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六十九章 纯阴之体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知道夜无霜的想法,第一个就是不能沾花惹草,第二就是不能随便冒险,除了这两样,其他都好。

张傲秋背对着夜无霜给紫陌一个稍安勿躁的眼色,然后想起了房五妹,这丫头马上就要跟着临花城押运的物资过来,到时候真不知该如何跟旁边这小祖宗解释。

“物资”两个字刚一出现,张傲秋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跟着一拍桌子大叫道:“我知道死域人想要做什么了。”

张傲秋这一拍,动静太大,把在座的几位吓了一跳,紫陌不由嘟囔道:“秋哥,你轻点,突然这一家伙要吓出人命的。”

张傲秋懒得跟他贫嘴,脑子里飞快将刚才的想法过了一遍,越想越有可能,跟着自言自语道:“要是有地图就好了。”

紫陌在旁“嘿嘿”一笑接口道:“你那倩……。”

说到这里连忙闭口,做贼似的偷看了一眼夜无霜,他本想说‘你那倩笑那里不是有地图么?’,不过这话可是犯了这小祖宗的忌了。

果然一看过去,就见夜无霜正笑盈盈地看着他,眼神却是清冷,紫陌见了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缩着脑袋又坐回去了。

阿漓一看要糟,连忙转移话题,对旁边的苏起笑道:“苏大哥,这次你受了伤,要不要小妹帮你看看。”

苏起正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事情,见阿漓突然提到自己身上,愣了一下,接着笑了笑道:“没事,也就是些小伤,以前又不是没有伤过。”

张傲秋听了,转头望向苏起道:“苏兄,那炼体术你没有修炼么?”

苏起闻言,焉焉地点了点头,跟着又叹了口气道:“可惜还不够火候,挨上几刀还可以,但挨多了,也就扛不住了。”

紫陌听了不由哈哈大笑,刚想吹嘘一下自己,不过一看夜无霜犹自冷冷地看着自己,哈了两声,也就收回去了,捎了捎头道:“那什么,狼骑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先过去看看。”

夜无霜听了幽幽道:“阿陌,你跑什么,难道怕我吃了你么?”

紫陌“呃”了一声,落下抬了一半的屁股,眼珠一转,陪笑道:“霜儿,我哪里要跑了?”

说完转头一看张傲秋道:“我们霜儿那是什么人啊?嘿,堂堂圣教圣女,貌美如花,巾帼不让须眉,肚子里能撑几条船,秋哥,你真是好福气,小弟羡慕羡慕啊。”

紫陌跟张傲秋配合默契,要是以往,这么一说后者就会心领神会,立即把话接上去,忽悠两句也就过关了。

哪知这次一看,却见张傲秋脸皱得像苦瓜似的,嘴巴紧闭,连声都不敢吱。

他是真不敢吱声啊,因为后面还有一个房五妹了,这事该怎么办哦。

夜无霜听了,却是冷哼一声,长身而起,出门而去。

紫陌一见,一溜地跑到张傲秋身边,眨巴着眼道:“秋哥,秋大爷,你倒是跟出去哄哄啊。”

张傲秋听了,苦着脸道:“我他妈现在跟上去,那不是找骂么?”

旁边的苏起见了,一脸的鄙视道:“两个怂货,哄个女孩子还愁眉苦脸的,今让你们见识见识哥的本事。”

说完起身跟了出去,张傲秋跟紫陌两人见了不由对望一眼,跟着张傲秋转头问阿漓道:“霜儿这几天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阿漓想了想道:“上次霜儿妹妹大师伯将她叫了出去,回来后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是不是圣教出了什么事了?”

张傲秋闻言皱眉想了想,跟着一拍大腿道:“哈,有这个可能。”

紫陌一听,立即凑了过来道:“什么可能?”

张傲秋嘿嘿一笑道:“霜儿大师伯估计是让霜儿退出狼骑军。”

然后转头一看紫陌一脸懵逼的样子,跟着解释道:“你想,圣教教主跟圣女,这两个都跑到前线战场上去,这次要不是我们赶到及时,只怕……,嘿,杨前辈不敢对教主使脸色,训斥霜儿,辈分还是在那里的。”

紫陌想了想,好像是那么回事,拇指一翘道:“秋哥,高。”

跟着又小心地看了看夜无霜离去的方向,跟着道:“只是……。”

张傲秋知道紫陌要说的意思,闻言叹了口气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武月城城主府。

花倩笑正在批阅公文,外面突然传报,说是小先生过来了。

花倩笑闻言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欢愉,沉声道:“快请。”

片刻后一身青衫的张傲秋走了进来,花倩笑抬眼看了他一眼,转头对伺候的丫鬟道:“你们先下去吧。”

丫鬟们应了一声,转身出了房门。

张傲秋走到近前,看了看花倩笑,眼前的玉人还是一如往昔般清美,只是脸上少了些血色,但却在英气中多了一些娇柔。

花倩笑被他看得脸色一红,不由低下头,小声道:“你……,来了。”

张傲秋“嗯”了一声道:“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花倩笑闻言一愣,跟着脸色更红,期期艾艾地扭了一下身子道:“都已经好多了,不用看了。”

原来她所中的那刀,是肩头靠近左胸部位,为了避免触碰到伤口,里面连肚兜都没有穿。

张傲秋哪会听她的,伸手掀开其左肩的衣服,露出里面用白布包扎的肩头,同时那雪白而又饱满的左胸也露出了大半。

花倩笑“嘤咛”一声,脸上羞得更红,转头望向一边,双手却紧张地握成了拳头。

张傲秋解开裹伤的白布,仔细看了看伤口,然后又凑近在伤口前闻了闻,微微点了点头。

这伤是贯穿伤,幸得当时花倩笑反应及时,不然若是对方长刀刺入肩头,再顺势一扭,那她这条胳膊就算是废了。

张傲秋看了心中暗叫侥幸,用白布重新将伤口小心包好,又将其衣服拉回原处,跟着坐下道:“我给你开两副药方,一副外敷,一副内服,以前开的药就不要再用了。”

花倩笑直到张傲秋将自己外衣还原,心里才暗松了口气,虽然自己身子在逼毒疗伤的时候,都被这个冤家看光了,但现在再次春光外泄,还是让她心里吃不消。

张傲秋见花倩笑羞涩地一直低着头,心中暗叹一声,不知我那霜儿……,唉。

房间内一时寂静无声,张傲秋愣了一会神,才深吸口气,提笔将两个药方写了下来。

写完后,张傲秋敲了敲桌子道:“倩笑,你就这么一直低着头么?”

花倩笑闻言“嗯”了一声,抬头偷偷看了张傲秋一眼,见对方正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心头又是一阵慌乱,眼神迅速瞟往一边。

张傲秋知道她脸嫩,也不强求,拿起旁边的包裹道:“这副莽皮背心刀枪不入,以后你贴身穿着。”

花倩笑听了,抬头瞟了一眼桌上的包裹,半响后才道:“那你了?”

张傲秋笑了笑道:“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对了,等明日你找一个好的裁缝,将你身材好好量一量,连城也是一样,我要跟你们两个打套跟我们一样的赤金铠甲,赤金铠甲也是刀枪不入,有了这两重保险,那以后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了。”

花倩笑点了点头,却依旧不敢说话。

张傲秋见了摇了摇头道:“你再这样下去,我们就无法说话了。”

说完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放在桌上道:“这里有两颗增补修为的丹药,你跟连城一人一颗,不过你以前服用过像这样的丹药,这丹药疗效对你还能不能起效,等下我还要跟你把脉看看。”

花倩笑一听,霍然抬头,脸上自然露出一丝惧意。

张傲秋见了笑了笑道:“你放心,这丹药是我炼制的,比你吃的那个不知要强多少倍,阿陌他们都服用过,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只是这丹药会帮你洗精伐髓,等药力吸收后,会将你体内经脉的杂质逼出来,到时候全身上下会臭不可闻,所以你最好找个没人的位置,哈。”

说完右手一伸道:“把脉吧。”

花倩笑闻言,低头伸出右手,张傲秋手指搭上她腕脉,闭眼输入一丝真气。

真气一入体,花倩笑立即感应到,抬头迟疑道:“你的修为是不是又精进了?对了,你什么时候还学会炼丹了?”

张傲秋睁眼看了她一眼道:“多话。”

花倩笑“哦”了一声,也就闭嘴不再多言。

不过这次把脉时间却用了整整一个时辰,张傲秋收回手,脸上露出一丝疑惑道:“你的体质……,难道是纯阴之体?”

纯阴之体虽然比起先天之体差了好几个档次,但也是修行者梦寐以求的珍宝,很多邪教修炼时,就四处寻找这样体质的人,通过阴阳采补之术,夺走对方的元阴以增强自己的修为。

张傲秋以前也给花倩笑把脉过很多次,但那时候花倩笑体内经脉被丹毒占满,身体机能已处于奔溃边缘,根本就查不出来。

而现在花倩笑体内丹毒清除干净,就像一颗本已将死的奇花,重新绽放出自己的美丽,同时也表现出自己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