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四十六章 爱上你了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吃的当然是有,不过只是些稀粥,就这些煮稀粥的米,还是房五妹大老远搬过来的。

本来张皓轩是想找个人专门斥候着鲁寒凝,又或是找专人送吃的,但这些都被鲁寒凝拒绝了,因为张傲秋正在入定,其他人过来,说不定会吵扰了他清修。

张傲秋一边喝着粥,一边听鲁寒凝说起这两个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当得知张道心已经破碎虚空,成为神仙中人,不由一阵感叹,而当听到自己入定后出现佛像,并且佛像最终进入自己身体一事,倒是让张傲秋自己都快惊掉了下巴。

怪不得元神能够诞生,原来还有这个来由。

不过即便是张傲秋见过元神那大胖小子,也是一阵惊异,看来独叟说的对,在这世间,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并不代表就不存在。

鲁寒凝说完,张傲秋又闭目沉思了一会,将自己入定后还记得的事情前前后后细细想了一遍,但想来想去,也没有个定论,后来干脆懒得再想,该有的总会有,该来的自会来,想不通那就顺其自然好了。

等张傲秋再次睁开眼,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瞟眼一看,只见鲁寒凝正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不由呵呵一笑,安慰道:“娘亲,你不要担心,我就是在想一些事情。”

鲁寒凝闻言,忍不住埋怨道:“你要想事情,也先跟娘亲说一声,前脚还好好说话了,后脚就又不动了,娘亲还以为你又入定了。”

张傲秋听了一拍额头,连忙道歉道:“哎,是我的错,下次一定注意。”

说完抬头一看天色,跟着道:“现在天也晚了,我先去打点野味来,今天晚上我们再来个篝火晚会,哈哈。”

话音刚落,旁边的房五妹跟着道:“公子,我跟你一起去,打猎我可是好手。”

房五妹本以为张傲秋会一口答应的,哪知张傲秋却是大手一挥道:“这等小事,怎么能麻烦你这个娇滴滴的大美女?”

房五妹见张傲秋不想带她去,不由脸色一黯,跟着又听张傲秋夸她是大美女,心头又是一甜。

房五妹这表情,鲁寒凝在旁可是看得清楚,当即白了张傲秋一眼道:“你就瞎逞能,五妹从小就在这岭南山中长大,难道还不比你清楚些?好了,不用再说了,你们两个快去快回。”

张傲秋见鲁寒凝这么说了,也就不再坚持,跟房五妹双双出门而去。

走了一会,张傲秋回头对房五妹笑着问道:“我听你叫我娘亲做姨娘,这是怎么回事啊?”

房五妹一听不由脸蛋一红,顿时现出一脸羞涩。

认姨娘这事,是鲁寒凝提出来的,房五妹对张傲秋的心思,鲁寒凝可是看得清楚,但房五妹毕竟是瑶族下任族长的不二人选,身份摆在那里,再加上女儿家的矜持,所以就她算心中千肯万肯,也不可能由她先提出来。

反过来,房五妹跟鲁寒凝相处的这段日子,也明显感觉到鲁寒凝对自己的不同,那就是完全将自己当媳妇来对待,对这事两人都是心知肚明,只是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而已。

而最迷糊的就是张傲秋,不过他问房五妹这事,也没带别的心思,因为在他看来,岭南他是总有一天是会离开的,在他离开后的日子里,鲁寒凝身边能有房五妹相陪伴,那是再好没有了。

房五妹还没有回答,张傲秋的心思已经转到了抓捕猎物上去了,房五妹看张傲秋设置陷阱的手法,不由“咦”了一声。

张傲秋听了回头道:“抓鸡逮兔可是我的拿手本事,这可真不是我吹,要是我认第二,还真没人敢认第一。”

房五妹跟张傲秋隔得近,一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就犹如在这暮色里突然亮起了一道艳丽的光芒,哪怕张傲秋见惯了美女的人,看了也不由一呆,脱口赞道:“你真美。”

说完才醒悟到自己这话太过唐突,刚想道歉,却见房五妹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中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跟甜蜜。

张傲秋经历过与夜无霜跟花倩笑之间的感情,房五妹现在的表情,他一看就知道,眼前这丫头怕是也被勾上了。

当即“呃”了一声,捎了捎头,尴尬道:“我刚才……。”

哪知房五妹一把打断道:“我喜欢听。”

说完本就羞红的脸蛋此时变得更红,红得连耳根都有灼烧的感觉。

张傲秋一看,不由心中暗叫糟糕,本来恋上花倩笑,就让他觉得有愧于夜无霜,现在加上眼前这俏佳娃,还有罗家罗沁,这以后只怕要天下大乱了。

跟着又转念一想,自己终究是要离开岭南,再见面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时间长了,房五妹就会将自己忘记,那这段感情也就无疾而终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房五妹虽然是瑶族山里妹子,但却是性格刚烈,忠贞不移,最后跟张傲秋一起转战沙场,最终凭借自己的本事跟努力,成为“一帝四后”中的北后。

张傲秋看房五妹娇羞的样子,正色道:“我说你美,那是因为你真的很美,可不是瞎恭维。”

这不解释还好,越解释,房五妹神情越是娇羞,低头撵着衣角的样子,让张傲秋立即想起了花倩笑,知道再说不得,连忙转移话题道:“我陷阱已经放下了,现在只等猎物上套,我们还是先到一边躲躲,不然站在这里,只怕一晚上都要饿肚子了。”

说完神识放出,看见前面山脚转弯处有一处突出的悬崖,正好避风又能藏人,当即身形一闪道:“跟我走。”

可走了两步,再一回头,却发现房五妹根本就没有跟过来,这才想起来,自己半步化境修为,房五妹那灵境修为,就是拍马也追不上啊。

而房五妹耳边刚听到张傲秋声音,再一转眼,就看不见人影了,正着急了,却见前方张傲秋又转了回来,右手一抄,拉起自己的右手轻轻一带,顿时只觉身子一轻,眼前景物一阵恍惚,还没反应过来,张傲秋已经松开了手。

房五妹这还是第一次让一个男子拉自己的手,本来心里就羞涩万分,现在这样,让她一颗芳心更是如小鹿一般不停地撞动,不由抬眼悄悄偷看了一眼,哪知却见张傲秋正看着自己,当即心头更慌,“嘤咛”一声,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张傲秋看房五妹此时的样子,知道不能在撩拨,当即身子一转,一屁股坐在地上,伸了个懒腰道:“这里风景不错,我们就在这里等猎物上钩吧。”

他现在一身白衣,早就蒙上了一层细灰,显得灰蒙蒙的,所以也就懒得讲究,不过对于身边房五妹坐的位置,还是细心地用手清扫了一下。

房五妹见了,期期艾艾半响,才挨着身子坐下,但却依旧低着头,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

张傲秋为了打破此时的尴尬气氛,问起了张家跟瑶族结盟一事,一谈到正事,房五妹立即清醒过来,跟着将这其中两家谈论的细节一一说了一遍。

在这点上,房五妹跟花倩笑倒是很相像,公是公,私是私,能够很快转变角色,这让张傲秋对她的好感不由再加一份。

不过当听到结盟一事,最后以张家为主,张傲秋听了不由摇了摇头道:“既然是结盟,自然要互惠互利,攻守同盟,相互尊重,若是以一方为主,那就不是结盟,而是臣服了。

这样的话,在这一代,或者是下几代,也许能够和平相处,但再过若干代人,当臣服的这一方一旦强大,必然会生事端,所以结盟的方式还是要改一改。”

房五妹听完,顿时心头一颤,说句实话,因为她爱上了张傲秋,所以让她自己臣服倒也没什么,但是站在一个瑶人的身份上,一直以来跟张家都是平等相处,现在突然一下变换了地位,心中肯定有所不愿,就算是张傲秋是菩萨转世,那也只能压得一时,不可能压得一世。

房五妹虽然万分想做张家的媳妇,但她非常清楚自己所站的位置,首先她是瑶族的子民,而且还是下任族长的不二人选,所以站在她的角度上来说,其内心是反对以张家为主的这种结盟方式的。

人只有自身强大,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这个道理,千古不移!

但张傲秋菩萨转世的场面实在太过强大跟震撼,在岭南这个连海龙王都敬畏不已地方,张家少主是菩萨转世的身份,实在是让他们无力也不敢反抗。

但现在张傲秋自己说出这番话,那就完全不同了,这样的表态,表示他想给岭南所有的民族一个永久和平的机会。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战争跟反抗,哪里有和平,哪里就有发展跟希望!

一时房五妹望向张傲秋的眼神,在浓浓的爱意中,加入了深深的敬佩。

不逞强欺弱,不以大欺小,以自己的强大维护一方的安危,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男儿所为,这才是一个能让女子托付终身的依靠。