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六十八章 心忧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木灵体内经脉空空如也,只有丹田内还有一丝生机,张傲秋见了心中暗自庆幸,若不是当时及时输入真气护住丹田跟心脉,现在只怕后果难测了。

庆幸完了,又是一阵担忧,现在要想木灵重新复原,就是要让他丹田重新运作起来。

运用潜力,就是相当于将丹田内所有全部逼出,同时强行将血脉转换成真气,强行填入经脉,无限膨胀,直到经脉承受不住后爆体而亡。

这种情况,是一种不可逆的运功方式,一旦运行就极难中断,若是用外力强行停止,那将让施术人真气逆行,重则直接身亡,轻则废掉一半修为。

所以对于修行者,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用这招的,在无极刀宗,这招就叫做“玉石俱焚”。

张傲秋一边用真气修复木灵体内受伤的经脉,一边冥思苦想其破解方法,但想来想去,最多也只能保证回复其气血,也就是让木灵能像个普通人一般生活。

但要想回复其修为,就实在是有心无力了。

雪心玄在旁看着张傲秋眉头越皱越深,心中越是担忧,握着夜无霜的手,也开始用力。

夜无霜轻轻拉了拉雪心玄衣袖,雪心玄立即清醒过来,微一点头,转身悄悄推门而去。

夜无霜知道她心里难受,但又不好开解,若此时床上躺着的是张傲秋,只怕自己现在早已乱了分寸。

此情感同身受,只盼张傲秋能有回天之力,还一个正常的木灵回来。

一连四个时辰后,紧闭的房门才“吱呀”一声打开。

张傲秋看了一眼门外静静站立的雪心玄,心中叹了口气,雪心玄是玄境修为,对运用潜力达到自爆的后果一清二楚,当即把心一横,如实道:“心姨,我的能力只能保师父以后如一个普通人般生活,但是……。”

张傲秋顿了一顿,明显感到前面的雪心玄整个人一松,接着道:“心姨不用担心,我在岭南的时候,我娘亲腿伤二十年,最后被张家一个化境先祖很容易就治好了,所以我想,虽然我是无能为力,但不代表师父就不能。”

张傲秋说的师父,指的就是慕容轻狂。

张道心治愈鲁寒凝这事,张傲秋也是听鲁寒凝后来说起,为这事,张傲秋还特意给鲁寒凝把过脉,她左腿经脉有很明显被打通的痕迹。

顺着这些痕迹,张傲秋逆推了一下,若是这些经脉还是封闭的,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借助金针八法,也很难在短时间将其打通。

张傲秋是半步化境修为,但半步化境毕竟不是化境,化境修为者运用的是天地之力,而不是自己自身修为。

只是天地之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张傲秋就怎么也想不明白了,所以现在遇到这事,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慕容轻狂。

况且慕容轻狂还是“毒医圣手”,在医术上的造诣比他又要强很多。

雪心玄闻言一震,霍得转身道:“不错,我倒是把这茬给忘记了。”

说完又是眉头深皱道:“只是你师父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修行去了,这一时又到哪里去找他?”

张傲秋想了想道:“我来之前,已经将阴阳矿脉全部抽空……。”

话还没说完,夜无霜在旁惊讶道:“你说什么?你把阴阳矿脉全部抽空了?这是什么意思?”

张傲秋听了摆摆手道:“这事等会再说。”

顿了顿接着道:“师父最后的现身的痕迹是在阴阳矿脉附近,现在阴阳矿脉驻扎人手全部抽回,若是现在给云叔飞鸽传书,让他安排王先生寻找,也许能很快就找到的。”

雪心玄听张傲秋话中有个“也许”,知道这事急不来,但转念一想,若是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都找不到那老先生,那……。

张傲秋一看雪心玄脸色,知道她心中所想,跟着道:“心姨,在师父回来之前,我会用真气一直替师父保持经脉畅通。”

雪心玄听了沉吟片刻后道:“你事情太多,这事还是我来吧。”

张傲秋摇了摇头道:“心姨,我跟师父同宗同源,真气切合度大,而且我的真气还有疗伤的功效,所以前段时间还是我来,等师父经脉稳定下来后,再由心姨你来。”

雪心玄闻言点了点头,跟着一笑道:“阿秋,你不用担心我,等你师父醒了,你再跟我们好好说说你在岭南发生的事情。”

顿了顿接着道:“你要是有空,就代我去看看花城主。”

花倩笑替雪心玄挡刀的事,夜无霜还不知道,现在听雪心玄这么说起,不由奇道:“师尊,倩姐姐怎么了?”

雪心玄闻言,先是眼神复杂地看了夜无霜一眼,然后才将先前的事说了一遍。

张傲秋“嗯”了一声,也就不再打搅,带着夜无霜拜别而去。

等走出城主府,外面天色已亮,不知不觉一个晚上就过去了。

即使以张傲秋的强悍,现在也感到一丝疲倦,夜无霜本来还想对他一人守城门这事唠叨唠叨的,但一见其满脸倦容,心中一疼,也就闭嘴不言。

张傲秋两人缓步走在大街上,看着周边匆忙却带着坚毅跟希望的人流,知道昨日的大胜,已经给这个城市注入了新生的力量。

夜无霜此时在旁道:“你不去看看倩姐姐么?”

张傲秋本是有心去看望花倩笑的,但是夜无霜在旁,总让他觉得心里有所愧疚,于是借口道:“霜儿,还是你先过去看看,我现在急需要打坐调息。”

夜无霜闻言没有多说,只是玩味地看了张傲秋一眼,其实她心里也明白,刚才雪心玄那个眼神已经告诉她很多事情。

张傲秋被她看得头皮发麻,正要解释,夜无霜却是“噗嗤”一笑道:“那行,我先过去看看,倩姐姐救了师尊一命,怎么也要当面谢谢。”

张傲秋听了,先是认真地看了看夜无霜脸色,见她不像说的反话,遂暗松口气,跟着交代道:“我这次打坐不知道又是多长时间,等你见到倩笑后,你跟她商量商量,我估摸死域人这次跟师父他们的遭遇战,可能隐藏些什么动机,如果事态紧急,你让啸月来找我。”

说完拉着夜无霜的小手紧了紧,然后转身离开了。

吸收草木灵气这事,张傲秋也不是第一天做了,所以上手也是轻车熟路,在海量灵气重新填满丹田跟识海时,太极圆环也顺便将其炼化转为自身真气。

不过张傲秋心里总在琢磨着天地之力,草木灵气也是天地之力中的一种,既然能吸收这一种,那其他的岂不是也能吸收?

不过这东西想是一回事,做起来却不知道从何下手,试了好多次后,总觉得就像挥拳打在空气上一样,一点效果都没有。

后来实在没办法,也就干脆放弃,他现在也是看淡了,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不过这一耽搁,也是在三天后了,等张傲秋返回紫竹轩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下来。

回到紫竹轩,一看人都在,于是又是一番热闹,阿漓乖巧地准备好酒菜,张傲秋不待他们问起,就边喝酒边将岭南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一遍。

把这说完,众人均是一阵感叹,都说这小子运气好,什么好事都能让你给撞上。

接着紫陌又兴奋地聊起了赤金铠甲,这赤金铠甲确实是名不虚传,这场仗打下来,所有的狼骑士都或多或少地挨了刀,不过却没有一个受重伤,说它刀枪不入当真不为过。

一说起赤金铠甲,张傲秋就想起了花倩笑挨刀的事,要是当时她有赤金铠甲护身,那岂不是就不会有这事了?

看来还要老爹再打造几副铠甲才行。

一想到这,跟着又想起自己曾答应要先付两百万两黄金这事,于是转头对阿漓道:“阿漓,我们手上的金票还有多少?”

阿漓一听,立即低下头,双手撵着衣角,像做错事一样道:“秋大哥,那些金票已经只有五万两了。”

张傲秋听了一愣,第一个想法是难道被贼偷了?因为阿漓这个小财迷,就像貔貅一样,那是只进不出的。

不过再一想,阿漓虽然修为不高,但也是达到地境了,再说了,她身边总有紫陌这些玄境高手在旁,又有哪个贼这么不开眼?

当即疑惑道:“怎么回事?”

阿漓抬头瞟了张傲秋一眼,半响后才呐呐道:“秋大哥,那些金票,我都以你的名义捐给了倩姐姐,让她去采购军资了。”

说完又是紧张地看了张傲秋一眼道:“秋大哥,这事我没跟你商量,你不会怪我吧?”

张傲秋见阿漓一脸惶恐的样子,不由哈哈一笑,伸手揉了揉她脑袋道:“阿漓,你这样做,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了?”

说完抬手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不过手中无粮,心中发慌啊。”

紫陌在旁听了,不由眼睛一亮,屁颠屁颠地凑过来道:“秋哥,你有什么打算?”

夜无霜见了,抬眼就是一个大白眼,紫陌“嘿嘿”一笑,只当没看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