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七十章 左右为难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皱眉想了一会,跟着道:“去把连城也叫过来。”

花倩笑跟花连城两人是亲姐弟,若是花倩笑是纯阴之体,那花连城应该就是纯阳之体了。

没多一会,花连城匆匆赶过来,一看花倩笑好好的,不由松了口气,对张傲秋嘟囔道:“什么事十万火急的,我还以为阿姐……。”

花倩笑闻言杏眼一瞪道:“叫你来就来,哪那么多废话?”

张傲秋是花倩笑的克星,但除了张傲秋,对其他人就是另一个态度了。

花连城被骂得缩了缩头,一声不吭地坐在张傲秋身旁。

张傲秋看他那怂样,不由暗自好笑,憋了一下才道:“把手伸出来。”

花连城闻言,转头疑惑地看了看花倩笑,却见花倩笑正单手摆弄着桌上的莽皮背心,根本就没看这边。

张傲秋替花连城把过脉后道:“果然如此。”

顿了顿不待花连城问起,接着道:“你跟你阿姐,一个是纯阳之体,一个是纯阴之体,这种体质极其稀有,这还真是运气。”

纯阴之体跟纯阳之体,花连城也知道,不过当年花家那位前辈也只是传授他们两个功法,根本就没有想到去查探他们体质,后来离开花家,修为上就全靠两人自己摸索,所以一直也不知道这事。

只是没想到这体质会在自己身上,怪不得自己修为能突飞猛进了。

花连城听了当即一愣,跟着大喜道:“哈,那我以后岂不是要天下无敌了?”

张傲秋听了,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天下无敌?你脸皮也太厚了吧?”

接着脸色一正,认真叮嘱道:“这件事千万不要对其他人透露,切记,切记。”

花倩笑听了,转头对花连城道:“你听见了?以后不准你喝酒,更不准跟其他人聚众喝酒,不管什么原因都不准去,免得你酒后失言。”

花连城一听,不由撇了撇嘴,幽怨地看了花倩笑一眼,委屈道:“阿姐,我又不是小孩子,这也不准,那也不准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花倩笑听了,定定地盯着花连城,幽幽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花连城“呃”了一声,眼珠一转,凑到张傲秋身边笑着道:“姐夫,你这是专程过来看我阿姐的么?”

花倩笑一听“姐夫”两个字,顿时缩了回去,抬眼偷偷看了张傲秋一眼,闭嘴不言了。

张傲秋白了花连城一眼,站起身来道:“我这次过来,还有一件事要跟你们商量。”

说完走到墙上挂着的大幅地图旁道:“倩笑,上次你们跟死域人遭遇的位置在哪里?”

花倩笑闻言起身跟了过来,右手指了指地图中的一个位置道:“上次霜儿妹子也跟我问起这件事,我仔细考虑过,应该只是巧遇,因为这个地方跟武月城虽然不远,但没有任何战略意义。”

张傲秋闻言,盯着地图看了半响后才道:“你是当局者迷了。”

说完一指地图另一个地方道:“如果死域人的目标是这里,那这一切就解释的通了。”

花连城顺着张傲秋手指看去,不由倒吸口凉气,失声道:“粮道?!”

张傲秋闻言点了点头道:“若我猜测不错,那条粮道应该是被死域人伺候给发现了。”

花连城听了,眉头微皱道:“现在武月城虽然得到了后方人手支援,但粮道实在太长,若是分兵过去,只怕……。”

张傲秋闻言摇了摇头道:“这只是一个笨办法,而且分兵过去日夜防备,也总有疏忽的一刻。”

花倩笑在旁道:“看来还要开一条密道,连接武月城跟凤将军驻地,一旦有紧急情况,可以立即支援。”

张傲秋微一点头道:“倩笑说的有理,这件事要立即通知凤将军,不过这也只是被动的,我看不如将前线的伺候全部撤回,散入到粮道周围。”

花连城一听,疑惑道:“要是将前面的伺候撤了,我们岂不是连敌军动态都不知道了?”

张傲秋闻言拍了拍他肩膀道:“有我在,你放心,再说了,死域人大军驻扎的周边,伺候也进不去。”

一说到这,跟着眼睛一亮,这倒是个进入死域人地盘,趁火打劫的好借口,有了这个借口,霜儿她也就不会反对了,哈。

花倩笑在旁一看张傲秋眼神亮起,就知道这家伙又不安分了,不过她可不像夜无霜能那么直接,毕竟感情还没有到那种水**融的地步。

张傲秋脑中盘算了一下大致的行动方案,觉得这计划可行,就是不知道死域人那里会有什么货了,要是再有个像阴阳念珠那样的宝贝那就太好了。

想到这里不由嘿嘿笑了两声,花连城跟花倩笑不由对望一眼,花连城道:“姐夫,你没事吧?”

张傲秋闻言“啊”了一声,摆了摆手,然后转头对花倩笑道:“对了,还有一事,过几天要从临花城发送一批物资过来,随物资过来的还有一个叫房五妹的人,另外还有她两个随从,她到了武月城会来找你,信物就是我贴身的那把短刀。”

花倩笑闻言一愣道:“房五妹?她是……?”

张傲秋接口道:“是岭南瑶族的下任族长,她到武月城就是想跟我们一起抵抗死域人,对了,她到了以后,你给她安排个差事,免得人闲着。”

花倩笑这下听明白了,却不答话,只是幽幽地看着张傲秋。

张傲秋对这样的眼神实在是太熟悉了,这要是换了夜无霜,后面接着的就是狂风暴雨了。

不过花倩笑还不会如此,但是这幽幽的眼神也让张傲秋头皮发麻,不由退后一步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离开城主府后,张傲秋悄声对花连城道:“你给我准备两套夜行衣。”

花连城闻言疑惑道:“你要夜行衣做什么?”

张傲秋笑了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对了,这件事可不能让你阿姐知道,更不能让霜儿他们知道。”

花连城点了点头道:“这个你放心,我可不像阿姐说的,什么酒后失言,她就是怕我……,唉,算了,不说这个了。”

跟着转头认真地看了看张傲秋道:“我真是看不透你,有时候我总觉得你好像就是个老头子,精于算计,同时又胆大包天,而且你的修为更是让人摸不透,哎,我说姐夫,你是不是有很多秘密啊?”

张傲秋听了白了他一眼道:“不该问的别问。”

花连城闻言撇了撇嘴道:“切,你跟阿姐连说话都是一个模样,不问就不问。”

等张傲秋回到紫竹轩的时候,天已经大黑,只是没想到,回去一看,人都在,围着桌子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紫陌一看张傲秋回来,先是打了个眼色,然后道:“秋哥,花城主伤怎么样?”

张傲秋接到紫陌丢过来眼色,借着倒水的机会,不动声色地瞟了夜无霜一眼,哪知对方正定定地看着他。

张傲秋心中暗叫糟糕,端起杯子掩饰了一下,跟着转移话题道:“死域人发现了粮道,我让倩笑将前方伺候全部撤回,分散在粮道周围。”

苏起一听,愕然道:“伺候全部撤回了,那死域人那里怎么办?”

张傲秋心里暗松口气,幸好有苏起接过话头,不然这戏就唱不下去了,不过这事要是一直藏着不让夜无霜知道,只怕时候秋后算账就更难搞定了。

不过脸上神色却是一沉,皱眉道:“死域人那边我想亲自去看看,不过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往虎口里面蹦的。”

张傲秋后面那句话是特意说给夜无霜听的,果然这小妮子一听,立即冷哼了一声,开口道:“你要去查探敌情也可以,但我必须跟着一起去。”

张傲秋“呃”了一声,又不敢在她气头上反驳,只好又给紫陌丢了个眼色。

夜无霜在旁看了,又是冷哼一声,看了看张傲秋跟紫陌道:“你们两个不要眉来眼去的,看着糟心,我告诉你们,这事要么都不去,要么就必须带上我,其他一切免谈。”

紫陌一看张傲秋为难的表情,连忙伸头打了个圆场道:“霜儿,秋哥又没说不带上你,只是杨前辈那里,恐怕不好交代啊。”

夜无霜闻言脸色一沉,嘴巴一翘道:“打探个消息又能要多长时间?再说了,我们只是在外围看看,又不往虎口里蹦。”

张傲秋一听夜无霜这话,就知道这是在挤兑他,在旁陪笑道:“霜儿,这么大火气做什么?你看我当着你的面说出来,就没打算瞒着你不是?”

夜无霜闻言白了他一眼,双手抱胸,气鼓鼓地干脆一言不发。

张傲秋见了不由瞟了苏起一眼道:“苏兄,你不是说你哄女孩子很有一套的么?我看你这火候也就那样啊。”

苏起听了却是悠闲地品了口茶道:“这可不能怪我哦,你问问在座的各位,在你没回来之前,我们霜儿大小姐可是有说有笑的,你把人家得罪狠了,我这个旁人,劝得了面,也劝不到心啊。”

张傲秋没想到苏起也是个滑不留手的家伙,闻言不由“呃”了一声,捎了捎头道:“好好好,一起去。”

苏起闻言刚要起身,张傲秋却是一把拦住道:“哎哎,你就在家老实呆着,这次就我跟阿陌还有霜儿三人过去。”

苏起闻言一愣,跟着一脸不服气道:“你瞧不起我,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