地方钻,一盏茶功夫后,突然压力一轻,前面已经露出一望无际的空地,敌人的阵地终于被凿穿了。

担任雁头的两骑跟着画弧形分开,如波浪一般反卷而去,给后面的狼骑腾出空位。

夜无霜率领的二队,此时突然加速,迅速脱离战场,待二队最后一骑脱离,断后的五队转为先头部队,形成一个反人字,也不恋战,如旋风般紧跟二队而去。

死域人残军在身后狂叫着追击,但人的两条腿怎么可能快过狼骑,没多久,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前面的骑军绝尘而去,消失在眼前。

张傲秋重回啸月背上,隐隐听到身后一阵阵螺号声,知道敌军在重新调动,但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

不一会,前面武月城在望,城墙上的守卫,远远看到一群人骑着狼飞速赶过来,当即吓了一跳,急忙知会花连城。

等花连城赶到城头,狼骑已经到达城门,花倩笑抬头娇喝一声:“开城门。”

花连城一看是花倩笑身受重伤,也是吓了一跳,立即吩咐打开城门。

原来在雪心玄跟木灵到达武月城的时候,正遇上死域人大军集结,但是集结又不进攻,显然对方是有什么所图。

只是根据斥候回报,消息总是不全,从中找不出什么关键线索。

因为张傲秋所探出的死域人行军的那条密道,现在因死域人大军集结,已经封闭,在其方圆五十里的地方,布满了死域人暗哨,这边斥候根本探不进去,所以消息也就是模棱两可,没个确数。

而在武月城内,因云历在后方的运作,后援军队及物资已经充足,雪心玄做为圣教教主,本身就是一个积极向外扩张的性格,现在兵强马壮,正好一探对方虚实。

花倩笑性格也是如此,只是以前武月城人手奇缺,物资也不足,能守住城不破,都已经是操碎了心,根本就没有力量主动出击。

但是花倩笑上次被围过一次,幸好是张傲秋及时赶到,不然现在早就香消玉损,所以对主动出击的建议,还是有所保留。

而雪心玄认为,只要避开死域人主要进攻路线,从侧面杀入,一击就退,既能试探对方虚实,又能保存实力,若是一味的被动等待,等对方蓄势已足,那就大局已定了。

雪心玄这个说法也不错,但花倩笑还是认为,在没有确确情报的情况下,不能一下将人手投入,于是就有了这个折中的办法,就是先带一批好手,从另外位置进入,实地看看死域人的布置。

而死域人在武月城外,也布有斥候,虽然武月城外十里位置已经在被对方重新收回,但周边山林密集,很难将所有地方都纳入掌控之中。

所以双方势力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只是死域人得到消息,就是武月城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物资运入,这点引起了死域人的怀疑,可能对方另外开辟了粮道,避开了最危险的城门口。

于是死域人加大了对武月城外所有地方的探查,最终还是让他们发现了那条秘密粮道。

这也不能怪云凤阁没有加强防卫,因为这条粮道实在太长,除了最后一段隐藏在山体内,其他地方很难做到隐形。

死域人得到消息后,立即出动军队,只要攻破粮道,然后在顺着粮道袭击,那武月城就可能从后方被瓦解,有这么好的事,又何必费神费力地攻击前门?

不过粮道那边是不是有对方重兵把守,就不得而知了,所以这一万多军队,跟雪心玄的想法一样,也就是先试探一下虚实。

就这样,巧巧妈妈生巧巧,双方都刻意避开主道,却又那么巧合的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