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六十三章 沙场逞威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雪心玄对这当然知道,顿时历啸一声道:“阿灵,你要做什么?”

木灵手中长刀,如钻子般直往前进,他现在不在乎能杀多少敌人,而是尽量进入敌方人多的地方,这样才能在最后自爆的时候得到更大的杀伤效果。

木灵长刀护住身子要害,闻声嘶喊一声道:“心儿,活着回去。”

木灵这一声,顿时让雪心玄心如刀绞,脱口喊道:“阿灵,不要啊。”

而就在这一刹那,围攻的死域人趁其不备,长刀“唰”得往雪心玄颈部直刺过去,旁边的花倩笑见状,来不及格挡,身子一滑,挡在雪心玄身前,“噗”得一声,左肩顿时被刺了个对穿。

花倩笑脸色一白,却是一声不吭,右手长枪抛出,迅速抽出腰间长剑,剑花挽过,偷袭那人立即颈部鲜血迸射。

雪心玄听到动静,转身回头,一看花倩笑情况,知道对方是舍命相救,这种情况,若是不及时救治,仅仅因为失血就会让人手脚无力,很快就会被乱刀分尸。

雪心玄银牙一咬,手中长剑回转,将花倩笑护住,眼中却是一片木然,心中暗念道:你都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就在这关键时刻,远方隐隐传来一声长啸,雪心玄跟花倩笑听了不由精神一振,这是张傲秋的声音。

啸声刚起,就迅速接近,跟着四支长箭带着风雷之声,瞬间即至,将木灵两边的敌人犁了一空,箭矢犹自去势不绝,射入后面山林不见。

这四箭是张傲秋含恨全力出手,半步化境的内力加持,又岂是血肉之躯能够抵抗的?

木灵顿时觉得压力一轻,但他现在功力已经运转快到极致,现在想要停下来,已经是不可能了。

四箭过后,又是一箭,只是这一箭却是直抵木灵后背灵台大穴,箭矢被去了箭尖,一触即掉,力道用的刚刚好。

而木灵顿时像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脚步踉跄,跟着围过来的死域人长刀举起,眼看就要被乱刀砍杀,空中一道耀眼的绿芒亮起,围着木灵一转,漫天的血雨飞起,周边的死域人被无声地划为两截。

接着一个脸带赤金面具,身着赤金铠甲的人影出现,身形护住木灵,丈余长的绿芒环转一圈,犹如死神的长鞭一样,尽情收割着性命。

雪心玄一见木灵被救下,心里一块大石顿时落下,精神一振,剑光暴涨,同时左手抓住花倩笑的腰带往后一带,将她带入圆圈内。

张傲秋一到,花倩笑心里就莫名安稳,知道马上就是要突围,若是再逞强,伤势过重,必将成为拖累。

所以也不矫情,一入圈内,立即右手握着插入左肩的刀把,狠心一抽,一道血箭飙出,跟着一阵挽心的疼痛传来,忍不住闷哼一声,感觉眼前金星直冒,知道是失血过多的后果,脸色也变得更加苍白。

花倩笑深吸口气,缓和过来后,右手在左肩大穴上连点,先止住流血,然后割下衣摆,将伤口简单包扎起来。

雪心玄百忙中抽眼看了一下花倩笑,花倩笑的这股狠劲,让她心中百感交集,不由生出一丝怜惜跟敬佩,以前只知道武月城有个花倩笑率众抵抗外敌,但未曾见面,而这段时间的相处,特别是今日战场舍命相救,让她觉得,以前对武月城的所有援助都值得了。

张傲秋左手将木灵拦腰抄起,同时绿色真气涌入,护住其丹田跟心脉。

此时张傲秋,心中涌起了滔天的杀气,若不是机缘巧合今日赶到,若不是自己有神识,过了这一刻,可能他的这些至亲就一个都不在了。

这些死域人,都得死!

张傲秋刀芒杀伤力太强,惹得四周的死域人一时只围而不敢攻,张傲秋趁机向圆圈靠拢,现在不是耍威风的时候,因为在这样四面环敌的情况下,哪怕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有可能救人,也可能有人丧命。

张傲秋一靠近圆圈,左手一抖,将木灵隔着人墙抛入圈内。

他这一抛,用的是柔劲,圈内的花倩笑见了,右手轻轻一带,将木灵接住,跟着耳边传来一声带着滔天恨意的断喝:“护住他。”

花倩笑闻言,一声不吭,右手抄起长剑,躬身站在木灵前方,眼神冰冷,犹如一头择人而摄的雌豹。

同时娇喝一声:“所有人听令,收拢防护圈。”

张傲秋听了,心里暗赞一声,现在防护圈越小,他的机动性就越强,到底是领兵打仗的人,临危不乱。

而这时,敌方后面传来一声高昂的螺号声,四周的死域人一听,立即犹如打了鸡血一般,脸色狰狞地发动决死攻击。

张傲秋真气高速运转,人如陀螺一般,围着防护圈迅速转动,但他速度再快,也只能一晃而过,不能面面顾到,照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防护圈就会被冲破,到时候被分而围之,就是张傲秋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扭转乾坤了。

就在这要命的时刻,远方大地出来一阵阵震动,跟着又是一声长啸声起,雪心玄听了不由一愣,怎么霜儿也来了?

夜无霜依照张傲秋书信时间,于老历二十赶到落梅镇,为了怕错过跟张傲秋会面,所以一直没有进武月城跟雪心玄碰面,雪心玄也只是接到圣教飞鸽传书,说是圣女已经离山,但却不知道夜无霜已经早到了。

夜无霜一骑当先,后面紧跟着紫陌跟铁大可。

狼骑军成“人”字型摆开,夜无霜现在就相当于人字形最前的钻头,这样压力也就最大,紫陌跟铁大可一心想换下夜无霜,但因夜无霜心忧雪心玄,而且在这样的高速下,很难进行换位,只好紧跟其后,对其进行保护。

狼骑军人马未到,漫天的箭雨带着“咻咻”声,先一步射向敌军。

而死域人外围部队,第一时间看到跟战马一般大小的狼,集体陷入短暂的惊愕中,还没反应过来,迎面一阵箭雨射过,在被放倒一波后,刚举起盾牌,人狼已经冲入了阵地,可见其速度之快。

人狼跟战马一般大小,但比起战马来,要更加强壮的多,而且还有战马所没有的攻击性,一入敌军,锐利的前爪先行扑出,然后身体蛮横撞入。

人狼虽强壮,但前面毕竟是拿着刀枪的密密敌军,不比先前前方空无一物,速度自然缓了下来。

后军一见,立即变换阵型,一左一右分开,如波浪一般反卷过来,重新组成两个“人”字型阵,分三路往中间防护圈杀去。

沙场中间组成防护圈的军士,一见来了援军,顿时精神大振,士气高昂,牢牢守住防线,只要坚持过这一会,就能够活下去。

而此时敌方后面又传来几声螺号声,围攻防护圈的敌军立即撤出大半,全力应战气势如虹的狼骑军。

敌军主帅也看出来了,现在最大的威胁是新加入的不知名的骑军,若是还按以前的策略,可能被围着的那几百人没被吃到,自己的大军就会被对方骑军冲散,到那时候,就算是想撤,但在对方的骑军追击下,又能撤到哪里去?

凿穿与反凿穿,这个道理谁都懂,

以其那样,还不如放小抓大,而且那几百人,已经成为疲军,根本造不成多大的威胁。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几百人中,却有大鱼在里面,而且大鱼还不止一条。

若是敌方主帅知道,也许就不会调动军队,而是哪怕将这里所有人都拼光,也要将那几百人斩杀当场。

张傲秋见了,不由心头大喜,转身调头,不进反退,往前方树林方向杀去。

防护圈内的花倩笑,一看就明,当即下达命令,将圆形防护圈转变成人字形,而雪心玄这样的高手,则调转到队尾断后。

只是往前凿穿,这任务对于张傲秋来说,就简单多了,丈余长的刀芒,只要一个旋身,就可以开出两丈左右的口子。

后面的人只要速度快,在敌军还没有再冲过来前,前面就是一片坦途,前面那家伙,实在是太给力了。

约一刻钟后,张傲秋在神识的指引下,直接凿穿敌军,抵达山林边,待第一个人冲进树林的时候,张傲秋又返身杀了回去。

而就在这一路上,先前的队伍,又损失了将近一百人,可见战况之惨烈。

张傲秋刀芒如剃刀一般,先将左边敌军拉开,一直冲到队尾,接应上雪心玄他们,然后一人断后。

张傲秋刀芒厉害,不仅死域人知道,就连自己人看了,也是转不过弯来,那东西是怎么变出来的?

待最后一人进入树林,张傲秋再无所顾忌,身形如青烟一般飘起,专往人多的地方杀去,而且范围又不脱离树林边。

他这个做法,相当于是拿树林里剩下的人当诱饵,引诱敌人来攻,只是可伶了那些死域人的士兵,对一个半步化境的高手,也只有送命的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