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四十八章 除夕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傲秋见房五妹都说到这份上了,知道她在这事上是铁了心,也实在是找不出什么话进行反驳,沉吟一会后正色道:“既然你一心想要上战场,那我也不拦着你,只是一旦成为军人,就必须服从军纪,可不能由着自己性子来,而且军营不比其他地方,规矩最多,在这方面,你可要考虑清楚。”

房五妹虽然没有出过岭南,但也是饱读诗书,行军打仗她是不会,但并不表示她对这方面不了解,闻言当即道:“你放心,我虽然没有在军队呆过,但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总之到了武月城,我就是一个帐前小卒,到时候一切听从张将军安排。”

张傲秋听了摇头苦笑一下道:“我可不是什么将军,我自己都还只是一个游兵散勇。”

房五妹闻言却是嫣然一笑,肯定道:“我相信你会成为将军,而且还不止是将军这么简单。”

张傲秋听房五妹这样一说,不由诧异道:“哦,你还会看相么?”

房五妹闻言却是笑而不答,却是转移话题警告道:“既然你已答应,就不可耍赖皮,到时候离开岭南的时候,可不能一个人偷偷溜走。”

说完举起右掌,一双美目定定地望着张傲秋,张傲秋见状只好伸出右掌与她相击道:“我会是这样的人么?”

房五妹见张傲秋答应,顿时眉开眼笑,轻盈一转身,招呼也不打,就这么扬长而去。

唐二公见了,在旁连忙告罪,张傲秋见了笑着摆了摆手,意思不要紧。

张傲秋刚到岭南的时候,还是老历十月,这又过了两个月,眼看就要过年了。

武月城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张傲秋到现在还没有得到消息,自己那帮兄弟,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还有那两个俏佳人,此时是否也跟他一样,正在遥遥思念了?

张傲秋是第一次到岭南,在这机缘巧合,找到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人,这对于他来说,这个除夕,团员就显得更加有意义,因此必须跟自己爹娘在一起。

二十年的分离,好不容易再次一家团聚,这么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重要节日,要是错过,岂不是连老天都对不起?

只是前方情况也不能丢,在张皓轩忙着张家内部重新调理的同时,张傲秋则将张家情报机构接手过来。

张家做为岭南之主,其能效确实大的惊人,别的不说,就情报这一块,真如张皓轩所说,天下三十六城都有张家的人。

只是武月城因为常年战乱,情报机构人员就少得多,但少得多并不代表没有,只是隐藏得更深而已。

张傲秋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将这些东西理清楚,这里面暗藏的能量,让他不由大喜过望。

当即找到张皓轩,将他想要亲手掌控情报机构的想法说了一遍。

张皓轩听了,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这些东西做为张家家主本就要跟新任少主做交接,只是刚刚平息张家内乱,事情太多,再加上张傲秋也确实不关心张家这些事情,所以就一直拖了下来。

张傲秋一接手,第一步就是跟临花城云历联系起来,将自己这边的情况做了一个详细地阐述,并将自己对于在手所有力量进行进一步整合的想法及对下一步的运作进行了一个大致地概述。

八日后,就收到临花城的回信,回信中包含了几件事情,首先是对张傲秋一家能够团聚表示惊讶跟高兴,同时也祝贺张傲秋成为张家少主。

再一个是木灵已经找到了铁大可那帮兄弟,并将其秘密带回了临花城,而且通过这些人,再将可争取的人员进一步扩大,到目前为止已经成功策反了两百多人,这些人已经全部送往武月城。

三个是木灵跟雪心玄两人已经随这批人同时前往武月城,并跟紫陌及花倩笑两人取得联系,现在已经完全安顿下来。

四个个是因王须亦在阴阳矿脉的牵制,再加上云历联合关系过硬的其他城池对一教二宗势力的清剿,一教二宗已经开始四面楚歌,暂时进入潜伏期,临花城跟曲兰城第一批联合军队共计一万人,进驻武月城。

五个是死域人自上次被张傲秋他们歼灭了七千人部队后,到现在为止,都只是进行一些小规模的骚扰,没有发动大规模的进犯。

六个是藏兵谷的狼骑军已经训练成军,随时都能开拔前线。

这些消息,让张傲秋即欣喜又担忧,好的还是死域人算是消停,不然只怕这个新年都不能过得安生。

再几日后,夜无霜跟花倩笑的亲笔信前后送达,两人在信中都述说了对张傲秋的思念,只是夜无霜写得直接,而花倩笑则比较委婉罢了。

张傲秋接到两人亲笔信,心头立即一阵火热,恨不得立即飞到两人身边,好一述离别相思之苦。

不过还等不到他这相思的星星之火燎原,张皓轩总算是将手头事情处理完,腾出手带着张傲秋跟张家各个重要人物一一见面,期间又到瑶族几次,因张傲秋菩萨转世的身份,在同瑶族的重要人事交接及其他事情商讨方面,显得更如鱼得水。

在这些大事小事地忙忙碌碌中,一年最热闹的日子——除夕也到了。

农历年的最末一天称岁除,这天晚上称除夕

在岭南,家家户户的住宅打扮得焕然一新后,除夕将至,主妇们便忙着准备做一年之中最丰盛、最富意义的团年饭。

团年饭,顾名思义,是一家在过年时欢聚在一起吃饭,连故去的老祖宗也不忘记的。

因此,家家户户做好团年饭之后,首先必须“拜老公”(祭祖宗),祭祖时,应该将代表祖宗的香炉从神龛上请下来安放在供桌上,然后焚香祷祝,请祖宗用餐,然后长幼依序跪拜,这充分表现出岭南人慎终追远、百善孝为先的传统美德。

张家做为岭南大家,祭祖仪式就显得更加讲究,仅仅仪式程序就有四十二项,其中包括净水,净巾,亮烛上香,恭迎列祖列宗等,一应程序搞完,大半天就过去了。

然后就是除夕团年,今年因为解决了张皓林这一帮叛乱,所以张皓轩感觉格外的神清气爽,于是团年的格局也就比往年高多了。

以往过年都只是以会议的形式,报报今年一年的收入,还有多少税钱,然后再就是各个主要堂口汇报一年的任务,再然后就是该给的年钱,最后就各回各家自行团年。

但今年可不同,上述程序虽然也是必须要走,因为这些毕竟是张家大夏的基本。

一下午走完后,晚上的团年筵则是整个张家家族一起团聚,好家伙,这一下连开五十桌,就这还是张家各堂口,各地主要代表人物,由此可见张家的底蕴有多厚。

筵席上,被敬酒最多的当然是张皓轩夫妇,其次就是张傲秋这个新任少主。

张傲秋在擂台战上,太过生猛,一人力压张家所有高手,而且心思缜密,同样也心狠手辣,一举拔出叛乱分子所有势力,将张皓林跟张皓信全家老小送到海龙王家做客,连个眼睛都不眨,所以一开始所有人对这半大小子,都有种本能的畏惧。

不过张傲秋在张家呆了这么多天,大家彼此之间接触机会多了,才发现新任少主对自己人还真是和言和语,就算是有失误,也从不给脸色。

这一下所有人都明白了,是自己人,那就一切好说,想要对着干,那就灭你没商量。

这样痛的领悟,也让张家下属一个个更是贴心,至少在张皓轩手上,是绝对不会再有什么幺蛾子出现的。

所以除夕晚上这顿酒,就算是鲁寒凝在旁挡着,也实在是挡不住,张家本部的各堂口堂主,还有分散在外地的各分舵掌舵人,敬了家主,自然就少不了少主。

而且张傲秋生猛的表现早就传遍了张家上上下下,岭南张家的人还可以常常看见这位传说中的菩萨,那外地的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这次家族聚会,正是难得的好机会,就算是不能跟少主喝杯酒,走近点看看,顺便沾点菩萨的光也是好的。

这样一来,张皓轩这主桌就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这场景让张皓轩不由哭笑不得,不过同时心中也是无比自豪,这可是老子的儿子。

闹了两三个时辰,各桌敬酒的人才纷纷散去,这还是张傲秋酒量高,不然早就不知道醉趴下多少次了。

接着就是家主敬酒,张皓轩本还想一桌桌来的,但后来一想,还是算了,刚才敬酒的那热情的架势,确实有点心虚。

所以张皓轩跟鲁寒凝只是遥敬一杯了事,但张傲秋这个少主却是不能了,他还要拉好关系,所以就一桌桌挨个来,又是两三个时辰才一轮敬完,这一下就过了子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