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三十七章 报仇雪恨(上)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张皓轩一见,暗自松了口气,若是现在造成混战,那张家就真算完了,到时候他这个家主就算有千万条理由也是难辞其咎。

只有真像张傲秋说的那样,解决了张皓林跟张皓信这两个首恶,下面那些喽啰就好办了。

只是这一幕,沉浸在巨大伤痛中的张皓林却没有注意到,他现在的所有心思全部放在了对面的张傲秋身上,满脸杀机地转头看向张傲秋。

张傲秋见了却是一脸无辜地摊摊手道:“你这么凶狠地看着我做什么?这可不能怪我,是你说擂台战就是生死战的。”

说完又一指张皓信道:“是他说张家不要战败的窝囊废的,我这都是按你们的要求做的,我也没有办法啊。”

看台上的房五妹听了,不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跟着又急忙用手捂住小嘴。

张皓林一看张傲秋那无赖样,心头怒火高腾,而房五妹这声讥笑,更如当头浇了一桶火油,让他一时失去了理智,那还再管什么家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面前这小子。

张皓林将怀里的张子恒尸体缓缓放下,站起身来右手一翻,长刀出鞘,斜指张傲秋,恨声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张傲秋闻言扬天哈哈一笑,眼带蔑视地望着张皓林道:“你想要杀小爷可要称称自己的斤两,别到时候跟你儿子一样,跪在小爷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

张傲秋这话用了真气,传得全场皆闻,立即引起一阵哄笑声,就连张皓轩听了也是暗自摇了摇头,这小子说话也是太损了。

张皓林在张家向来都是一手遮半边天,何曾受过这等羞辱,闻言一声怒吼,脚步一错,率先发动攻击。

这一动,比起刚才张子恒来说立分高下,几乎是人刚动就已快到身前。

而神识里的独叟不待吩咐,趁张皓林现在怒火冲天,心神失守的机会,早已蓄势满满的太极圆环猛地一转,精神力攻击对着张皓林瞬间发出。

而此时高速冲击过来的张皓林突然觉得脑子有种从前至后的贯穿刺痛,紧接着这种刺痛横向爆开,感觉就像脑袋要被掀翻了一般。

这头痛来得毫无征兆,张皓林立即感觉眼前一阵模糊,脚步一顿,左手本能地就要去扶住额头。

张皓林还是大意了,张傲秋没有修为这点,在表面上有太大的欺骗性,能杀了张子恒,已经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对方只有这个年纪,顶上天了,最多也就是玄境初期修为,要说修为比自己还高,那真是见了鬼了。

若这次生死战移到他处,张皓林就算是大意了,但在他这个修为层次,心神早已修炼的坚如磐石,张傲秋即使比他修为高,也不可能让他一开始就心神失去防守,以至于给独叟可乘之机。

但这些早就在张傲秋的算计之中,不然他也不会在擂台上如此折磨张子恒,然后在所有人面前想尽办法地羞辱张皓林,这样做要的就是让对方在怒火中失去理智。

这时张傲秋发动了,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站在擂台上的身影以三尺为圆,蓦地移动不定,速度之快,在空间上留下一道道残影。

张皓轩在台上看了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种瞬移完全是以真气高速运转带动自身,这不仅要求丹田真气雄厚,而且还要能随时改变方向,做到逆脉而行。

这样的瞬移,张皓轩自认为可以做出两个,但像场上张傲秋这样随意变动方向,却是万万不能。

对面的张皓林见了,一阵骇然升上心头,心神又生出一丝裂隙,独叟见状“嘿”得一声冷笑,精神力攻击不断发出。

张皓林一时头痛不断,本能地后退三步,张傲秋等得就是这个时机,不待张皓林站稳,星月刀划出道道虚影,往张皓林当头斩去。

张皓林见状,勉力一提真气,横刀一挑,在无尽虚影中找到正主,两刀相击,发出“当”得一声巨响。

张傲秋这刀,十成功力用了九成,就是想一刀立威。

张皓林虽然挡住了这刀,但一再失算的情况下,十成功力只用了六成,随着两刀相接,跟着一股大力传来,身形身不由己“蹭蹭”连退。

而张傲秋却是有心算无心,再加上强横的炼体术,如此大力,却只是让他身形晃了晃。

周边观战的人,不论是哪一方,见了都不由自主发出“啊”得一声惊呼。

要知道,张皓林可是张家这辈稳居第二的高手,这样的高手,却连对方一刀都接不住,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这声惊呼,让台上的张皓林心神一懔,遂将心神立即封闭,抬眼一望,见张傲秋正横刀而立,一脸轻蔑地看着他,当即身子一顿,跟着脸上涌起一抹潮红。

这样的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路后退,将这股大力化尽后,然后再图反击。

只是这样一直后退,同样会给对方可乘之机,要知高手相争,本就是在毫厘之间,一旦失去先机,很可能就会被对方一直追杀到死。

而另一方面,张皓林是成名已久,张傲秋只是初出茅庐,所以在心理上,张皓林也接受不了这样的情况发生。

张傲秋见了,心中自然知道张皓林这样做的意思,冷笑一声道:“蠢货。”

跟着左脚猛地迈出,身形如电往张皓林左路攻去。

张皓林此时体内气血因刚才冒然停顿,一直翻涌不休,还没有平息下来,对方长刀如电,瞬间即至,无奈之下,身子一侧,将重心转移,右腕一番,横刀迎了上去。

哪知刀锋刚起一半,对方迅疾的身形突然如刮起一阵狂风,双脚一错,一个滑步转移到自己右侧,跟着一阵狂虐的刀风往腋下袭来。

张皓林这次真是大吃一惊,谁曾想到,对方能在如此高速下轻易转身,而这不仅涉及到身法,更重要的是体内真气的调动。

刚才那气势如虹的一刀原来只是虚招,现在这刀才是实质。

张皓林在气机牵引下,长刀本能得往右一挡,又是“当”得一声。

一方是蓄势满满,一方是仓皇应招,高下立判,张皓林又一次被震得身不由己往后直退,同时胸口一甜,一口鲜血忍不住脱口而出。

张傲秋得势不饶人,嘴里清啸一声,星月刀借力一扬,跟着一个旋身,化去剩余震力,体内真气瞬间游走一个周天,待第三个旋身后,星月刀如一道长虹,狠狠往张皓林当头斩去。

张皓林此时心中暗自叫苦,他根本没有时间来平息体内翻滚的血气,十成的功力现在连一半都用不上来。

一念到这里,刚刚封闭的心神又生出一丝缝隙,跟着脑袋又是一痛,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第三刀杀到。

无奈之下,只好勉力出刀封挡,又是“当”得一声响。

张皓林此时体内经脉伤上加伤,再也顾不得面子,嘴里哇哇连吐几口鲜血,以求快速地平息体内翻滚的血气。

但张傲秋却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身子不进反退,星月刀在张皓林左右连劈两刀后,第三刀却是横刀扫过。

这三刀刀式迅捷,周边修为低的人,眼睛根本跟不上速度,还以为只是最后一刀。

而前两刀以刀气为主,虽是先发,但却是略有回收。

张皓林此时已顾不得那么多,竖刀挡了张傲秋最后一刀,身形被震得往右横移,而在他身子刚跨后一步,刚刚的刀气正好迎头斩下。

张皓林此时只觉后颈寒毛倒竖,一股强大的危险袭上心头,当即真气全部外放,形成一道气墙,只听“噗”得一声,刀气狠狠撞在气墙上。

以此同时,左边的刀气“咻”得一声划过,将擂台表面坚硬的青石犁出一条深槽。

乱石飞溅中,还没等张皓林喘过一口气,张傲秋第五刀又杀了过来。

张皓林此时已全身乏力,体内真气也所剩无几,更难受的是,一直头痛欲裂,知道这一仗自己已经输了,但心中却是万分不甘,嘴里发出如野兽般嚎叫声,双眼血红,长刀拼尽余力迎了上去。

不过这次张傲秋却是用的阴劲,两刀相交,没有刚才那震耳欲聋的响声,就像两人只是轻触了一下。

而张皓林却感到对方长刀发出一股黏力,将自己牢牢吸住,同时一热一冷两股真气如锥子般往自己经脉直杀过来。

张皓林只觉心头一凉,对方这样做,显然是想将自己跟张子恒一样处理。

而他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右手只觉一股大力传来,在外人眼里,只看到两人简单的两刀相接,但却不知道张皓林此时正苦苦抵挡着三方压力。

张傲秋在天境修为的时候,丹田真气就雄厚得犹如玄境,现在到了玄境高阶修为,丹田又经过几次改造,此时他体内的真气跟张皓林相比,就像湖泊跟池塘一样。

两人相持还不到一杯茶功夫,张皓林就渐渐抵抗不住,只觉右腕压力越来越大,迫不得已下,只好伸出左手托住刀背。

张傲秋见了嘿笑一声道:“你们两个还真是父子,连他妈认输的姿势都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