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夜探军营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紫陌一听,笑着道:“苏兄,你看这话说的,我们谁不知道苏兄上了战场就跟玩命似的,秋哥的意思是,现在死域人刚刚吃了个大败仗,说不定就会派高手过来摸底,我们仨一走,这不还要你跟老铁在家坐镇不是?”

张傲秋“嘿”得一声道:“阿陌说的合情合理,甚合吾意,甚合吾意啊。”

说完不待苏起再说,转头对夜无霜商量道:“霜儿,你去换身夜行衣?”

夜无霜听了,又白了他一眼,才起身转向里屋去了。

苏起看了看铁大可道:“你就不说说?”

铁大可闻言,憨憨一笑道:“俺不懂这些,秋兄弟让我干嘛俺就干嘛。”

苏起一听,白眼一翻,旁边的欧阳雪怡笑道:“秋大哥,你放心,我会贴身保护阿漓姐姐。”

张傲秋一看欧阳雪怡跟阿漓亲如姐妹,不由心里暗叹口气,脸上却是笑容满面道:“那感情好。”

三人出了门,快到武月城时,张傲秋让紫陌入城去找花连城。

等紫陌走后,张傲秋凑到夜无霜身旁道:“霜儿,你是怎么了?为什么要生我的气啊?”

夜无霜闻言却是一摆头,也不接话。

张傲秋见了,在上前一步,试探着问道:“是因为倩笑么?”

夜无霜闻言回过头来道:“我才没那么小气,去吃倩姐姐的醋。”

张傲秋听了不由一喜,跟着又是一愣,愕然道:“那是为什么?”

夜无霜闻言又是哼了一声,小嘴翘的老高,半响后才道:“那天大师伯叫我过去,让我退出狼骑军,说我修为不如你,机智不如你,控制场面的能力不如你,反正什么都不如你,哼。”

张傲秋一听,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心里不由将杨月华暗骂了一顿,这祖宗心高气傲,你什么不好说,你拿我说个什么劲了?

跟着脸色一沉,愤然道:“杨前辈这完全是颠倒黑白,我家霜儿身为圣教圣女,若是机智不行,连场面都控制不了,那还做个什么圣女?再说了,修为这事,因各人体质而已,怎么能一概而论了?不行,我现在就去找她,要跟她好好论道论道。”

说完身形一展,往外飞掠而去,夜无霜一见张傲秋真走了,急忙在后面追过去叫道:“你做什么去?你给我回来。”

张傲秋却是理都不理,脚步不停,现在可要下点功夫了,做戏就要做真些。

夜无霜见赶不上前面的张傲秋,一顿脚停了下来,大叫道:“你若再不回来,我以后都不理你了。”

张傲秋要得就是这句话,身形一转飞掠回来道:“霜儿,我要给你好好出口气,你拦着我做什么?”

夜无霜闻言哼了一声道:“出什么气,你不气我就阿弥陀佛了。”

张傲秋听了陪笑道:“霜儿,我怎么舍得气你了?我那做不对了,你说,我马上改。”

夜无霜白了他一眼,双手握成拳,一个劲地锤过去道:“就你,就是你,你总是欺负我。”

张傲秋让她锤了一会,右手一带,将玉人搂入怀中道:“娘子,你消消气,以后你怎么说我怎么做,你看怎样?”

夜无霜闻言小嘴一撅道:“你会这么好说话?”

张傲秋闻言叹了口气道:“霜儿,你知道我心中的对你的感情,可是有很多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

张傲秋别的不怕,就是怕因感情上的事让夜无霜难过,若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失去了眼前这个玉人,那他可能这一生都难以原谅自己了。

只是感情这件事确实也身不由己,就像房五妹,他开始确实是不想惹下这段情缘,但看到鲁寒凝,又实在狠不下心来拒绝。

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就像自己身上的修为一样,是你的,不用去追,他自己都会跑过来。

夜无霜闻言抬头幽幽地看着张傲秋,半响后才叹了口气道:“其实大师伯说的话,我也认真想过,你现在不论是修为还是号召力,已经都不是我所能及了,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被如此训斥,所以才会把火发在你身上。

你心胸装的是家国,不仅仅只是一个门派,在格局上,我就已经输了,而且你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要负责的人也就越多,刚刚你那句话让我很开心,我也想通了,你以后不可能只属于我一人了,但只要在你心里将我放得最重,我就满足了。”

张傲秋听完,竟不由心中一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双手一紧,将怀中玉人紧紧抱住。

好一会后,夜无霜将张傲秋轻轻推开,展颜一笑道:“好了,说出来我心里也舒服多了,我们也别磨蹭了,阿陌还等着了。”

张傲秋点了点头,握着夜无霜的小手,轻轻一带,往武月城飞掠而去。

赶到先前分手的位置,紫陌早已换好夜行衣等候多时了,见张傲秋两人过来,也不多问,只是将手上另一套夜行衣丢过来,然后起身走到一旁。

张傲秋三下两下换好衣服,想起刚才夜无霜的柔情蜜意,心中不由豪气万丈,右手一指鸡公岭方向道:“今晚我们三人就去闯闯这龙潭虎穴。”

武月城外的地形,虽然周围多山,又临近海边,但在其前却是一展平原,根据以前探出的死域人行军密道,最有可能藏下几万大军的位置,还只有鸡公岭最为合适。

鸡公岭山下,有个绝好的山谷,以前有着好几十个村庄,相互之间隔开,但距离又不太远,前临大海,背靠大山,也算是一个绝佳的风水宝地。

只是自死域人入侵以后,这些村庄的人要么被杀,要么逃离,留下空空村庄正好给死域人做为据点。

三人避开前面开阔地带,潜入山林,从侧面进入鸡公岭。

在离鸡公岭还有三百丈距离的位置,张傲秋放开神识,一路看过去,用不了多长时间,果然在鸡公岭山谷内发现死域人大军。

以前死域人进攻武月城,因武月城军力薄弱,又有一教二宗在后方大力支持,所以死域人根本就不用在鸡公岭驻军,只是用大船将兵力运送到岸,就直接发动进攻。

这样做,要的就是时间上的机动性,就是你想知道我什么时候来都让你摸不着痕迹。

而现在却不同了,因为一教二宗被大力打压,死域人也感到紧迫感,因此想要一战定胜负,尽快攻下武月城,就能尽快抢占据点,以战养战,好补充已经捉襟见肘的军资。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必须有个蓄力的过程,而要有这个过程,就必须在武月城外开辟据点。

死域人也是被逼上梁山,派万余大军偷袭粮道也正是如此,幸好武月城后地形险峻,粮道旁边就是悬崖,不然死域人大军真的可以绕开武月城直入中原了。

张傲秋看了一会,“咦”了一声道:“怎么死域人暗哨这么少?难道他们不担心有人潜入么?”

紫陌闻言也是一愣,疑惑道:“这没道理啊,秋哥,你是不是看错了?”

张傲秋听了,没好气地指了指自己脑袋道:“都他妈印这里了,还能看错?”

跟着右手往前一切道:“我在前,霜儿居中,阿陌断后,老子倒要看看,死域人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说完身形展开,后面的夜无霜跟紫陌分别隔开一丈距离后,成直线往前。

在神识里,张傲秋已经看见了连片的军营,沿着山谷摆成十多排,左右望去,有一种一望无际,连绵不绝的感觉。

这个时间,军士是都已休息,除了隔一段一盏风灯外,其他地方都是漆黑一片,只不过间或有一队队士兵来回巡逻。

张傲秋在一棵大树下蹲下身子,夜无霜跟紫陌两人同时赶到其左右两侧。

此时周围一片静谧,放眼望去,前后左右都是浓浓的黑暗,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三人将身子隐藏在黑暗深处,收敛气息,静等了好一会,张傲秋才小声道:“左边一百丈左右距离有一个暗哨,共五人,右边同样如此,前面两百丈左右就是死域人军营,不过却是一片坦途,没有任何防备跟陷阱。”

夜无霜闻言皱眉道:“两百丈距离?这么大的空洞,那岂不是摆开大门让人闯么?”

张傲秋听了,同样也是眉头深皱,若是死域人防守严密,倒还不是怎么担心,但越是这样摆开大门,反而越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张傲秋将神识收窄,再一寸一寸地以他自己为中心往外扩散,进行重新搜索,用了大约一顿饭功夫,还是没有什么发现,不由“咦”了一声,刚要决定往前闯一闯,突然灵觉传来一丝警兆,身子没来由地发出一阵战栗。

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他身上,以他半步化境的修为,居然会从内心感觉到战栗,说明有一种巨大的危险已经在向他们接近。

张傲秋迅速趴下身子,左右手一拉旁边的夜无霜跟紫陌,低声道:“警戒。”

夜无霜两人听出张傲秋声音里的凝重,心里一咯噔,身子伏低,卧在两旁,同时各自将自己觉识放尽,去感觉周围那怕任何一丝异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