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五十六章 构思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每个家族跟门派,都会培养一些死士,这些死士从小就被灌输忠心不二的思想,最是忠烈。

张傲秋听张子元说完,不由一拍额头,这些护卫,他还真不能逼得太紧,要是真让他们抹了脖子,那实在是太亏了。

沉吟片刻,张傲秋道:“那分出一半人手总可以吧?”

张子元闻言,依旧平举短刀,低头一言不发。

张傲秋看了没有办法,只好道:“算了,算了,你们就跟着我吧,等会你去知会张寒星,让他安排好快马,明日一早出发。”

张子元听了,右手收刀回鞘,拱手为礼道:“是,少主。”

说完转身右手一挥,后面其他人跟着身形一闪,在原地消失不见。

张傲秋转头看了看房五妹,又想了想道:“你们明天也跟我一起吧。”

张傲秋倒不是担心房五妹三人的安危,只是这三个丫头从来没有出过远门,虽然一个灵境,两个天境,会不会被打劫先不说,但以她们对外界完全无知的状态下,能不能找到去武月城的路还真要怀疑。

房五妹一听,不由眼睛一亮,试探着问道:“公子,你……是让我们跟着你?”

张傲秋听了心中暗叹口气,这样一来速度就要慢上不少,也不知时间来不来得及,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道:“是啊,你不愿意么?”

房五妹闻言,顿时嫣然一笑,随即脸蛋一红,低头回道:“我愿意啊。”

张傲秋看着眼前玉人羞涩的样子,脑海中随即闪出夜无霜发怒的表情,心中又是一叹,暗念了声阿弥陀佛,看来真被紫陌说中了,以后要自求多福了。

等张傲秋转身离开,旁边的一个丫头凑了过来,嬉笑道:“五妹,我看你这小妮子是春心动了,刚才公子答应将我们带在身边,我看你眼睛都笑得没缝了。”

房五妹一听,立即紧张地回头望了望张傲秋离去的方向,没看到人影才转头小声道:“柳儿,你说什么了?”

那柳儿却是一点不怕,伸了伸舌头笑道:“我说的不对么?”

房五妹一听,更是羞怒,举手挠了过去道:“对你的大头,你是皮痒痒了么?”

第二日一早,一众人就上马出发,因为房五妹三人还没骑过马,所以又给她们备了一辆马车。

张寒星也是心细,知道张傲秋着急赶路,只怕这一路上也不会正儿八经地在客栈投宿,所以又备了些酒水跟食物放在马车里。

这一点还真被张寒星料中了,所以说为什么有的人能青云直上,有的人却始终在原地踏步,这情商跟眼界就有很大的关系。

一路紧赶慢赶,三日后的傍晚到达临花城。

张傲秋不想搞特殊,让张子元依归在城门交了税钱,一众人先回大宅。

离大宅近了,张傲秋远远望了一眼,心中不由一阵感叹,这大宅自买下以后,还没正正经经住上几天,也不知道宅子里现在都怎么样了?

走到门前,张傲秋下马进了大厅,陶管家正在大厅里忙来忙去,一看张傲秋进来,立即放下手头事,小跑步过来,一连串道:“我的个小少爷啊,你可算是回来了,这一去这么长时间,也没个信回来,把我这老头子都担心死了。”

张傲秋听了,笑着拍了拍陶管家肩膀道:“家里一切都好?”

陶管家躬身应道:“都好,都好。”

说完扭头往后喊了一声道:“翠翠,快出来,少爷回来了。”

话音刚落,就听见后面传来碎步小跑声,跟着一个身着翠绿衣衫的美人儿转了出来,看见张傲秋,福了一福道:“翠翠见过少爷。”

张傲秋上前几步,虚扶一把笑道:“翠翠,跟你说多少次了,在家里不要如此拘礼。”

陶翠翠闻言站起身来,低头回道:“是,少爷。”

而张傲秋身后的房五妹看到陶翠翠,却是心头一咯噔,一个丫鬟都美貌如此,那另两个正主该是怎样的花容月貌啊?

张傲秋却不知房五妹心头转着这些念头,侧身介绍道:“陶管家,翠翠,这位是房五妹房姑娘,她们三人会在这里住上几天,你们可不要怠慢客人哦。”

说完又转头对房五妹道:“这位是陶管家,这位是陶翠翠姑娘,我不在的时候,多亏他们帮忙照看家里。”

陶管家一听,连道:少爷客气,然后带着陶翠翠跟房五妹三人见礼。

房五妹在旁见张傲秋跟这一老一少关系融洽,估计里面不仅仅是主人跟仆人的关系这么简单,既然这样,那这个漂亮的小妹妹,一定知道不少那两个正主的事情,正好这两天有空,也好套套口风。

而房五妹山野长大,自身带着一股淳朴的灵气,比起夜无霜,陶翠翠更喜欢跟这个新来的客人打交道,所以这一来二去,两人很快就混熟了。

张傲秋倒是懒得去管这些,陶管家也忙着去准备晚饭,晚上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就连陶管家跟陶翠翠也上桌喝了不少。

第二日一早,张傲秋带着房五妹去见云历。

对这十八护卫,张傲秋也暗中观察了下,这十八人绝对是接受过各种严格的训练,能根据各种不同的环境变换不同的护卫方式,就像现在,张傲秋身后只跟着张子元这么一个人,其他另外十七人则一个不见。

不过在张傲秋的神识里,那十七人却是隐藏在周边人群中,不时穿插移位,随着张傲秋行进方向及速度随时改变位置,始终将张傲秋环护在中间。

这一点倒是让张傲秋蛮满意的,微一不足的是,这十八人修为却是不够,最高的张子元,也就是灵境中期修为,这样的守卫虽然滴水不漏,但再好的护卫,若是没有绝对的战力,在强大的敌人面前,也没什么鸟用啊。

这还真是个问题。

想到这里,张傲秋又接着想到狼骑军,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有没有赶到落梅镇,还有那些个人狼,现在没有了主人,又会野到哪里去?

而且以它们的身形体格,也不知道师父给它们的药现在将它们改造的怎么样了?

一想到药,张傲秋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对啊,药,那不是有无极丹么?

有了无极丹,再炼他几炉增加修为的丹药出来,那这十八护卫,包括房五妹,岂不是修为要提升不少?啊,对了,还有花倩笑,花连城他们,多多备一些。

无极丹虽然是宝贝,但也只是一个死宝,以其放在藏兵谷积灰,还不如物尽其用,而且用完了,也少一桩心事,免得时时担心宝贝被别人偷走了。

再说了,无极丹用完了,不还有无极丹方么?有个化境的师父,重新炼出无极丹也只是迟早的事。

张傲秋想得眉飞色舞,突然双手一拍,扬天哈哈一笑。

旁边的房五妹见了却是吓了一跳,这毫无征兆地突然来这么一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家伙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了。

当即拉了拉张傲秋衣袖道:“公子,你怎么了?”

张傲秋闻言,转身将双手放在房五妹肩膀上使劲摇晃了几下,一脸高兴道:“五妹,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哈,不过现在先不跟你说,以后你就会知道并且还要感谢我哦。”

房五妹被张傲秋摇得头晕,再听张傲秋所说,不由一阵无语,这说话只说一半,会急死人的。

刚想再追问,转念一想,既然公子这么高兴,那一定是大喜事,他现在不说,一定是有什么原因,而且公子现在是做大事的人,有很多事情不能让很多人知道也是正常。

房五妹想到这里,心里也就平静下来,管他是什么了,只要公子高兴,我就高兴。

走了没多久,前面就到了城主府。

到了府门,张傲秋从怀里掏出一块腰牌递给门口站岗的哨兵道:“麻烦上报云城主,就说张傲秋求见。”

张傲秋有云历给的腰牌,这腰牌可以随意到达城主府任何位置,但这毕竟是城主府,不是自己家,所以一切按规矩来,也是对云历这个主人的一种尊重。

张傲秋站在府门外,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人群,心中又是一阵感叹,想当年自己跟紫陌还有霜儿,手上一无所有直到现在,再回首去看,当真犹如一场梦一样。

正感叹见,那哨兵已经返回,将腰牌恭敬地还递给张傲秋道:“小先生,城主在书房等候。”

张傲秋接过腰牌,嘴里道了声谢,然后带着房五妹跟张子元直往云历书房而去。

云历接到传报,专程在书房等候,不过他没有想到,张傲秋身后居然跟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

云历看了先是一愣,然后向张傲秋丢了个眼色,眨了眨眼,意思是:小子,不错啊,这又找了一个。

张傲秋见了,一拍额头,看来这为老不尊的还不是一个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