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与君同行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对于房五妹喜欢上张家少主这事,不仅鲁寒凝知道,唐二公也知道,毕竟都是过来人,那点儿女情长的事,一眼就能看清楚。

本来按瑶族规矩,是不于外族通婚,不过这次却不同,张家少主代表的不仅是张家的未来,更是菩萨转世,这两人要是能结成伉俪,那以后的半个神仙娃子,可是有瑶家一半的血脉,那瑶家就是他的娘家,这对以后瑶族的发展,其好处可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唐二公对这事不仅不反对,而且还极力促成,为了避免房五妹担心,还另外专门安排人照顾她娘亲。

只是老大娘这么多年跟自己闺女一起习惯了,换了个人伺候,反而什么都不习惯,后来还是鲁寒凝提出,将老大娘接到张家来住,这样跟闺女在一起,心里也就踏实了。

唐二公之所以这样做,也是有自己的算盘,瑶族在岭南虽然号称是第二大势力,但他们毕竟不同于张家,张家因家大业大,早已经占据了岭南最好的位置,经过这么多代人的努力,张家已经形成规模,也不会再往外发展。

但瑶族不同,瑶族世代居住在深山,那就难免会跟其他民族的人发生冲突,这些民族虽然单个势力不够,但若是联手起来,瑶族也是不够看的,特别是山里的苗族,其蛊术、毒术层出不穷,即使打不过你,但也绝不让你好过。

所以从瑶族这边来说,是最想跟张家结盟,只是张家历代家主用错了方法,哪怕最温柔的通婚,也是张家娶媳妇,而绝对不能嫁女儿,这种强迫或半强迫的方式,搁谁也不会愿意。

张傲秋跟房五妹聊开了,也就没有先前的尴尬气氛,这其后多半是张傲秋说,房五妹在旁听。

房五妹长这么大还没有出过岭南,对外面的世界就是两眼一抹黑,听张傲秋说起外面的世界,自然是听得津津有味。

张傲秋海吹胡吹了大半个时辰,算算时间,猎物也该上套了,遂带着房五妹去收拾。

下了五个陷阱,套了三只兔子,两只野鸡,这捕猎高高手,手艺还真不是吹,一逮一个准。

房五妹在旁看了,也是暗自佩服,自己也算是山里的好猎手,但要达到这样的效果,还差点火候。

收好猎物,房五妹很乖巧地自去洗剥,张傲秋则返回茅屋开始架设烧烤的支架。

原来张道心这里只有点盐巴,后来房五妹过来,又带了不少调味品,虽然数量不多,但品种却是齐全,有很多调味品,还是岭南这边特有。

张傲秋先是燃起一大堆篝火,跟鲁寒凝说笑间,房五妹也收拾完毕,这顿烤肉,张傲秋也是用了心,自己娘亲可不能委屈了,房五妹在这里陪了这么长时间,同样也不能怠慢。

于是这顿烤肉,让鲁寒凝跟房五妹吃得大快朵颐,一连夸赞,三人就着张道心留下来的美酒,边吃边聊,一直吃到子时,才心满意足地各自休息。

这顿饭,又将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一些。

第二日一早,三人收拾一下就开始打道回府,只是张道心留下的还剩一坛酒,确实是够年份,而且还是好酒,放在这里可惜,让张傲秋给挖了出来,抱在手上。

还有张道心留下的那个竹篓,早就让鲁寒凝小心收好,这可是破碎虚空的老祖宗留下的宝贝,以后做张家的传家宝。

这次回去,三人都是一步一摇,一边欣赏山间景色,一边相互谈笑,而在房五妹心里,则希望这条山路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只是再远的路,总有尽头,不过相爱的心,却才是刚刚开始。

回到张家家主府,已经是午后时分。

早接到消息的张皓轩,等张傲秋洗漱完毕,简单用过午饭后,立即带着他召开清除张皓林等首恶后的第一次会议,同时也将于瑶族结盟一事最后一锤定音。

这些事情,其实张皓轩在下面已经都做好了,之所以要等着张傲秋,那是因为张傲秋现在不仅是张家少主,而且更重要的,他是菩萨转世,谁都可以怠慢,菩萨你敢怠慢?

张傲秋跟在张皓轩身后,刚一现身,所有在场的张家子弟,立即翻身单膝跪下,轰然道:“属下等参见少主。”

站在一旁的唐二公跟房五妹则是深深弯腰拱手行礼。

张傲秋见了,心中也是有数,沉声道:“免礼。”

下面立即传来一声整齐的回应:“谢少主。”

礼毕,各人按位坐下,张皓轩轻咳一声,开始主持会议,这其中关于张家人事变动,张傲秋也只是听听,这些事情他也懒得去管。

不过对于张皓林跟张皓信两人,则是进行严惩,其家人全部放逐在一条小船上,由大船拖入离岭南三百海里外的深海,让其自生自灭。

这也兑现了张傲秋当时在擂台上对张皓林的承诺,不伤害其家人一分,只是将他们逐出岭南而已。

至于再没有饮食的情况下,能不能活着上岸,那就要看老天爷的脸色了。

只是那些参与叛乱的人,张皓轩则采用了张傲秋的建议,除那五个性质极为恶劣的人,同张皓林、张皓信两人一起处于极刑外,剩下的则让其将功补过,加入狼骑军,同张傲秋一起上沙场杀敌。

而且张皓轩也跟他们承诺,若是能从战场活着回来,则前面所有罪过一律既往不咎,若是不能活着回来,则其家人由张家供养,平等对待。

张家家法对于阴谋篡位者,惩处极严,所以这些自付必死的人,对这样的结果也是心怀感激,再加上新任少主菩萨转世的事实,更让他们生不出一点反抗之心。

这批人一共一百零二人,一水的灵境修为,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前往临花城,由云历亲自安排进入藏兵谷特训,到现在为止,已经特训了一个多月了。

对于与瑶族结盟一事,也按张傲秋的意思,在双方平等的大原则上,做到互惠互利,资源共享,攻守同盟,并当场签下结盟书,并告知岭南各族。

这里所有的事情都圆满解决,剩下的就是正在加班加点打造的赤金铠甲。

会议散后,丰盛的筵席早已准备妥当,参加会议的所有人都痛痛快快地大喝了一顿。

只是这次敬的最多的却是张皓轩,张傲秋他们也想敬,只是没那个胆气,后来还是张傲秋担心自己老爹身体,主动出击,才将张皓轩给救出来,同时也将筵席气氛推向高-潮。

第二日一早,张傲秋本想去看看赤金铠甲的加工进度,但还没出门,唐二公跟房五妹就找了过来。

张傲秋见他们两人联袂而来,不由奇道:“唐族长,五妹,你们找我有事?”

唐二公闻言,拱手为礼道:“我们昨晚听闻少主不日后就要奔赴沙场,抵抗外族,我瑶族虽然人才凋零,但也有担起民族大义的责任,所以这次我跟五妹过来,就是希望少主能带我瑶族族人同上沙场。”

昨晚敬酒的时候,其中一个张家弟子,正是负责赤金铠甲制造的人,所以张傲秋特意多敬了几次,只是没想到这些被唐二公他们听在耳里。

张傲秋听了,不由眉头微皱,沉吟片刻后道:“可是上了战场,就……。”

张傲秋还没说完,房五妹在旁一把打断道:“就有可能有去无回,是吧?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一定要去。”

房五妹开始还真不知道张傲秋到岭南的目的,昨晚筵席上听闻张傲秋说到赤金铠甲就留了个心,筵席散后,特意悄悄问过鲁寒凝,这才得知前因后果后。

正如张傲秋所说,上了战场就有可能回不来,正因为这样,房五妹就更不放心自己心上人独上沙场,因为以其日后每天日夜担忧,还不如陪在身边,生死与共。

张傲秋听房五妹说的斩钉截铁,不由转头望了唐二公一眼,见唐二公脸上一脸无奈,心中立即有数,这事多半是房五妹提出来的。

当即道:“五妹你以后将是瑶族下任族长,瑶族……。”

房五妹听到这里,上前一步,幽幽地看着张傲秋打断道:“你同样是张家少主,以后张家家主,你能去得,为什么我就去不得?”

张傲秋闻言“呃”了一声,想了想道:“上战场冲锋杀敌,理应是男人职责,这事怎么能让女人去了?”

房五妹听完,白了张傲秋一眼道:“可是我听闻夜无霜跟花倩笑可都是女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可以上阵杀敌,我就不可以?你是瞧不起我么?”

张傲秋一听房五妹连夜无霜跟花倩笑两人的名字都知道,估计这事真不好谈了,闻言捎了捎头,苦着脸道:“那啥,我先想想,你也仔细考虑考虑,毕竟你娘亲就你一个亲人,她还需要你照顾。”

房五妹闻言摇了摇头道:“在来之前,我已经将娘亲托付给了姨娘,这个你不用担心,总之武月城我是一定要去的,就算你不带我去,我自己没长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