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五十八章 玄阴玄阳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在一群人闹哄哄地分配房间时,抽空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打坐调息了两个时辰。

此时月黑风高,周围开始慢慢安静下来,张傲秋抬头一看天,嘿嘿一笑,真是杀人放火,偷蒙拐盗的好天气啊。

很快出了临花城,张傲秋随手摘了两根树枝,度过离水,撒腿直往阴阳矿脉而去。

说起找宝贝,张傲秋跟紫陌两人绝对是铁杆贪货,最听不得的就是“宝贝”两个字,其实识海里的独叟,同样也是同道中人,这方面的兴趣比起张傲秋两人来说,那是只高不低,所以这人以群分,还真是上天给安排好了。

独叟一听张傲秋建议,想都没想,当即拍板今晚动手,这还是他现在修为不怎么够,虽然能元神出窍,但还不能跑多远,要不然早自个先溜过去了。

张傲秋一边跑一边道:“老爷子,我现在可是时间紧迫,今晚这事一定要成,不然可没那么多时间耗了。”

独叟一听,顿时一脸的不满,白眼一翻道:“你时间紧?哼,今儿白天,你那五妹洗个澡要了那么长时间,你小子在旁等着连个屁都不放,现在老子办点正事,就他妈时间紧了?”

张傲秋一听独叟那阴阳怪气的语调,不由愤然道:“什么叫‘你那五妹’?这跟那能一回事么?”

独叟闻言,冷笑一声道:“小子,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不是你那五妹,你自个最清楚,老子还在想,这事要是让夜无霜那丫头知道了,嘿嘿,有意思。”

张傲秋听了不由一脸黑线,这老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当即怒声道:“老家伙,你什么意思?天下不乱,你不开心是不是?”

独叟听了也不生气,跟着又是一声冷笑道:“哎呀,脾气不小啊,但是发脾气又有什么用?哼,本教圣女倾心于你,居然还不满足,花倩笑那丫头老子也就不说了,这房五妹也就是你娘亲在旁牵了根线,你就半推半就地答应了,只怕你心里看着那丫头貌美,早就千肯万肯了吧?”

张傲秋被独叟呛得火冒三丈,但又无话反驳,其实这事独叟只说中了一半,他之所以答应房五妹,却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因为他实在狠不下心来拒绝自己娘亲。

不过这个理由又说不出口,独叟一见张傲秋吃瘪,更是得理不饶人道:“怎么样?无话可说了吧?老子跟你说……。”

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元神沉声道:“都别吵了,有情况。”

张傲秋一听,自然而然身子一团,跟着右足一点,四支张开,借着刚才高速的余力,向树林阴影处悄无声息地滑去。

同时神识放开,几乎是在瞬间就锁定左边三十丈外几个快速移动的黑影,跟着一股熟悉的阴冷气息印上灵觉。

张傲秋“嘿”得狞笑一声,正好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一教二宗这几个替罪羊却是来得正是时候。

于是用功收敛气息,人如鬼魅般在树林里来回穿梭,跟着前面几人,一心想着看这次能不能捞点别的收获。

看来以后没事还是要多出来走动走动啊,宅在家里,说不定哪天就错过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这样的大好事了。

张傲秋跟了一段,前面五人在前面一处树林停下,只是等了半天,那五人就像个哑巴一样,一句话也不说,只晓得梗着个脑袋往外面望。

张傲秋四周瞄了瞄,这里离王须亦驻地已经不远,再认真一看,前面这几个也就是天境修为,这几个家伙估计也就是一教二宗派来蹲哨的。

又等了一会,还没见什么动静,不由暗骂一声晦气,悄悄放出两条黑蛇,命令它们将前面几个解决掉,然后在此处原地等待。

以这两条黑蛇现在的能耐,解决这几个天境修为家伙到用不了多长时间,只是张傲秋觉得这两个家伙现在除了睡觉就是睡觉,再这样下去,都快成两条蛇形的猪了。

还是放它们出去活动活动,时间长了,张傲秋都快怀疑这两个家伙还能不能动了。

张傲秋交代完毕,身形一展,悄无声息地往阴阳矿脉而去。

阴阳矿脉留守了不少暗哨,这些暗哨是王须亦布置下来的,张傲秋神识扫过,人数不多,但其视角却是笼罩了整个矿脉,从这点也看出王须亦还是很有水平的,不亏“算死草”的名头。

这地方也是熟门熟路了,张傲秋隐匿身形,避过这些暗哨,直达矿洞底部。

矿洞还是以前留下来的样子,因很长时间没有人开采,四周都是灰蒙蒙一片,看了格外冷清。

张傲秋找了个四角隐蔽的矿洞,盘膝坐下,没多久,独叟跟元神两个就现出身来,张傲秋一搓手道:“干活了。”

独叟也不多言,跟元神两人一对眼,身形跟着没入石壁不见。

剩下的事,张傲秋想帮忙也没有办法,只能坐在原地干等,不过他跟元神心灵相通,所以元神能看到的,他也能感受到。

独叟跟元神,从体质上来说,都是精神体,所以眼前这些坚固的石壁,对他们来说就如同空气一般。

张傲秋现在所处的位置是阳山,占地虽广,但也有固定范围,独叟跟元神两人分工,分开绕着圈子,从最外围开始,一圈一圈往里收拢,这法子虽然笨,但却是最为有效。

只是直到两人最后碰头,却是一无所获,独叟略做停留,带着元神再深入一层,然后又从头开始搜索。

张傲秋一见,却是着起急来,阳山虽然就那么大,但这地却是可以无限深下去,天知道那块玄阳玉藏在地底哪一层,按这个找法,那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到。

张傲秋看着元神连下三层都没有找到,顿时兴趣全无,转念一想,反正这事也急不来,干脆盘膝打坐,开始闭目调息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傲秋灵觉里突然感到一丝光亮,跟着一股灼热的气息传来。

张傲秋立即精神一振,看来这是找到正主了,当即透过灵觉凝神望去,一块通亮散发这荧光的石头悬浮在半空中,而眼前这块石头,竟然隐隐透露着一个婴孩的模样。

这样的空间,四周看不到任何实物,果然如独叟所说,是另成空间。

只是这样的空间,虽然脱离实物,但也依托于实物。

说白了,这块玄阳玉,原本也就是这阳山中的一块石头,其实体属于阳山,只是机缘巧合被孕育成玄阳玉,这就好比破碎虚空一样,一个修行者,通过修行打破这个层次的天地法则而进入上一个层次,这两个层次的空间就是彼此相隔,但又相互关联,若不关联,那修炼大成的人,想进入上一层次也进不了了。

这小家伙也算是警觉,刚刚还懒洋洋横躺着,这会霍得坐了起来,黑溜溜的大眼睛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下一刻,独叟跟元神两人蓦然显出身来,独叟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呵呵一笑道:“居然还修炼出人形了。”

顿了顿接着道:“小家伙,你别怕,我们可不是坏人。”

那小家伙却是不说话,只是一双大眼睛定定地望着独叟。

独叟见了,也不着急,干脆一屁股坐下道:“外面有人在挖这山,你应该知道吧?”

小家伙闻言,好半天才戒备地点了点头,独叟见对方有了回应,知道这事办成一半了,伸手捋了捋胡须接着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挖这山么?”

小家伙听了,茫然地摇了摇头。

独叟指了指小家伙屁股下那块石头道:“都是因为你自己,你被孕育成玄阳玉,而玄阳玉又孕育周边的石头,使其成为阳石,这阳石对于外面的人来说,可是一个好东西,所以他们会不停的挖。

这阳山看着是很大,但再大的山,总有一天会被挖光,到那时候,你失去了周围的屏蔽,就算是能躲起来,又能躲到哪里去了?”

小家伙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恐惧,独叟见了趁热打铁道:“老夫跟你在形质上其实是一样的,所以你对老夫来说,根本就没什么用,反过来说,就是老夫不会害你。”

说完转头对元神道:“将乾坤图打开。”

随着一道黄芒闪过,乾坤图缓缓打开,独叟指着乾坤图道:“这里面也有河山,而且这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你要是进去的话,完全可以躲在里面,根本不用担心会有人来抓你。”

小家伙看着乾坤图外盈盈绕绕如水纹一般的屏障,半信半疑地站起身来,走过去,探头往里望了望,跟着又飞快的缩回了脑袋,一脸警惕地看了看独叟跟元神。

独叟见了,笑着摊了摊手,身子往后移动了一截,意思是:你仔细看,我走远些。

独叟这个举动,然小家伙稍稍放下心来,又小心地探头往里望去,这次时间要长些,接着又缩头回来看看独叟,然后又探头进去。

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后,小家伙脸上露出一丝挣扎地犹豫之色,好半响后才对独叟点了点头,跨步进入了乾坤图。

独叟一见,嘿嘿一笑,吩咐元神收好乾坤图,再前往阴山。

这次有了玄阳玉在旁,玄阴玉用不了一会就找到了,而且没多说几句,就让两个一阴一阳的小家伙高高兴兴地住进了乾坤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