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四十章 灰衣老者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一出,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张皓信的修为虽及不上张皓林,但也是实打实的玄境初期修为,这样的高手居然吹着曲子也能吹挂掉?

现场如张皓轩这样的高手,大致能看出张皓信这一战惨败的缘由,只是包括他自己在内,实在是想不到张傲秋内力修为会如此之高,完全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这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么?

张傲秋杵刀而立,面向下面一众张家子弟,一言不发,片刻后,一股威压带着亘古沧桑的气息透体而出。

这股威压慢慢加重,待到最高点时,站在擂台上的张傲秋,在众人眼中,单薄的身影犹如高山一般存在,感觉需要极力仰视才能看清其真容。

相隔如此之近,又感觉好像如此之远。

而在岭南深山处,一个正在编制竹篓的老人,突然停下手中竹活,眼神凝重地望向东方,“咦”了一声。

在场的张家子弟,不管那一边的人,此时同时翻身单膝下跪,轰然道:“属下等参见少主。”

张傲秋却是巍然不动,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下面跪倒的人,均是低垂着头,心甘情愿地展现出自己的臣服。

台上的鲁寒凝怔怔地看着擂台上笔直站立的张傲秋,双眼噙满泪水,只是这一次却是激动,欢喜的泪水。

这是我的儿子啊,所有人诚心顶顶膜拜的是我的儿子啊!

若不是身份限制,若不是现在这威严的场合,鲁寒凝真恨不得要站起身大声狂呼。

这么多年隐忍,这么多年的努力寻找,不在乎所有人的非议,不在乎所有人目光,一颗心只为找回自己的孩儿。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现在,这所有的努力跟委屈,都值得了。

好半天后,这股威压蓦地一收,众人立即感到肩上压力一轻,跟着听到张傲秋轻声道:“都起来吧。”

此话一出,下面跪地的张家子弟轰然回道:“谢少主。”

张傲秋微一点头,朗声道:“今日本少主在此宣布另一件事情,就是自今日起,岭南张家将于瑶族结盟,福祸共担。”

后面台下的唐二公闻言,立即站起身来大声道:“瑶族承蒙张家家主跟少主看得起,本族长今日也在此宣布,瑶族跟张家结为同盟,福祸共担,生死与共。”

这个决定,再次让张家子弟为之瞠目结舌,瑶族做为岭南第二大势力,重来就不曾与张家靠拢过,能不干架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不谈结盟。

这件事,张家历代家主都试过很多办法,但却重来没有实现过,今日这位张家新任少主只是一句话,就能让瑶族心甘情愿地结盟,实在是太牛了。

一时张傲秋在众人心中的分量再重一分。

就算那些有异心想要谋反的人,也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魑魅魍魉都是枉然!

擂台战进行到这里,已经圆满结束,张皓轩站起身来朗声道:“今日我张家少主擂台战到此结束,本座正式宣布,张家下任少主就是张傲秋。”

话音刚落,下面传来一阵欢呼声,跟一阵感叹声。

欢呼声来自张皓轩这一边的人跟瑶族一众人,其中房五妹声音最大。

而感叹声则来自另外一部分少数民族的人,原本张皓林一边的人,则是一个个神色凝重,只是象征性地鼓了鼓掌。

站错了队伍,就要承受相应的处罚,只是不知道接下来的处罚会是怎样的狂风暴雨?

张皓轩含笑杨手压了压,下面声音小下来后,张皓轩接着道:“今日我张家请来了一众贵客,等会都不要走,今日本座要跟大伙一醉方休,本座也不多说了,先请各位贵客到贵宾处休息,现在散会。”

瑶族肯定是不会先走,刚刚跟张家结盟,还有很多事情要谈,其他少数民族也不会走,瑶族已经跟张家结盟了,那以后岭南的势力要重新划分了,这里面有太多的道道,牵扯太大,若不事先探查清楚,以后只怕就会被新的大势力排除在外了。

于是下面的人立即成为三个团体,第一个就是张皓轩这边的人跟瑶族一众人聚在一起,有说有笑,以后都是战友了,可得多多关照啊。

第二个则是另外的少数民族,聚在一起紧张商议着一些事情。

而第三个则是原先张皓林一边的人,站在场外,各个神情凝重,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今晚这庆功宴是去也不好,不去也不好。

不仅如此,有的人还要担心自己的前程跟身家性命,一时表情不一,无法形容。

张皓轩跟鲁寒凝两人这下有的忙了,首先是要出席今晚的晚宴,然后接着就是要处理张皓林跟张皓信两人及后面一大摊子事情。

张傲秋虽然已正式成为张家少主,但对张家运作及人事安排并不了解,所以这方面的事情,他就是想帮忙也没有办法。

毕竟事情上升到了家族层面,既要清除异己,又要平稳过渡,这就不仅仅是武力强横所能解决的了。

只是在这当口,张皓轩跟鲁寒凝还沉浸在巨大的喜悦跟激动中,跟张皓林一帮人斗了这么多年,居然一个擂台战就全部解决了,现在想想都觉得好像做梦一般。

不过还没等到张傲秋跟张皓轩碰面,擂台右前方一块大石上,突然出现一个灰衣老者,张傲秋心神略一恍惚,跟着心头一懔,还没反应过来,识海里的独叟赫然道:“化境高手?!”

张傲秋闻言,眼中精芒一爆,自然而然地停了下来,转身正面那灰衣老者,这还是他见过的除慕容轻狂以外的第二个化境高手。

张傲秋的反应立即引来那灰衣老者的注意,转头瞟了他一眼,跟着“咦”了一声。

只是这一眼,立即让张傲秋生出感应,仿佛自己身上所有的一切都被此人一眼看穿一般。

心中不由一阵大骇,看来此人的修为,比起师父来说还要更高一筹,怪不得刚才能够毫无征兆地突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此时张皓轩也反应过来,抬头一看,立即慌得从看台上小跑步赶了过来。

一到那人身前,张皓轩跟着一撩衣摆,双膝跪下,躬身道:“张家第四十七代家主张皓轩,参见太师祖。”

后面的张家子弟一见,也跟着慌忙原地跪下。

这灰衣老者,也就是张皓轩口中的太师祖,是张家三十九代家主,名叫张道心,此人悟性极高,在家主位上时,就已悟通张家内功最高心法,半脚踏入化境。

自那以后,张道心就辞去家主之位,从此隐居岭南深山,潜行修炼。

这么多年过去了,张道心就没有再在张家人面前出现过,就连后面几任家主都不知道他到底身在何方,是生还是死?

而这个也是张家绝密,毕竟一个家族或是一个豪门大派,化境高手都是手中最大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让外人知晓的。

张皓轩之所以只看一眼就能认出此人,是因为每任家主继位时,上任家主都会将这些绝密一一告知,特别是这位张道心,是张家几百年来第二位进入化境的高手,年代也隔得较近,所以就交代的就尤为仔细。

而张道心此时的外貌,跟张家机密库里的画像一般无二,这么多年的岁月,根本就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对于跪服在面前的张皓轩,张道心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然后转头对场上唯一站立的张傲秋道:“你就是张家这任少主?”

张傲秋对张道心本心有戒备,但一见自己老爹都对他如此恭敬,并称为太师祖,心神一松,跟着跪倒恭声道:“晚辈张傲秋,参见太太师祖。”

张道心听张傲秋这么一称呼,心头一乐道:“太太师祖?这尊称也太啰嗦了。”

张皓轩听了倒是一愣,怎么这太师祖说话这么逗了?

张道心却没管这些,跟着道:“小子,你可愿意跟老夫走一趟?”

张皓轩一听,心头不由一阵狂喜,从张道心后,共计八代家主更替,也没见张道心现身一次,更不谈带人走的,这该是多大的机缘啊!

不过张傲秋却是犹豫了一下,因为他后面事情还很多,若是这一去耽搁时间太长的话,也不知道武月城那边会怎么样。

张道心见张傲秋犹豫不决,不由哑然一笑道:“小子,感情你还不乐意?”

张傲秋闻言回道:“会太太师祖话,倒不是晚辈不愿意,而是晚辈后面还有要事需要处理,实在是不能耽搁太久的。”

张道心闻言哈哈一笑道:“不会耽搁你太久的,老夫让你过去,也就是陪老夫呆上三天罢了,不过你要是自己耽搁了,那就怪不得老夫了,只是看你有没有这个运气了。”

张傲秋一听,欣然道:“就三天?那行,请太太师祖稍等片刻,我跟我阿爹交代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