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五十九章 陷阱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一看事情办妥,心中也是兴奋莫名,这不仅得到两个活宝,以后真正算的上行走的豪爷,而且王须亦这一大波力量也可以完全抽出,以后是防守临花城还是派往武月城都是一大助力。

心情大好后,也就难得没有跟独叟再计较先前那些小事,一路哼着小曲,直奔王须亦驻地。

此时天已大亮,不过这四周山林还是一片寂静,一边听着周围小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一边呼吸这清晨甜香的空气,只觉这一刻,仿佛所有烦恼都在这里被净化一般,怪不得师父总是要选择归隐山林,看来还是有道理啊。

刚到驻地门口,四周人影闪动,前方出现三个黑衣蒙面人,先前一人看见张傲秋,抱拳行礼道:“原来是小先生。”

张傲秋见了跟着抱拳回礼道:“劳烦这位老哥帮忙向王先生通报一声,就说张傲秋求见。”

话音刚落,后面就传来王须亦沙哑的声音道:“小先生真是客气,王某还没有这么大的脸面当得起这个‘求’字。”

跟着后面树立转出一个身着灰色长袍,带着面具的人影,那身长袍虽然破旧,但还算干净,只是从那面具后露出的双眼里,透露着无尽的落寞,使得整个人影远远看去,更是有一种悲伤萧索的感觉。

张傲秋看了,心里不由暗叹口气,上前几步,哈哈一笑道:“王先生,多日不见,可是别来无恙啊?”

王须亦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跟着道:“拖小先生洪福。”

说完右手一引,接着道:“这边请。”

等张傲秋走上前去,王须亦才举步跟在其后,到了驻地,两人随意坐下,王须亦倒好一杯茶送给张傲秋道:“小先生今日过来,不是专程来看望王某的吧?”

张傲秋闻言,抬头瞟了一眼王须亦露出的双眼,眼神回复古井无波,心中一动,不过还是老实答道:“王先生,小弟这次过来,虽不是专程看望先生,但却是来为先生送行。”

王须亦闻言一愣,沉吟半响后道:“送行?难不成阴阳矿脉出问题了?”

张傲秋听了哈哈一笑道:“王先生不亏是‘算死草’,一听就明白,是这样的,这阴阳矿脉以后也就是两座石头山,里面的阴阳石已经枯竭了,就算是挖,也挖不出多少了。”

王须亦听完,先是狐疑地看了张傲秋一眼,然后又是一阵沉默,半响后才道:“若是这样,小先生完全可以知会云城主,让云城主对这边的人手进行调配,现在小先生亲自过来,只怕不只是要为王某送行这么简单吧?”

张傲秋闻言“呃”了一声,捎捎头道:“其实也没什么,小弟死这样想的,反正这人手是要撤走的,只是在撤走后,能不能给一教二宗留个念想呢?”

王须亦一听,眼睛一亮,“哦”了一声道:“小先生计将安出啊?”

张傲秋闻言呵呵一笑道:“是这样的,小弟在昨晚过来之前,在路上遇见几个一教二宗的人,这些人就潜伏在离驻地不远的地方,估计是派来盯梢的,从这点来看,一教二宗是不想放弃阴阳矿脉,但估计手上人手不够,所以只能派人日夜盯着。

既然这样,那小弟想,若是将这驻地多布置一些假人,但从外面看,又好像一切如常,然后在这驻地布下陷阱,等一教二宗识破假象后,派人进入驻地查探的话,嘿嘿。”

张傲秋说完,端起桌上茶杯喝了一口接着道:“还有那阴阳矿脉里面,矿洞又深又暗,小弟想,若是在这矿洞里埋上大量的**,然后再做一个引爆的机关,到时候随着一声震天响,那家伙就精彩了,哈。”

王须亦听完,思绪跟着张傲秋转了过来,沉吟好一会后道:“在驻地里布置假人,这招最多只能拖上三四天,而且这里布置机关,若对方是高手,并没有多大用,但在心理上却可以让他们感到我们……。”

说到这里,王须亦突然眼睛一亮,沙哑的声音略显兴奋地道:“哈,我有办法了。”

顿了顿接着又道:“只是阴阳矿脉有两个矿洞,要想用**,那这个法子只能用一次,不知道小先生认为应该将**安放在哪一个矿洞里呢?”

张傲秋闻言,托腮皱眉想了一会后道:“阳。”

说完不动声色地迅速看了一下王须亦的眼睛,只见对方眼中一丝赞许闪过,接着就听王须亦道:“既然小先生选择阳脉,那就定在阳脉好了。”

张傲秋听了,心中暗叹一声,但也不好说什么,跟着站起身来,抱拳道:“王先生,小弟这就回临花城,将这里的事情跟云城主一一说明,明日小弟就要转返武月城,此地一别,不知何日再见,还望先生珍重。”

王须亦闻言,跟着站起身来,呵呵一笑道:“若是这里事了,我想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张傲秋闻言一愣,诧异道:“难道王先生也要前往武月城?”

王须亦听了,眼中闪过一丝孤寂、不舍跟悔恨的光芒,跟着却是微一摇头,笑而不答。

张傲秋告别王须亦,在先前树林里将两条黑蛇收回,认准方向,展开身形而去。

等在云历那里将事情办妥后,张傲秋回到大宅时,宅子里这下显得热闹多了。

张傲秋背着手,在陶管家跟陶翠翠的陪同下一一看过,表示很满意,特别是后院那一大块空地,陶管家让家丁将其完全清出,做成一个孩子们读书跟游玩嬉戏的地方,不仅空地得到利用,而且给这个大宅子也增添了不少的生气。

最后又问了陶管家手上还有没有结余,虽然阿漓走得时候,留下了一大笔银子,但现在这么一大家子人,各种开销就大多了,所谓坐吃山空,时间长了也不是个办法,得解决这个后顾之忧。

张傲秋简单用过午饭后,跟着挥笔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岭南张家,向自己双亲报平安,另一封则是给曲兰城的尤三娘,让她记得每月向宅子里送一笔钱过来,这笔钱先记账上,最后从千金台那一份份子钱里扣。

这些事情都办妥当后,张傲秋舒舒服服地睡了个午觉,然后收拾好东西,跟房五妹及陶管家一一交代后,转身出门,直奔武月城而去。

三日后,子夜。

阴阳矿脉这片山林里漆黑一片,二十多条黑影,借着夜色悄悄往先前王须亦他们所在的驻地靠拢。

走到近前,先前一人身子一顿,右手握拳,身后黑衣人一见,立即静伏不动。

跟着两声鸟鸣声响起,片刻后前方树林传来三声夜枭声,声音一落,一个黑衣人从树林深处转了出来。

两边一接头,后面那人拱手低声道:“上者。”

先前那人“嗯”了一声,然后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后面那人闻言恭声回道:“上者,前几日派出的二十一组,到昨日没有消息,属下觉得蹊跷,今日前来查探,发现二十一组全部死在前面树林里。”

上者听了,沉声道:“全部死了?怎么死的?”

后面那人道:“被蛇咬中,毒发身亡。”

“蛇?!”

“不错,所以属下更是觉得蹊跷,现在还没到开春,蛇类现在根本就还没有出来,而且从那些人所处的位置来看,周围没有挣扎打斗的痕迹,显然是一击致命,但这就有问题了,这些人都是天境修为,按说有一人被蛇咬身亡,其他人应该立即有所反应,怎么可能一个个都呆着原地,任由蛇咬?”

那上者听了,沉吟半响后也没有个答案,当即道:“带我去看看。”

后面那人闻言应了一声,转身带着上者往树林而去,其他人则散入黑暗中,全力戒备。

上者到了现场,地上静静躺着五具尸体,尸体还保持着往外张望的姿势,只是此时已经身体僵硬,没有丝毫动静了。

上者四周小心查探一番,确实如后面那人所说,都是被蛇咬中身亡,只是眼前这一切,怎么也说不通啊,难不成还有五条蛇同时行动?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当这几个家伙倒霉,哪里不好蹲,偏偏要选这里,这一下捅了蛇窝了,估计是打搅了蛇睡觉,然后暴起伤人,干脆也懒得去管,跟着转移话题问道:“你说的第二个问题了?”

后面那人闻言回道:“上者请跟我来。”

两人往前潜行一段后,后面那人拨开前面的树枝,指着不远处一个人影道:“上者你看,这个人影在属下昨日过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模样,直到现在还是这个模样,属下怀疑对方是否只是用些假人来迷惑我们?”

上者看了一会,还真是如此,当即问道:“可有派人前去查探?”

后面那人闻言立即回道:“属下怕打草惊蛇,所以一直只是监视,没有行动。”

那上者听了,不由心里暗骂一声:你他妈这不是让老子背锅么?

不过骂归骂,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谁让他是这块的负责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