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一声巨响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在外面警戒的两个幸运的家伙,此时却是一脸懵逼,半天之后,才敢打燃火折进去查探,看着里面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还好其中一人聪明,退出后立即向上面报告,不过报告里只写:阴阳矿脉范围内,敌人已经全部撤离,至于其他的则是一字不提。

果然上面立即回复消息,让他们原地待命,马上会有大队人马过来接手。

原地待命是可以,但现在整个小队只剩下这么两个,而且还是毫发无损,那要是上面看到了,只怕还是小命难保。

干脆把心一横,两人各自互砍几刀,然后裹得像个粽子一样,刚刚处理完,上面人就过来了,一看这两人德行,上面那人跟着问起,其中一人沉声道:在我小队到达的时候,敌人正在撤离,撤离原因不明,我小队立即进行跟踪,只是在最后却不小心被对方发觉,一场大战下来,就只剩属下两人了,属下等本想拼死一搏,但想到还有消息要传递出去,所以就且战且退,最后侥幸不死。

上面那人一看两人包扎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嘲弄,知道他们所谓的要传递消息只是一个幌子,只不过是一个逃命的借口,但也只是“嗯”了一声,难得没有再追究,只是问起了阴阳矿脉周围的情况。

两人一听,立即煞有其事地将这周边地形一一说了一遍,特别是敌方原来驻地,更是说的详细,至于其他的地方,比如阴阳矿脉内还有没有敌人暗哨,则就是睁眼说瞎话,反正所有地方都细致查探过,一个鬼影都没有了。

至于是不是真没有了,那就只有老天知道了。

上面那人一听,沉吟片刻后,决定还是直入阴阳矿脉,至于那些损失的人手,却是连看一看的兴趣都没有,比起收回阴阳矿脉来说,损失区区一个小队又算得了什么?

为了防止万一,在大队人马开拔前,还是放出了斥候,一个时辰后,收到消息,阴阳矿脉内确实是一个人都没有。

那两人一听,心头长松口气,不由对望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庆幸。

进入矿脉后,人手迅速散开,扼守有利地形。

由于阴脉矿洞离矿场最近,前面探路的人习惯性就要进入矿洞进行查探,还没进洞口,就被上面叫停。

对方毫无缘由地撤离,四周空无一人,若是对方临走还布置有什么埋伏之内的,必然是选择在隐蔽的位置,阴脉洞口正对矿场,人员来往频繁,即使再精密的布置,稍有疏漏,就会前功尽弃。

所以就算是再蠢的人,也不会将自己的杀招布在谁都能发现的地方。

那要么整个矿区没有问题,要有问题,必定在阳脉矿洞里。

前方探子听命立即调头,人员距离拉开,缓慢进入阳脉矿洞,至于那两个包成粽子一样的倒霉蛋则在矿区呆着,收回阴阳矿脉可是大功一件,多一个人,自己在这份功劳里就会少得一份。

这两家伙对这心知肚明,因为这事他们以前也没少干,不过脸上却不敢有半分不满,很自觉地到矿区门口警备去了。

矿洞里各个分支洞口实在太多,但上面那人也不着急,将外面人全部调进来,一个洞口挨一个洞口搜。

所谓人多好办事,支洞虽多,但很快也被排查完,直到最后到达主洞洞底,前面却传来消息,说是有东西。

上面那人一听,还以为找到什么宝贝,兴匆匆跑过来一看,却见在洞底立着老大一块墓碑,墓碑上用刻刀刻着“一教二宗之墓”六个大字。

那人一看,鼻子都快气歪,不过他为人谨慎,虽然生气,但却是很仔细打量着墓碑周围的情况。

洞底周围的岩石上,均是蒙着一层薄薄的细灰,这跟来时路上见到的都是一样,这是很久没有人活动的迹象。

而在墓碑四周,则有着一些凌乱的脚印,并且地上有明显拖拽的痕迹,脚印有可能是自己人刚刚留下的,但那拖拽的痕迹,就很明显表明这墓碑是从外面运进来的。

既然是从外面运进来的,而且周围山壁又没有重新开凿的痕迹,那这东西,也不过是对方用来发泄跟嘲弄的一个把戏。

上面那人看了,心中有了底,当即冷哼一声,腰间长刀瞬间出鞘,“唰”得一声,将眼前墓碑一刀斜斜地斩为两段。

上面一截受力飞到一旁,跟着重重落下,惹起老大一阵尘埃。

上面那人见了,心头直叫晦气,抬起右脚,将那剩下的一半一脚踢飞。

随着下面半截墓碑飞起,在阴暗中突然出现一丝火花,那人“咦”了一声,正要俯身前去查探,接着就听见“轰”得一声巨响,跟着眼前看到偌大一团火苗从地底升起,然后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大力推起,身不由己地往后飞起,再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外面守在矿区门口警戒的两个家伙,突然感到脚下一阵晃动,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听见阳脉矿洞内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两人对望一眼,不由大惊失色,飞快跑去查探,却见阳脉那老大一个矿洞洞口里,正往外喷出如来自地狱般的黑火,其中夹杂着大量的碎石跟灰尘,一时仿佛到了末日一般。

再接着,阳脉上面的山体因为失去支撑,整体“轰”得一声往下塌陷,然后就只剩下漫天的灰尘,四周又陷入先前的寂静。

两人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情景,半天回不过气来,跟着又是一脸的庆幸,这他妈真是老天开眼啊,又捡回一条小命,接着又是愁容满面,眼前这事又该怎么跟上面汇报了?

阴阳矿脉这里的事情,张傲秋是不知道了,他现在是紧赶慢赶,终于在三日后赶到了落梅镇。

一进落梅镇,张傲秋屈指算了下日子,从十六的回临花城到现在,也有六天时间了,那现在就是二十二,估摸霜儿他们也都到了。

这个念头闪过,张傲秋立即将神识放开,就那一瞬间,以前在落梅镇落脚的位置就如立体一般出现在脑海里。

张傲秋低声“嘿”了一声,看来灵觉提升一层,神识能自动找到自己想要看到的地方,这还真是意想不到。

落梅镇内,一众狼骑士正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各做各的事情,紫陌正跟一帮人海吹胡吹,而铁大可则是一个人默默发呆。

再往外,则是多日不见的心爱的霜儿,一身白衣坐在镇口外的一块大石上,手托香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看到这些熟悉的兄弟跟日夜思念的玉人,张傲秋心里顿时泛起一丝暖意。

不过现在赤金铠甲跟那帮人狼都还在乾坤图内,还得先找个隐蔽的地方将它们放出来。

随即神识转移方向,在旁边的大山里找到一个小山坳,地方倒不是什么好地方,但临时用用也就足够了。

等张傲秋将人狼跟赤金铠甲全部搬出,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了,这期间还听了独叟一连串的抱怨:这些人狼在里面到处拉屎撒尿,将自己好不容易整理的仙地搞得乌烟瘴气,以后这些东西,都给送远点,别指望老子给你收拾。

张傲秋发现自从带上房五妹后,这老小子就一直各种不满,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总之怎么看怎么不舒坦。

张傲秋后来也想了想,独叟做为圣教老前辈,替夜无霜说话也说得过去,再说了,对于房五妹这事,连他自己都没有个定数,所以对独叟的抱怨,也就左耳进右耳出,低眉顺眼一声不吭。

独叟却不管张傲秋是不是低眉顺眼,等张傲秋事一办完,立即让元神收了乾坤图,哼唧哼唧地又回去了。

张傲秋伸了个懒腰,命令啸月在此看守,自己则一个转身,迫不及待地往夜无霜落脚的位置而去。

夜无霜自接到张傲秋书信后,立即将手头事情安排妥当,离山赶往落梅镇,这几个月不见,当真如隔三秋,也不知道这小色鬼现在又在做什么?

正想着,夜无霜突然觉得眼前一花,定睛一看,却见张傲秋正双手交叉胸前,身子斜靠在大树上,望着自己盈盈而笑。

夜无霜看了心头莫名一阵跳动,眨巴了下眼睛,起身刚要招呼,再睁眼时,前面却是空无一人。

夜无霜见了不由一愣,难道是自己思念心切,产生幻觉了?

正伤感着,突然腰肢一紧,跟着耳边传来一声低语:“霜儿,可是想我了?”

夜无霜听了,豁然转身,抬眼一张笑语吟吟的脸,不正是那个冤家又是谁?

两人四目相对,夜无霜刚要说话,却见眼前大头逼近,跟着自己小嘴就被一把堵上。

夜无霜本能地“呜呜”几声,想要提醒张傲秋后面还有人了,但一会就双手环抱张傲秋腰身,丁香暗吐,热烈地反应,一时两人都沉醉在这动人的意境里。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3): Error writing file '/tmp/MY4EmQSE' (Errcode: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yafsqx.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20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